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二十七 隐忧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伯尔顿伯爵领距离亚山不远,从伯爵领出发的话,大军五天之内就能够抵达黑玫瑰古堡城下。

    在这个敏感时期,作为圣树王朝核心高端战力的三位米达伦来到距离亚山如此近的地方,实在耐人寻味。说白了,就是不怀好意。

    李察脸上渐渐有了杀气,问:“和他们在一起的,有多少军队啊?”

    马丁坦然道:“教会军队十五万,贵族私军三十五万。另外教会骑士团主力和王朝四大骑士团中的两个也在向伯尔顿伯爵领前进。用不了多久就会汇合。”

    “这支军队不会是向着神圣同盟去的吧?”李察冷笑着问。

    圣马丁呵呵一笑,说:“当然是准备去黑玫瑰古堡的。只不过是不是真会开打,还要再观察。我说过一定会想办法灭掉你的。如果有机会,那当然不能放过。”

    李察淡淡地说:“五十万大军确实很多。不过现在你想打的话,尽可以来试试。”

    马丁哈哈一笑,说:“现在当然不是机会,但再过一段时间可就不一定了。”

    “你是在逼我放弃法罗?”李察心中忽然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

    马丁微笑道:“不!我只是感觉到灭掉你的机会快要出现了而已。”

    当马丁的面容在魔法影像中消失后,李察皱眉沉思。他心里很清楚马丁这并不是空洞的威胁,因为没有哪种口头威胁会奢侈到调动超过五十万大军阵兵边境的。

    李察很清楚,一旦自己在法罗处理不当,被拖入泥潭的话,那么圣树王朝的大军就真的会如潮水般涌入亚山领。

    李察现在算是又回归了神圣同盟,然而高居3-1号浮岛的阿克蒙德把皇室都踩在脚下,在这种时刻,这个位置其实十分尴尬。

    他很清楚一旦亚山领遭遇攻击,那么神圣同盟中可能找不到一家盟友。阿南家族或许会出兵,但是他们的实力在整个圣树王朝面前实在是太弱了,弱到不值一提。

    马丁这是用另外一种方式在告诫李察,他已经看出了李察心中的犹豫不决。而这种犹豫本来不应该在李察身上出现。

    历史上,凡是试图和收割者一战的家族,除了付出惨痛代价之外,从没有捞到过任何好处。所以放弃是很自然的选择,也是最明智的选择。

    李察暂时把心事收藏起来,到皇宫去见无定。

    此刻新的皇宫已经大致修建完毕,寝宫也重新装饰成了当初的样子。不过在某些细处,还能够看到一点新建的痕迹。

    李察被直接带进寝宫正殿,然后在这里等着。

    大约数分钟后,无定从侧门走了进来。她刚刚沐浴完毕,直接裹了一张浴巾就走了出来,径自来到李察面前,然后坐定。交叉架起的双腿雪白而又纤长,极具诱惑。

    李察不得不承认,在忽略掉无定疯狂嗜血的姓格后,她确实是一个绝顶的大美女。

    无定看着李察,毫无表情地说:“是为了收割者的事情来的?”

    李察点头说:“是!单靠我自己的力量支撑得有些吃力。所以我需要帮助。”

    无定双眉一扬,把架着的腿换了个方向。从李察的角度,她双腿交换的瞬间,正好可以看到若隐若现的一点隐秘景色。好象看到了,又好象没有看到。就这么一个小动作,令李察心跳突然加快了几拍。

    李察强自镇定,认真地说:“我希望陛下能够以神圣同盟的名义压制圣树王朝。我刚刚和圣马丁联络过,知道圣树王朝和教会已经调集五十万大军,向我的领地开进。一旦我在和收割者的战争中损失过大,那么圣树王朝很可能会立刻宣战。”

    无定露出一个让李察看不清意思的微笑,说:“你找圣马丁,也是要求帮助的是吧?”

    “是的。”

    “哦,你先找了他,然后反而被威胁了?”

    李察皱眉,隐隐感觉到气氛就在刚刚一刻变得有些不对头了。

    他硬着头皮说:“是的。”

    无定呵呵一笑,说:“既然是这样,那么我也可以现在就告诉你我的决定。我的决定就是不帮你!”

    李察吃了一惊,随即双眉就皱了起来,不解地看着无定。他和无定之间打生打死过,也共同闯过永恒漩涡,甚至可以说某种程度上关系比真正的恋人还要紧密牢固。可是现在,在阿克蒙德面对危机的时刻,无定居然不肯帮他?

    李察需要的只是她出面制约圣树王朝,免得阿克蒙德在最虚弱的时候被战争威胁而已。

    李察心里忽然有了一个想法,难道无定也看出了他不愿意放弃法罗,所以才以和圣马丁相同的方式来逼他?

    这时无定站了起来,淡淡地说:“李察,阿克蒙德这次血路征途走得如此气势磅礴,不光我们之间有仇,现在我想其他浮岛贵族一定也会非常乐意看到你们再次被清出浮世德的。假如,阿克蒙德让我看到了机会,我一定不会介意亲手把你和你的家族全部送入地狱。当然,到了那个时候,如果你肯妥协的话,我也不是不可以考虑放过你。比如说”

    无定提起了一条腿,踏在李察的大腿上,然后说:“比如说,再亲吻一次我的靴子!”

    现在的无定腿上可没有靴子,甚至连一根布条都没有。如此腻白如雪的一条腿就放在自己眼前,任何人或许都不会介意亲吻一下那根本就不存在的靴子了。

    可是李察却知道无定这些话并不仅仅是在开玩笑。她说得出,就真的做得到。现在李察非但没有找到盟友,反而收获了两个窥伺在一旁的可怕敌人。他此刻心情,已如浮冰海湾的天空一样阴沉。

    “我明白了。”李察平静地说,把无定的腿搬起,放到一旁,然后就告辞离开。

    浊流守在寝殿门口,他亲自送李察离开后,又回到无定身边,问:“陛下,为何不帮他一下?这件事并不困难,甚至不需要正式的通告,一个小小的口讯就可以了。这么多年,您终于有了交配的对象,这确实来之不易。所以我认为,可以对他好点。”

    无定轻轻地吐了一口气,说:“我本来也想帮他的,但是他让我心情不好了。”

    “为什么?”浊流也很疑惑。

    “因为他先找了别人。”无定冷冷地说。

    对于这个理由,浊流也不知道该如何评价。这确实是个理由,有些荒谬,但绝对充分。

    李察带着一颗沉重的心回到了浮岛。他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但是至少还算有一点好处,那就是让他提前明白了自己面对的会是怎样的局面。

    当他回到书房时,侍从法师送上了一封来自千年帝国的信,信封上标注着最紧急和最重要的双重标记,角落上则有土门亲王的徽章。

    李察立刻知道信中应该是有关世界暗面的消息。看来千年帝国传承了部分精灵帝国的遗产,底蕴确实和其它两大帝国不一样。

    虽然面对着收割者的威胁,但是苏海伦的下落更加重要。李察有些急切地拆开信封。

    信是梅克斯写的,内容很简单。她说经过查找,确实获得了一些关于世界暗面的线索,其中也提到一条有可能通向世界暗面的道路。

    这些资料也不是不可以交给李察,然而却有一个条件,那就是李察必须要为他之前的所作所为负责。

    所以梅克斯在信的最后问:“李察殿下,您现在的心情如何?”

    读罢这封信,李察顿时哭笑不得,看来给梅克斯做构装的那一晚搞得有点过火了,以至于这位美女一直记恨到了现在。结果终于被她等到机会,发现了李察的死穴。

    李察现在根本没有时间和梅克斯多做纠缠,于是立刻回信,信上说只要梅克斯把资料送来,自己的心情就会非常好,没什么是不可以谈的。只不过现在要和收割者作战,却是没有时间去千年帝国陪梅克斯。如果梅克斯想要什么的话,那就来法罗。

    李察将信封好,让侍从法师传送给梅克斯,然后又给艾莉婕下了新的命令,把圣树王朝的大军正在伯尔顿伯爵领集结的消息告诉她,让她收缩防线,全力防御。但是一旦真有什么冲突,那就放手开打,不必有任何顾虑。

    随后李察又和黑金联系,让他守好深蓝,另外全力生产火神所需的部件和弹盘。

    安排一切,李察就准备返回法罗。就在此时,侍从法师匆匆而来,原来梅克斯的回信居然就到了。

    李察拆信一看,见信上就只有两个字:“等我!”

    李察顿时一怔,没想到梅克斯的回复如此之快。不过李察当然不可能留在诺兰德傻等梅克斯,他已经吩咐了侍从法师准备好带去法罗的魔法材料和物资。

    片刻后准备完成,李察就带上一队构装骑士,传送到黑玫瑰古堡,准备再从这里前往法罗。但是当李察走到传送法阵前时,顿时怔住。

    在通向法罗的传送阵前,正站着一身金甲,身背重剑的梅克斯。她居然这就赶过来了!算算时间,她应该是在回信的同时,自己也开始了传送。

    PS:感谢新盟主学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