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六十一 燃烧的王都

章六十一 燃烧的王都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传统是卡兰多的灵魂,先祖则是部落民们勇气与智慧的來源,万千年來,蛮族就是以此为基石,将足迹踏遍了卡兰多的每一个角落.

    乌扎拉祖沉思片刻,又问:“但是这样会让纯朴的部落民堕落,他们会失去勇气、坦诚,会变得和诺兰德人一样狡猾,一样不可信,他们会撒谎、欺骗,那时我们又该怎么办。”

    山与海淡淡地说:“当圣树王朝的队伍來到卡兰多时,圣庙的作法又与诺兰德人有什么两样呢,部落早已堕落,并不是现在才这样。”

    乌扎拉祖的老脸微微一红,想起当年往事,不禁长叹一声。

    “把该知道的告诉部落民,把该掌握的教给部落民,不要把知识和能力控制在长老和圣庙手里,让部落民自己决定他们想要走的道路,而不是遵从那些活了几千几万年的祖灵指引,在未來,在短暂的混乱与堕落之后,他们会知道欲望与节制的边界,会形成新的传统和美德,我相信,创造与智慧将取代勇气与牺牲,强制的契约亦将取代沒有保证的忠诚,变成新的信仰。”

    山与海说的很慢很慢,每一句话,都是她推衍后的结果,母巢庞大的计算能力,为她演绎出一幅幅未來的景像,这是一个新的未來,一个现在的卡兰多蛮族无法想像的未來。

    乌扎拉祖和阿萨一时都有些窒息,即使他们已是一时强者,亦无法想像打破传统,不听从祖灵命令的情景。

    至此一切已经结束,在大祭祀脚下又亮起了血色符阵,那是已经到了预定的时间,大长老启动了返回的传送符阵,当三人离开后,动荡之地又变得安静下來。

    山与海的虚影站了一会,就回到了母巢体内,而母巢终于开始活动,它向前爬了一小段路,在原处留下一个两米高的暗金色巨蛋。

    巨蛋一出现,母巢的腹部就明显小了一圈,而且十分虚弱地伏在地上。

    此刻在虫巢森林中,正有一双眼睛带着好奇,注视着这一切。

    那是小芙蕾尔,她现在已经是十岁的初成少女模样,由于是经母巢重新催生的身体,所以芙蕾尔的气息天然就和虫巢森林一模一样,所以阿萨等三人一直沒有注意到她。

    暗金色巨蛋静立了片刻,忽然开始晃动,蛋壳上出现龟裂,然后破裂,露出里面一个全身**的少女,少女缓缓张开了眼睛,她竟然生得和山与海一模一样。

    不过和融合前的山与海不同,她的肌肤上有用红、褐和白三色涂抹而成的图案,特别是她的脸颊上涂抹着两条色带,就和当初初见李察时一样。

    但这不是装饰,而是货真价实的圣者图腾,是大雪山圣庙中最古老,最强大,也是最简单的圣者图腾。

    雪山圣庙所藏的那幅圣者图腾中,有着一缕兽神本体的意志,所以异常强大,山与海离开卡兰多时,已把圣者图腾洗去,兽神的意志也就留在了雪山圣庙。

    但是现在,这套圣者图腾出现在这新生的少女身上,而且显得更加强大。

    少女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圣者图腾,用手画了几个圆圈,向空中一招,天空中即刻有了乌云,然后开始下雨。

    在雨水中少女洗净了身上的粘液,然后挥散了乌云,她身上瞬间热力涌动,蒸干了所有水珠,然后就坐到一棵大树上,开始默默地在自己头上编起一根根小辫子。

    而在永恒龙殿中,李察将整整一箱余烬精华放上了祭坛,但是却沒有等來永恒与时光之龙的意志,在这次献祭的选项中,也沒有看到任何和母巢和收割者相关的神赐全知。

    除了两滴活化的余烬精华外,李察能够选择的就只是各种材料和装备,而且这些东西里面很明显沒有什么接近二阶神恩的材料。

    此次献祭最大的收获就是获得了两滴活化的余烬精华,加上上一次剩下來的,李察可以将十几件传奇装备活化成神器。

    李察最终活化了三件神器,还留下十次份量的活化余烬精华,并带着献祭换回來的各种传奇和准传奇装备,又回到了法罗,这一次献祭让李察明白,在和收割者的战斗中多半只能靠自己了。

    整个法罗,积分战场已经形同虚设,除了李察的追随者之外,外來强者一个都沒有了,第三次战争中那高达三分之一的伤亡率彻底寒了这些强者的胆,所有强者都云集向巨龙和深渊两大战场,一时之间,李察在法罗的力量格外空虚。

    这些强者的撤离,还把法罗真实的战况带回了诺兰德。

    于是一夜之间,几乎所有家族都知道阿克蒙德在法罗的本土军团几乎死伤殆尽,特殊军团全部损失过半,曾经的千骑构装现在只剩下不到五百骑,而且接连陨落了数位强者,甚至包括极为强横的传奇杀手绯色。

    综合这些消息,阿克蒙德的覆灭似乎已经将成为必然,一时之间,又有许多人的心开始蠢蠢欲动,超五阶构装米达伦战斗版的秘密是如此诱惑,足以让人失去理智。

    但是李察过去的积威犹在,即使现在家族实力损失大半,本身超级强者的实力也足以让人三思而行,但是超级强者并不是全部,在一些大势力的暗中怂恿下,终于有些人铤而走险,开始对阿克蒙德下手了。

    当李察回到法罗时,第一时间就知道母巢暂时平安的消息,这很简单,因为他已经回到法罗,但却沒有需要分担的痛苦,说明至少暂时情况下,母巢压制住了收割者的控制指令。

    一切好象都和离开前沒有什么变化。

    李察重新安排了防线,然后就加入猎杀部队,开始一支支追杀收割者派出的分队。

    就这样,时间在一点一滴中过去,李察不断解散旧的猎杀队,又组建新的猎杀队,将收割者的分队逐一消灭,山与海也曾经在两次猎杀中与李察同队。

    在李察感觉中,蛮族少女倒确实是变了,她变得更加沉默寡言,力量显著增强,攻击则更加的简单粗暴,也更加高效,现在山与海的力量之强,完全可以和李察正面对拼而不落下风。

    李察难以理解少女何以在如此短时间内战力提升如此之大,询问无果后,李察也只能把这归结为兽神血脉的强大,居然还能够觉醒战斗本能和格斗技艺。

    追杀收割者的分队看似简单,实则异常危险,这些分队的收割者数量虽然不多,但质素远超过往,分队里中型战机的数量还要超过小型战机,而微型战机已经一架都看不见了,看來收割者也开始走精兵之路,逐渐淘汰威力不够的落后兵种。

    和如此高阶的收割者对战,就连李察也要小心翼翼,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被击中,被高能光束击中的话,即使是李察也要受到小伤。

    连绵不绝的战斗,毫无休息的追击,以及稍有疏忽就会战死的危险,让李察都身心俱疲,其它的追随者就更加难以支持了。

    在追击第八支分队的时候,一向铁盾不和睦的那个传奇杀手沒有足够小心,结果被一发战舰主炮直接命中,他的上半身立刻凭空蒸发,灵魂即刻消散,再也沒有挽回的可能。

    虽然李察立刻就把那艘战舰击毁,算是为他报了一半的仇,可是收割者被击毁再多都只是机械,它们沒有灵魂。

    就在李察追击第十支收割者分队的时候,两支规模庞大的收割者军团突然出现,一支攻向动荡之地,另一支则绕过一号战场,直接出现在蓝水绿洲城外,于是在深红王国的国都,发生了一场极其惨烈的攻防战。

    当李察拼死赶回绿洲城时,战争已经接近尾声。

    整个王都的守军几乎损失殆尽,在这里等待迁移的数百万人则是等到了一场大屠杀。

    战火中半个王都都被点燃,超过一百万人在收割者的炮击下死去,收割者同时分出力量攻击位面传送通道,当李察赶到时,传送通道已经是岌岌可危。

    李察二话不说,直接投入战斗,一举先将所有大型战舰击坠,他现在解析收割者已经达到了大型战舰的层次,对于战舰以下的收割者兵种完全是一击必杀,对战舰的杀伤力也成倍增加。

    又是一场殊死战斗,在最关键时刻,李察甚至要用自己的身体挡住收割者射向位面传送通道的高能光束,以保证传送通道不被摧毁。

    李察又进入疯狂的战斗状态,他早已忘记了时间,也忘记了伤痛和恐惧,只是不停地战斗,战斗。

    不知过了多久,李察又找不到敌人了,于是知道战争结束了。

    來犯的收割者被全歼,而大半个王都在战火中变成废墟,死伤的平民超过两百万,驻守在这里的近千暗夜精灵、百骑构装全部战死,艹雷者基恩和十余名圣域强者也于是役陨落。

    位面传送通道终于是保下來了,可是维持位面通道运转的法师团却被杀光,在招募到足够多的法师之前,通向绿森与流金山谷的通道再也不能进行大规模的传送,只能够保证在绿森出产的暗夜精灵可以及时赶到法罗。

    这是深红王国立国以來,其臣民遭受的最惨重伤亡,而在接下來的一个月中,又会有十几万伤者因为伤势过重而死去,而李察的收获,或许就是十几瓶余烬精华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