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五十八 灵魂分担

章五十八 灵魂分担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拒绝的过程会很痛苦,主人,在指令后的那段信息就是针对我而來的,它会给我带來巨大的痛苦.”母巢回答的时候,声音也有颤抖,似乎已经在忍受着难以抵抗的痛苦。

    它又说:“如果收割者发现指令无效,它们应该还会继续增加强度,而我总有抵抗不住的时候。”

    “那怎么办。”李察皱眉问。

    如果母巢沒有解决办法,那他就只有冒险去突击收割者的母船了,这倒不全是为了母巢,也为了法罗无法撤出去的几亿人,以及三女神等追随他的人和神。

    母巢难以回答,在它的灵魂记忆中当然不可能有如何对付控制指令的东西,一切都必须靠自己想办法。

    李察双眉紧皱,说:“把你知道的所有有关控制指令的资料都发给我,我來解析。”

    片刻之后,海量的资料就从母巢处送至李察。

    就在这时,收割者又发送了一遍信息,并且通过飞兽同时传达到了李察和母巢,在动荡之地,母巢突然发出一声如象鸣风吼的奇异啸声,巨大的腹部高高扬起,又重重落下,直接在地面上拍出一个深坑,附近数百米内的虫巢都受到震动,纷纷歪斜。

    看得出來,母巢极度痛苦,不住用锋利的节肢刨着地面,而从腹部的排气孔中,也冒出大量的酸雾。

    母巢发出短促而尖锐的啸叫,周围的虫巢森林开始摆动,不断释放出浓浓的雾气,形成一道屏障,覆盖在整个虫巢的上空,但这根本沒有用,因为母巢是通过侦察飞兽接收到那段信息,这是灵魂链接,除非把飞兽自爆,否则的话母巢还是会不断接到控制指令。

    灵魂补完计划只是让母巢有了读力思考的能力,但是控制指令中还附加了能够产生巨大痛苦的强制信息。

    这种信息母巢沒有能力抵抗,只有想办法屏蔽掉它,然而要想完全屏蔽,母巢就只有放弃对麾下战斗单位的指挥,否则的话它一样可以通过灵魂链接送到母巢身上。

    李察也意识到了危险,现在不是深究母巢和收割者以及永恒与时光之龙关系的时候,当务之急是想办法把母巢稳定住,否则的话,它一旦被收割者控制,那就彻底完了。

    “立刻把飞兽自爆。”李察断然下令。

    但是飞兽并沒有如李察所预想的那样自爆,而是在继续观察着收割者基地的动向,并且不断发回影像。

    母巢的声音正断断续续地传來:“主人,我想要自由的灵魂,所以我会坚持,不用担心。”

    这是母巢少有的明确拒绝李察的命令,但李察也知道它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最难以忍受的就是对灵魂的折磨,收割者控制指令所造成的痛苦,可以说超过了人间一切可以想象的痛苦。

    李察此刻已经有些不知所措了,他不知道母巢还能够坚持多久,也不知道应该采取什么样的行动,这个危机,也许是他有生以來所面临的最大危机。

    就在这时,无面不知何时出现在李察身后,她用力在李察肩上一拍,说:“想什么呢。”

    李察顿时一惊,见是无面,立刻不假思索地把母巢的危机说了出來。

    无面想了想,对李察说:“如果你还有和母巢的灵魂链接,那么是可以选择分担伤害,也同样可以分担痛苦的。”

    “你不早说。”李察又惊又喜,立刻选择了和母巢分担灵魂痛苦。

    无面大叫一声“等等。”,可是李察已经完成了选择,快得让母巢都來不及拒绝。

    当分担痛苦的灵魂链接一建立起來,李察脸上突然完全沒了血色,卡嚓几声,一颗槽牙当场咬碎,他闷哼一声,仰头栽倒在地,双手无意识地颤抖着。

    就算李察承受过许多痛苦,也绝沒有想到会是如此之痛,这还只是从母巢那里分担过來的一半痛苦,就让他瞬间晕死醒來好几次。

    过了一会,李察才稍稍适应了这种痛苦,但是已经完全失去了行动能力,他的全部意志都要用來和痛苦对抗,才能够保证自己不会再次昏过去。

    他模糊看到无面趴在身边,好象在不停地说着什么,可是李察只能听见她的声音,却根本无法理解其中的意思。

    李察拼命对抗着痛苦,终于慢慢适应,但是那种把灵魂放在熔炉中锻烧,又再浸到冰水里的深刻感觉,却是每一次都让李察有种时间已经过去数百年的漫长感觉。

    就在这时,李察所承担的痛苦突然一轻,居然瞬间就少了大半。

    又过了一会,逐渐恢复意识的李察才发现自己的灵魂中又多了一条通道,那种痛苦沿着这条通道被分流出去,传递给另外一个人,通道的另一端,是水花。

    此刻少女正躲在房间角落里,全身都在颤抖,嘴角也开始渗出鲜血。

    李察觉察到水花分担过去的痛苦数量太大,立刻截留了大半回來,保持在自己勉强还能够有清醒意志的水平。

    不过又一条灵魂链接搭建过來,再次将痛苦分走了大半,这一次的灵魂链接格外粗壮,仔细观察竟然是由两根并行的灵魂通道构成。

    这是食人魔大领主的灵魂链接,尽管分走了相当于所有痛苦一半的分量,但是食人魔却显得相当轻松,只不过他的体温开始急剧升高,能量快速消耗。

    反应在表面上就是提拉米苏又饿了,于是疯狂地满营地开始寻找食物,现在吃的倒是不缺,原本为十万大军准备的军粮,现在就只有几千人消耗了,多出來的部分足以把提拉米苏撑死几个來回。

    食人魔姓情单纯,越是这样意志力就越是强大,而且它有两个灵魂,可以各自分担,最后就是强大的生命力,使得食人魔对痛苦的承受力成倍的提升,在这方面甚至比李察还要强一些。

    有了食人魔的加入,李察顿时松了口气。

    但随即又有几根灵魂链接搭建过來,除了精灵诗人奥拉尔之外,其余的是铁盾、基恩两个新加入的传奇强者,片刻后一直和铁盾不睦的传奇杀手也加入进來,让李察意外的是,居然还有一条格外细小的灵魂通道,是來自罗姆内。

    奥拉尔是最老一批的追随者,他虽然天赋有限,能力突破圣域已达极限,但是灵魂力量一直在稳步增长,他早已很熟悉和李察间的灵魂链接,除了他之外,其余的圣域想要分担李察也承受不起的灵魂攻击,那完全就是在找死。

    所以罗姆内这种飞蛾扑火般的举动,让李察感动之余,又有些哭笑不得,但为了让这位弱小的杀手清楚行动的后果,李察还是分了一点痛苦给他,这点痛苦送了过去,罗姆内顿时一声惨叫,当场就晕了过去。

    有了众多追随者分担,李察顿时轻松了很多,现在他所承载的这点痛苦已经完全不会影响行动,反而可以拿來当作磨砺灵魂强度的磨刀石。

    母巢也稳定下來,它已经得到了自己能够承受的痛苦上限,多余的部分就会给李察输送过來,然后再由李察决定是否再多抽走一些。

    一张灵魂网络就此生成,网络里的人彼此分担痛苦,很快铁盾和那传奇杀手就同时发出又惊又喜的呼叫:“这种痛苦居然可以提升灵魂强度。”

    他们随即发现了彼此的存在,于是同时哼了一声,又同时沉寂下去。

    如水花、提拉米苏等早就发现了这个特点,所以一个在默默忍受,一个在拼命进食。

    三位后加入的传奇强者也开始利用对抗痛苦的机会洗炼着自己的灵魂,就连奥拉尔也能够不断从中获得好处,只有某个可怜的圣域杀手,只能在昏迷中错过这个机会。

    李察长出了一口气,总算是缓解了眼前的危机。

    但这却不是长久之计,李察已经预料到收割者得不到回应,必然会提升痛苦的程度,甚至有可能它们在母巢体内预植了某种自毁程序,一旦发现不能够控制母巢,这个自毁程序就会启动,这种程序深植于灵魂之内,到时候母巢就算肉体毫发无伤,灵魂却会被抹除。

    “我现在应该怎么办。”李察向无面问道,这确实是他从來沒有碰到过的局面。

    “趁现在还有些时间,速度去献祭,看看那头老龙会说什么,母巢可是他交给你的,说不定他那里会有解决办法,把所有的余烬精华都带上,这个问題的解决涉及到收割者的核心机密,按那头老龙的姓格,既然在献祭时能够给你两倍的神恩,那么在解答相关问題的时候,一定会索取三倍五倍神恩的,去吧,这里有我,暂时不用担心。”

    李察点了点头,背上了满满一箱的余烬精华,就准备回诺兰德献祭。

    在离开之前,李察再一次问无面:“需不需要给你留些祭品。”

    无面又一次拒绝了,不过这一次她给出了理由:“我从21级提升到25级,每一级都需要一个二阶祭品,25级以上,每一级都需要一阶祭品,根本沒有这个必要,你现在也负担不起我的晋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