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四十九 命运的味道

章四十九 命运的味道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于是李察明白,自己想到的撒伦威尔也一样想到了,他的答案,恐怕也是和自己一样.

    李察所站的位置是寒铁王座的高点,他转身时,就能俯瞰大半个城市,将这座法罗名城遍体鳞伤的现状收于眼底。

    “这里还有多少人。”李察忽然问。

    撒伦威尔一怔,说:“还沒來得及统计,不过原本我把周边地区的人都撤进城里,那时有八百万人,而现在大约还有两百万人吧。”

    李察掂着手中的爆炸圆桶,说:“你设计的这个东西非常好用,或许真能够守得住这里,我是说下一次。”

    李察最后的强调让撒伦威尔沉默,他很清楚,就算李察给了他需要的支援,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守住下一次进攻,而谁知道收割者第三轮进攻时会出现多少战机,多少战士。

    李察转向撒伦威尔,说:“我可以再相信你一次,为了你,也为了这里的两百万人,我能够给你的援军后天就可以到,这次我给你两千人形骑士和三百暗夜精灵,这个东西可以绑在箭上,由暗夜精灵射击,至于人形骑士你可以自由使用。”

    撒伦威尔双眼一亮,一把紧紧抓住了李察的手,却激动得不知道该说什么,李察支援的数量并不多,但他怎会不清楚在这种环境下,母巢战斗单位和高阶兵种有多么珍贵。

    李察拍了拍撒伦威尔的手,说:“但我也有一个条件,下一场战斗之后,无论这里还有多少活着的人,都要立刻撤离,我们在这里绝无可能守住第四次进攻,而我到时也沒有多余兵力再分给你了,到那个时候,就是把命运交给上天的时候了,幸存者需要立刻向深红王国迁移,也许他们能够抵达目的地。”

    撒伦威尔郑重地说:“我明白了,我会和我的人民在一起。”

    “不,对你还有一个额外要求,下一场战争后,你,还有一些你认为重要的人,必须搭乘飞蜉先行离开。”

    “我”

    撒伦威尔还想要争辩,但话却被李察打断:“这不是建议,而是命令,你可以选择不服从,但是这样的话,你也不会有援军。”

    撒伦威尔向下方忙碌的人们一指,低吼道:“但这里有两百万人。”

    李察却分毫不让,说:“在深红王国还有五千万人,南方诸国更是还有几亿人,我给你的这些战士如果放在深红王国,可以救活远比两百万更多的人。”

    “但但我是”

    李察再次打断了撒伦威尔:“你是铁三角帝国的皇帝,而我是整个法罗的共主,你要为帝国子民负责,我也需要为整个法罗的人负责,在我眼中,任何国家的人都是一样的,铁三角帝国的人并不比其它国家的人高出一等。”

    撒伦威尔脸色一变。

    李察最后说:“你会得到你要的援军,但你也要遵守我的条件,未來你能够帮助我的地方还有很多,我们和收割者的战争总会过去,我们终将胜利,法罗还沒有到毁灭的时刻。”

    撒伦威尔叹了口气,说:“我也相信,我们终将胜利,但我们胜利的时候,法罗估计也离毁灭不远了。”

    李察拍了拍撒伦威尔的肩,说:“只要有一线希望,就要坚持!就算法罗真的毁灭,我们的人民也可以去其它位面继续生活。”

    至于毁灭了四号五号战场的收割者去了哪里,撒伦威尔和李察都有了默契,谁也沒提。

    当李察乘上信使,飞回动荡之地西方的一号战场时,一系列调度的命令已经发了出去。

    李察把所有部队全线收缩,撤向第二道防线,至于防线外的人,则全部撤往防线之后,这样在数曰后,李察的部队只需要守住一号和二号两大战场,就可以卡住收割者的进军线路,就算有少量收割者小部队渗透进來,高度机动的强者们也可以将其击杀。

    下达完布署,无面忽然对李察说:“要不要去追那些收割者。”

    “就我们。”李察的表情,却明显是被无面说中了心事。

    “是我们,但不包括你,你现在要老老实实回诺兰德去献祭,看看能够弄点什么好东西过來,你这段时间都沒有做构装,我们的积分兑换系统最多还能够支撑一期了。”

    “现在还有必要管积分兑换吗。”李察皱眉道。

    “只要这个系统还在运转,我们就会有源源不断的收益,这些都是你维持战争的军费,否则的话,你以为你打得起这场战争。”

    李察不得不承认这是事实。

    假如不是积分系统带來的巨额财富,他也不会最终下定决心和收割者决死一战,积分系统带给李察的不仅仅是财富,还有几十位从位面深处赶來的传奇强者,以及几百位圣域,他们都在为阿克蒙德作战。

    “但我不在的话,你们怎么打得过那些收割者。”李察很担心。

    “你不可能总在,我们还不是一样要战斗,何况你现在就一定能打过我,我这一身神器压制你那三把小刀还不是小事一件。”无面连续的反问让李察哑口无言。

    最终,李察将所有追随者和军队的调度权都交给了无面,两只信使就此分开,李察径自回蓝水绿洲城去了,而无面和山与海则向西而去。

    片刻之后,从二号三号战场上又升起几只信使,宗虎、水花、绯色以及后加入的铁盾、基恩等传奇强者也向西飞去,去和无面会合。

    当李察走后,山与海一直沉默着,似乎在想着什么心事。

    无面换了个位置,坐到山与海身边,有些漫不经意地说:“有心事。”

    山与海终于看了无面一眼,在她印象中,对无面并不熟悉,更不会喜欢这种行迹奇特的人物,不过此刻的无面却让她有种安心和说不出的感觉。

    山与海忽然凑近了无面,小鼻子用力嗅了嗅,然后说:“你有种让我喜欢的味道。”

    无面的声音中带上了一点惊讶:“你能够闻到命运的味道。”

    山与海小脸一肃,随即慢慢绽开一个淡淡的笑,说:“你的味道让我很喜欢,所以我相信你,是的,我能够闻到一点命运的味道,这是兽神赐予我的能力。”

    “很有意思的能力,它有什么限制吗。”

    “我只能闻到和我相关的命运。”

    无面叹道:“已经很不可思议了,看來你的存在,会让兽神在这个世界上其它后裔灭绝的。”

    山与海有了一点惊讶,问:“为什么。”

    “命运的力量虚无飘渺,却又在一切力量之上,如果一定要给出个解释,那它会是所有相关规则共同作用的结果,你现在也应该明白,解析一个规则体系就已经非常困难了,想要掌握命运的力量,就相当于要掌握整个世界的规则,你能够闻到命运的味道,说明你已经具备了影响绝大多数规则的能力。”

    山与海更加惊讶,完全沒想到自己心中感觉并不如何厉害的小能力竟然有这样大的來头。

    “你是得天独厚的,所以,因为你的存在,兽神的其它后裔就会被世界抛弃,他们会遇到各式各样的麻烦,直到彻底从这个世界中消失。”

    山与海完全沒想到会是这样,惊问:“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只是过去时常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当某个远古血脉突然出现极为强大的命运之子时,这个血脉其它的后裔就会逐渐衰亡。”无面说。

    山与海想了想,问:“那些后裔我可能见过吗。”

    无面说:“不一定,他们有可能分散在世界的各个角落。”

    山与海皱眉思索着,却一点也想不出其它后裔会是什么样,她想不出,就不想了,用力摇了摇头,把烦恼甩到了世界的尽头去。

    无面看着这位卡兰多的殿下,试探着问:“你和李察认识,也是因为味道。”

    这句话让山与海想起了往事,她回想着,不知不觉中露出笑容,也在不知不觉中点亮了世界。

    “是啊,他的味道特别好闻,而且那个时候,我在诺兰德遇到的那么多人当中,就只有他不想要我的钱。”

    接下來,少女就娓娓讲述着过去的件件往事,她讲了很久,无面也听了很久,尤其是她说的都只是深蓝中发生的事,如此短的时间,能够发生的必然都是些小事,可是只要和李察有关的,哪怕是最微小的细节,山与海也清晰地记得。

    “听说他后來去卡兰多找了你。”

    山与海忽然沉默,许久之后才轻声说:“是的,现在我很后悔。”

    无面哦了一声,问:“为什么,他不是成功把你带离卡兰多了吗。”

    山与海看着前方,视线不知落到了哪里,说:“就是那一刻,既定的命运被改变了,我不知道究竟变成了什么,可是当我放弃了圣者图腾,來到诺兰德后,我忽然发现自己什么都帮不上他,我沒有力量,也不再有财富,我什么都不会做。”

    “所以你拼命的睡,因为沉睡可以觉醒血脉力量。”

    少女轻轻吐了口气,说:“是的,还好我觉醒得很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