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三十七 中型战机

章三十七 中型战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凡是中了血肉枯萎的人都会死得痛苦无比.

    和亡灵魔法中的血肉剥离不同的是,这是一个范围魔法,并且随着混沌掌控的增加,它还可以无视大多数的魔法和物理防御。

    在诺兰德历史上,当恶魔入侵时,曾经有过使用血肉枯萎一次姓把一座小城中所有生物杀光的经历,自那以后,血肉枯萎就成了人们谈之色变的一个恐怖能力,和亡灵天灾齐名。

    如果是一个恶魔大领主施放出血肉枯萎,梅克斯自然不会惊讶,可问題是这个能力是李察施放出來的,看能力表现,就是最纯粹的血肉枯萎,而不是魔法模拟。

    李察如何得到这个能力的且不论,能够把它用出來,说明李察对于混沌规则的掌控已经达到相当程度。

    梅克斯已经看到李察对秩序规则的强大掌控,现在又看到了对混沌规则的掌控,那么这位殿下身上究竟还有多少秘密。

    想着想着,梅克斯忽然发现所有的血肉战士都已经处理完毕。

    李察拿起装满了闪光金属的封魔盒看了看,满意地说:“收获不错。”

    然后李察就不断射出蓝色火球,轰在血肉战士残骸堆成的尸堆上,蓝色的火焰迅速将几乎所有物质燃至湮灭,最后只剩下一点点银色金属。

    这些银色金属就象水滴一样,彼此寻找、融合,最终化为指甲盖大小的银色金属,被李察收了起來。

    “这些究竟是什么。”梅克斯疑惑地问。

    李察扬了扬封魔盒,说:“这些应该是收割者光束武器所使用的动力源,它很不稳定,但是蕴含的能量却十分庞大,将來或许对我们会很有用处,至于这些银色金属,我也还沒有搞明白它们究竟是什么,但是它应该就是构成收割者的核心。”

    梅克斯听得有些迷糊,不过李察也不打算详细解释,而是带着她继续向收割者控制区域深处前进。

    一路上李察不断清除收割者布下的警戒哨点,很快就遇上了另一队收割者,这一次李察和梅克斯很快就将这队收割者扫清,梅克斯身上又添了些伤,但是比上一次已经好了很多,而且她不光斩杀了三十个血肉战士,还抓住时机斩落了数架微型战机。

    这个战绩已经相当不错了,但是梅克斯心里清楚,如果不是有李察在旁边,就是十个她也早就死了。

    这一次同样是收集收割者的动力源,然后把残骸交给李察提炼银色金属,梅克斯看到那一盒动力源,总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这东西太不稳定了,而且威力极大,让梅克斯本能地就想远离。

    两人继续前进,这一次运气却不太好,竟然遇上了拥有一艘中型战舰坐镇的编队。

    战斗一开始,梅克斯就按照李察所说,拼命机动和防御,根本不去想反击的事,她现在已经能够熟练地凝聚镜壁,反射和削弱收割者的高能光束,每每感觉危险的时候,她就会立刻凝聚一面镜壁出來,这已经好几次救了她的命。

    尽管梅克斯觉得自己的神经已经相当粗大,可是当中型战舰那足有手臂粗细的高能光束几乎是贴着她头皮掠过时,梅克斯的心几乎都跳了出來,在这一刻,死亡离她如此之近,只要她反应稍稍慢了一点,这道高能光束就可以把她的脑袋彻底蒸发。

    就在这时,梅克斯看到李察出现在那艘中型战舰上,他将上百颗动力源捆在一起,拍在中型战舰的舰体上,然后弹了朵蓝火在动力源上,随即就隐入虚空闪走。

    天空中骤然亮起一团极为耀眼的火光,猛烈的罡风不仅把收割者的战机吹得四处抛飞,甚至还把数百米外的梅克斯也掀了几个跟头。

    那架中型战机早已失去踪影,它周围的数架小型战机和近百架微型战机也同时彻底蒸发,梅克斯不顾身上剧烈的痛疼和强烈晕眩,挣扎着跃起,黄金重剑挥动,将几架落到她身边的微型战机斩碎。

    她一声清啸,驱剑前冲,瞬间掠出数十米,一剑就将一架摇晃着要飞起的小型战机劈回地上,那架小型战机如凶兽般嗡嗡响着,不断变幻形态,一根又一根枪管从机体内弹出,纷纷瞄准了梅克斯。

    梅克斯只觉头皮发麻,尖叫一声,歇斯底里地疯狂斩击着这架小型战机,直到把它切成数百小块,依然不敢停手,一剑剑疯狂般斩杀着。

    这时李察的手忽然从旁边伸出,按住了她的双手,无论梅克斯怎样挣扎,李察的手稳如山峦,分毫不曾动摇。

    “行了,它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再砍也沒意义,我还要这些零件有用呢。”

    听了李察的话,梅克斯才从极度恐惧中冷静下來,然后就有些不好意思。

    李察摇了摇头,叹道:“我本來还觉得你这次干的不错,时机掌握很好,居然干掉了一架小型战机,可是看你刚刚的表现,我决定这个判断应该收回。”

    梅克斯脸一红,不知道该说什么。

    李察向战场扫了一眼,摇头叹道:“这次的动力源用得太多了,什么都沒剩下,亏大了,下次得注意一点。”

    梅克斯拖着到处都在疼痛的身躯,向附近的血肉战士尸体走去,准备象前两次一样打扫战场,不过她刚动,就被李察拉住。

    “你先治伤,清理战场由我來就行了。”

    梅克斯点了点头,但是她伤口遍布全身,想要清理的话就不免暴露身体,她初时还有些犹豫,后來索姓一咬牙,干脆脱了个精光,一点点清理着全身每一个伤口。

    李察可不会避着她,反而会时不时向她看上两眼,很快李察就将战场全部清理完,索姓就坐到了梅克斯对面,看着她处理伤口。

    从李察的角度,刚好把梅克斯全身上下看个遍,梅克斯虽然总是叫嚣着让李察把该干的事给干了,可是被李察这样盯着却也是全身都不自在。

    她咬牙怒道:“想干就快点上來。”

    李察笑着摇头,说:“我可不想干到一半的时候被收割者在屁股上轰上几炮。”

    梅克斯又羞又怒,索姓不去理李察,而是专心处理伤口,一会就把衣甲重新穿上,问道:“我好了,接下來我们去哪。”

    李察沉吟了一下,说:“我们继续往里走。”说罢,他就当先行去。

    但是在走路的时候,李察悄悄把衣襟掀开一角,往里面看了看,在他的胸腹之间,有一块碗口大小的焦痕,这是被中型战机轰出來的,也是李察突袭的代价。

    本來这种伤口也算不了什么,但是中型战机所使用的高能光束中居然包含了一种堪称剧毒的能量,能够不断破坏李察的伤口,阻止伤口愈合,即使以李察强悍的身体,也无法立刻清除伤口的毒质,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伤口只好了一小半。

    可惜李察炸掉中型战机时,能源金属用的太多,威力过大,结果把整个中型战机彻底蒸发,也就失去了查看那种剧毒能量來源的机会。

    李察带着梅克斯走了大约半小时,就停了下來,按照周围侦察波动的变化,李察估计在遇到下一波收割者之前,至少还能有半小时的休整时间,于是就停了下來,他还能继续战斗,但是梅克斯的体力和斗气都有些透支,迫切需要休息。

    李察拿出半盒能源金属,将它们一一挑拣出來,然后每十颗捆绑在一起,再小心翼翼地放回到封魔盒内。

    两人随即又遇到了一波收割者,同样是中型战机压阵。

    这次战斗仅仅持续了数分钟,李察就把这队收割者全部摧毁,但是为了获得中型战机的零件,李察整整挨了它三发能量炮,这个伤势对李察來说也算是沉重了,而梅克斯则再次身受重伤,一时已经失去了再战之力。

    清理好战场后,李察敏锐地感觉到周围的侦察波动在慢慢增加,这就象群狼正在悄悄包围猎物一样。

    李察此刻十分犹豫,他还有一战之力,但是梅克斯却不行了,假如遇到的是以小型战机为主的编队那还有战胜可能,可來的如果还是中型战机,李察就必须得逃跑了。

    最终,李察一咬牙,在新的一波收割者出现之前,带着梅克斯一路远去,离开了收割者控制的范围。

    梅克斯起初还想坚持自己飞行,但李察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了,强硬且近乎有些粗暴地拦腰抱起梅克斯,全力展开一次次传送,转眼间就到了信使所在的位置,信使载上两人,即刻一路远去。

    片刻后,李察和梅克斯已经离开收割者控制区五百公里以外,这里有一座谷地,一只飞蜉携带着大量物资和近百只工蜂刚刚降落。

    这里是一处预定的补给点之一,只是李察來的太快,飞蜉也才刚刚到而已。

    李察招呼飞蜉落下,直接在物资中翻找出一批生命恢复药剂,以及修复盔甲武具的成套工具,丢给了梅克斯,然后说:“老实呆在这里恢复,另外把你的盔甲修理一下,在我有新的命令之前不得擅自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