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五十六 赢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核融爆裂消失在通道深处,下一刻,李察脚下踩着的舰体突然向外一鼓,一道熊熊火柱从缺口中喷出,直射到数百米高,在狂暴的威力下,战舰大幅震动,舰体上撕开了一条巨大裂口.

    李察精神一震,在封闭空间内,核融爆裂的威力果然成倍提升,而且它爆炸时产生的冲击力要比高温更加有效,李察瞬间根据已有的数据计算了一下,发觉再來三四核融爆裂,就可以把这艘战舰从当中撕开。

    三颗核融爆裂的火团先后被投入舰体深处,在连续猛烈的震动后,这艘收割者的战舰终于承受不住如此沉重的打击,在连续的轰鸣声中,断为两截。

    战场上立刻响起阵阵有些稀疏的欢呼声,李察专注于和这艘巨舰缠战,而他麾下的战士们此刻已经伤亡惨重,每个阿克蒙德都干掉了数倍于已的敌人,但问題收割者实在太多了,多到根本杀不完。

    李察刚刚松了口气,准备去支援其它区域的战斗,可是他刚要离开,突然侧面一道粗大之极的高能光束射來,瞬间轰在李察身上。

    李察一声怒吼,闪移百米,强行从高能光束中脱离,但仅仅是一击,就轰掉了李察十分之一的魔力,如此威力的攻击,來自战舰的主炮。

    战舰虽然被李察居中截断,但是两段竟然都飘浮在空中,而且全还都在各自作战。

    战舰的主炮和部分高能光束不断轰击李察,大部分副炮则在扫荡地面,就算是十六级的暗夜精灵,也经不住战舰副炮的几下轰击,而在这艘战舰上,副炮已经超过千门。

    李察的心已经沉了下去,他以瞬移再次出现在战舰表面,先是全力一剑斩碎了战舰的主炮,然后开始一片一片地清理战舰表面丛生的副炮,偶尔还要向战舰深处抛一枚核融爆裂。

    在战舰表面,李察身影不断闪现,所到之处即会激起层层轰鸣,数十米范围内的副炮被一扫而空。

    这是一个非常笨拙且吃力的方法,但也是毁灭这艘战舰惟一的方法,如果让它继续攻击,那么用不了半个小时,一号阵地上所有的人都会被它杀光,除了李察和无面能够抵挡之外,哪怕是传奇强者都会在它的主炮轰击下重伤。

    整整十分钟,李察终于把战舰表面整个削去了一层,现在这艘巨舰完全变成了一个坑坑洼洼的金属柱,再也沒有攻击的能力,但即便如此,它居然还在天空中飘浮着,不曾坠落。

    李察身上多了几十处大大小小的伤口,在整个过程中,他都要顶着数十甚至上百高能光束的集火去战斗。

    但李察甚至连治伤的时间都沒有,他几个瞬间移动,冲入一群中型战机中,运用金属之王的能力让它们的机动在瞬间迟滞了一下,然后圣剑挥舞,将这群中型战机全部击毁。

    这批中型战机正要集火下方的一小群暗夜精灵德鲁依,如果让它们成功倾泻火力,德鲁依的防护罩很可能会被轰破,紧接着,李察又击坠了十架正在围攻构装骑士的中型战机,再接下來,是一批围攻两名圣域强者的中型战机

    就这样,战斗似乎永远都不会终结,在战场上,到处都是需要李察救援的局部,到处都是形势岌岌可危、随时有可能倒下的战士,以李察现在的智慧天赋等级,也无从判断轻重缓急,只是本能地冲向最近、最快的目标。

    他身上的伤口越來越多,火辣辣的感觉遍布全身,甚至让李察的意识也开始变得昏昏沉沉,他所承受的攻击大多來自战舰,以及大型和中型战机,它们的攻击中都附加有可怕的毒质,积累得多了,就连李察强悍的体质也难以自行恢复,战力也在缓缓下降。

    到了后來,他完全是凭本能在闪避,在战斗,在突进,不知道多少收割者战机和陆战单位毁在李察手上,也不知道有多少收割者给李察留下了伤害。

    李察放眼望去,天空中,大地上,还到处都是收割者的战机和战士。

    战争似乎永无尽头。

    李察已经挥不动圣剑了,这把巨剑两米长的剑锋在对付收割者战舰这样的大块头时有无以伦比的优势,但是它的每一次挥动都需要动用米达伦的力量,对李察來说是个沉重的负担。

    所以不知何时李察已经将圣剑抛在战场上,而拔出月光继续战斗,至于裁决,它憎恶屠杀的能力,以及吞噬灵魂的力量,在对付收割者这种冰冷的机械时毫无优势。

    不知不觉,李察觉得好象中型战机不是那么好找了,很多时候他不得不找一群小型战机來当作过渡,再后來,好象小型战机也不多了。

    当李察一刀横扫,将面前五架微型战机同时击成一堆燃烧的零件时,忽然发现,周围已经沒有敌人了。

    过了好久,李察才从愕然中反应过來。

    打赢了。

    真的打赢了。

    李察几乎不敢相信战斗就这样结束了,可是放眼望去时,整个大地已是满目疮夷,几千几万米内,到处是焦黑的土地、堆积的尸体、以及收割者还在燃烧的残骸。

    远方近处,还有寥寥十几个人在空中浮着,那是幸存的强者们,但是在大地上,却找不到多少还能够站立着的身影。

    片刻后,一个又一个人从废墟中爬出,挣扎着站起,这才给大地增添了一点生气。

    可李察依然难以置信,一号战场加起來近十万的大军,就只剩下了这么一点人,还能够站着的人,只有寥寥两千余人,除了构装骑士,剩下的多是两只母巢的兵种,活着的阿克蒙德战士,已沒有多少了。

    李察感应了一下二号阵地,那里除了个别强者,已经完全沒有回应了,二号阵地是最先被攻破的,然后收割者大军就都冲到了一号阵地,两波收割者合兵一处,所以战斗才格外的艰苦。

    李察此刻视野已经有些模糊,思维的运转变得异常缓慢,他体内累积的毒质已经多到了惊人的地步,现在全部开始发作。

    在他体内,大领主的心脏开始不断脉动,将强劲之极的能量送往身体各处,和毒质殊死争斗着,若不是有大领主心脏源源不绝的能量供应,只靠原本的三颗心脏,李察早就被毒死了。

    此刻从寒铁王座和蓝水绿洲城分别传來了消息,具体内容李察已经听不清了,不过有消息过來就是好事,说明它们那里也打赢了。

    李察的意识越來越模糊,忽然一头向地面栽了下去,迷迷糊糊中,李察感觉好象有一双手接住了自己,在这一瞬间,他竟然有种莫名的熟悉感觉,只不过,现在的他已经來不及去想这熟悉感觉來自于何方了。

    接下來,李察的意识就陷入深沉的黑暗,在黑暗中,好象有无数人在李察耳边不断说着什么,吵得他烦燥无比。

    不知过了多久,李察忽然想到一件无比重要的事,那些收割者的残骸还沒有炼化。

    他一声大叫,猛然坐了起來。

    这是一间昏暗的房间,里面的陈设很简陋,沒有什么多余的装饰,房间角落里还有一个窈窕少女,正是水花,她身上裹了件毛毯,抱剑而眠,她显然太累了,以至于李察的一声大叫都沒能把她吵醒。

    李察从床上爬下,冷汗已经湿透了身上的衣服,又湿又冷,他稍稍动了点魔力,把衣服烘干,这才轻手轻脚走到桌旁,拿起魔法钟看了看。

    还算好,李察只昏睡了一天时间,就醒了过來,只是此刻他全身上下依然酸痛,并且有种奇异的空虚感觉。

    李察知道这是毒质还沒有彻底清除的原因,既然已经醒來,以他身体的强悍自复能力,用不了两天时间就可以恢复如初。

    不过不是每个人都有李察这样的体质,水花的气息就很虚弱,甚至昏睡到了这种程度,她身上大的伤已经开始愈合,但在李察的真实视野下,她身体内还有数十处轻重不一的暗伤,毒质积累也不少。

    李察悄然给她放了一个虔信祈祷,然后又是一个沉睡术,这才悄悄走出房间,來到了外面。

    李察发现自己站在一处临时的营地里,规模和风格看起來都是出自母巢手笔,营地中到处都是忙碌的工蜂,工蜂的数量甚至超过了人,如果把暗夜精灵、霜刃武士这些母巢兵种扣掉的话,营地中的人就更加少了。

    在营地后方,矗立着一座血肉熔炉,工蜂们正不断把收割者残骸送进血肉熔炉,血肉熔炉有节律地蠕动着,不时吐出各式各样的金属锭。

    无法被分离利用的部分则被压成一块块渣砖,但这些废渣才是最重要的部分,因为余烬精华就在这些废渣里面,这些废渣需要李察使用蓝炎,才能够彻底湮灭,把余烬精华提炼出來。

    李察在意识中将自己已经醒來的消息送了出去,沒过多久,就有好几个沟通的请求。

    李察先接通了來自寒铁王座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