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三十四 希望虹桥

章三十四 希望虹桥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作为下属的撒伦威尔可以有幻想,可是身为整个阿克蒙德最高决策者的李察却不行。

    李察在意识中联系了无面,问:“东西收到了吗。”

    无面显得十分高兴:“一共五个顶级祭品是吗,真好,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方了。”

    “我只关心你什么时候能够成为传奇。”

    “再來十五个顶级祭品就差不多了。”

    无面的回答差点让李察抓狂,他忍不住怒吼起來:“你当初不是说三个顶级祭品就够了吗。”

    “你在召唤我的时候,我还说一个就够了呢。”无面显得云淡风轻,她的意思很明显,李察太好骗了。

    李察忍下怒火,问:“究竟需要多少。”

    “再來十五个,确实不用更多了,让我等级提升到传奇只需要五个,就是你送來的那五个,但是要让我的能力也相应提升到传奇,就需要额外的祭品,十五个只是底线,当然,如果你还可以提供更多的祭品,我也能够把它们都用光,再加五个,我的双剑就能换成神器,再加十个,我全部装备都可以换成神器,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无面的话让李察冷静下來。

    单纯的等级提升并无多大意义,无面的两大传奇能力才是她强大的地方,而如果无面的一身装备都换成神器,那她的战力就会直接飙升到超级强者的程度,和李察相比也不遑多让,她才是李察最大的助力,当然,也可能是最大的陷阱。

    一直以來,李察就是本能地担心着,所以不肯过快提升无面的实力,这个神秘的天选卫士,是极少数能够让李察感到生命受到威胁的可怕存在,这种感觉在她还只是圣域时就有了。

    李察现在手上的顶级祭品还有三十个,这点储备对于接下來的战争來说已经十分紧张了,如果一下子给无面用掉大半,李察甚至不知道这场战争还能打多久。

    但另一方面,把祭品用在无面身上,效果却是立竿见影,几乎每一个祭品都能带來看得见摸得着的提升,除此之外,李察并不知道还有什么其它途径能够达到类似效果。

    问題在于,他能够信任无面吗。

    李察很清楚,自己看似和无面联系最紧密,但实际上她和母巢一样,都是丝毫不受控制的,而其它追随者,包括铁盾等后來加入的强者,都有灵魂或者是魔法奴役契约作为信任的保障。

    把手上大部分的资源一下子倾注到无面身上,就是赌博。

    无面也不着急,始终保持着和李察的联系,安静地等待着结果,她对于提升实力似乎从來沒有太强烈的欲望,有或者沒有都比较无所谓的样子。

    几分钟的沉默,却仿佛过去了几个世纪一样漫长,李察忽然一咬牙,说:“你等着,祭品很快就到。”

    “哦,多少个。”

    “二十五个。”

    无面吹了声口哨,说:“真是大方,那我可就不客气地收下了,事先提醒你一句,你又有可能打不过我了。”

    “我知道。”作出了决定后,李察反而变得轻松了。

    “怎么突然变得那么有勇气了。”无面很有兴趣地问。

    李察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怀疑你,但是总会有种不敢信任的感觉,或许我是在害怕吧。”

    无面发出一阵清脆悦耳的笑声,说:“怕什么,怕我吃了你,你与其担心我,还是先去担心梅克斯那头小母猫吧,她是不达目的势不罢休的,不过反正你将來打仗累了的时候也会需要女人,有个送上门來的不是正好。”

    “无面。”李察有些恼怒地喝了一声。

    无面发出阵阵女王般的大笑,然后切断了和李察的联系。

    李察摇了摇头,又把注意力集中到法罗的战局上來,他知道,收割者全面进攻的时候已经不远了,或许只有半个月,或许就只有一周时间。

    在一场涉及到整个位面的战争中,这点时间干什么都不够。

    法罗地图上,数十个各种颜色的箭头正在向深红王国移动,它们代表着军队,一些教会人员,还有预计迁移到蓝水绿洲城这个最终防御堡垒附近的平民们。

    李察望向窗外,可以看到大街上依然是人來人往,人们已经知道了大战将临,但却并不十分惊慌,因为他们生活在深红王国,因为他们身处在李察的庇护之下。

    李察这时忽然想起圣树王朝一代名君路易七世的话,他曾如是说:当看到臣民时,真正的君王就会明白自己的天职所在。

    李察并不在意自己是否有君王的头衔,因为对于私属位面而言,李察的权利和责任比位面内的任何君王甚至是诸神都要大得多。

    只要有可能,李察还是想要竭尽全力挽救自己的臣民,挽救这些信任自己,把忠诚与权利交在自己手上的臣民。

    李察现在手上只有五个顶级祭品了,他终于拿起了一份放在抽屉里的计划书,一页页地翻阅着。

    计划书不是很长,但却有着异常天才的构想,计划名为希望虹桥,是珞琪和佩林共同设想完成的,计划的核心很简单,就是在蓝水绿洲城修建连通绿森和流金山谷两大位面的巨型位面通道。

    由于通道是在次级位面之间架设,传送量可以变得非常巨大,费用也会降低到每人十个金币的水平,这是连接诺兰德的通道无论如何也达不到的。

    有了这条希望虹桥,李察就可以把大量民众送往其它两个位面,顺便也能充实那两个位面的基础力量。

    过往李察沒有想到这一解决方案的关键,就在于永恒龙殿提供的座标仅限于诺兰德与其它次级位面连接,两个次级位面之间要进行连接的话,就只能自己计算座标,这不光计算量极为庞大,而且相当复杂困难。

    李察沒有想到位面座标计算这个无比困难的任务,居然被佩林给解决了,他不愧是整个法罗最杰出的天才,单凭着三个次级位面之间相对座标的计算,在位面数学方面的造诣就已直追李察,甚至有所超越。

    拿到这份计划后,李察也思考了两天,主要犹豫之处就在建立新的通道需要耗费四个顶级祭品的资源,另外李察也需要时间检验佩林计算数据的正确与否。

    最后,也是一个最沉重的因素,那就是希望虹桥建成需要整整一个月的时间,在准备放弃法罗的前提下,肯定沒有一个月的时间來修建希望虹桥,但现在,既然李察决定和收割者血战到底,那希望虹桥就可以提上曰程了。

    只是,李察能够在收割者的攻势下支撑一个月吗。

    况且到了现在,佩林的数据已证明沒有问題,可李察手上却沒有多少资源了。

    李察轻轻拍了拍这份计划,让人把珞琪叫了进來。

    珞琪在法罗位面已经呆了快三十年了,不过在生命树叶的作用下,她依然保持着和李察初见时的模样,现在的珞琪已经跨过了大魔导师的门槛,可以读力制作部分四阶构装了,即使放在诺兰德的三大帝国,她也足以担任任何一个帝国的皇家构装师。

    可是这些年來,她却始终安心呆在法罗,一天天在构装的世界中探索,发掘,按法罗的时间,往往要一年多,她才能和李察见上一面。

    而李察呆在法罗的时间虽然越來越长,但是经常來了以后就直接进实验室,一关就是数月,她和李察就相隔着几道墙,距离却象远得如隔天涯。

    李察看着珞琪,她美丽依旧,然而岁月虽然沒能在她的脸上留下痕迹,却在她的眼睛中沉淀了智慧和沉稳。

    李察的心忽然有些隐隐疼痛,伸手抚摸着珞琪的脸,说:“我几乎不敢相信,你已经在法罗呆了这么多年。”

    珞琪回以一个温柔的笑:“也沒有什么不好,不是吗,您也知道,我当初只是有一点天赋,可是完全说不上出众,如果不是您几次献祭换回來的珍贵魔药,我根本沒有突破大魔导师的可能,至少这么多年,我沒有浪费你的信任和给我的资源,也算是有所成就。”

    李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深深看了珞琪一眼,说:“等这场战争结束,你也跟在我身边吧,法罗毕竟会限制你的魔力成长。”

    珞琪本想说什么,可是看了李察一眼,忽然温婉一笑,说:“好的。”

    李察把希望虹桥的计划交给珞琪,说:“这是你提的计划,我现在已经安排人去筹措资源,明天就会陆续运抵法罗,你和佩林一起,我再拨给你五百名法师,从明天开始就建设希望虹桥吧。”

    “可是,这需要至少一个月”

    “你一定会有一个月的时间。”李察斩钉截铁地说。

    珞琪的睫毛轻轻一颤,目光就垂了下去。

    让珞琪离开后,李察提起刀匣挂在腰间,然后走出作战室。

    “兄弟们,让我们先去给收割者找点麻烦。”李察在意识中大吼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