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六 家族

    远远看到亚山的时候,李察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个真正的大人物。

    座落于远望半岛的亚山拥有超过十万人口,城市依半岛形状而建,西北地势最高,向南呈弧形延伸至亚平宁海星罗棋布的群岛,狭长条带状的城市如憩息中的巨兽安静地匍匐在水天之间,屋舍规整,街衢有矩,二十米高的城墙蜿蜒环绕,保护着城市中的居民。而在城外广阔的平原上,到处都是富饶的土地,宽阔的莱恩河穿城而过,注入亚平宁海,为一望无际的良田提供着永不枯竭的水源。

    亚山城中有一座小山,闻名于世的黑玫瑰古堡就修建在山顶上。这是雄伟而庞大的建筑群,里面可以轻易容纳超过三千名战士,各个角落那些高高矗立的塔楼顶部,甚至安放着永久型的大型投石机,以睥睨的姿态俯瞰着脚下的城市。然而自黑玫瑰古堡建成时起,那些投石机从来都没有被动用过。虽然也曾有敌人进攻到亚山城下,但他们的脚步最多也就触及到亚山的城墙前,然后就被击溃。

    城堡是防御的利器,黑玫瑰城堡在设计上更是达到了极致,纵观以堡中堡为核心的复合要塞型建筑,随时可以从城墙或箭塔顶端伸出的木制射击平台,通行如穿越隧道般的城门,达到十米的深度里设立了足足五层坚固无比的闸门,还有许许多多眼睛无法直接看到的布置。黑玫瑰城堡在建成时便号称只需一千名合格的战士驻守,在补给充足的情况下,几乎是不可攻破的。

    许多各怀目的的旅行者曾以各种身份到过这个城市,当他们亲眼目睹了这头占据了城市制高点的怪兽后,不得不认同黑玫瑰城堡设计师近乎疯狂的自夸。有一名不肯透露姓名的贵族军事家曾应邀进入城堡做客,回去后针对他眼见的防御设施进行了沙盘推演,结论是,即便动用兵种齐全的五万大军和重型攻城器械,想要攻陷城堡也得付出惨重的代价。

    只是她从来没有真正经受过战火的考验,因为古堡的历任主人都不喜欢防守,哪怕是兵力处于绝对劣势,他们也更愿意选择无边平原或是深邃山脉作为背景,以运动战消灭敌人。而他们最终总会取得胜利。

    即使是在整个神圣同盟,阿克蒙德家族的疯狂也是人尽皆知。

    没有人愿意和疯子战斗,何况这个疯狂的家族中总会在某个时期出现一个甚至是几个天才。阿克蒙德家族曾经最大的敌人,列农半岛上的约瑟夫公爵曾经感慨的说,当疯子和天才结合在一起时,所能造成的破坏是相乘而绝非相加。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约瑟夫公爵的两万主力刚刚在一场漫长而残酷的战役中被阿克蒙德的一万精锐击败,逃回来的还不到两千人。而铁之子约瑟夫麾下的战力绝非泛泛,在整个大陆上都是位于第一流的行列。

    经过几百年的发展,阿克蒙德家族的成员如今包括两名候爵和七个伯爵,子爵和男爵不说多如狗,也差不了太多,拥有的领土合计超过十万平方公里。在整个神圣同盟中阿克蒙德家族的历史并不算悠久,可是实力绝对不弱,属于举足轻重的势力之一。不过有些奇特的是如果是其它的家族拥有这么多的实地贵族,早就应该出现一名公爵,甚至是大公了,可是阿克蒙德家族最高却只有侯爵。要知道阿克蒙德家族最不缺乏的就是武力和强者,他们既有强大的魔法师,也有高阶的战士,更多的各类稀奇古怪的高阶职业,诸如龙脉术士、地狱魔骑士、暗影祭祀,等等。而诺兰德大陆并不和平,甚至可以说战火四燃才是常态,人族占据的土地还不到大陆的一半,正在和数量众多的种族进行战争,以争夺生存空间。

    人类的好战程度,或许不亚于恶魔。他们不仅和异族作战,自己内部也争战不休。熊熊战火不光在诺兰德燃烧,还波及到了海洋深处,以及诸多的位面。

    在如此混乱复杂的局势下,拥有众多天才的阿克蒙德家族想要出一个公爵甚至是开国大公其实并不困难。只要他们集中资源向外扩张,从异族手中得到足够多的领地,并且稳固占领,建立完整的民政、经济、司法体系,统筹均衡家族内部的利益分配,最多两代人的时间,一个公爵就会产生。神圣同盟的公爵至少有一半是这样产生的,所以在其它国度的贵族们看来,神圣同盟帝国就是个暴发户和乡巴佬的大本营,帝国皇帝就是其中最大的暴发户。只不过什么事情达到了一定程度后都会产生质变,暴发也是如此。神圣同盟皇室的暴发就超过人们心理承受的临界点,所以赢得了绝大多数老牌贵族的尊重和敬意。

    阿克蒙德的暴发程度并不逊色,只是历史过于短暂,短暂历史的致命之处在于财富和实力的积累还不够多。而且他们过于疯狂,所以没能赢得尊重。

    阿克蒙德的现任族长歌顿侯爵本身就是暴发的一个实例。他在十五年前刚刚开始历练时,还只是个三级菜鸟战士。随即展现出个人武力以及政治军事上的天分,于十年前一举攻陷永夜森林的精灵王庭,震动了整个神圣同盟!敢于进攻精灵领地的人并不少,可是只带了区区五十名构装骑士和一千多杂兵就敢深入永夜森林的却只有歌顿一个,而且他还成功了!

    现在年仅三十三岁的歌顿已经成为侯爵,并且住进了黑玫瑰古堡,得到了亚山这一阿克蒙德专为族长准备的领地。

    在赞赏他的人口中,歌顿的经历就是一段传奇,而传奇仍然在书写。不过歌顿侯爵的绝对影响力除了黑玫瑰城堡之外,就只有自己打下的领地了。其它阿克蒙德家族的成员平时根本不理会他的命令。在阿克蒙德中,族长的头衔更象是单纯的荣誉,如果没有黑玫瑰古堡和亚山的话。

    有专攻阿克蒙德家族谱系的纹章学和历史学家曾经得出结论,这个家族之所以没能出现一名大公,根源在于流淌在家族血脉中的独立和叛逆,每一个阿克蒙德都不愿意臣服于他人之下,哪怕那个人是自己的父亲。

    这并不是一段严谨的论述,作出论断的学者学识也称不上渊博,更没有什么名气。事实上,如果不能凭藉自己的研究成果换回阿克蒙德家族中哪位贵族的资助,这名学者甚至要流落街头。如果他真有本事,也就不会去研究如此偏门的家族了。而学者的最终结局,恰是流落街头,困病交加而死。据说当他的研究成果被送到当时的阿克蒙德族长案头,族长随手翻了翻,就下令禁止任何阿克蒙德的人给他任何形式的资助。而具有叛逆传统的阿克蒙德们,这次出奇顺从地彻底执行了族长的命令。

    背后真正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这篇通篇堆满了华丽词藻的东西,尽管逻辑混乱,事例荒唐,充满捕风捉影和幼稚的臆测,结论却是该死的正确。

    从鲁瑟兰村到亚山的距离有三千多公里,路上只用了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在路途中,莫德雷德给李察讲了许多关于阿克蒙德家族的事情,顺带着介绍一些几片大陆上的风俗和势力分布。所以抵达亚山的时候,李察已经知道了不少家族的事情。

    家族,对于李察来说这是一个全新的词。过去他连父亲的概念都是模糊的,怎么可能知道家族是什么?但是从莫德雷德的态度来看,这个具有强大力量的骑士对于家族却是非常看重的。这里的家族概念要宽泛得多,不光包括嫡系和旁系的血脉,还有追随主家的小贵族和骑士,他们都可以视为家族内的人。血脉是联系家族的纽带,意义却又不仅仅限于血缘。很多特殊的血脉会拥有特有的能力,而不同血脉的结合往往会产生新的能力。某些血脉的能力极为强大,强大到足以让人不顾一切去追逐的地步。所以贵族和家族在诺兰德世界就有了全新的含义,联姻不仅是为了政治结盟,很多时候也是为了制造强大的后代。

    当李察站在黑玫瑰古堡的大门前时,他应该已经对阿克蒙德有了很深入的了解。可是小李察却觉得自己更加的混乱了,莫德雷德毫无体系灌入他脑海中的一切就象一块块破碎的拼图,怎么都拼不出一幅完整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