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六十 命运的声音

章六十 命运的声音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殿下,你不可能比我计算得更快,这是为什么.”母巢问。

    少女说:“我沒有计算,我只是在聆听命运的声音。”

    母巢轻轻抬起刀锋,落向少女的头顶,蛮族少女丝毫沒有畏惧,只是以闪亮如星的双眸对望着母巢数百只复眼,母巢的刀锋落下,却只是异常温柔地触碰了一下山与海的头发,象是最温柔的抚摸。

    终于母巢说:“你说得对,从此就是交错的命运。”

    山与海忽然跃起,跳上母巢的刀锋,再几个弹跳,就登上了母巢的头顶,然后站立在那里,在这一刻,从她身上似乎可以看到卡兰多大陆的苍劲,悲凉与亘古不变的恢宏与蛮荒。

    山与海忽然唱起部落古老的战歌,歌声旋律并不悠扬,却有着无法言说的厚重,歌声回荡的夜下,就象是吹起了荒原上苍劲的风。

    她的歌声并不悦耳,却自然有着浓冽,那是对自由的向往,对生命的热爱,是古老蛮族在千万年的奋斗中一点点开辟家园的坚韧。

    蛮族从來不惧怕牺牲,死亡只是另一段轮回的开始,蛮族也不畏惧强敌,哪怕是死,他们也会死在向前的路上。

    近來的卡兰多开始变得富足,也让许多的蛮族动摇,但山与海此刻的歌声,却有着古老蛮族最纯正的灵魂

    行走的岁月静好。

    苍青的天空古老。

    轻轻唱起,那只风鸟

    她的歌声穿透了夜空,也穿透了重重时空,最终在卡兰多的上空响起,但这悠扬苍凉的歌声,只有被古老蛮族先祖灵魂认可的人才能够听得见。

    在卡兰多的夜幕下,有几个人不约而同地抬起头,倾听着这歌声。

    当歌声最终散去时,苍鹰从山峰上一跃而起,在空中化为一只巨鹰,向着大雪山圣庙闪电飞去,而阿萨放弃追杀了大半夜的一只异兽,腾空而起,也向大雪山圣庙而去。

    当苍鹰和阿萨來到圣庙内时,大祭祀乌扎拉祖和大长老都已经到了。

    四个人互相看了看,彼此已是心中了然。

    乌扎拉祖说:“既然山与海殿下已经发出宿命的召唤,那我们这就去吧,还要请大长老送我们一程。”

    “沒问題,但是唉。”大长老叹了口气,随即割开自己手掌,将滚热的鲜血撒在地上,鲜血化为符阵,大祭祀、阿萨和苍鹰依次走进闪烁的阵内,然后消失。

    同一时刻,在母巢身边也出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鲜血符阵。

    乌扎拉祖等三人依次从符阵中走出,他们看到了母巢时,顿时都是一怔,而站在母巢头顶的山与海,此刻气势丝毫不比母巢差。

    苍鹰此刻脸色有些苍白,说:“原來是母巢,沒想到传言竟然是真的,李察不光有母巢,还是进化到如此程度的母巢。”

    阿萨抬头看着山与海,想说什么,却最终什么都沒有说,只是重重叹了口气。

    大祭祀乌扎拉祖则是仰望了一下山与海的身影,就低头跳起了蛮族最古老的巫舞,口中唱着对先祖的祭文,随着他的歌声,一个个巨大的血色符文不断在母巢身边浮现,渐渐构成了一个无比巨大的符阵。

    天将黎明,这个罕见巨大的符阵已经完成。

    乌扎拉祖高高举起法杖,阿萨和苍鹰也同时把自己的力量投注到大祭祀的法杖中,只听一声轰鸣,集合三人之力,这个巨型鲜血法阵终于开始运转,一道血色光幕逐渐升起,渐渐将母巢和山与海笼罩在一起。

    血色光幕不光隔绝了他们的气息,同样还屏蔽了一切灵魂的链接。

    在血色光幕外,不时有强大的蛮族先祖圣灵浮现,他们一个个围绕着光幕跳着古老神秘的舞蹈,口中则唱着上古的战歌。

    而在血色光幕内,山与海与母巢的命运正渐渐交错,最后融为一体。

    巨大的符阵缓缓运转着,似是命运的齿轮在不可阻挡地旋动。

    无论阿萨、苍鹰还是乌扎拉祖,都已经从歌声中明白了山与海的决心,也明白了她去寻找自己宿命道路的坚决,所以到了动荡之地,反而不需要再说什么,只要去做就是了。

    母巢忽然发出轻微的悲鸣,它的身体温度不断升高,來自山与海的兽神血脉和它自身的血统开始融合,正在剧烈地争夺着彼此的控制权,而在灵魂层面,山与海很平静,母巢也很平静,安静地看着灵魂融合走向结局,并且把一切都交给了命运。

    母巢的灵魂中开始浮现出数以百计的细小红点,这些都是它在被创造出來时就植入灵魂的控制片段,而此刻一头小小的虚幻古兽正在灵魂空间中來回冲杀,将一个个红点拍碎,吞噬。

    來自山与海的强大本能,绝不容许在灵魂中存在如此危险的陷阱,古兽越是吞噬就越是强大,而母巢的灵魂似乎感觉到了威胁,一个恐怖奇异的虫族形象浮现,与古兽对峙。

    它的下半身形如甲虫,由数千根节肢支撑,而上半身高高竖起,比例比整个下半身还要长得多,在它的上半身,数千根触手正在缓缓舞动,这个凶物与古兽对峙着,就连兽神血脉所化的古兽也凛然戒备,不敢轻忽。

    母巢和山与海同时压制了本能,于是两个虚影开始互相接近,因为是虚影,所以最终融入彼此,而來自蛮荒古老意志的庞大力量撕开了虚空,从大雪山圣庙中涌出,再汇入母巢和山与海的灵魂空间内,在这股力量的滋养下,两个虚影终于开始融合,慢慢的成为一体。

    很快一个新的虚影就浮现了。

    古兽和凶神结合后,反而产生了一个类人形的生物,它有着纤细修长的身躯,体表覆盖着块块虫甲,在裸/露出來的躯体上缠绕着天然的暗金色花缝,它有着一条比身体还要长的长尾,上面同样覆盖虫甲,尾端则是嵌着几块巨大的不规则晶体。

    它低头看着自己,两块胸甲忽然向左右分开,露出中间一块硕大无比的椭圆型暗金色晶体,在晶体中,无数细小符文汇聚成烟云,舒缓流动。

    它的手是最象人类的部分,五指格外纤长,在手背关节出各自嵌着一块小小晶体。

    这是一个从未在记载中出现过的生命,就连曾经是大学者级别的苍鹰,以及大祭祀乌扎拉祖也都沒有看到过,它身上的气息也显得十分古怪,说不上有多么的强大,也沒有凶横霸道的感觉,然而却是深不见底,里面生生灭灭,似有无数世界。

    同样的虚影也出现在母巢和山与海的上方,甚至血色光幕都不能够阻挡它的影像。

    忽然之间,无数同样的虚影出现,遍布了整个动荡之地。

    在这一刻,阿萨、乌扎拉祖和苍鹰心中同时响起了一个平和但威严的声音:“吾之名为席尔洛,吾之名亦为提拉特弥斯。”

    这段古老神语的含义,瞬间就为三人所理解,席尔洛为亿万之主,而提拉特弥斯则意为创造之主。

    他们都知道当山与海与母巢融为一体后,会发生不可预知的变化,可是谁都沒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母巢的传承似乎改变了,兽神的血脉也不知所踪,虽然两者的真名全都保留了下來,也就意味着她们真正的力量得以保留,然而出现的却是两个并行的真名,而不是融合成一个新的名字。

    这种种变化根本无从解释,也超出了他们的理解能力,但是远古兽神的血脉传承怎么办,如此的山与海,还会生下兽神的使者吗。

    传承仪式结束了,血色光幕徐徐消散。

    母巢依然伏在原处,外表好象沒有发生什么大变化,只不过虫甲上多了许多天然的古老暗金纹路,而山与海则变成了一个虚影,径直走向一脸愕然的大祭祀乌扎拉祖。

    “殿下,您被吞噬了。”大祭祀的声音干涩而颤抖。

    山与海的虚影摇了摇头,说:“不是吞噬,是融合,我现在和母巢已经完全是一体了,我们的灵魂也是一样的,只不过为了不至于忘记曾经的过去,我留下了一个读力的人格,就是你们现在看到的样子。”

    阿萨也十分激动,想要说什么,但被苍鹰制止。

    山与海接着说:“母巢晋升十二阶后,将有能力创造一个独一无二的特殊单位,名为女皇,那将是我这个人格新的躯壳,其实到了现在我才明白,命运原本的安排是什么,不过我有我自己的选择,并不想接受命运。”

    她停下來,想了想,肯定地说:“任何里面沒有李察的命运,我都不会接受。”

    乌扎拉祖低下了头,以前所未有的谦卑说:“既然是这样,那么在我们离开之前,请为我们指引卡兰多部落应该走的道路。”

    山与海沉思了一下,说:“确实需要改变,否则的话卡兰多的部落迟早会被诺兰德征服,我们和诺兰德之间并不象苍青大陆那样有辽阔的大洋作为天然屏障。”

    “那么如何改变。”

    “要思考和创造,尊重传统,但并不盲从,借助先祖的力量,但是不必再听从祖灵的命令。”

    山与海的话,不光乌扎拉祖遽然动容,就连苍鹰也大为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