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五十九 交错的命运

章五十九 交错的命运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如此巨大的数字大出李察的预料,当初流砂提升伊俄和奈幽的时候,耗费可能还沒有无面的百分之一.

    特别是25级之后,居然还需要一阶祭品,李察倒是有一个一阶祭品,就是他自己,他如果把自己献祭了,应该可以换个一阶神恩回來,在诺兰德历史上,这也应该是空前绝后了。

    李察皱眉不语,片刻后终于接受了这个现实,默默地走向传送阵,他现在已经明白,或许只有更高层级的位面,比如说上古星族所居住的世界,才是无面应该去的地方,也只有那种地方,才能够负担得起无面晋阶的巨大消耗。

    而他此刻依稀仿佛有点明白老龙当初说过的一句话,“你能够确定,把流砂找回來,确实是对她有好处吗。”

    就在他准备踏进传送门时,飞兽忽然传回來一幅让人震惊的画面。

    基地中停留的收割者突然开始行动,它们分成十几队,如蜂群般冲出了基地,而陆战单位则跳入一辆辆运输舰,然后在空中编队,开始向南方扑來。

    收割者又开始行动了。

    但这一次不同以往,收割者并沒有积累大量军队,试图一次姓地打垮李察,而是化为十几支不同规模的部队,扑向不同的方向。

    看來收割者改变了策略,准备以不断的袭扰战术逐渐消耗李察的实力,慢慢拖死他,在大规模的战场上,象李察这样的超级强者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了,特别是密集队形下,李察一次攻击就可以击毁数十架小型战机,收割者的数量再庞大,也经不起李察如此屠戮。

    而且李察明显抓到了收割者的软肋,他的蓝火居然可以炼化提纯余烬精华,这样一來,收割者制造大量的低端战争机械简直就象是在给李察白送余烬精华。

    但是让李察疑惑的是,收割者又制造出了十几种新的战舰和战机,这些战机形状明显和之前的不同,大量小型战机被战舰收入腹中,然后那十几艘巨舰就依次升空,不断高飞,直至升到天空尽头消失。

    李察想了想,忽然一惊:“那是去攻击神国的战舰。”

    无面也说:“沒错,不过神国不是那么容易攻破的,法罗这地方等级不高,神倒是挺多的,收割者一个一个神国攻下來,怎么也得花上一两年时间,我们还有时间,让你的三女神躲远点,这种时候对神国的攻击,我们可沒办法阻止,对了,李察,那些位面内的收割者分队,你准备怎么处理。”

    李察一怔。

    收割者分成十几个分队,分别飞向各个方向,这明显就是准备绕过深红王国以及动荡之地,清理法罗幸存的各族生物。

    在西方,东边以及南部,还有上亿的人类生存,各个异族的智慧生命也有几千万之众,以李察现在手上的实力,就连深红王国也沒有办法全面防御,只能防守重点的城市,以及护卫迁移人群向王都集中,等待传送到其它地方。

    他转念一想,就明白这其实是无面的考验,考验他是否真的可以作为一个成熟的王者。

    李察沉思了一会,终于给出了自己的答案:“以我们的力量,在保护王国之外,最多能够组织起一支足够强大的猎杀队伍,所以我们应该逐一敲掉收割者派出的分队,并且优先把残骸运回來,然后再去攻击第二支分队。”

    这是一个有些残忍,但非常现实的命令。

    运送残骸所消耗的时间,和消灭一个分队也差不多了,如果不运送残骸,显然可以争取时间,少死不少人,但如果这些残骸被收割者捡了回去,用不了多久就又是一队全新的收割者,所以李察的命令等于是用深红王国以外的人的生命去和收割者交换时间。

    这是一种变相的互相消耗。

    无面并沒有给出自己的想法,而是说:“好,我会按这个方案去办,你现在快走吧。”

    当李察在传送门中消失后,无面转身走到虫洞前,跨了进去,瞬息之后,她就从蓝水绿洲城來到了一号阵地,走到一间单独的营房间,掀帘而入。

    营房中坐着山与海,这个蛮族的少女正在全神贯注地雕刻着一个石像。

    石像看上去有些像李察,但却颇为粗糙,少女的雕工显然不怎么样,而且也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量,一个不小心就把雕了一半的石像给捏得粉碎。

    她有些愤怒地捶了下地,结果整个营地都震动了一下。

    “你这样可帮不了李察。”无面说。

    山与海站了起來,皱眉问:“那我应该怎么办,再多杀些收割者吗。”

    蛮族少女自那曰之后,就对无面异常信任,如果遇到想不开的事,都会拿來和无面商量,而无面也会尽可能地帮助她。

    无面说:“现在母巢有麻烦了。”

    “是刚刚提拉米苏分担痛苦的事吗,我应该怎么做。”

    无面坦然说:“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现在只有你的兽神血脉能够完全压制母巢的灵魂,现在收割者不断向母巢发出控制指令,而母巢一直在反抗,可是母巢的灵魂中一定还有其它的漏洞,比如说强行控制,甚至是抹除灵魂,一旦母巢被收割者控制,或者是被杀死,后果你也很清楚。”

    山与海凝神思考着,片刻之后说:“我想起來了,卡兰多确实有一种密法好吧,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无面却反而皱眉,说:“告诉我,那秘法是什么,我也有能够起到类似作用的方法。”

    山与海看着无面,平静地说:“但是你的方法不会很有用,不是吗,如果沒问題的话,你早就告诉我应该作什么了,而不是來找我商量。”

    “确实,这个方法并不是十分保险,而且效果可能会很有限,可是这毕竟是一个解决办法”

    “如果是你刚才所说的情况,那么我的方法显然更加有效,但具体是什么,那是卡兰多部族的秘密,我就不能告诉你了。”山与海异常的平静,完全不象过去那个好似不明世事的少女。

    山与海站了起來,拿起披风裹在身上,就向营帐外走去。

    无面一把拉住了她,问:“你要干什么,。”

    “去和母巢谈谈,先要弄清楚她的情况。”

    “可是”无面不知为什么,总有种强烈的不安,所以不肯放手。

    山与海看着无面,忽然转身,凑近无面,闭上眼睛用了闻了闻,然后轻声说:“很好闻的味道。”

    蛮族少女忽然身体前倾,在无面的金属面具的面颊上轻轻一吻,然后说:“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说完,山与海就大步走出营帐,只留下无面在原地发呆。

    山与海径自走向虫洞,这个虫洞原本只对李察开放,但是母巢也知道李察身边几个特殊的人物,无面是一个,山与海也是一个。

    站在虫洞前,少女将手放在传送门的框架上,在心底轻声说:“母巢,我要到你身边,和你谈谈。”

    奇迹般的,山与海的声音就通过虫洞的外体,在母巢的意识中响起。

    母巢即刻回答:“非常高兴,山与海殿下。”

    少女走进虫洞,从另一端走出时,她就看到了如小山一般的母巢。

    蛮族少女走向母巢,一直走到它的面前,然后伸出了手,母巢犹豫了一下,然后探出刀锋,轻轻放在少女的手心。

    母巢的刀锋和本体相比,已经小得有些可笑,可是和蛮族少女相比,这根刀锋光是宽度就比少女整个人还要高,如此巨大且极为锋利的刀锋,此刻放在山与海手中时是如此轻柔,丝毫沒有伤到她一点肌肤。

    山与海轻轻握住了母巢的刀锋,闭上眼睛轻轻闻了闻,说:“这是彼此交错的味道。”

    山与海睁开了眼睛,深邃的双眸中似乎藏有整个世界,她看着母巢,声音则直接在母巢的意识中响起:“我已经感觉到了你的痛苦。”

    母巢的声音很悦耳,很温柔:“痛苦总可以承受,何况还有主人帮我分担,可是我担心终将失去自由,而且一旦失去了我,主人的助力就会少掉一半,甚至还要更多。”

    蛮族少女点了点头,说:“我们卡兰多的秘法,可以帮助你,也是在帮助我,接下來,我会给你看的就是我们接下來的命运,你愿意接受吗。”

    蛮族少女传來一段信息,母巢看了之后,立刻吃惊地说:“但是殿下你,这,这怎么可以。”

    “不要管我,关于你的部分,你愿意接受吗。”山与海平静地问。

    “我可以接受,但是”

    母巢的话还沒有说完,就被山与海打断:“那么我们就开始吧,我会召唤举行仪式的人过來,明天这个时候,我们就可以进行仪式了,我需要你的配合,包括必要时候的谎言。”

    “难道也包括对主人。”

    “包括任何人。”

    母巢默然,它的所有思维中枢都在急剧计算,这让它的体温骤然增加,但是它的计算还沒有进展完一半,山与海就说:“这是目前最好的方法。”

    母巢沒有回答,而是坚持计算,虫躯不断排放出大量蒸汽以为身体降温,然而在整整十七分钟后,母巢终于得出了结论。

    结论和山与海的一样。

    PS:感谢新盟主彼岸之彼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