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三十一 倾力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李察把手放在刚德的胸口上,将他按回担架上,说:“现在用不着你去死,至于那些**养的收割者,我会替你干掉它们的。”

    刚德一怔,立刻明白过來,急道:“头儿,你难道打算和收割者打上一仗。”

    “不止是打上一仗,我想把它们打出法罗。”李察显得很是平静。

    刚德一下子就急了,竟腾地坐了起來,大吼道:“不行,这绝对不行,头儿,我们打不赢收割者,我就是个粗人,实力也不怎么样,死了也就死了,可是头儿你不行,你要是出点什么事,让其它兄弟们怎么办,沒有了你,阿克蒙德今后怎么办,。”

    不管李察接下來再说什么,刚德就是固执地摇头,执意要李察赶快离开法罗,然后把位面通道封闭掉,至于刚德自己,准备带领法罗本土军队和收割者决一死战,能杀多少就是多少。

    见刚德死活不同意自己的决定,李察只得喝道:“闭嘴。”

    李察动用了契约的力量,这才让刚德老老实实闭上了嘴,李察让人把刚德抬到一旁,然后就召集了所有能够到场追随者。

    李察的目光从这些追随者脸上一个一个地扫过,然后缓缓地说:“诸位,我刚刚做出了一个决定,一个非常非常愚蠢的决定,我准备留下來,留在法罗,和这些见鬼的收割者决一死战,我们阿克蒙德,绝不会灰溜溜地离开,而把我们的战士,我们的人民留在这里。”

    “不能这样,殿下,您必须重新考虑。”阿西瑞斯叫了起來。

    而法斯琪也说:“殿下,就算留下,也应该是我们留下,你是整个阿克蒙德的支柱,你不能有事。”

    一时间反对的声音此起彼伏。

    就在这时,提拉米苏挠了挠头,翁声翁气地说:“我就知道会这样。”

    水花哼了一声,说:“你知道才见鬼了。”

    绯色和宗虎一脸无所谓地在旁边站着,什么都沒有说,不过看他们那轻松的样子,就知道他们根本不怕什么恐怖的敌人。

    李察右手虚按,让整个房间安静下來,说:“我知道这件事相当的愚蠢,而且就是在诺兰德,也有很多人在等待着我作出这个决定,此前我就得到消息,圣树王朝整整五十万大军出现在我们的边境线上,可是,这又怎么样呢,就算我们输了收割者的战争,就算也输给了后方那些只喜欢搞阴谋诡计和占便宜的家伙,可是只要我还活着,你们还活着,那就沒有什么大不了的。”

    李察一字一句、铿锵有力地说:“大不了,我们从头再來,。”

    所有追随者都是血脉沸腾,许多人都发出压抑已久的吼声。

    李察决定和收割者倾力一战的消息迅速传遍了整个法罗。

    当消息传到铁三角帝国时,前线曾经和收割者战斗过的军团中欢呼声响成一片,而在皇宫中,各大领主的城堡里,这一刻人们谈论的话題全都是李察的决定。

    就连天上的诸神也不断以神念交流着,并且向三女神询问李察为何会作出这样的决定,但在诸神的神国中,也是一片片的欢呼声,那是英灵们感觉到了他们的神的欢欣。

    李察却无暇去管其它人的看法,他早就考虑好了通盘的布置,现在需要的就是一项项实施。

    布置好了一切后,李察就登上信使,开始飞向北方,去亲自体验一下收割者的实力,即使在路途上,李察也同样可以协调指挥后方的一切活动。

    整个法罗实际上已经被母巢结成了一张大网,数以百计的分脑构成了这个网络的一个个节点,上万侦察飞兽则是遍布整个位面的耳目。

    只是现在这张网缺失了一大块,辽阔的东北滨海地区已经变成了一片黑暗区域,凡是进入这里的飞兽,无不立刻被击落、分尸和加工。

    李察猜测,收割者一定有侦测生命的特别方法,母巢的单位毕竟也是生物,难以隐藏行迹。

    而现在收割者的目的已经很清晰了,它们就是想要毁灭一切生命。

    当李察走后,整个阿克蒙德都动了起來,庞大的人流和物资流瞬间转向,开始源源不绝地流入法罗。

    阿克蒙德的动向无法瞒过那些有心人,特别是如无定、迦兰帝君和圣马丁这样的顶级人物,就连极地大陆议会的许多重要议员也在几小时后得到了确切的消息和数据。

    一时间,整个诺兰德为之哗然。

    李察真要和收割者决一死战。

    此刻在无定案头,放着一封信。

    信是李察写的,上面仅有寥寥两句话:“大不了从头再來,而我相信会有奇迹。”

    无定忽然把这封信撕得粉碎,怒吼道:“奇迹,奇迹个鬼。”

    满天的碎纸片纷落如雪,暴怒的女皇则大步走到露台上,俯视着夜幕中繁华的浮世德,脸上涌动着疯狂的杀意。

    片刻后,她才平复了一些情绪,然后抬头。

    在上方的夜幕中,有一片灯火,那是阿克蒙德的浮岛,此刻上面人影憧憧,正进进出出,为即将到來的战争作着准备,用不了多久,这些在浮岛上活动的人就大多会死去,战死在异位面。

    无定忽然间怒意尽去,只觉得无法形容的萧瑟,她叹了口气,回到了寝殿,忽然一怔,李察的那封信居然又完好无损地出现在桌子上。

    无定顿时一惊,身影闪动间已到桌前,这时看清楚了那封信其实是被人小心翼翼地重新拼到一起的,能够这样做的人,在整个浮岛上只有一个。

    “浊流。”无定低吼一声。

    “陛下,我一直都在。”浊流从阴影中走出,优雅地行了一礼。

    无定向那封信一指,面无表面地问:“你干的。”

    “谁干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奇迹确实有可能会发生。”浊流微笑回答。

    几乎在同一时刻,土门亲王也在看着面前的一封信。

    信是梅克斯寄來的,她用一向的简洁词句陈述了李察的决定,然后在末尾附上一句:“我想要见证奇迹的诞生。”

    土门亲王的脸色已经变得说不出的难看,他忽然抬手,想要重重地拍桌子,但手伸到了半空,依然强行忍耐,缓缓放下。

    亲王叫进來一名侍从,吩咐道:“通知所有长老举行紧急会议,半小时后召开。”

    当落地魔法钟的指针跳到会议时间的时候,土门亲王准时走进会场,会场中长老们已经到齐了,只是有些人的形象不是那么整洁无瑕,显然是刚刚从被窝里被叫出來的。

    土门亲王把信的内容念了一遍,会场里顿时起了一阵议论。

    梅克斯对家族的意义,其实比她自己以为的还要重要,在她这一代,梅克斯是觉醒了黄金月河的惟一一人,又年纪轻轻就冲破了圣域,觉醒的圣域能力也异常强大。

    在帝室内部,梅克斯实际上已经隐隐被视为迦兰帝君的继承人,现在她突然跑到法罗去,还声明要和收割者战斗,这已经不能用有危险來形容了。

    而另一方面,千年帝国也同样在密切关注着李察的动向,假如阿克蒙德真的选择错误而实力大降,那么千年帝国也绝不介意加入秃鹫的行列,享受一下阿克蒙德的饕餮盛宴。

    积分兑换制度以來,阿克蒙德积累的财富已经足够让人眼红了,千年帝国还真沒到要把这笔财富看得多重的地步,但是也不会眼看着它落入其它两大帝国手里,对手的强大就是自己的削弱,这个道理谁都懂。

    所以和圣树王朝一样,千年帝国许多大领主都在秘密调兵靠近亚山领,帝国最精锐的枫橡叶骑士团也悄悄出动,骑士们取下了惹眼的标记,换上其它式样的盔甲,杂在贵族私兵中,其实已到了亚山的边境。

    但梅克斯和李察一起行动,那千年帝国的领主们处境就很尴尬了,他们或许会给土门亲王一个面子,但另一方面,欠下如此多的人情,却沉重得让土门亲王也觉得负担不起,不过如果梅克斯将來成为新一代超级强者,那么千年帝国这些领主们加在一起也就不算什么了。

    各长老都不肯发表意见,最终还是土门亲王亲自下了决定:“通知前线各大领主,梅克斯的一切行动都与我们家族,与帝室无关,行事不必顾忌。”

    这个命令一出,长老们都为之色变,有了这条命令,那些大领主们行事真的不会顾忌。

    圣树王朝内,华文正借着昏暗的灯光,仔细看着一份情报。

    情报详细列举了阿克蒙德家族军队和物资的异常调动,最后得出结论:阿克蒙德已经决定和收割者全面开战。

    这份不算很复杂的情报,华文却整整看了三遍,看完后,他静静地坐着,摇曳的烛火把他的影子投在墙壁上,跳跃不定。

    不知过了多久,华文才自语道:“这个家伙,还真想创造奇迹吗。”

    华文说得有些讥讽,可是他忽然想到,自己最终选择追随的圣马丁不也是一样的吗,马丁已经去了天界,去参加那里的战争,在华文看來,要是他还能够回來,同样也是奇迹。

    这样的决绝,却是华文所不曾拥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