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 成长

    春天。

    这是一个让人欣喜的季节,经过漫长的寒冬,人们终于可以开始新的一年,不必忍受酷寒,食物更容易获取,品种也慢慢变得丰富。所以冬去春来时,都是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不止是人类,矮人、兽人、精灵甚至是食人魔都把最重要的庆典放在春天。当然,世界是如此复杂,总会有例外,比如说地下世界的居民们,春天对他们就几乎没有意义。例外可以发展到极端,比如雪妖,这个种族最痛恨的就是春天。不管怎么说,对于大多数人类来说,春天总是让人愉悦的。

    当温暖而湿润的气流艰难地翻越了海岸山脉,抵达鲁瑟兰村的时候,村中人们就知道,春天又到了。

    鲁瑟兰座落于海岸山脉脚下,是这座绵延万里的巨大山脉中很不起眼的一个小点,也是数以万计的人类聚居地中的一个。这里隶属于塔克男爵领,也是神圣同盟帝国的领土。可是即便以直线距离计算,塔克男爵的城堡距离这里也有将近三百多公里。只有每年秋季收获时,村里的人们才会看到男爵的税官。也只有在这个时候,领主才有了微不足道的存在感。男爵的税很轻,只是收些山里特有的土产而已,对村民们的日常生活几乎看不到什么影响。不过村子的产出有限,如果税收影响再大一些,就会涉及到生存问题了。

    山里的生活其实不算艰难,只要一年辛勤劳作到头就行。

    春天一到,村外的土地就需要翻种,播种下夏天就可以收获的粮食。猎人们则开始进入森林,这个时节,森林深处那些饿了一冬的魔兽逐渐醒来,开始觅食。它们变得十分危险,并极具攻击性。但是一些魔兽身上的特产,比如说某些可以用作珍贵药材或者是香料的腺体,只有在这个时候成色最好,也才能够卖出最高的价钱。每年的这个季节,猎人们都会有死伤,但是年年猎人们都会照常进山。所以在鲁瑟兰村,森林与狩猎女神得到的信仰最多,要知道,除了永恒之龙外,诺兰德大陆上的神明和信仰可是多如头顶的星辰。

    诺兰德大陆是物产丰饶的土地,是崇尚力量的土地,也是等级森严的土地。

    即使鲁瑟兰这样一个偏远而宁静的村落,也深深打上了年代的烙印。村民们质朴诚挚,但也同样尊重强者,鄙视弱小。仅有几十户的小村庄,却也有着隐然的等级高下。

    村外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这是一个男孩,背上却背着和自己差不多高的箩筐,里面装满了面包果。在春天,一冬的储备已基本消耗殆尽,而新的作物尚未到收获的时候,这种味道并不怎么样的果实可是很重要的口粮。它很容易获得,只要到村旁的树林中去捡就好了。

    在小男孩身后,三个比他要整整高出一头的少年结伴出现。他们手里提着的是猎弓短叉,腰中还别着短刀,身后背着鹿和兔子等猎物。他们虽然年纪还不到十岁,却也能进山打猎了。他们的猎物当然不是魔兽,而是一些温驯的动物,捕猎的途径也主要是依靠陷阱,可是这已经很不容易了。城镇中的平民和贵族子弟,这个时候多半还在父母羽翼下学习和修炼。

    为首的少年忽然高声叫着:“嗨,李察,你的父亲呢?他没教你捕猎吗?我在你的年纪,可是已经一个人进山设陷阱抓兔子了呢!”

    旁边一个男孩附和的笑着,说:“没爹的孩子只会捡果子!”

    三个大男孩哈哈笑着,越过了小男孩,向村子里奔去,步履轻松,一点也看不出每个人都提了几十公斤的猎物。小男孩没有理会嘲笑,而是继续背着自己的箩筐向村里走去。一个坐在村口的中年壮汉早把一切都看在了眼底,他向小男孩招了招手,叫了过来,然后把一块风干的魔兽肉干塞在男孩的手里,怜爱的揉了揉他的头,问:“小李察,皮鲁他们这样欺负你,你不生气吗?回头大叔就去教训他们一顿,就算是小孩子,说话也不能太过分。”

    没想到小男孩摇了摇头,说:“不用了,我没有生气。”

    “可是……”男人用粗糙黝黑的大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有些难以理解,还以为他是怕了那几个大男孩,忍不住就想要说几句。山里的孩子,什么都可以缺,就是不能缺乏勇气。

    哪知道小男孩笑着说:“我虽然没有爸爸,可是我有一个最好的妈妈啊!”

    男人听了这句话,只能继续抓着头,憨憨的笑着,说:“那是,那是。”

    小男孩哼着歌,背着大筐,蹦蹦跳跳的向村里走去。这个时候,小李察心底的一点阴翳早已一扫而空,又变得开心起来。因为妈妈告诉他,不管什么时候,都要让自己变得很快乐。

    这一年,小李察六岁。在六岁的时候,他学会了快乐。

    中年男人名叫鲍比,他是村里的铁匠,而男孩的妈妈据说是一个魔法学徒。当她只身一人来到鲁瑟兰村时,怀中的小李察还在襁褓里。那是一个外貌并不是非常漂亮的女人,却温婉如水。她的到来给小小的鲁瑟兰村带来了全新的气象,村子里第一次有了医师,不用再为一点小病小痛跑去几十公里外的镇上看病,或者索性忍着,等它自然痊愈。她叫伊莲,在村边开了一间小小的药剂店,虽然能做出的只是最初级的药剂,却在第一年中就救了不止一位村民的命。所以村长和长老们决定,分给伊莲一块土地,正式接纳她成为鲁瑟兰的一员。小小的鲁瑟兰村中,最多的就是猎人,仅仅有三个职业者,那就是铁匠,兼任医生的伊莲,以及退役士官的村长。这三个人支撑起了整个村庄的运转。

    鲁瑟兰村的生活平静而缓慢,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过去,转眼之间,又是新的春天。

    小李察又长高了十几厘米,看起来和八-九岁的孩子差不多。按照鲁瑟兰村的传统,他已经应该学习制作和铺设陷阱,去猎捕兔子以及其它一些草食的小魔兽了。距离鲁瑟兰村不远的一片树林中,这类小魔兽数量很多,而大型魔兽几乎不见踪影。那是村里训练孩子们的保留地。猎人们从不捕猎那里的小动物,但是会定期去巡逻一遍,把林子深处那些偶尔闯进来的危险的大型魔兽清理干净。不过每隔几天,小李察依然会背着箩筐上山。背上的箩筐看起来比例已经不是那么失调,却说明他还在捡果子。面包果并不美味,山上又到处都是,村里的人更喜欢美味的魔兽肉。就算不考虑味道,那可是吃了能够长力气的。

    不过李察依然要在开始狩猎的年纪捡果子,这是妈妈的要求。不止如此,他还要顺便采集药草,每个季节各有四种,然后按照既定且繁复的工序进行处理。一半工序要在采下药草时完成,而另一半则是回家之后再做。让他不理解的是,面包果也要做类似的处理,并且工序和耗时都要多上不少。村里从来没有人家这么做,面包果是最容易取得的食物,熟透以后,一个晚上就会自然落地,捡起来就可以直接入口。但是,妈妈要求,面包果不能捡落到地上的,而是要从主干上采摘下来,挑选的大小色泽都有固定要求,采摘手法也是特殊的。李察并不明白是为什么,也没有感觉按照特殊方法带回来的面包果有什么口味上的差异,可是只要他没有按照要求去摘的面包果,都会被妈妈挑出来。在几次斥责之后,小李察再也不玩花样了,而是认认真真,把每一个繁琐的步骤做好。一直到冬天,再也摘不到面包果之后,妈妈才告诉他,这是为了让他拥有恒心。

    这一年,小李察七岁。在七岁的时候,他记住了做事要有恒心。要说七岁的记忆中有什么不愉快的,那就是每次晚餐都是面包果。这件小事,最终成为他童年时期挥之不去的梦魇之一。

    新的春天到来,鲁瑟兰村还是老样子。铁匠鲍比依旧单身,伊莲的药剂店生意也未见起色,村长依然健壮,每次出现难以对付的魔兽时都是冲在最前。

    李察终于可以学着设陷阱了。而这个时候,皮鲁他们已经开始背起短弓,跟随村里的猎人们进山了。跨过十岁的门槛,他们已经可以称为少年,而挺拔的身材放在城里,会让人误以为是十五六的年纪。

    铺设陷阱是门学问,需要丰富的经验,一双善于观察的眼睛、一双灵巧的手以及一定的运气。仅有简陋工具的情况下,除了经验丰富的猎人,新手制造陷阱时很有可能伤到自己。小李察在学习方面很有天份,第一次表现出压倒同村少年的优势,并且第一天铺设的陷阱就大获成功,被整个村子里的成年人赞扬着。铁匠鲍比更是逢人就说,欢喜得好象李察就是他自己的儿子。不过他的心思村里几乎每个人都知道,如果李察能够叫他一声父亲,估计让鲍比把铁匠铺关了都愿意。

    几天过去了,李察对几种陷阱的掌握都已经熟练在胸。他开始进入保留地深处,设下几个大型的复合陷阱。这里可是偶尔会有大型魔兽出没,他想试试自己的运气。李察的运气不错,一头堪察加野猪出现在视野里,并且一头撞上了陷阱。由荆刺、藤条和铁钉组装成的兽夹牢牢夹住了它的前腿。野猪虽然力量很大,可是李察的陷阱做工精细,各方面的力平衡都处理得十分好,在一阵疯狂的拉扯摇晃之后,竟然还是没有被它挣脱。躲在一边观察的李察紧张得手心中都是汗水,握在手里的猎刀也第一次显得不是那么可靠。受伤的野猪可是十分危险的,虽然堪察加野猪的体型和胆子都很小,但他也只是个孩子而已。

    就在李察确定猎物一时无法挣脱,准备冲出去的时候,忽然背后传来一股大力,把他狠狠的推了出去。李察重重的摔在地上,只觉得天旋地转,口鼻中多了一缕腥气。他听到了一声弓弦响,然后就是野猪的惨叫声。几声欢呼在旁边响起,声音十分熟悉。

    李察慢慢的爬了起来,看到皮鲁带着三个少年不知何时出现,刚刚就是其中一个少年把他狠狠的推了出去。而皮鲁手里握着猎弓,正得意洋洋的看着那头可怜的堪察加野猪。一支箭正插在野猪的颈侧要害。能够一箭射中要害,可是不容易的,哪怕是被陷阱困住也是一样。那头野猪可是一直在乱蹦狂拱的。

    “你抢我的猎物!”李察忽然明白了他们要干什么,愤怒地叫着。

    “这里的人都可以证明,这头野猪是我射死的。怎么叫抢?就因为你布了陷阱吗,好猎人都知道,这种陷阱只是用来抓兔子的。”皮鲁慢慢地说,不屑地看着李察。

    他比李察高了近一个头,体格也明显强壮。而且他的力量其实比同龄人都要大,几乎和成年人差不多了。这是因为皮鲁是村长的儿子,作为退役士官的村长经常可以从山里猎取一些强大的魔兽回来。这种魔兽的肉吃下去,对于强壮身体很有用处。

    “那你怎么会到这里来射野猪?”李察一句反问让皮鲁语塞。他们看不起李察的瘦弱,却不得不承认李察的确很聪明,据说他都会写很多字了。可是皮鲁这些少年并没有因此尊重李察,会写字又不能用来打猎,认识那么多字干吗?

    但是李察的反问让皮鲁感觉很恼怒,他狠狠挥了下手,身边一个少年就绕到李察身后,把李察狠狠推在地上。

    李察爬了起来,小脸涨得通红,手紧紧地握住了猎刀,那一瞬间迸发的气势让几个少年莫名的感觉到深深的寒意!猎刀最终没有拔出来,一迟疑的功夫,皮鲁已一脚踹中他的肚子,少年们一拥而上,抢去了猎刀,然后就是拳打脚踢的围殴。皮鲁更是一脚踩在李察头上,把他的脸深深碾进泥土里!

    山里的少年骨头缝里都有的是力气,这一顿打实在不轻。李察也不挣扎反抗,也不出声求饶,只是默默的忍着。皮鲁越打越是愤怒,下手越来越重,他从李察无声的反应中感受到的只有轻蔑。

    “还不服?不服?”少年们也越来越用力,李察就象身体全然不是自己的,只是任由他们殴打。没过多久,皮鲁就害怕了。他生怕真的重伤了李察,回到家中肯定也要挨一顿好打。村长的脾气和他的力气一样火爆,而伊莲在村内的口碑从来都是很好的。

    少年们也逐渐停手了,李察过了好一会才慢慢爬起来。皮鲁扔下几句狠话,就拎着野猪扬长而去。等他们彻底走远,小李察才跌坐在树下,休息许久才挣扎着站起来,往家里走去。

    晚上,伊莲看着满身淤痕的小李察,眼泪很不争气的流了出来,反而是男孩安慰她说没有事,只是有点痛。在上好了药之后,男孩望着妈妈,问:“还是不能还手吗?”

    “嗯!”伊莲咬着牙,用力点了点头。

    “好的,我不会还手的,但是也不会屈服。”

    接下来的日子,皮鲁又找了李察几次麻烦,过程无外乎狠狠殴打。可是最重的一次,直到所有的人都打累了,李察已经完全爬不起来,皮鲁都没有等到要男孩的屈服求饶,甚至连呻吟都没有听到。而每次他们打累了,准备走了,李察就会慢慢爬起来,静静的看着皮鲁。那沉静宁定的目光,忽然让皮鲁自内心最深处感觉到寒意。那眼光,就象是在看死人。

    从这一年开始,皮鲁开始做恶梦。到后来每打李察一次,他都会做上几天的恶梦。李察从没有反抗挣扎过,皮鲁也越来越健壮,两个人之间的体型差距甚至还在扩大着。但是每次看到李察,皮鲁就会看到男孩那沉宁如水的目光,然后就会是连绵几天的恶梦。皮鲁还有一点想不明白,那就是李察为什么不去找父亲告状。如果男孩这么做了,那皮鲁少说也要挨几下鞭子。可是由始至终,李察都没有和村里任何人提起过挨打的事。

    少年们找李察麻烦的次数渐渐少了,当有一次男孩嘴边挂着鲜血,反而微笑着看着他们时,少年们一哄而散。那也是他们最后一次找李察的麻烦。

    在八岁的时候,李察学会了坚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