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三十八 阵亡者

章三十八 阵亡者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李察的态度突然变得又冷漠又强硬,这让梅克斯突然间感到难以接受,她咬牙顽强地站了起來,问:“你要去哪。”

    “回战场,收割者消灭得有点少。”

    “我也去,我能支撑得住。”梅克斯咬牙说。

    啪的一声,她脸上忽然挨了一个耳光,这下并不算重,可是却把她打得蒙了。

    “你现在的样子,打得过一个血肉战士吗,你能支撑得住,是你撑得住还是我撑得住,这是战争,不是你们皇室的郊游狩猎游戏。”李察冷冷地说。

    梅克斯一时说不出话來,只是怒视着李察。

    李察神情却忽然有些黯然,叹道:“是我的错,我就不应该带你來,或是应该把你编到其它组去。”

    说完,李察招了招手,信使就载了他腾空而起,迅速远去,只把梅克斯自己留在了山谷里。

    梅克斯隐隐猜到了些什么,她独自站了一会,一咬牙,走进工蜂刚刚挖掘出來的洞窟里,治疗伤势,并且修理盔甲。

    夜幕渐渐降临,梅克斯忽然有些惊慌害怕,山谷中除了进进出出忙碌不停的工蜂,再也找不到其它生物,她已经做完了所有的事,现在只有等着伤势恢复。

    黄昏时分,工蜂送进來一份食物,然后就再也沒有和她有任何互动了。

    梅克斯忽然有种感觉,好象自己被整个世界给抛弃了一样。

    夜渐渐深了,梅克斯却越來越是不安,她害怕安静,也害怕孤独,而现在,越是安静,就说明战争越是艰难,梅克斯现在已经确认,一定是出了什么意外,才导致李察的态度突然大变。

    她强迫自己冷静下來,开始认真回忆和收割者战斗的每一个细节,想着想着,梅克斯突然冷汗就下來,她发现,假如不是李察,自己早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她之所以有种收割者不难对付的错觉,也全是因为李察如雷霆霹雳般把绝大多数收割者给收拾了,留下來的一点残余应该是刻意给她练手用的。

    如果不是在李察身边,而是和其它传奇或是天位圣域搭挡,那么梅克斯绝对不可能战斗得如此轻松,甚至会成为队伍最弱的一环,从而首先被收割者杀掉,也只有李察具备这个能力在和收割者的战斗中同时保护好梅克斯。

    梅克斯突然认识到,自己曾经引以为傲的实力根本不足以登上这样的战场,这个结论让她极为难以接受,可事实就是如此。

    临近午夜时候,远方突然传來一阵微弱的破空声,梅克斯心中一凛,立刻冲出洞外,看到在夜空中数只信使正快速飞來,它们共同载着一个极为庞大的身体,正是食人魔大领主提拉米苏。

    信使缓缓把提拉米苏放下,这头身体极为强悍的食人魔大领主却连站都站不稳了,直接坐倒在地,然后索姓躺了下去,不断喘息着。

    提拉米苏还算清醒,可是另一个名叫三分熟的头却始终昏迷不醒,独角已经齐根断折,留下一个血肉模糊的根部。

    提拉米苏那身极为厚重的钢甲已是破损不堪,竟有数处象是被生生撕裂的破损,看得梅克斯心惊胆战,食人魔身上到处都是伤口,有些伤深达一米,甚至在骨头上都留下深深的刻痕,透过它肋侧的一处伤口,梅克斯甚至看到跳动的心脏一角。

    即使食人魔的生命力变态强悍,受了这么重的伤一时也动弹不得,几处最严重的伤口则闪动着诡异的亮绿莹光,已经失去了自动愈合的能力。

    梅克斯急忙问道:“你怎么了,需不需要帮忙。”

    提拉米苏转过头,露出笑容,说:“原來是梅克斯小姐,如果可以的话,请帮我拿些生命恢复药剂过來,我需要喝一箱,另外伤口上也要浇些药剂。”

    “马上來。”梅克斯飞快搬來几箱生命恢复药剂,喂食人魔喝了,然后为他清理伤口。

    提拉米苏身上的钢甲厚达十几厘米,虽然梅克斯也是重甲剑士,可是这样的重甲依然看得她有些牙酸。

    梅克斯很清楚一个已经达到传奇级别的食人魔是多么可怕,何况还是双头食人魔,但就算是提拉米苏如此实力,居然也伤成这样,她忽然明白,这才是和收割者战争的真面目。

    一瓶瓶生命恢复药剂浇在食人魔的伤口上,这些药剂的剂量是为人类准备的,用在提拉米苏身上就要一箱才有一瓶的效果。

    在努力为食人魔清理伤口的时候,梅克斯低声问:“战斗很困难吗。”

    提拉米苏呵呵一笑,说:“收割者可不好对付,我已经好久沒这么疼过了,啊,肚子终于饿了,谢谢你,梅克斯小姐。”

    能够感觉到肚子饿,就说明身体的自我恢复能力又重新有了作用,工蜂们接受到了食人魔的召唤,立刻把一箱箱战地食物运了过來,提拉米苏直接撕开包装,把一箱箱吃的倒入喉咙。

    梅克斯坐在食人魔旁边,犹豫了一下,问:“上午的时候,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提拉米苏抓了抓头,说:“上午哦,对了,听说死了人,有一队人全部死光了,现在可能死的人更多了吧。”

    梅克斯顿时一惊,咬着下唇,问:“那李察呢。”

    提拉米苏摇了摇头,说:“不知道,据说头一个人向收割者控制区深处去了,想要把那队人的尸体抢回來。”

    “他一个人,。”梅克斯忽然觉得自己有些不能呼吸,然后问:“那些人战死后,不都会变成血肉货块吗。”

    “不管变成什么,头儿都要抢回來,实在抢不回來,也要毁掉。”

    梅克斯不再说话,抱着自己的双膝,将脸埋了起來,就那么等着,也不知在等着什么。

    片刻之后,又是两只信使飞了过來,水花和宗虎各自带着两名圣域从信使上跳下,他们身上倒是沒多少伤,但几名圣域却是伤痕累累。

    不过梅克斯实力虽然不是很高,见识却是非同寻常,她很清楚,象水花和宗虎这样的人要么不受伤,一旦被击中就是重伤。

    宗虎看到梅克斯,眼神有些复杂,哼了一声,就径自去拿取物资。

    水花只是眉毛皱了皱,就沒什么其它表示了,这个少女杀手自晋升传奇之后,话就更加少了,有时一天都不见她说一个字,这时的冷淡可以说很正常,也可以说不正常。

    水花和宗虎默默地处理伤口,再帮助手下的圣域们治疗了伤口,就各自找了个工蜂新挖出來的休息室休息,那些圣域们也不多说话,全都学着水花和宗虎的样子,治伤吃饱后就立刻去休息。

    山谷中的气氛陡然压抑起來,只有食人魔还在不停地吃着,这时三分熟渐渐苏醒,也一起开吃。

    这是一幅看上去很欢乐的场面,可是梅克斯却知道不是如此,食人魔吃得努力且严肃,对它來说,吃东西就是治伤和恢复体力。

    夜就这样悄悄溜走,山谷中只有工蜂们爬來爬去的声音和食人魔的咀嚼声。

    梅克斯抱膝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只觉得夜风越來越冷,其实作为一名圣域强者,她早已免疫了这种程度的寒冷,可是李察一直沒有回來,只有看到他的身影,梅克斯觉得才能驱散自己心底的寒冷和不安。

    天快亮了。

    食人魔已经原地躺倒开始睡觉,梅克斯依然坐在原地,浓重的露水打湿了她的长发,让那一缕缕金发贴在前额上,而且她的脸色也开始变得苍白。

    远方天际突然出现一个小小黑点。

    片刻后一只信使出现在视野里,只是这头信使拉出的轨迹有些歪歪斜斜,当它飞到山谷上方时,终于支持不住,体侧突然出现一个硕大伤口,喷出大量粘液,信使一头栽落,背上载着的人也被甩了出來。

    他一个翻身,落到了地上,但随即双膝一软,差点摔下去,全靠用刀匣支撑,这才半跪在地上。

    “李察。”梅克斯一下子跳了起來,冲过去扶起了李察,可是她突然全身一颤,缓缓收回一只手,往掌心中看了一眼。

    她的手已满是鲜血。

    李察挺直了身体,摆摆手说:“沒事,这点伤一会就好。”

    “你,你还说沒事。”梅克斯看着手里的鲜血,声音都在颤抖,她本來不是这种见不得血的姓格,可李察是超级强者,他一路回來都无法止血,这伤又重到了何种地步。

    李察拍了拍梅克斯的手,示意沒事。

    此时,水花、宗虎和提拉米苏都从休息地走了出來,來到李察面前,围成一圈,神情肃穆。

    李察摘下一个口袋,打开,露出了里面一只女人的手。

    这是一只很美丽的手,食指上戴着一个黑宝石的硕大戒指,在场的人或许不认识这只手,但一定会记得这只特征鲜明的戒指。

    梅克斯突然捂住了自己的嘴,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來。

    她现在知道战死者是哪一队了,因为她也认出了这个戒指,还有这只手,在阿克蒙德中,这只手的原主人是惟一和梅克斯有过短暂接触,却相处得非常愉快,快要变成闺密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