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五十四 追随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这是无面做的小小调整。

    强者们为积分战场付出的越多,就越不会轻易离开,他们总要觉得自己赚得够了,又沒什么想要兑换的东西,才会心生去意。

    报名费的收取,自然让李察又赚了一笔,不过这都是小事,新的清单才是重中之重,不出意料,这一期清单中又多了一个重磅货:五阶构装石化凝视。

    光看说明,就可以知道这个五阶构装的价值,而3500的兑换积分同样够份量。

    罗姆内看到这期清单的时候,却是呆住了,他自然猜得到,这个石化凝视与自己兑换出去的那个美杜莎头颅之间的关系,而让他沒有想到的,却是李察把材料化为构装的时间。

    就算是他这样丝毫不会制作构装的门外汉,也是知道基础流程的,这需要处理材料,需要解析规则,需要凝聚魔法灵魂,还需要动手绘制,绘制了也不一定能够成功,每一个环节都有可能出错,一个错误就毁掉整整一幅构装的例子实在太多了。

    而在这些之外,李察还要和收割者战斗,把这些因素都考虑进去,罗姆内大致估算出了李察制造这幅构装所花的时间:二十天。

    这是一个匪夷所思的数字,可是想到李察那诺兰德有史以來惟一的神构装师身份,似乎创造奇迹也是应该的。

    这时一名大魔导师拍了拍罗姆内,问:“怎么在这里发呆,这一期清单中有有你想要的东西吗。”

    罗姆内回过神來,说:“不,我只是觉得李察殿下太了不起了。”

    “是说这个新出的石化凝视,李察殿下当然是了不起的,那还用得着你说,你可别忘了李察殿下的老师是谁,那是苏海伦殿下,所以殿下构装配方多也是很正常的,你不是法师,不知道现在深蓝已经变成大陆全体法师的第一圣地,无数年轻天才法师挤破了头,也想到深蓝去学习呢,别的不说,光是炼金课,就有多达上百种珍稀材料可以拿來进行炼制,这是多么难得的机会啊,唉,你不是法师,和你说了也不懂,当年我要是有这样的学习机会,早就升到二十级了。”

    面对滔滔不绝的大魔导师,罗姆内只有惟惟诺诺,他当然知道自己绝不能把美杜莎头颅的事情说出去,更不能把心中猜测宣之于众。

    好不容易等大魔导师说完,心不在焉的罗姆内又说了一句:“李察殿下真是太了不起了。”

    大魔导师只觉得自己刚才那一番解说都白费了,他一拍额头,叹道:“你这不是废话吗,李察殿下的了不起你难道现在才发现。”

    沒想到罗姆内用力点头:“确实现在才发现。”

    大魔导师一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罗姆内忽然说:“我想要加入阿克蒙德,追随李察殿下。”

    大魔导师吓了一跳,差点跳了起來,说:“你疯了,,现在加入的话,你就要去和收割者战斗了,那可是收割者,我们又不是传奇,在这里杀杀恶魔已经很吃力了,虽然说阿克蒙德的抚恤金很高,但你不会真想让自己的家人去领这笔抚恤吧。”

    大魔导师的话非但沒有劝住罗姆内,反而让他两眼放光:“我已经决定了,就算战死也沒什么大不了的,但如果我能挺过这场战争而不死,日后诺兰德历史上必然会留有我的名字。”

    大魔导师呆呆地看着罗姆内,说:“你真的疯了。”

    “我沒疯,你也跟我一起去吧。”罗姆内反而要拖上大魔导师一起。

    大魔导师急忙挣脱,叫道:“我可不打算陪你一起发疯,不去,说什么也不去。”

    罗姆内恳切地看着他,说:“我们是好朋友,我不会害你的,我觉得,这可能是眼前最后一个机会了,错过这个时机,就是想和李察殿下签订魔法奴役契约也沒有机会了,跟我走吧。”

    “当然不。”大魔导师说得斩钉截铁。

    罗姆内非常非常遗憾地看了大魔导师一眼,终于转身离去。

    看着罗姆内的背影,大魔导师忽然沒來由的感觉到一阵心慌,喃喃地说:“不会真象那家伙说的那样,错过了什么不得了的机会吧。”

    可是他随即想起了收割者的可怕,以及法罗积分战场上的死伤传闻,恐惧又占据了上风,最终还是看着罗姆内远去。

    此刻李察正在半位面的星族实验室内,借助古老实验台一个个解析从收割者上拆下來的零件,在实验台上是一架小型战机的构造图,现在正在逐渐完善细节,随着解析进度的进行,战机上逐渐开始出现一处处薄弱环节。

    在结构图快要完善的时候,魔法铃声忽然响起,这是有人在召唤李察的信号,属于比较重要的等级,李察当即停下了解析,离开半位面,回到了绿洲城自己的王宫。

    此刻在王宫的会客厅内,罗姆内正一脸紧张地站着,等候着命运的宣判,他抑制不住内心的紧张,索性走到落地窗前,想要借助窗外的景色让自己平静一些。

    窗外的一幕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在远方,可以看到有两个巨大的传送法阵,从规模和光芒來看,那一定是位面间传送的法阵。

    不过让罗姆内意外的是,等候进入传送阵的不是军队,而是大队的平民,看着平民们一次几百的进入传送阵,罗姆内不禁目瞪口呆,他当然清楚位面间传送需要花的费用,就算李察把通道强化到了最高等级,传送费用也不会少于一百金币。

    这些平民传送一次,就是几万金币沒了,而排队等候传送的队伍很长,至少有几万人。

    罗姆内看得出神之际,身后忽然响起了李察的声音:“那是刚刚建好的传送门,通向我的两个私属位面,通过它们,我在这里的人民会撤到那两个位面去。”

    罗姆内回头看到李察,顿时吓了一跳,期期艾艾地说:“李察殿下”

    李察指了指沙发,微笑着说:“坐吧,我听说,你打算成为我追随者中的一员,你应该知道现在这个时候,这意味着什么吧。”

    罗姆内鼓起勇气说:“我知道,要签订魔法契约,还要和收割者战斗。”

    李察始终保持着微笑,说:“很可能会死的。”

    “我,我知道。”

    李察点了点头,说:“那好,我的时间很宝贵,你给我个理由吧,为什么要成为我的追随者。”

    “因为”罗姆内一直想着理由,忽然间热血上涌,说:“我知道您是非常非常了不起的人,所以我想要追随您的脚步,也能够在历史上留下属于自己的印记。”

    在李察的目光下,罗姆内又咬牙道:“我知道您能够在二十天内就做出一个圣构装,连设计和凝聚魔法灵魂在内,所以所以才有了这个想法。”

    话一出口,罗姆内就象虚脱一样,瘫倒在沙发上,大声喘着气,全身上下的力气都已失去。

    李察终于点了点头,说:“我想也是这个理由,不过你能够把它说出來,这就很好,在我这里,诚实的人一定会得到奖励,所以我可以给你这个机会,但是在战斗中不会有优待,你明白吗。”

    罗姆内咬牙道:“我明白,本來得到这个机会就是有些取巧的,和收割者的战斗就是我的考验。”

    李察拿过一个魔法奴役卷轴,递给了罗姆内,然后说:“这场战争确实是考验,但我希望你们每个人都能够活到最后。”

    罗姆内接过魔法奴役卷轴,打开,然后一咬牙,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从这一刻起,他就和过去告别,从此走上了一条满是荆棘,却有又满阳光的路。

    罗姆内离开后,李察又回到了星族实验室,继续解析收割者。

    此时一个近乎球形的母巢单位出现在一二号战场的后方,然后落地生根,并且不断生长,最终长成一个宛若城堡般的生物。

    这是改进过的血肉熔炉,和原本的血肉熔炉相比,它小了很多,功能也变成单一,主要就是把收割者的残骸分解,然后把含有余烬精华的部分交给李察进行最后的精炼。

    这样一來,李察的精炼进度就加快了90%。

    当所有残骸全都被分解后,李察的手上就多了整整二十瓶余烬精华。

    每一天,都有几万人通过位面通道撤退到绿森和流金山谷,但是位面通道的容量毕竟有限,要想保持稳定,每天传送的数量也是有上限的。

    好在在李察的积威之下,排队等候传送的人们并沒有发生太大的骚乱,而少数想要捣乱的,都被即刻处死,在这种重大关头,李察深知雷霆手段的重要性,绝不会心慈手软,该杀多少就杀多少。

    时光流逝,就在某一天,李察蓦然惊觉,收割者已经太久沒有动静了,他立刻沟通母巢,检查所有深入收割者领地的侦察飞兽的情况。

    大部分侦察飞兽都被击落,少数则得以继续深入,而收割者战线收缩得格外厉害,几只飞兽甚至最远侦察距离到了东海海滨。

    被收割者统治的区域已经探明了十之**,而收割者就象消失了一样,到后來根本就不出现了。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