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五 离别

    小李察睡了整整七天,当第七天的阳光照进卧室时,他才睁开了眼睛。他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冲出卧室,满楼的寻找妈妈。当在书房中看到妈妈时,李察立刻扑了上去,一边叫着:“妈妈,猜猜我在月之女神的神殿中得到了什么?”

    伊兰妮转过身,温柔的摸摸李察的头,问:“让妈妈猜猜,我的李察一直想要成为一个魔法师,所以你一定是得到了‘元素亲和’,不是吗?”

    李察忽然呆住了,因为转过来的是一个他从来没有见过的女人。不过他有着自己的识别方法,用力吸了吸鼻子,嗅到的是无比熟悉亲切的气息,于是迟疑地问:“你是……妈妈?”

    “我的李察,这才是妈妈本来的样子。妈妈好不好看?”伊兰妮微笑着问。

    小李察用力的点了点头,说:“妈妈是最好看的!”在他的心目中,妈妈本来就是最美丽的女人。何况现在伊兰妮恢复了本来的容貌?银月精灵的美貌俊美,可是和他们的神术魔法同样有名的。

    男孩的耐心总是有限的,少年的耐心增加的也不多,所以小李察不等伊兰妮多猜两次,就急急忙忙的说:“妈妈,我得到了智慧和真实!”

    “真实?”伊兰妮惊讶,智慧她是知道的,可是从没听说过启迪中会有真实这种能力存在。

    小李察皱着眉,用新获得提升的智慧努力解释着:“真实就是……嗯,可以更加清楚了解世界的能力。它好象是可以提升的,现在的用处不大,只是能让我看得更远,听得更清楚而已。”

    伊兰妮嗯了一声,扶着李察的肩,细细叮嘱他要珍惜从启迪中获得的能力,也要记得她教给他的那些教导。她的叮嘱细致得有些啰嗦了,用了一个多小时才说完,而且好多话反复重提,弄得小李察都在偷偷的做鬼脸,以示抗议。小李察原本就是非常聪明的,记忆力超群,又提升了智慧,什么事都根本无须说第二遍。

    伊兰妮终于也发现自己太啰嗦了,于是微笑着,问:“我的李察,想要见见你的爸爸吗?”

    李察用力皱着眉,努力想着,可是却想不出答案。他还没有想清楚时,伊兰妮就说:“你很快就能见到爸爸的,他派来的人应该快到了,他们会带你去见他。路上你要乖乖的听话,记住了吗?”

    “啊?”这是一个非常意外的消息,李察根本不知道如何反应,只是懵懵懂懂的点了点头,然后才想起来一件事,问:“那妈妈呢,也一起去吗?”

    “不,妈妈不去。”

    “那我也不去!”李察绝然地说。

    伊兰妮笑了,说:“我的李察是要去的,因为妈妈还有一个心愿需要你来帮助完成呢!”

    李察挺直了胸膛:“妈妈放心!我已经长大了,一定会做到的!哦,是什么愿望呢?”

    伊兰妮深深的看着李察,缓缓的说:“如果将来有一天,我的李察成为一个真正的大人物了,那么就把妈妈葬在爸爸的家族墓地里,要最高的那层!”

    小李察用力点了点头。这个时候,他还不了解这个愿望背后真正的含义以及实现的艰难。不过即便是知道了,他也不会退缩。山里的男孩子,永远都不缺乏勇气。

    鲁瑟兰村的清晨一向是很宁静安详的,可是这个早上的宁静却被打破了。先是整个村庄的地面都开始莫名的震动起来,随后震动就变成了剧烈的摇晃。这一下就连最迟钝的老人也感觉到了不对,于是走出屋门,望向村外那条道路的尽头。

    山里的风还有些寒意,当它吹过时,就连最勇敢强壮的猎人都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他们不是感觉到气温偏低,而是从心底泛上了不可抑止的寒意,仿佛有什么无可抵抗的灾难就要发生了一样。大地仍然在震动着,鲁瑟兰村里所有的人都走出家门,默默的站在村口的空地上。从这里已经可以看到远处腾起的烟尘。森林中,还不时有古树轰鸣着倒下,林中的鸟群早已高飞,它们甚至不敢留恋巢穴,直接向深山飞去。

    一个恶魔般的重甲骑士从森林中冲了出来!

    那深黑色的全身重甲上竖着多达十余根的钢刺,胸口则是雕铸出狰狞恐怖的魔鬼头颅,而胯下的战马雄健之极,比山民们所见过的野马王还要高出半米,马身上覆盖着厚重的马铠,上面突起的尖锐钢刺显示出它并不是仅作为防御之用。战马左后侧挂着一把双手巨剑,式样是常见的斩马剑,不同寻常的是它比普通的斩马剑长了整整一米,更是厚重得多。这把凶器的重量至少超过一百公斤,挥舞起来的威力几乎无可抵挡。

    以碎石为基座的山路在战马的铁蹄下呻吟着。战马铁蹄过处,碎石纷飞,泥土四溅,留下一个个深坑,直接裸露出基座下面的泥地。在骑士身后,又有一队二十骑重甲骑兵,然后是近百名的轻骑兵。可即使是轻骑兵,也披着做工精良的全身锁甲,过半的骑兵还配有光纹闪动的魔法长弓,装备极为精良。这样一支军队,足够攻占塔克男爵的城堡了,此刻却是全速冲向小小的鲁瑟兰村!

    包括村长在内,人人脸色苍白。猎人们是勇敢的,可是再勇敢的猎人也知道自己无法抵抗这些武装到了牙齿的骑士。村长更是从为首骑士那匹格外高大的战马上看出了不同寻常的迹象。曾经的军伍经验告诉他,只有构装骑士才会有如此高大的战马!

    重装骑士冲入了鲁瑟兰村,用力一勒战马,巨大的战马人立而起,前蹄重重落下,在地面上顿出两个浅坑。当战马刹停时,鼻中喷出的热气已经冲上了村长的胸膛。骑士掀起了头盔的护面,露出一张坚毅、威严的面孔。他冷冷的扫过广场上的村民,问:“谁知道伊兰妮住在哪里?”

    村民们面面相觑,鲁瑟兰村里可没有叫伊兰妮的女人。铁匠和村长想起了什么,却没有说话。骑士脸色变得更加阴沉了,他刚想说话,不远处的药剂店大门忽然打开,伊兰妮从里面走了出来,淡淡的问:“是歌顿派你们来的?”

    骑士盯着伊兰妮看了看,脸色忽然一变,猛然从战马上跃下,象一座飞来的铁山般落在伊兰妮面前,单膝跪地,把头盔拿下,露出整个面容,半低下头,沉声说:“我是歌顿大人座前骑士莫德雷德,奉大人的命令前来接夫人回去!”

    莫德雷德有一头钢针般的暗红短发,虽然低头跪在伊兰妮面前,可是气势却不可抑止的释放出来,整间魔法药剂店都在他的威严下轻轻颤抖着。在他那庞大的身体内,就象是蕴藏着一座随时可能喷发的火山。

    伊兰妮的衣裙也飘动起来,她却没有后退,神情自若地站在气流中,点了点头,说:“有你在,那么我就放心了。”

    莫德雷德咧嘴笑了笑,说:“谢谢夫人夸奖。”

    伊兰妮拉过身后的李察,把他的小手放在莫德雷德的手心中,说:“他才是歌顿最想要的人。他叫李察……”顿了顿,伊兰妮才说:“……李察.阿克蒙德。”

    莫德雷德仔细看了看小李察,才合拢了手,轻轻在李察的小手上握了握,微笑着说:“莫德雷德愿意为您效劳!”

    骑士又抬头看着伊兰妮,说:“尊敬的夫人,您的东西已经收拾好了吧,我们这就启程吧。歌顿大人一定很急切见到你们!”

    “我还要拿点很重要的东西,等我一会。”伊兰妮说完,就走进了魔法药剂店,并且关上了大门。

    这个时候,小李察正望着莫德雷德,而这个嗜血雄狮般的骑士也在看着他,两人面面相觑,小眼瞪着大眼,过了一会,莫德雷德又咧开嘴笑了,根本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可是他的笑容突然在脸上僵住!

    烈焰毫无征兆的从魔法药剂店的每个窗户中喷出,更是冲开了屋顶,喷吐的火焰直接冲上了十几米的高空!火焰是如此猛烈突然,就连莫德雷德都没有察觉!

    骑士一声怒吼,一个垫步,已经合身撞入了药剂店,由青岩砌成的墙壁在他面前和奶酪没什么区别,而那熊熊烈焰也不能对他造成哪怕是最轻微的伤害。当他冲入药剂店时,恰恰看到伊兰妮正优雅的坐着,火焰正从她身体的每个部位喷射出来,并燃烧着房间中一切!莫德雷德愕然,他本想把伊兰妮救出去,可是却没想到所有的火都是从她身上喷发,她根本已是燃烧了自己!

    看到冲进烈焰的莫德雷德,伊兰妮向他微笑了一下,然后就彻底化作火焰,燃烧,升华,再也没有在这世间留下任何痕迹。

    莫德雷德默然站立,任由烈火舔舐着身体。伊兰妮最后的微笑已经深深刻印在他的脑海中,那个微笑如此美丽,如此优雅,也如此的复杂。

    小李察疯狂的叫着,踢打着抱住自己的重装骑士,想要冲进火场。可是他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劳,而火焰无比猛烈,转眼间整间药剂店就轰然倒塌!

    莫德雷德从废墟中缓缓走出,看着哭得歇斯底里的小李察,沉默片刻,才说:“你有一个好妈妈。走吧,我带你去见你的父亲。”

    骤然的变故同样惊呆了鲁瑟兰村的村民,他们呆呆看着火焰渐熄,只冒出缕缕青烟的废墟,无法相信几分钟前那里还是和他们相伴了十年的药剂店。

    重装骑兵列成一队,带着李察缓缓离开了鲁瑟兰村。莫德雷德和轻骑兵们留了下来,他并没有掩埋伊兰妮的想法,因为她已完全化成了火焰。只有纯粹而疯狂的天才才能彻底的燃烧自己,所以对这个只见过一次的女人,莫德雷德充满了敬意。

    凝望着废墟,莫德雷德嘴角微不可察的向上扬了扬,用低得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说:“这才是和大人相配的女人!”

    这时一名骑士纵马来到莫德雷德身边,请示说:“大人,这个村子里的人怎么办?”

    莫德雷德看了看广场上聚集着的男女老幼,抚摸着上唇刚硬如铁的胡须,淡淡的说:“有不少成年的男人啊,大人不会愿意看到有男人生活在这里的。所以,杀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