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二 仪式

    当新的春天到来时,小李察也初脱稚气。他腰间的猎刀终于不再是摆设。他也开始跟着村里的猎人们进山打猎了,虽然并不会太过深入森林,在面对魔兽时也不会站在第一线,分派给他的活更多的是打下手,设陷阱和收拾猎物,可是至少说明,他已经是一个猎人了。铁匠鲍比又是非常开心,因为李察的猎刀是他花了好几个晚上,用去几块珍藏的百炼钢打成的。小李察每用它杀掉一只魔兽,鲍比都会开心很久。

    狩猎总是会有危险,绵延的海岸山脉中藏着不知道多少魔兽,也偶尔会有深山中的迷路魔兽跑到鲁瑟兰村来。小李察就遇上了一只苍灰魔狼。这是一只真正的二级魔兽,就算是村长也要认真应付。遭遇魔狼时,小李察身边就只有两名村里的猎人。那是一场艰苦的战斗,三个人都带了不轻的伤,可是最终他们拖着魔狼的尸体回到了村里。让村里人称道的是,整场殊死搏斗中,小李察异常的冷静沉着,应对无误,就是最好的猎人也不可能做得更好了。而且要不是小李察一刀砍断了魔狼后爪的筋,可能就是另一个结果了。

    不管怎么说,这一年中小李察遇到了不少的危险,而他总是沉着冷静,应对有方。再危险的局面,他也没有畏缩过。

    九岁时,李察学会了勇气。这一年似乎应该是最轻松的一年,因为山里的孩子从来不缺乏勇气。但是妈妈教给李察的勇气却又有所不同。李察做到了,从此以后,妈妈不再叫他小李察,而是我的李察。

    “我的李察已经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了!”每次看到李察,伊莲总会这么笑眯眯的说。

    可是有一天,李察挺胸回答的却是:“真正的男人还要有智慧!”

    伊莲吃了一惊,认真的看着李察,问:“告诉妈妈,这是谁告诉你的。”

    “书上写的啊!”

    “哪本书呢?”伊莲耐心地问。不要说魔法师,就是魔法学徒的知识也是十分丰富的。所以李察已经跟着伊莲学了好几种语言,甚至有一种非常艰深晦涩的上古语言。阅读对李察来说早已不是问题,甚至他在枯燥无聊的冬季读完了好几本魔法的入门书,可是伊莲不记得哪本书里有过这么一句话。

    “就是阁楼上的那本书啊,里面有很多有意思的东西呢。我第一次知道,原来世界是这么大的。”李察兴奋的说。

    “是那本书?”伊莲想起了什么,随后又微笑起来:“那本书是很有意思呢。我的李察,一个真正的男人当然不能缺少智慧,可是恒心、坚强和勇气却是更加难得。我的李察这么聪明,长大后一定不会缺少智慧的。所以妈妈要先培养你的这几样性格,懂了吗?”

    “还有快乐!”李察抢着说。

    伊莲笑着摸摸李察的头,说:“是的,还有快乐!我的李察这几年过得快乐吗?”

    小李察摇了摇头,闷闷的说:“不总是快乐的。皮鲁欺负过我,另外我也讨厌面包果。还有,妈妈,爸爸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伊莲的脸色瞬间变了一下,然后温柔的说:“你的爸爸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李察立刻接着说:“我知道!他也是最坏的坏人!是妈妈最痛恨的人!”

    伊莲笑了笑,每一年李察都要问几次这样的问题,她也一直这么回答。现在李察早都能背下来了。不过李察是一个聪明的孩子,他能够体会到伊莲在提到他父亲时的深深恨意,时间久了,李察也同样痛恨这个父亲。

    因为有好多次,李察半夜中醒来,都会听到妈妈在轻声哭泣。

    孩子的逻辑原本就很简单,妈妈是最疼爱他的,也是他最爱的人。妈妈痛恨的,也就是他痛恨的。每隔一段时间,李察就会问问父亲的情况,一方面是好奇,因为只要他长大一点,妈妈就会和他多说一些父亲的事。而另一方面,李察却是想更多的了解父亲,好在长大后为妈妈报仇。至于如何报仇,现在的他还是个孩子,当然了无头绪,但是这件事已经铭记在心底。

    不过这一次,伊莲没有告诉李察更多关于他父亲的事,而只是说她和李察父亲在一起的时间非常短暂,她也只知道这么多。

    “将来有一天,你会很了解你的爸爸的。”不知为什么,伊莲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这句话一出口,她的脸色就变了变,好象心头揪着什么一样。伊莲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说出这句话。

    李察敏锐地感觉到妈妈的心情突然变坏了,于是悄悄的吐了吐舌头,说了声“我去看书了”,就跑到了后面的房间里。那里是伊莲的书房,再旁边就是调配药剂的实验室了。书房里的书并不多,都是些魔法基础,药剂入门以及大陆的历史地理及风物等方面的知识,和伊莲魔法学徒的身份很相称。李察在晚上很喜欢在这里读书。书房中有一盏魔法灯,灯光并不明亮,以伊莲那点魔力充填一次,就可以让魔法灯亮上一晚。因为油很贵,所以晚上能够长时间点灯的除了村长、铁匠和最强大的几个猎人,也就只有伊莲了。

    就在这座简陋却温馨的小房间内,李察悄悄度过了他的童年。

    在那些厚厚的书中,他看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一个比鲁瑟兰要宽广、复杂、高远和瑰丽得多的世界。小小的李察一直在悄悄的想,当他成长为村里最优秀的猎人时,就要带上妈妈,离开鲁瑟兰村,去看看山外的世界。

    伊莲独自坐在客厅里,耳边传来刷刷的翻书声。小李察又在用心读书了,他已经把基础的魔法知识掌握得十分扎实,却还没有真正的学习魔法。伊莲甚至禁止他练习冥想。在大陆上,想要成为一个好的魔法师,一般都要从四五岁时开始最初的冥想,由此才能够在十岁时积累出足够的精神力,开始魔法的学习和魔力的培育。不过小李察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因为他什么都不懂,同时也因为他觉得妈妈什么都是对的。

    伊莲安静的坐着,就是因为今晚多说了一句话的缘故,记忆的大门悄然打开,许许多多尘封的往事逐一浮现,按都按不下去。

    头开始有些痛了,伊莲轻轻揉着额角,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她的目光落在桌上的日历上,忽然看到了一个醒目的标记。再过十几天,就是李察十岁的生日了。十岁,是从男孩到少年的分界,而十三或是十四岁,就已经勉强能算是成年了。

    不知不觉,已经十年过去了吗?

    伊莲怔怔的看着魔法灯中跳跃的光芒,黄铜的灯体擦得雪亮,映出了她的面容。她并不算美丽,只能说是标致的女人,可是在鲁瑟兰村,却是数一数二的美女。十年过去了,岁月却未能在她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如果不是衣服式样已经向中年女人靠拢,几乎无人会记住她的年纪。假如从不相识的人见了,肯定会觉得伊莲仅仅是二十出头。

    黄铜灯罩上倒映的面容,其实对伊莲来说很陌生,而且太过普通,因为当她出生时,并不是这样一张面孔。在很久以前,她甚至从未想过自己会过着如此质朴、简单而又艰苦的生活,而且一过就是十年。但是看着李察一天天的长大,她却又在内心深处觉得如此充实。

    伊莲走进书房,看着正抱着一本厚厚的魔兽图鉴看得津津有味的李察,微笑着说:“我的李察很快就是十岁了,妈妈给你准备了一场特别的仪式,来庆祝我的李察长大。”

    “耶!会有礼物吗?”李察跳了起来,这时候才显示出他还是一个男孩。

    “有的,会是跟随你一辈子的礼物。不过你这几天要好好休息,知道吗?现在已经很晚了,该去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