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三十五 出战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一个个追随者,除非有其它任务的,都慢慢地动了起來.

    他们或是杀气腾腾,或是面容严肃,也有些人懒洋洋地起身,甚至露出一副有些变态的笑容,宗虎和绯色就是后者。

    他们两个站在一起时,绝对会让人惊艳,而且分不出究竟谁更漂亮一些,引得一些圣域都会忍不住偷偷地看他们,可是只要是见过他们战斗的人,都会有意把目光避开绯色和宗虎。

    这两个人完全以杀戮为目的,根本不在乎手段是否凶悍血腥,很多时候,他们甚至有意杀得无比血腥,单论手段狠辣,绯色和宗虎都不比收割者差多少。

    传奇级别的杀手原本就十分可怕,一个不择手段的传奇杀手就更加可怕了。

    李察很快在意识中下了命令,对手下的追随者编队分组,每组安排了不同的活动区域,每个分组都恰好可以坐进一头新型信使中。

    李察给每组额外多配了一头信使,以防万一,惟一的例外就是提拉米苏,食人魔大领主体形太庞大了,要两头信使才能拖得动,所以他这一组整整配了四头信使。

    李察一边下令,一边向外走去,一头新型信使已经优雅地缓降,落在府邸前的广场上,但是李察经过外间时,梅克斯忽然从沙发上站了起來,说:“带上我。”

    李察向她看了一眼,淡淡地说:“你太弱了。”

    梅克斯狠狠咬牙,说:“我不需要你管我。”

    “但你死了,谁给我关于世界暗面的资料。”

    “带上我,然后答应我一定会完成你的承诺,我现在就把资料给你。”梅克斯大声叫道。

    李察双眉一皱,随即舒张开來,说:“好,如果你不怕死的话,那就跟我來吧。”

    梅克斯凑到李察耳边,轻声说:“据精灵帝国的记载,他们找到了一条通向世界暗面的天然通道,那条通道在世界的最深处,永恒血战的战场,阿比斯深渊。”

    李察的眼角禁不住抽动了一下,他知道想要前往世界暗面会很困难,但绝对沒有想到会是如此困难。

    先不要说李察根本不知道如何才能到达阿比斯深渊,就算是到了那里,在到处都是强大恶魔与魔鬼厮杀不休的古老血战战场上,他又如何去寻找那条通向世界暗面的通道。

    在那种地方,李察一个人类,就会象黑暗中的灯塔,变得无比醒目,无论恶魔还是魔鬼,肯定都先干掉这个异类再说。

    当年精灵帝国极度强盛,国力远胜现在人类三大帝国,高等精灵们集举国之力打造了一件超神器:七月之门,依靠这件超神器,直接越过了无数层的深渊和地狱,把传送门开到了阿比斯深渊之底,然后才发现了通向世界暗面的通道。

    但是当年被送往阿比斯深渊的精灵强者们被无数参加血战的恶魔与魔鬼围攻,艰难地接近了通向世界暗面的入口,却再也无力穿越,不得不退回精灵帝国。

    这是一次史无前例的远征,也是地表种族第一次尝试着接近世界的暗面。

    精灵帝国为之付出的代价也极为惨重,九大超级强者的圣精灵王带队,近百名传奇强者组成的队伍在阿比斯深渊中陨落大半,最后只有两位超级强者和四位传奇活着回到诺兰德。

    这一役的惨败,直接导致精灵帝国国力大降,也是精灵帝国最终被各族推翻的根本原因。

    李察深吸了口气,拍拍梅克斯的肩,说:“跟我來,但是战斗的时候,我可不会管你。”

    梅克斯傲然道:“身为迦兰帝君的血脉继承者,我需要你管吗。”

    李察失笑,说:“一只小狮子而已。”

    “你。”梅克斯大怒,可是看到李察大步远去,她只得赶紧跟上。

    一只只信使飞上了天空,疾向北方而去,在大地上,母巢的军队也向预定的地方开进,巨大的飞蜉随之升空,载着大量物资飞向预定区域,以建立一个个补给和休整基地,而在未來,这些基地也将成为参加积分战场的强者们的补给基地。

    这一次李察全以追随者出战,最弱的也是天位圣域,就是要以压倒姓的战力先行清除一部分收割者的战力,打乱对手的布置,顺便也要摸清收割者还会出现什么样的兵种,如果末曰印记中演化出的几种终极战舰也出现在这个位面的话,那这场仗也就不用打了。

    一队队强者分别从不同位置进入收割者控制的区域,李察和梅克斯走的是最北方的线路,他原本也是打算成为最深入的一路,如果这一次再遇到中型战舰,李察是准备尝试着把它打下來的,但现在多了梅克斯,李察的计划就相应做了些改变。

    这一路李察并沒有闲着,而是详细向梅克斯说明收割者的火力和兵种类型,以及应该如何应对。

    李察还特别教给梅克斯一种简单的战斗能力,那就是光镜术,梅克斯可以用自己的斗气模拟光之规则,从而在指定的位置形成一面光镜,这个能力很简单,李察又讲得极是到位,梅克斯很快就学会,并且用得随心所欲。

    不过梅克斯随即想起一事,脸色一变,问道:“你怎么这么清楚我的能力。”

    李察只是耸肩,并沒有回答。

    梅克斯想了一想,就终于明白李察为何会如此清楚了,在为她订制构装的那一晚,李察可以说是把她全身上下里里外外都研究得清楚明白,以李察如今圣构装师兼超级强者的实力,为她设计个专属能力自然是再简单不过的事。

    想明白了这一点,梅克斯也就不再问了,只是信使飞着飞着,她忽然扑到李察身上,狠狠在他肩上咬了一口。

    这一口梅克斯下了极大的力气,完全是想要把李察咬出血來,可是她一口下去,却象咬到了钢铁,差点把一嘴的白牙给崩断了,顿时痛得眼泪都要下來了。

    “你的身体怎么会这么硬,。”梅克斯怒道。

    李察又是耸耸肩,也不准备回答这个问題。

    这只信使终于飞到了预定的位置,李察让它降落,然后跃到地上,招呼梅克斯也下來,就让信使撤以一百公里之外待命。

    看着犹自在生气的梅克斯,李察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说:“接下來可就是真正的战斗了,大小姐。”

    “我当然知道,你要是看不起我的话,我们我们”梅克斯本想顺口來一句我们就比试一下好了,这句话她过去可是经常说的,但是现在话到口边,她才惊觉不对,强行将后半段咽了下去。

    李察可是战胜了无定的超级强者,以梅克斯这点战力,李察就是绑起双手,也能几下就把她干翻在地。

    梅克斯明智地不再多话,跟在李察身后向收割者领地深处走去。

    李察就象是在散步一样,可是每走一步,他的身影就会闪烁一下,梅克斯只觉得李察在自己的感知中忽隐忽现,象是一努力就可以抓住,但就是差了那么一点点,无论如何也锚定不到李察的行踪,梅克斯下意识地想要跟上李察的步伐,结果仅仅是一小会,她就头晕眼花,一阵强烈想吐的感觉。

    李察这时回头,对她说:“不要试图锁定我,就当我不存在。”

    梅克斯立刻按李察说的去做,果然好过了许多,但是梅克斯还隐隐觉得有些烦燥不安,就象有什么东西一直在暗中盯着她一样。

    她把这个感觉向李察说了,李察则淡淡地说:“沒事,这是收割者的侦察波动,你是感觉不出的,也沒有办法规避,所以就这样吧。”

    “你难道能够规避。”梅克斯睁大了眼睛。

    “当然。”

    李察一边走,一边在身周形成一层特殊的防护,收割者的侦察波动在遇上他这层防护后,就会被中和吸收,再也无法反射出去,这样在收割者的网络中,李察根本就是不存在的。

    两人走着走着,李察忽然闪到一片雪地上,伸脚一踢,就把雪下的侦测器踹得飞了出來。

    李察一把把侦察器握在手里,指缝间蓝火闪过,就把这个侦测器熔为最原始的银色金属,尽管这点金属小得几乎看不见,李察依然不肯浪费,而是把它收进了半空的药剂瓶中。

    感觉到空中的侦察波动突然变得密集起來,李察立刻说:“小心,收割者已经來了。”

    远方的天际中出现了一群小黑点,它们速度快得惊人,转眼间就到了李察和梅克斯面前。

    在收割者的侦测中李察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相反梅克斯的能量反应异常强大,因此几十架收割者战机都呼啸着向梅克斯而去,只有数架微型战机向李察俯冲。

    两艘运输机缀在后方,一艘携带着机械甲虫,而另一艘则是乘载着数百个血肉战士,那艘运输船降至离地十余米的低空,血肉战士们就从船舱中跃下,然后弹跳着,以惊人高速冲向李察和梅克斯。

    大队血肉战士还是冲向梅克斯,往李察这边來的不过寥寥十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