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五十一 暗潮的反扑

章五十一 暗潮的反扑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城堡代掌者缓缓地说:“这话是沒错,但是要想得到这个种子,我们就需要冒险保留和母巢的命运连线,这样做的风险,各位也很清楚,是否值得,还需要仔细判断.”

    众议员都一时沉默,片刻后才有一人提议:“表决吧。”

    城堡代掌者和罗迪对望了一眼,都缓缓点了点头。

    这个决定生死悠关,任何一个人决策都是危险的,而通过表决的方式,实际上是把每个人的命运都织在了一起,共同承担后果,共同分享利益。

    “同意保留命运连线的,请举手。”

    随着城堡代掌者的声音,慢慢地,一只又一只手臂或触手举了起來,一时之间,同意保留命运连线的人竟然超过了三分之二,罗迪犹豫之后,也举起了自己的手。

    到了这种程度,城堡代掌者是否同意都不重要了,他低低地叹了口气,轻声说:“贪婪是毁灭之源啊”

    而城堡代掌者的手,在此期间几次举起,又几次放下,过程挣扎纠结,自不必说。

    表决过了最困难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事,会议继续举行。

    一名议员说:“无定陛下已经要求黑廷斯即刻发动对黄昏之地的扫荡,但是在这个时期,在李察正在和收割者战争的时期,我们是否应该消耗力量。”

    “我认为无妨,这正是向无定陛下显示我们力量的时刻,无定和浊流是混沌规则的掌控者,这两个人对我们的意义之大,各位想必都很清楚,反正黑廷斯早就准备好了,随时都可以发动扫荡。”

    “打败了达克索达斯人之后呢,我们应该怎么办,是只建立一个在达克索达斯位面的前进基地,还是继续扩大战果。”

    这位议员似乎丝毫不把达克索达斯人放在眼里,此时的黄昏之地明明达克索达斯人还占据了绝对上风,他就已经考虑是否应该在达克索达斯本土发动战争的事情了。

    不过众议员似乎沒有人对此有异议,而是认真考虑。

    那名最苍老的议员说:“达克索达斯毕竟还有十位超级强者,不管被菲利浦击杀的两个有沒有恢复,我们都需要至少面对八位超级强者,这是最坏的情况,但我们需要为最坏的情况做充足准备。”

    “那就先建立前进基地吧,有了基地才好汲取位面的力量。”

    “同意。”

    “同意”

    随后进入了最后一个议題,那就是李察对学者法师们的通缉。

    罗迪先是念了一组数字:“在过去这段时间里,我们损失了高级学者十五人,其中包括了一位议员,这部分损失主要來自千年帝国,损失的中级学者九十余人,低级学者两百三十人,伪装者四百余人,各位应该已经明白,我们在明面上的力量已经损失得差不多了。”

    这些数字让众议员遽然动容。

    “赏金的威力竟然如此巨大。”

    “因为悬赏的金额巨大。”

    “不要忘了,人类在贪婪的驱使下什么都干得出來。”

    “看來我们的隐藏并不象自己以为的那样高明,需要重新检讨一下了。”

    一个干瘦如柴的议员带着凛凛杀气问:“除了千年帝国之外,还有谁接了这些赏金。”

    罗迪平静地说:“大陆排名前十的灰色组织都有参与。”

    那名议员的杀气骤降。

    城堡代掌者皱眉说:“我们还有一个选择,应该是那只蛰伏的鹰重新回到蓝天的时候了。”

    另一名议员也赞道:“对,以他的特殊身份,李察必然不会动他,动了的话,就等于和整个卡兰多部族为敌,而不动他,李察的威信就会受到沉重打击。”

    “那就这样吧,我去给他发信。”

    会议至此结束。

    但余波却渐渐扩散。

    在距离大雪山不远处的一处山谷中,一个看上去还不到三十岁的男子正在晨曦下练剑,他有着一头深色长发,已经接近黑色,他的剑技朴实无华,也沒有使用任何斗气,只是反复在练着几个最基本的姿势,就象李察在绝域战场上练习万物成灰那一刀一样。

    一个美丽而又充满英气的女人从不远处的小屋中走出,说:“早餐已经做好了,嗯,你好象有心事的样子。”

    男人笑了笑,说:“沒什么,忽然心血來潮,估计一些老朋友又要找上门來了。”

    女人双眉微竖,一缕凛冽杀气冲天而起,冷道:“这次他们要是再纠缠,我可以把他们全杀了吧。”

    男人微笑着摇了摇头,说:“阿萨,你总是这么冲动,他们或许就等着我们把使者给杀了呢,不过沒有我那么多的顾虑,也是你比我厉害的原因吧。”

    女人就是大雪山圣庙前任大武士长阿萨,而男人自然就是千年帝国的前皇子苍鹰。

    就在这时,天空中突然出现一声凄厉鹰鸣,一只卡兰多常见的黑鹰当空掠过,而它后面则追着数只更加凶狠的灰隼。

    黑鹰身上突然脱落了几片羽毛,其中有一片随风飘荡,居然就飘到了山谷里,落在了院落中的石桌上,苍鹰走过去,拿起了这片羽毛,慢慢看着。

    在阿萨眼中,这就是一片最普通的羽毛,然而在学者法师们的眼中,却可以从中解读出信息,学者法师们传递信息的手段从來都是如此隐晦,虽然神秘,但却高效。

    阿萨脸上泛起阵阵寒意,冷笑道:“又在显示他们艹控命运的手段了,这些只敢躲在地洞里的家伙。”

    苍鹰细细把整根羽毛看完,脸色也渐渐罩上一层寒霜,他端正坐着,手中的黑羽正逐渐化为飞灰,随风而散,而在风中舞动的,还有苍鹰的一头长发。

    在舞动间,他的发丝颜色正在迅速转深,化为纯正的黑色,片刻之间,苍鹰就完全变成了一头黑发,而他身上的力量气息,也随之变得晦涩深沉。

    阿萨关切地看着苍鹰,问:“他们说了什么,要让你提前激发自己的力量。”

    苍鹰缓缓地说:“他们让我重新加入所罗门堡,接替议员的位置,并且承诺在将來可以接掌城堡代掌者的位置,而如果不答应的话”

    “会怎样。”阿萨面如寒霜,她这一怒,整个山谷的温度陡降,变得宛若寒冬。

    “他们会对我们的女儿下手,让她永远留在法罗。”

    阿萨猛然站起,气势冲天而起,她的怒意化为狂风,刹那间吹向四面八方,将方圆百米内的一切都夷为平地。

    在她的气势中,只有苍鹰安然而坐,连发丝都沒有飘动。

    苍鹰的手往下按了按,示意冷静,阿萨的气势渐渐回落,还是重重地哼了一声,数千米外,那头掉落羽毛的黑鹰突然凌空炸成血雾。

    苍鹰摇了摇头,说:“对他们來说,示威是沒有用的,这是些自以为能够掌控命运的疯子,最有效的或许反而是李察的办法,找到一个就杀一个。”

    “但要是找不出來怎么办。”

    “找不出也沒关系,至少肯加入学者法师的人就会少很多,这一样是削弱。”

    阿萨沉声说:“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苍鹰淡淡地说:“我们的女儿有兽神血脉,又有极为强大的命运天赋,这样的人岂是那些疯子说害就能害了的,而且她还在李察身边,至少暂时我们不用担心。”

    阿萨点头道:“李察确实很奇特,我完全看不透他命运的走向,大祭祀也不行。”

    “一个跳出宿命的人。”苍鹰笑了笑,说:“山与海和他在一起,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我不管那么多,只要他对山与海好就可以了,好了,别说那么多有的沒的,现在麻烦已经找上门來了,你说应该怎么办。”阿萨不耐烦地催促着。

    苍鹰无奈苦笑,他这位身为超级强者的妻子为人十分简单直接,什么事情只要能用得上苍鹰的,她都懒得去想,如果让她自己做决定,那一定会选择最直接暴力的那种。

    就象当初落鹰平原一战,苍鹰作好了万全的准备,可万万就沒想到阿萨只带了一百多圣庙武士,居然就敢长驱直入,直扑他的中军,结果苍鹰中军被阿萨击穿,自己也被生擒,然后大军就土崩瓦解,全军覆沒。

    要知道苍鹰手下也有大量构装骑士,集火的话绝对可以重创阿萨,可是战前布置中,苍鹰为了加强两翼的突击力,把三分之二的构装骑士配置到了两边,中路一下就空虚了,但是,只要稍懂用兵的,就不敢轻易突击苍鹰的中军,到时中路沒有突破,两翼再一抄,蛮族绝对会被一网打尽。

    可是阿萨就突击了,而且势若风暴雷霆,当浑身浴血的女武士长出现在苍鹰面前时,这位千年帝国的皇子已经惊得呆了,然后被她轻轻一掌拍晕,就此拿下。

    事后,苍鹰曾经问过阿萨,为什么会想出如此险招,结果阿萨的回答差点让他吐血:“我觉得能够抓到你,就过來了。”

    苍鹰满腹韬略,沒想到却输给了一个女人的直觉。

    当山与海降生时,苍鹰才明白,他不是输给了女人直觉,而是输给了命运的力量,无论阿萨还是山与海,都对命运有着强大的本能预见,山与海这方面的能力甚至比阿萨还要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