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四 真实

    在他的小手触摸到第七座神像的瞬间,神像突然化成了一片阴影,悉数钻入李察的身体内。一时之间李察只觉得自己的头象是着了火,脑浆都在沸腾着,那种直接作用于灵魂的痛苦几乎让他发疯,可是却又不能晕厥过去。而一缕缕冰流正游向他的身体各处,与包裹着身体的无形热力激烈冲撞着,让李察觉得身上的每一寸骨肉都在龟裂!

    李察苦苦忍耐着,从小锻炼出来的坚韧和好强在这一刻得到显现,竟然真的坚持到了所有的阴影都进入身体。当吸收完最后一缕阴影后,李察的精神终于一松,眼前一片模糊,女神的神殿则逐渐淡去。

    在模糊的视野中,李察看到了妈妈那美丽而关切的脸,他终于放松下来,失去了意识。

    “我拿到了两项能力,妈妈会为我自豪吧!”在飘飘荡荡的黑暗中,李察下意识的想着。

    阁楼上,月之女神的祭坛上出现了一条明显的裂纹,这座稀有的祭坛竟然在仪式中损坏。伊莲则是脸色苍白,唇边流下一缕鲜血,她却浑然不觉,只是疯狂察看着李察的全身各处,待看到他的身体完好如初,并没有受到任何损伤时这才放下一点心事。可是当她发现李察眉心处盘旋着一小片阴影时,脸色再次大变。

    阁楼中有灯火和月光,而李察又是仰躺着的,无论哪个光源都不会在李察的眉心处留下阴影。那一小片阴影如雾如烟,缓缓游动着,却是凝聚不散。这是普通人根本分辨不出的阴影,然而身上还留存着第五弦月力量的伊莲却看得见。她颤抖着,伸手去触摸,指尖上传来隐约的冰凉和刺痛感觉,那是暗影能量和艾露西娅的神力冲突带来的感觉。

    “暗影生物?!”伊莲失声叫着。她咬了咬牙,再次将手指探入到李察眉心的暗影中,心中默念着早已变得陌生的祈祷文。那是伊莲当年也未能掌握的神术预见,可是这一刻她的心早已乱了,在她的知识中,只有这个神术才能解开李察眉心那一片暗影的来历。哪怕希望再渺茫,她都必须试一试。

    自从失去了大祭祀的身份后,她也就失去了女神的眷顾和全部的神术。本来是绝望之下的胡乱举动,可是伊莲没有想到,神术预见却意外的成功了。

    在伊莲的眼前出现了一幅画卷,那是无尽的虚无与黑暗,只有混沌的能量,根本没有月亮,也没有星辰。在混沌中,一片片巨大的阴影正在缓缓游动着,看似杂乱无章的运行轨迹最后却汇聚到一条轨道上,直指最终那个明晰的目的地,那就是小李察!

    画卷一闪而逝,短暂的预见已耗尽了她全部的力量,让她连动一动手指的的力气都没有。就算体力充沛,所看到的一切也让她再一次感觉到深深的绝望。

    暗影并不同于黑暗,那是没有实质存在的一种能量,天然具备空间属性。暗影生物有无数的种类,它们大多数在位面之间游荡,漫无目的。各位面之间的混乱能量就是它们的天然养料。它们狡猾、危险而强大,所以也是法师们的热爱并恐惧着的物种。阴影召唤已经是一个很成熟的法术,从六级可以一直强化到九级。但是这一法术有着很小的机率失败,那时召唤出的暗影生物将会失去控制,而拥有魔力的法师在它们眼中是最美味的食物之一。所以大陆上每年都会听到几起法师被召唤来的暗影生物吞噬的事故。

    盘踞在小李察眉心的暗影有着生命的迹象,却并非完整的生命体。它本身所蕴含的暗影能量并不强大,只要一个普通的祭祀就能够将其净化。它的作用其实类似于灯塔,在无限复杂的位面宇宙间标定出一个位置,召唤大群的暗影生命进入这一位面,正是伊莲在预见中看到的景象。现在,就算把这片暗影抹除净化也晚了,那群恐怖的暗影生命得到了座标,已经起程。

    而小李察,就是它们进入这一位面的座标和锚点。

    当大群的暗影生物开始冲击位面时,小李察只有两种可能的结局,要么是被剧烈的能量冲突毁灭,不然则会被最强大的暗影生物附身,永远的失去身体的控制权。那时的他,将会成为容纳暗影生物族群的容器。

    谁也说不清位面间的法则,横渡的暗影生物可能需要数百年的时间完成旅程,也有可能一个月后就抵达终点。

    “怎么会这样……”伊莲怀抱着李察,喃喃自语着,眼泪早已忍不住,簌簌流下。

    她忽然抬头,透过天窗,望向依然高悬在星空中的第五弦月,恰好看到月面上多了一道痕迹,如干涸的血迹。原来是弦月之力发生了变异,才导致启迪的仪式发生变化。但如果她还是艾露西娅的大祭祀,启迪也不会产生变异吧。

    这是艾露西娅的惩罚吗?

    伊莲苦涩地想着,她已经完全没有力气去抱怨命运,或者自怨自艾。她抱着李察下楼,然后将他小心翼翼的放在床上,再盖好被子。睡梦中的李察微微皱着眉,却又时时微笑,显然是梦到了许许多多开心的事。他是一个很漂亮的男孩,小脸刚刚开始褪去稚气,已经有一些英俊和帅气了。伊莲静静的凝视着自己的孩子,这是她十年生活的全部重心。虽然对于拥有漫长生命的她来说,十年只是很短暂的时间,现在却象是一生那样漫长。小李察长得很快,只是比同龄的人类男孩稍显稚嫩。这却只是因为血脉的原因,拥有一半银月精灵血统的李察,同样拥有接近五百年的自然生命。而他的容貌,也糅合了粗犷刚硬与银月精灵细腻的美丽两种特性。只有伊莲知道这是为什么。

    在李察的小脸上,那团小小的暗影仍然在盘旋嬉戏着。

    伊莲轻轻的叹了口气,在李察的额头轻轻一吻,离开了房间。她独自在客厅坐下来,凝望着夜空,往事如水般在心底流过。那几个夜晚,几乎浓缩了她整个生命中的激烈、痛恨与热爱!而现在,她又不得不回想起来。

    窗外,染血的第五弦月悄悄移走,闪耀着独特金色光芒的第六弦月已然升起。当第七弦月从地平线浮现时,天就该亮了。

    第七弦月的光芒终于洒进窗户,照在伊莲的脸上。她憔悴了许多,也美丽了许多,墙壁上的镜子映照出的是一个无比美丽的身影。这才是她原本的样子,十年来,她几乎忘记了这幅容颜。这是银月精灵才能拥有的风姿。

    她站了起来,小心翼翼的取出一张缀满星纹的魔法纸,在桌上铺开。再拿出密封良好的魔法笔,检查了一下,还好,由狮鹫尾羽制成的魔法笔中保存的墨水法力仍在。这是由独角兽血液制成的墨水,虽然只有几滴了,但是她要写的信也不长,刚好够用。

    只是原本轻盈的羽毛笔在她手中却如有千万斤重,举了良久,竟然一个字都写不下去。当第一线阳光照进窗户时,她才笑了笑,低声自语:“能够摧毁精灵王庭的人,应该对付得了暗影生命吧,何况又是十年过去了……”

    终于说服了自己,她开始在星纹纸的顶端绘制了一个精致的魔法阵,然后书写下了一个长长的名字:

    歌顿.以塞亚.塞坦尼斯托利亚.阿克蒙德……

    这个名字写完的刹那,魔法笔突然震动了一下,笔尖下整个名字都开始闪耀生辉,喷射出淡淡的红色光芒,如同燃烧的火焰。当火焰熄灭后,长长的名字已经只剩下淡得几乎看不见的印记。印记虽淡,却深深的烙印在星纹纸上,除非这张珍贵的星纹纸彻底毁灭,才能够消去印记。作为曾经的大祭祀,她其实也深悉血脉的秘奥。燃烧的火焰代表着用魔力写下的这个名字已经触动了法则,并且已为名字的拥有者所感知到。那么接下来,她所写的一切内容,就会跨越重重时空,直接传送到名字的主人那里。

    魔法笔再次凝停在空中,持笔的手在轻轻颤抖着。刚刚的迹象还说明了一个事实,那就是这的确是歌顿的真名。虽然这些年来她从未怀疑过,却是首次证实。凭借掌握了真名的优势,她只需消耗小小的魔力,就可以对他施下最恶毒的诅咒,哪怕现在的歌顿已经是传奇强者,也无力抵抗诅咒。真名,原本就是某些血脉最重要的秘密。

    这个家伙,居然会随便把真名告诉别人……

    她不由自主的想着,可是些许的感慨随即被记忆中大片燃烧倾颓的森林所代替。她的手变得很凉,却不再颤抖,以短短的几行字叙述了想要说的内容,然后就该是签名了。她犹豫了一下,终以优雅如昔的字体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伊兰妮.月歌。

    星纹纸剧烈燃烧,转眼间化为灰烬,记载在纸上的信息已通过古老而神秘的法则,传递到了远方。

    放下魔法笔的时候,伊兰妮也放下了所有的忧郁,沉静而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