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四十五 为了第一个和最后一个

章四十五 为了第一个和最后一个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渐渐的,空荡荡的地平线上突然出现了一片黑线,天空中也似乎有一片乌云,正滚滚而來,很快黑线就成了黑潮,乌云变成了风暴.

    在漫长大地上,收割者的数量已是成千上万。

    李察一眼扫过,眼中跳跃的数字转眼间已经达到五位数,而且还在跳跃上涨。

    此时此刻,就连李察的脸色都变了,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无面。

    无面的面具上罕见地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说:“怕了。”

    “有点。”

    无面微笑道:“你笨了,这有什么好怕的,就算所有人都战死,这个位面只有你一个活着,你也一样能够把这些机器架子全部砸成废铁,这就是最坏的情况了。”

    李察苦笑:“可我希望算了,我明白了。”

    沒有人永生不死,也沒有完美无缺的事,有生即有死,有缺憾才会有不断奋战的动力,李察知道,自己既然作出了这样的决定,就要为之负责,就要带领所有跟随他的人,取得最终的胜利。

    无面说的对,哪怕只剩下李察自己,他也要打赢这场战争,为了第一个和最后一个战死的人。

    面对如潮水般涌來的收割者,哪怕是身经百战的老兵们也一脸骇然,神为之夺,除了母巢的战士外,就连构装骑士和圣域强者中都起了阵阵搔动。

    李察见了,忽然身形一闪,出现在战线之前,将三把长刀一一插在地上,然后回身对所有的战士们吼道:“阿克蒙德们,我是你们的王,我带你们开始这场战争,所以这一战,我将站在这里,站在所有人之前,阿克蒙德的王,应该永远站在战线的最前方。”

    简短的话,却比什么样的鼓动都有用,因为李察不是用说的,而是用自己双脚所在的位置,告诉了所有人什么是阿克蒙德的王。

    收割者來了。

    漫天遍野都是收割者的战机。

    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整,收割者中又出现了好几种新单位,李察的目光落在一种宽达三十米,长近百米的大型运输船上,这种运输船是贴地飞行的,它们的数量众多,战士们看到的黑色海潮,就是由这些运输船构成。

    而在所有收割者的后方,还出现了一艘长达五百米的大型战舰。

    在距离阵线几千米外,运输船纷纷停了下來,前面舱壁落下,自然而然地形成了一个倾斜向下的踏板。

    海量的血肉战士,蛛化战士,以及一种前所未见,有若巨象般庞大的战斗机械,这种新的战斗机械有着甲虫一样底盘,依靠多只机械足行走,上半身却是血肉堆成的躯体,持着十余种不同的武器。

    李察视野中的数字又开始剧烈跳动,他这次干脆直接关掉了这些数字的显示,可是数字不再跳跃,李察的智慧天赋却把结果直接在意识中反映了出來,当这些陆战单位从运输船中涌出时,收割者总数已经突破了十万大关。

    如海潮般的收割者缓缓展开,然后一步步逼近,那些黑洞洞的枪口宛若黑森林,随即都有可能喷射出大量收割生命的高能光束。

    天空中大片黑压压的战机也和陆战单位同步,缓缓逼近,当陆战单位逐渐步入五百米的射程时,战机群突然加速,猛然向阿克蒙德阵地扑來,而陆战单位也开始全速推进,同时战场上突然亮得让人睁不开眼睛,无数高能光束射向阿克蒙德阵地。

    李察早有准备,立刻蹲跪在地,抓起一面特制塔盾把自己护住,阿克蒙德战士们也同样竖起一面面塔盾,整个人都缩进挖好的工事里,再用塔盾上方盖住。

    这些都是特制的塔盾,表面贴了不少打磨光洁的金属片,高能光束照射在这些金属片上,立刻被反射和散射掉不少能量,余下的能量把塔盾打出一个个焦坑,却沒能击穿塔盾,只有上百架中型战机轰出的高能光束威力足够强大,轻易就把塔盾洞穿,连带着把后面藏身的战士也轰了个对穿。

    第一波攻击过去,收割者已经拉近了不少,战机群更是在阵地上方盘旋,而在如雨点般密集的高能光束轰击下,许多战士的塔盾已经破损不堪,伤亡开始迅速上升。

    李察眼中寒光凛冽,身影一闪,已在原处消失,和他一起消失的还有圣剑。

    下一刻,空中一整片区域的收割者战机都突然往下一坠,紧接着一扇艳红剑光划过,恰好切中下落的大批战机,一击就爆掉了数十架战机,这时李察的身影才在烈火与浓烟中出现,然后又渐渐模糊。

    再外围的数十架战机纷纷转向瞄准李察,可是光束却全部落到空处,李察留在原处的只是一个虚影,本体已经不知道去向何方。

    然而那远远坠在战线后方的巨舰突然一震,一道粗大之极的光束越过千米距离,击向战机群上方的虚空。

    李察面色冷峻地从虚空现身,这时光柱已在眼前,根本闪避不及,他眼神一凝,双手前伸,一个又一个光壁闪电般浮现,层层叠叠地挡在身前。

    但是那艘大舰的主炮轰击威力巨大,光壁阻挡不住,瞬间炸碎,不过主炮光束威力也被瞬间削弱不少,然后轰中了李察。

    李察在光束中坚持了一瞬,一个侧翻,身影再次消失,远方大舰再次转动,又将炮口徐徐对准了一片看似空无一物的区域。

    李察由此确定,这只大舰不知道通过什么方法确实有侦测到自己位置的能力,不过看到并不意味着能够击中,李察身影不断闪烁,每当被炮口锁定时就会即刻变幻位置,巨舰连续摇摆数次,却都无法开火。

    李察忽然一个闪烁,已出现在巨舰正上方,疾向下扑去,可是他刚一动,忽然看到巨舰舰身上数十个副炮炮口点亮,一道道高能光束织成了一个死亡之网,挡在李察面前。

    李察眼中凶光一现,低吼一声,合身扑下,竟硬生生撞过死亡光网,落在巨舰甲板上,他二话不说,圣剑用力往下一插,巨大剑身即刻深深沒入舰体,然后轰的一声,甲板上顿时被轰出一个大洞,李察当即跳了进去。

    大舰内部是迷宫一样的通道,李察刚刚跳入,就有数十道光束轰在身上,有固定悬挂炮架射來的,也有血肉战士们射出的。

    李察一声低吼,忽然用出精灵秘剑命运之环,圣剑瞬间飞旋数周,红色剑气锋锐一如圣剑剑锋,瞬间将李察周围三十米范围内的一切全部绞碎,炮台,墙壁,地板,以及血肉战士,均无幸免。

    在大舰内部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洞,李察四下一望,根本不知哪里才是这艘大舰的重要部位,索姓随意选了个方向冲了过去,结果迎面又是一阵高能光束,李察硬抗下光束轰击,直接一剑向前砸去,剑光再次将前方十米内的一切绞碎。

    大舰内部沒有回旋余地,几乎所有的攻击李察都得硬吃,但他也霸气回应,凡是敢攻击的,都会被连同所在区域被剑光绞碎。

    战场上,那艘令人心寒的大舰突然晃动了一下,然后晃得越來越厉害,从舰体上不断喷出火焰,随后竟摇晃着向下坠去,大舰舰身突然折成两半,终于轰鸣着栽在地上,不断爆炸燃烧。

    从大舰残骸中飞出一个身影,正是李察。

    尽管陷入苦战,但是看到这一幕的阿克蒙德战士们全都欢呼起來,这艘大舰的毁灭虽然并不意味着能够取得战争的胜利,但至少让人们看到了一线曙光。

    这时阵地上到处都是烈火和爆炸,收割者陆战单位已经冲进阵地,和阿克蒙德战士们缠战在一起,在阵地中,构装骑士们以一百为单位,结成方阵,不断投射掷矛,从天空中轰下一架架战机,外围的构装骑士则挥动巨剑,将一个个收割者战士砍翻。

    而在阵线后方,数百名暗夜精灵射手正不停地将一支支魔法箭射上天空,这些魔法箭威力极大,一箭就可以将一架微型战机击落,而保护这些暗夜精灵射手的,则是近千名德鲁依们。

    一架收割者战象挪动沉重的金属腿冲入阵线,十几把光束枪一起开火,迅速扫倒了一片片的战士,而这时上百名暗夜精灵杀手如幽灵般围了上來,他们摘下背后的雷神,瞄准了这头机械战象,随后百架雷神同时开火,雷鸣声甚至压过了收割者轰击时产生的爆炸。

    炽热的金属狂潮撕扯着战象上半身的血肉,转眼间就把它轰得只剩下一具骨架,就算骨架上也嵌满了彻底变形的金属弹丸。

    雷神的巨大威力,即使在收割者身上也再次证实,失去了血肉,战象上半身就失去了活动能力,只剩下机械足徒劳地划动着。

    十余名寒霜武士冲了上來,他们都装备着数百公斤重的战锤,轮圆了重重轰在战象的机械底盘上,声声闷响中,战象的机械底盘明显变形,不时喷出火焰和电弧,最后终于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