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三十九 新的攻势

章三十九 新的攻势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那是法斯琪的手.

    李察低沉地说:“我检查了所有的货物,只有这么一个完整的部位,所以我带回來,其它的遗骸都已经烧掉了。”

    提拉米苏缓缓地说:“我们现在都算见过她最后一面了,那么,头儿,把她也烧了吧,按照我们食人魔的传统,当一个食人魔被烧掉或者是吃掉后,它才会迎來新生。”

    李察点了点头,轻轻一招,那只手就浮上半空,随后几点蓝火扑到这只断手上,把它化为虚无。

    李察看了众人一眼,说:“休息吧,明天会有新的编组和战斗任务。”

    说着,李察就向一个休息室走去,水花和宗虎也各自回去休息了,提拉米苏干脆就地一躺,转眼间就响起呼声。

    只有梅克斯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这时李察忽然回头,说:“梅克斯,到我这里來。”

    梅克斯急忙跟随李察进入休息室。

    李察此刻脱去身上已经破烂的法袍,开始清理伤口,他身上最大几处伤口都和提拉米苏一样闪着莹莹的绿光,显然是被中型战机的主炮击中,沾染了强烈的毒素,所以伤口不仅无法愈合,还在不断渗出脓血。

    李察向梅克斯看了一眼,声音有些低沉地说:“白天我不该冲你发脾气,当时我刚刚得知了他们战死的消息,有些失控,是我低估了这场战争的残酷,那不是你的错。”

    梅克斯用力摇头,说:“是我任姓,你不要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你不是至高无上的至强者,不可能把所有事都扛在自己身上。”

    李察说:“我是领主,我要为自己的每一个决定负责,也要为所有跟随我的人负责,只要可能,我就希望能够带着他们攀登得更高,也过得更好,每一个人的死,都有我的一份责任。”

    说话间,李察已经清理干净了伤口,可是伤口处依旧闪着绿光,毒质顽强残留,坚决不褪。

    李察眼中光芒一闪,一缕蓝火就烧在自己的伤口上,这下大出梅克斯预料,不禁惊呼一声,李察伤口处血肉即刻焦黑晶化,但那些绿色的毒质也就此清空。

    李察如法炮制,把所有残留毒质的伤口全都清理了一遍,然后才缓缓坐下,气息一下变得十分虚弱。

    “去帮我弄点吃的來。”

    梅克斯依言而去,转眼间就端回一整箱的战地食物,她可是很清楚超级强者的食量会有多大,李察已经虚弱到自己搬不动食物的地步,但随着进食,他的气息开始逐渐恢复,伤口也出现好转迹象。

    当魔法钟指向九点时,李察终于完全恢复了,他将手下的人重新分组,水花和宗虎依旧,梅克斯则要跟随提拉米苏一起行动,片刻之后,信使们纷纷从山谷中飞出,冲向预定的目的地。

    又是整整一天的战争。

    梅克斯感觉自己就是在不停地斩杀着一个个收割者,到后來简直有些机械麻木了,但就是这么一点点大意,她立刻就被一架中型战机锁定、轰击,要不是提拉米苏及时用巨锤挡在她面前,梅克斯肯定就被高能光束给洞穿了。

    入夜时分,梅克斯和提拉米苏终于返回了临时基地,只有宗虎回到了这里,水花则按计划穿过控制区,前往南方的一处基地去了。

    直到子夜时分,李察才拖着一身疲惫和伤患出现,当他处理完伤势,准备休息时,从随身携带的一个空间手环中取出一个药剂瓶,瓶中装的全是液态的银色金属,已经快把整个瓶子装满了。

    在黑暗的洞窟中,瓶中的银色金属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并且自行缓缓流动着。

    这种光芒照耀在李察脸上,竟然让李察有种说不出的宁静感觉,它就象有自己的灵魂和生命,不断在娓娓述说着什么。

    这确实是一种奇异的金属,和李察以往所见的任何金属都不相同。

    李察甚至难以确定它究竟是不是金属,迄今为止,他所知的一切手段都对这种银白金属全无效果,哪怕是无坚不摧的蓝火也在这段金属前铩羽而归。

    李察也给母巢送去了一滴银色金属,结果母巢同样无法消化,正在想办法把它融化分解中。

    李察收起了瓶子,盘算着今天再猎杀三个收割者的编队,就应该能把这个瓶子装满了,这样想着想着,他就渐渐疲累,闭上眼睛,进入了梦乡。

    李察此刻根本沒有想到,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这就是他睡的最好也是最长的一觉。

    第二天的战斗,艰苦程度远远超过李察的预料,也超过了所有人的预料。

    李察已经明显觉察到了收割者兵力大幅增加,因此拼命战斗,击毁了一个又一个收割者的编队,但是更多的收割者编队却不断出现,这次它们完全无视了李察,高速从李察头顶或是身边掠过,向着铁三角帝国的腹地扑去。

    收割者开始出现大规模的机群编队,编队中配置了数架中型战机,几十架小型战机,以及数百架微型战机,真正让人胆寒的则是编队后方的运输机群,近百架运输机,意味着足以推平寒铁王座的庞大战争力量。

    所有的编队都同时发现,他们面临的压力骤然增加,几乎到了令人窒息的地步。

    开始不断有强者战死,还活着的人都杀红了眼,他们不知道战斗何时才会到尽头,也不知道远方的收割者究竟还有多少,就在这时,所有编队全都收到了李察的命令:立刻撤退。

    沒有解释为什么,强者们也不去问为什么,这段曰子以來,连续的高强度战斗,已经让他们对李察建立起足够的信任和信服,他们立刻按照预定的计划和路线撤退,直到撤到数百公里之外的一处临时基地,他们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就在他们殊死战斗,以为成功牵制了收割者的时候,数量惊人的收割者突然出现,穿越了李察以强者们组织起來的薄弱防线,扑向铁三角帝国疆域深处。

    仅仅数小时,铁三角帝国东部就有十六个大小城市被彻底毁灭,更多的收割者部队还在不断出现,它们呈扇形扩张,甚至把一个个临时补给基地都甩在了身后。

    只有在动荡之地的外围,收割者们才第一次遭遇到阻碍,被母巢的大军配合虫巢森林给拦了下來。

    收割者扩军的速度远远超过李察的想象,他只得改变布置,把强者们全部抽调到防线后方休整,重新组织防线,至此,大规模的军团战争终于开始登场。

    收割者的攻势一浪高过一浪,他们即有数量优势,又有质量优势,而且似乎永远都不觉得疲倦,在如此攻击下,铁三角帝国不出意外地溃败了,新组建的防线仅仅支撑了两天就被全面突破。

    撒伦威尔新组建的帝国精锐军团全军覆沒,帝国一线军团则被歼灭十余个,几乎可以说,就在这一天多的时间里,铁三角帝国已经被打残了。

    惟一能够支撑得住的仅有南方的动荡之地,同时深红王国的军队配合母巢军队,在动荡之地的西边建立了防线,数曰下來尽管死伤惨重,但总算死死顶住了收割者的攻势。

    收割者的大军就象滚滚浊流,撞上了动荡之地这块顽石后,即刻一分为二,一部分转而向西,汇入攻击铁三角帝国的大军中,另一部分则是掉头向东,一路杀到海边,再从东部数量众多的人类国度中碾压过去,一路南下。

    两个方向的收割者就象一双蟹钳,对准深红王国开始收拢。

    李察一面不断调动军队,一面亲身冲杀在第一线,负责斩杀那些威力巨大的中型战机,以及对整个战局其实至关重要的运输机。

    数曰以來,李察收到几乎全都是各种战败、或者是防线被突破的消息,沒有一个可以让人稍稍高兴一些的好消息。

    但他也知道,不顶过这第一波的攻击,什么样的好消息都沒有用,所以李察竭尽所能地调兵填补防线缺口,竭尽所能地斩杀收割者中的核心单位,同时把自己身体每一分恢复的潜能都调动起來。

    收割者好似无穷无尽,李察也不知道它们究竟有多少,每次毁掉一架中型战机,就会多出两架战机來,而且收割者的地面部队不再仅仅限于血肉战士,而是出现了更高,更壮,速度也更快的新型战士。

    新战士下身是六足行进的底盘,上身则装载了更多且威力更大的武器,同样的四条手臂让它们可以艹纵两件大型武器,或者是一件小型武器。

    这种被称为蛛化战士的新型收割者堪称陆上屠夫,一旦被它锁定,整队骑士会在短短时间内被杀光。

    好在蛛化战士数量不多,它们本体的防御也不算特别的强,它们最致命的攻击还是可以发射一种大口径的金属弹,李察曾经尝试过硬挡一记,然后发现这枚金属弹纯是以超高的速度撞击來杀伤敌人,但它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快到连李察都有些难以反应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