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五十五 第三场战争

章五十五 第三场战争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凡是被收割者统治的区域,都不再有任何生命,彻底变成了一片死地.

    大地上随处可以看到纵横交错的沟壑,这些痕迹原本都不存在,应该是收割者挖掘资源后留下來的,只是看到这些动辄宽数百米,深数百米的巨大沟壑,就连李察也为之凛然,就是母巢的虫巢森林,也不会有如此醒目的破坏效率。

    李察看着魔法地图上最后一块黑暗区域,即刻命令所有飞兽全速向这块区域前进。

    收割者终于出现了,数以百计的微型战机漫天遍野地追杀着飞兽,而这些飞兽则拼尽全力闪避,毫不犹豫地向核心区域前进。

    一只运气格外好的飞兽奇迹般地躲过了战机的层层截杀,一头撞进了核心区域,在核心区域的边缘,弥漫着一层薄薄的雾气,但就是这层雾气,可以阻碍一切感知的探测,连法罗诸神的感知全都被它挡在了外面。

    雾气很薄,飞兽几下振翼就穿过雾墙,然后一个庞然大物就在它的视野中出现。

    那是一艘长达千米的巨舰。

    数十道高能光束射來,瞬间就将这只飞兽化为飞灰,在它最后的视野中,只有巨舰恐怖的舰身,还有舰体上无数密密麻麻的炮管。

    卡察一声,李察手撑着的桌子突然四分五裂,化为木屑。

    李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沟通了所有的追随者,平静地说:“全体准备,战争马上就开始了。”

    然后,李察又将那艘收割者巨舰的影像传送给了所有的追随者,说:“它是我的,谁也别和我抢。”

    这一次,沒有人慷慨激昂,也沒有人和李察开玩笑,所有追随者都默默地作着战斗准备,每个人都知道,接下來的一战很可能就此决定生死。

    就这样,在近乎凝固的氛围中,第一批收割者出现在地平线上,随即变成无边无际的黑潮,滚滚而來。

    甚至连李察都沒有去数究竟出现了多少收割者,他只知道,只要努力杀,一直杀,杀到沒有收割者,那自然就赢了,如果直到最后也沒能杀光收割者,那就输了。

    如此简单。

    和收割者的第三场战争,就这样在不经意间开始。

    李察已经出现在一号战场上,和以往一样,阿克蒙德的王依旧站在战线的最前方,在漫天遍野而來的收割者中,有一个巨大的黑影格外的引人注目,那就是飞兽临死前看到的巨舰。

    星蛹和母巢都有着和巨舰相同甚至更大的体积,一些传奇巨龙甚至还要大过这艘巨舰,但那毕竟是生命,在诺兰德强者的眼中,再巨大的生命都不会惊奇,可是人工造物能够巨大到这种地步,却是让人心寒。

    尽管已经和收割者进行过两场大战,但是这一刻,无数战士的脸色却依然苍白,正因为他们清楚收割者的恐怖实力,才会更加恐惧,因为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如此巨大的战舰,机械战象就能够成片收割生命,而这艘战舰收割生命的速度又该有多快。

    就在这时,李察的声音借助魔法的力量传遍了整个一号阵地,他遥遥指着那艘巨剑,喝道:“那个大家伙是我的,余下的归你们。”

    整个阵地竟然死寂了数秒,随后不知道是谁用沙哑的嗓子狂吼了一声:“沒问題,头儿。”

    然后山呼海啸般的呼喊声就在整个阵地上响起。

    “交给我们。”

    “干掉那些杂碎。”

    “老子就是死也不会后退一步。”

    李察看到血脉沸腾的战士们,不再多言,拔起圣剑,就大步向敌阵走去,他每一步落下,都会激得大地阵阵颤动。

    李察每一步跨越的距离都会比前一步更大,转眼之间他的速度就增至如风如电的程度,一头撞进滚滚而來的收割者中。

    李察的速度快得身影都开始闪烁,几个闪动间已深入千米。

    在他经过的路线上,数十米范围内的收割者忽然失去了控制,摇晃不定,陆战单位开始浮上天空,而战机们刚如醉酒般晕头转向地打着转,紧接着,一个个血肉战士和各式战机开始喷出火光,然后炸成一团团火球。

    阿克蒙德王者的冲锋,在收割者的阵营中踏出了一条血与火之路。

    李察一路深入,已经冲到了那艘巨舰之下,他忽然一跃而起,骤然弹飞千米,越过了那巨舰上方,然后又象有万吨之重,笔直下坠,重重砸在巨舰的上方,轰的一声,巨舰上方腾起一团巨大的火云,而李察已消失不见。

    整个阿克蒙德阵地上突然爆发出一阵山崩海啸般的欢呼,战士们都知道,李察已经成功冲进那艘巨舰的内部,接下來就等着它燃烧爆炸了,收割者虽然厉害,但在这些强者眼中,李察俨然已是无敌的象征。

    那艘巨舰缓缓停了下來,悬停在天空,并且不断震动,其余的收割者则继续前进,转眼间扑到了阿克蒙德的阵地前,扑天盖地的高能光束夹杂着威力巨大的动能弹头,如狂风暴雨般砸在阿克蒙德的阵地上。

    激战就此爆发,一波波收割者如潮,如云,天上地下齐头并进,瞬间淹沒了阿克蒙德的阵地,从此就沒有了前线与后方,到处都是战场,到处都是敌人。

    李察已突入巨舰内部,却愕然发现自己落入了一个四面封闭的房间里,这里沒有门窗,也沒有机器装备,有的只是各个屋角上的光束射孔。

    李察一声怒吼,圣剑向前方斩去,扇形的剑气如摧枯拉朽般撕开了重重墙壁,在他面前轰出一条数十米长的通道。

    随即身影一闪就到了通道的尽头,扑面而來的是数道高能光束,而这个房间依然是一个封闭空间,惟一的入口就是李察强行破开的墙壁。

    李察心中生起一丝不祥的感觉,圣剑突然向下刺去,先是洞穿了金属地板,随即喷涌的剑气连续轰开了数层隔板,又在他脚下打出了一条深邃的通道。

    李察一路下沉,瞬间到了通道的尽头,迎接他的依然是一路上的高能光束,通道尽头照样是个封死的房间,入口就是被打穿的墙壁,其实一路上,李察就是从一个个被轰开的封闭房间中穿过的。

    不过这一次李察突然听到了隐约的机械轰鸣声,更是感觉到了一点不一样的能量流动气息,李察心中一动,圣剑即刻向轰鸣声传來的方向刺去,再次打穿了一条通道,这一回在通道尽头不再是单调的封闭房间,而是一个更为广大的空间,里面有一架奇异的机械正在不停地运转着。

    李察心中一喜,瞬间移到这架机械所在的空间里。

    但是这个空间远比预想的为小,大约只有六个封闭房间大小,这台机械几乎挤占了全部的空间,李察将手放在机械的外壳上,仔细感应着内里的结构和能量流动。

    片刻之后李察的手轻轻一震,这台机械顿时四分五裂,被强行拆成大大小小的零件,在机械的中央,有一根手臂精细的动力金属裸露出來,正在几道能量光束的照射下不断涌出强大的能量,再通过条条管线输送到四面八方。

    李察的心立刻沉了下去,现在他已经能够确定这台机械的用途了,这是供应战舰外部高能光束炮能量的一个动力炉,但问題是这台动力炉太小了,以战舰表面密密麻麻的高能光束炮來看,它就只能供应其中很小的一片区域。

    这样要驱动所有的高能光束,再算上那恐怖的主炮,在战舰中至少存在数百台同样的动力炉。

    李察弹出一点蓝火,附着在动力金属上开始慢慢燃烧,自己则随即选了个方向,继续在战舰内部开辟道路,向前推进。

    在李察身后一声轰鸣,动力金属终于爆炸了,但是爆炸的威力却被封闭的房间层层吸收,最终仅仅是破坏了十余米的结构,爆炸的威力就耗尽,那一间间封闭房间,就是被破坏再多,也难以对战舰的结构有多大的影响。

    在数十米外,李察又找到了另一个动力炉,这一次他的想法终于得到了验证,整个战舰内部沒有通道,沒有核心部位,沒有特定的重要管线,所有功能都被尽可能的分散。

    而李察想要从内部破坏,就需要在无处不在的高能光束攻击下,一层层敲开封闭房间,将那些动力炉一一找出來打掉,那样的话,李察估计自己要将这艘战舰彻底掏空才行。

    战舰这种结构设计,就是为了防止有特别强大的存在突入内部进行破坏,这和母巢的思路有些类似,母巢用数以千计的思维中枢连成网络,哪怕被毁掉一大半,它也一样能维持思考,只不过是速度慢了些而已。

    一察觉到在内部破坏收效不大,李察立刻选择一个方向,用力开拓,一路轰到了舰体之外,李察圣剑横扫,一剑毁灭了数十米内的上百门高能光束炮,然后左手中酝酿已久的一颗火球射入了自己出來的通道深处。

    这不是普通的火球,而是再次改进过的核融爆裂,单纯以高温和狂暴的破坏力著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