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七 颠倒众生的女人 上

章七 颠倒众生的女人 上

    回到亚山,大队的骑士就地解散回去休息,莫德雷德则带着小李察进入了黑玫瑰城堡,并且将他暂时安置在客房内。这边的客房位于外堡。随后,两个年轻侍女带来了崭新的衣服和配饰,并且为浴室的木桶中注满了热水。歌顿侯爵安排晚餐时候约见李察,在此之前他要沐浴换装,并且好好休息一下。

    沐浴换装很快结束,李察躺在了床上,他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休息。虽然长途跋涉的疲劳仍在,可是他现在却无法让闹哄哄的脑袋稍稍平息。沐浴时两个侍女全程在场,小李察连一根手指头都不用动,就完成了整个过程。事实上他曾经试过拒绝和挣扎,却被侍女轻而易举的镇压下去。她们身姿纤弱,力气却比村长还要大,压制得小李察全无反抗能力,乖乖的被她们从头到脚,连发根到耳缝都洗了个干干净净。

    李察所在的客房面积不大,却高达五米,只在三米高的位置上有一个高窄的窗户,透进外面的天光。墙壁是黑曜岩砌成的,没有经过特意打磨,保持了开采出来时候的原始风貌。粗糙的墙面上装饰着挂毯和刀盾,挂毯是深暗的红色,李察怎么看怎么觉得它红得象是干涸的鲜血。房间中十分阴暗,如果不以火把照明的话,即使是正午视线也会有些模糊。躺在床上,李察只觉得阴森森的气息不断从地上,墙壁,以及每个角落散发出来。而他的血管中却有火在流着,那是被两个侍女弄起来的烈火。当时她们还在偷偷嘻笑着。聪明的李察,感觉她们就是有意的。

    阴冷和烈火交织在一起,让李察的脑袋更加混乱了。从离开鲁瑟兰村的那一刻起,不,早至开始启迪仪式,所有的一切都象做梦一样,世界显得极不真实。就在混乱中,响起了敲门声,晚餐的时间到了。

    目的地是位于内堡的晚餐厅,从客房过去有一段长长的距离。跟在引路的侍女身后,李察的印象里只有大、暗。所有的建筑都极为高大,以至于长而曲折的通道虽然有照明,却无法覆盖到每个角落,留下大片阴影、晃动的影子、甚至是目光完全无法穿透的黑暗,至于中间曾经过的室外部分,茂密植物枝叶摇弋落下的光影更是扰乱视线,让人的神经不由自主紧绷。

    这个城堡似乎到处都弥漫着一种淡淡的气息,萦绕在他身前身后,纠缠着他踏出的每一次脚步。让他感到发自灵魂的排斥和不适,却无法用语言表达出来。

    晚餐厅并非黑玫瑰内堡中最大的餐厅,但是规模也绝对达到了公爵级别,十五米高的大厅极为高远幽暗,墙壁上虽然插满了火把,火光却难以照亮穹顶的壁画。餐桌长二十米,李察一身贵族男孩的盛装,端坐在餐桌一头,隔着可供三十人同时进餐的桌子,与自己的父亲遥遥相望。

    那是一个拥有着奇异魅力的男人,脸上始终带着微笑,梳理得一丝不苟的头发和浓密的短须构成了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岁月已经在他的脸上留下一点微不可察的痕迹,眼角爬上了些许细密的纹路,那双深绿色的眼睛清澈纯净,却让望进去的人几乎有没顶的感觉。他随意坐着,熟练切削着盘中的烤小羊排,吃得很快,偶尔会喝一口红酒。他的动作中有种奇异的韵律,其实,即使是最挑剔的礼仪师在场,也找不出他举止中的任何疏漏。当然,他吃得太快,也太多了些。可是他的优雅却让人难以觉察到就在几个呼吸之间,几公斤的羊排已经消失。

    这是一个非常优雅而有魅力的男人,李察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尽管他很想把手中的银餐盘扔出去,砸在这个男人的脸上。

    以后,他会更深刻地了解到,想把东西砸在歌顿侯爵脸上的人数不胜数。

    而现在,小李察忍住了,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妈妈。直到现在他还不明白妈妈那个愿望的含义,但是坚毅、忍耐与智慧让他知道,在不远的将来就会明白这个愿望深处的含义。

    李察努力挺直脊背端坐着,以笨拙的动作对付着食物。面前的食物很丰盛,黑玫瑰城堡大厨房的美食闻名远近,拥有整个半岛最好的红肉烹制师和糕点师。可是李察完全不知道送进嘴里的东西是什么味道。李察从没有训练过礼仪,刀叉的握法一看就知道是乡下出来的,根本不知道贵族就餐的诸多规矩。可是换过衣服的小李察非常的漂亮,沉凝而忧郁的气质更是与歌顿有几分相似,流水般进出的侍女们有不少在偷偷瞄着小李察。李察现在已经算是个少年,再过一两年可就该有男人的魅力了。

    优雅而神奇的消灭了超过二十公斤的羊排后,歌顿侯爵才用雪白的餐布擦了擦嘴,笑了。他的嘴很大,笑的时候露出整排雪白的牙齿,亮得有些刺眼。

    “你叫李察。”

    李察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出声。他听得出来歌顿用的是叙述语气,这句话是不需要回答的。

    歌顿笑了笑,说:“你很幸运,因为你姓阿克蒙德;你也很不幸,同样因为姓阿克蒙德。”

    李察这时抬起了头,迎上歌顿的目光,宁定的说:“我叫李察。”

    歌顿的目光清澈如水,却没有几个人能够和他对视。然而李察却扬着头,分毫不退。

    歌顿先是笑笑,然后叹了口气,说:“性格和你的妈妈很像!可是她没有说过你的名字是李察.月歌吧。”虽然是问句,却依然是陈述语气。

    小李察犹豫了一下,终于说:“没有。”现在,他多少明白了一些妈妈的心意。

    “所以,你还是姓阿克蒙德,不管你承不承认。”歌顿说。这时他已经完成了所有主菜的用餐,挥了挥手,十名侍女就流水般走了上来,把用过的餐点收拾下去,然后换上全新的餐具,并且上了多达七道的餐后甜点。

    歌顿一边同样优雅而快速地解决着甜点,一边说:“说点没用的。即使是最资深的贵族,也挑不出我在礼仪姿态上的毛病。可是那些老牌的贵族依然觉得我是暴发户。而另一位大人物,我们都叫他‘嗜血的菲利浦’,最喜欢的菜就是生的魔兽肉,要求是从活的本体上割下不得超过一小时。假如珍稀品种的话,时限可以放宽到一天,而且这位尊贵的大人最喜欢亲自用手撕肉入口。但是那些贵族们还是承认他有真正的贵族风范,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李察摇了摇头,他对于贵族的世界一窍不通。所有的一点知识都是得自莫德雷德,而这位骑士显然并不算是合格的老师。

    “因为这位‘嗜血的菲利浦’就是我们神圣同盟帝国最伟大的皇帝陛下!他掌握的力量太强大了,且又喜怒无常,所以那些老牌的真正的贵族们都不愿意激怒他。而且,自己的圈子里如果有这样一位大人物,可是会有很多实在的利益。这些利益,大到完全无法让人拒绝。”

    李察这次点了点头,听懂了一点。

    “所以,既然你姓阿克蒙德,那么就很不幸,你必须变得强大,变得更加有力量!有了实力,世界对你来说就是天堂,而没有力量哪里都是地狱!那时,你不需要计较自己是山里长大的,还是出生于最宏伟壮丽的古堡,也不用象我现在这样装模作样。这些都是虚幻的,对现在的你来说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你只需要变得强大!因为你姓阿克蒙德,你的血管中流淌着的是阿克蒙德的血液!只要拥有这个姓氏,人们就会对你充满期望,而且无比之高,如果你只是比普通人强上一些,就会使所有的人失望。”歌顿的声音越来越大,到后来就象是声声在耳边炸响的惊雷,震得小李察头晕眼花。

    李察抓紧手中的刀叉,已经顾不上从叉尖毫无礼仪地掉进盘子里的那块食物,有点茫然地望着对面那个姿势仍然保持得无比优雅,却爆发出与之完全不相匹配的震耳欲聋呐喊的男人。

    歌顿忽然收敛了雷鸣般的声音,又露出那迷人的微笑,说:“只要有足够的力量,你想干什么就可以干什么,不管那是有意义的,还是说完全荒谬的事情,就象这样。”说着,歌顿招来了一名侍女,伸手抓住她胸前的衣服狠狠一撕,整件衣服被撕成两半,让她在瞬间彻底的**。侍女本能地一声惊叫,却立刻把后续的尖叫咽了回去,双手老实的放在身体两侧,丝毫没有露出半点遮掩裸露**和小腹的意图。

    餐厅中除了管家和几名男仆,还有几名卫兵和十个骑士,他们安静地靠墙站着,活像一尊尊雕像。把李察从鲁瑟兰接过来的莫德雷德也在其中。这时雕像们都活了过来,当然,他们仍然保持着标准的站姿,但是视线纷纷肆无忌惮地落在侍女的裸体上。她的容貌不算十分漂亮,年轻却使她身体充满了活力和诱惑。

    李察目瞪口呆,这个场景对他的冲击实在是过于剧烈了,他还仅仅是个十岁的孩子。自小磨练的韧性发挥了作用,他捏牢了刀叉,没有把它们失手掉下去。

    歌顿挥了挥手,侍女才敢捡起自己的衣服,却不敢用来遮盖身体,保持着和平时一样的姿势,屈膝行礼,然后面对主人们后退出餐厅,直到走廊上才敢转身。她害怕如果失仪地奔跑的话,很可能会有更悲惨的处境。果然,她的身后传来歌顿的声音:“李察,本来还想杀个人给你看看的,不过前段时间心情不好,能杀的都杀光了。说起来,其它贵族在这里安插的眼线还真不少呢!可惜我当时没控制住自己的脾气,现在却没有人可杀了。”

    李察的小脸苍白,杀人这种事怎么可以用如此轻描淡写的口吻说出来?但是餐厅中的所有人,从仆人到骑士却个个神色如常,似乎主人方才说的只是打些猎物加菜这种再常见不过的事情。直到这时,李察才隐约觉察到古堡中到处弥漫着某种淡淡的气息。那似乎是常年累月积累下来的血腥气。

    和正餐一样,甜点全部吃完时,李察都不知道味道是什么。他强忍着胃中的翻滚,不让吃下去的东西涌上来。这很难做到,那股血腥气一旦被觉察到,就变得越来越清晰,在鼻端萦绕不散。

    不过李察吃的并不少,他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山里的孩子又一向饭量比较大。歌顿看了倒是很满意,说:“吃得多才会长得快。李察,你的妈妈有需要你达成的愿望吧?”

    李察脸色一变,默不作声,来了个默认。可是他却不打算把愿望的内容告诉歌顿,只有愿望实现的那天,他才会说出来。

    歌顿并没有强迫李察,只是说:“不管你妈妈的愿望是什么,想必实现起来不容易。我不会直接帮助你,更不会给你力量。但是我会给你足够的机会,让你变得更强大的机会。至于能够走出多远,就全要看你自己了。我希望有一天,你可以在我面前大声地说话。”

    李察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歌顿沉吟了一下,说:“我会给你找一位老师,接下来的几年你都会在她那里学习。希望你再次回来见我的时候,能够让我感到惊喜。这不仅是为我,更是为你自己,为你的妈妈。好了,你先去见见兄弟姐妹,这会是一场……很有意思的见面。”

    PS:某些兄弟们过于强悍,比如某帕,某沙,某XXX,今晚不得不多更一次。大约九点,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