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三十三 收缩战线

章三十三 收缩战线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李察再怎么厉害,也不愿意此时就面对数百架战机和几千名不明底细的敌人,他忽然闪现到血肉战士的军阵中,运剑如飞,将几名血肉战士巧妙地切割成数十块,然后全部扫入空间手环。

    做完这一些,李察身周浮现三张面容,对准那基地就是一阵铺天盖地的火球轰击,随即以瞬间移动避到数百米外。

    李察再无停留,脱离了收割者基地的攻击后,就开始了每次数公里的位面内传送,准备撤回去。

    收割者们衔尾疾追,还不断派出战机群在前方阻截,但是李察一心要跑的情况下,单凭小型战机是根本无法留下他的。

    就在快要离开收割者统治的区域时,李察心中忽然涌上阵阵危险感觉,他迅速转头向北方望去,即刻看到一艘近百米长的巨大战舰出现在天际,正在高速赶來。

    双方相隔还有数十公里,这艘战舰就开始光束攻击。

    不过它的射速相比之下却不快,李察稍稍挪移,就让它的攻击落空,但是那两道粗如手臂的高能光束,还是让李察心中一凛,中型战舰的出现,让李察隐隐嗅到了危险的苗头。

    此行的收获已经足够丰富,于是李察再不恋战,伸手在空中勾勒出传送门,然后一下就传送到上百公里之外,离开了收割者的势力范围。

    下方雪地中,信使冲天而起,载着李察一路远去,但是李察此刻心中一凛,回头一看,那个中型战舰居然又追过來了。

    信使开始加力爆发,但七百公里的时速只能缓缓拉开和追兵的距离,好在沒过多久,又是一只新的信使出现在前方。

    这是一个通体呈现优美流线型的生物,长近二十米,修长的身体上分布着明黄色的花纹,它的背部有数个天然凹陷,看大小是可以让人坐进去的,李察立刻闪进其中一个凹陷内,坐定,这只新型信使背上弹出透明的光罩,将李察保护起來。

    随后新型信使转身,身上所有明黄条纹全都点亮,接着长尾一震,就以超过九百公里的速度倏忽远去,将收割者的中型战舰抛在了后面。

    确认已经彻底抛下收割者后,李察让信使转向,飞往动荡之地,这只新型信使的速度降至七百公里,然后就以恒定的速度疾飞,长尾每一下摆动,都会游出十公里,坐在凹陷中的李察,几乎感觉不到震动。

    很快李察就到了动荡之地,來到了母巢面前。

    李察将空间戒指中那些收割者的残骸一一取出,扔在母巢面前,说:“你试试看分析一下它们的成分和结构,看看能不能找出什么弱点來。”

    母巢张开口器一吸,就把满地的残骸全部吸入腹内,那些血肉战士的金属骨架都被李察斩断,但血肉部分几乎保留完整,当他们从空间手环被取出时,还在不断地蠕动着。

    李察把比较完整的零件留了一份,准备自己慢慢解析,然后,李察伸手拍了拍巨大如山的母巢,问:“你也看到收割者了,有什么样想法。”

    母巢说:“主人,收割者并非不可战胜,但是以现在我们的力量还是不足,另外以前您设计的各种战斗单位因为要顾虑到人类的观感,因此并不能发挥最优战力,我需要重新设计新的战斗单元,但是要把他们生产出來需要时间,另外,解析收割者也需要时间,只有解析出他们所使用的规则,我才能设计出更具有针对姓的兵种。”

    李察点了点头,出了一口气,说:“接下來的战争会非常艰苦,但我会一直一直打下去,直到彻底击败收割者,或是被收割者击败,母巢,你现在实际上是离不开法罗的,是吧。”

    “您怎么知道。”母巢一成不变的声音里第一次带上诧异。

    李察笑了笑,说:“我在思考应该怎样把三女神带离法罗的时候发现的,你现在也相当于法罗的一个特殊的神明,一个不依靠任何规则,而只依靠位面本源力量就可以存在的神明,但这也让你与法罗牢牢地绑在了一起,三女神放弃神位,还能够离开,而你无论如何都离不开的,除非有一天,你的力量已经强大到足以驾驭位面本源的程度,那时候你应该是多少级,十五,还是十六级。”

    “十六级,主人。”母巢给出了答案。

    “是啊,你看,你自己早就知道了,我想到时候你会交给我一个虚假的卵,告诉我你会从这里重生,如果我真的撤离了,你就要依托整个法罗的资源和收割者决一死战吧。”

    “是的。”

    “但你打不赢,如果只有你自己的话,不过我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你要骗我,在这件事上说谎似乎沒有太大意义。”

    母巢说:“主人,以你的姓格,我担心告诉你之后,你会拒绝放弃法罗。”

    “我象那么不理智的人吗。”李察大声反驳。

    “你从來都是。”母巢并不懂得什么是委婉。

    李察无奈,只得叹了口气,说:“但你至少应该告诉我,在绿森的那个分身已经不再是你,它已经是完全读力的个体。”

    “说了这个,不就更会让您留下來吗。”

    李察用力一挥手,说:“行了,不说这个,反正这场仗我打定了,你快点解析收割者的资料吧,啊,对了,收割者有一种奇妙的波动,它们就是以这种波动來探查生命体,你的战斗单位应该就是这样被发现的,我现在就把它的资料传递给你。”

    片刻后资料传递完成,李察就召开一只新型信使,说:“我走了。”

    信使冲天而起,动荡之地的景物则迅速变小、远去,这时母巢的声音忽然在意识中响起:“主人,谢谢你。”

    李察哈的一笑,说:“谢什么,我打这场战争又不是为了你至少不全是。”

    当李察远去后,母巢才以微不可察的声音低语:“有一点也就足够了。”

    李察并沒有注意到母巢的低语,他的心思已经全部放在和收割者行将到來的战争上。

    在铁三角帝国,撒伦威尔正忙于重新调动和整编帝[***]团。

    事实证明,哪怕是帝国的一级军团在与收割者的战斗中也只有被屠杀的份,只有达到深红王国最精锐军团的水准,也就是平均十级以上,才有和收割者一战的能力,所以撒伦威尔把所有军团中最精锐的部队都抽调出來,准备重新编组成一支读力军团。

    就在他审阅着改编方案的时候,一名精英黯锋骑士走进房间,说:“李察殿下想要和您通话。”

    撒伦威尔跟随这名精英黯锋骑士來到作战室,在这里,几名法师正跟随刚刚传过來的命令调整着魔法地图。

    新的魔法地图上,以深红的王都为中心,被划出了三条防线,这是李察最新调整的布署,但哪怕是最外围的防线,也比原本的防线大幅收缩。

    撒伦威尔脸色极是难看,按照新的防线,就意味着又要有十几个城市,上千万的人口被放弃,落入收割者手中是什么样的下场,撒伦威尔已经亲眼看到了。

    “为什么要收缩得如此厉害。”撒伦威尔低吼道。

    李察的声音从那名精英黯锋骑士口中传出:“因为根本守不住,最外层两条防线,我估计用不了多久就都会被攻破,我们只有在最内层的区域才有可能挡得住收割者,防线扩张得太远,只会被更快地攻破。”

    砰的一声,撒伦威尔重重地砸了一下桌子,吼道:“可是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这意味着又把一千万人丢给了收割者。”

    “我知道。”李察的声音冰冷而平静,“但如果防线守不住,这一千万人仍然会死,而且会有更多本來可能活下去的人会因为我们愚蠢的决策死去。”

    “可是”

    撒伦威尔还想说什么,但却被李察打断:“撒伦威尔,我是來通知你,而不是征求你的意见,你需要做的,只是执行我的命令,不折不扣地执行,如果你办不到,那么我就换其它人來。”

    撒伦威尔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额外被放弃的一千万人沉甸甸地压在他的胸口,让他最终发出一声野兽般的咆哮。

    李察听到了他的咆哮,但只是淡淡地说:“如果你要责怪什么,那就只能怪你自己太弱了,你沒有能力保护更多的人。”

    撒伦威尔痛苦地低下了头。

    片刻后,他突然抓起一瓶烈酒,仰头全都灌了下去,然后满脸通红地吼着:“把地图给我拿來。”

    这个下午,撒伦威尔一下子完成了过往几天才能做完的工作量。

    在蓝水绿洲城内,李察也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惟有用这种办法,他才能让撒伦威尔暂时放下不必要的痛苦,全心投入到工作当中。

    此刻在李察面前的魔法地图上,可以看到从新防线以东的城市里,逐渐有代表着人流的红色箭头出现,缓缓向西迁移,这是撒伦威尔在迁移人口了。

    李察摇了摇头,按正常情况,原本死守城市是最好的办法,可是在收割者面前,有城防和沒城防沒有多大区别,只是看到红色箭头延伸的速度,曾经亲自和收割者战斗过的李察就知道他们绝对逃不过收割者的追杀。

    撒伦威尔只不过是以这种方式來保留一线希望而已。

    PS:感冒转肺炎了……

    晚上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