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七 颠倒众生的女人 下

章七 颠倒众生的女人 下

    李察没有明白歌顿的话,不过半个小时后,他就明白和兄弟姐妹的见面,真的很有意思。而更深一层的意义,则是在几年后才明白,而且体会得无比深刻。

    会面时刻,李察坐在高背椅中,身体僵硬得象座雕像,双眼微微向天,视线的焦点落在房门上方的壁画上,一动不动。

    这是内堡中的小会客厅,位于晚餐厅相对的另外一翼建筑群里,只供家族内部使用。这里的装饰富丽而奢华,和整个城堡的阴暗森冷截然不同。会客厅中温暖而明亮,固定设置的照明魔法提供了白昼般的亮度,为数众多的蜡烛承载在一个个华丽的大型悬空烛台中,除了视觉效果外还增添了恰到好处的暖意。在李察左右的长沙发上,分别坐着他的兄弟姐妹。具体点说,是两个弟弟和六个姐妹。李察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有如此数量的兄弟姐妹,这还只是同父异母的。如果是拥有阿克蒙德血脉的表兄弟姐妹,想必数量会更加的庞大。

    兄弟坐在李察的左边,姐妹们坐在右边,李察就在正中间,承受着火辣目光的注视,活象个等待解剖的珍稀魔兽。和仿如雕像般的李察不同,兄弟姐妹们却要嚣张放肆得多。

    两个男孩的年纪都比李察要小些,可是望过来的目光有着**裸的好奇、蔑视和敌意,什么都有,唯独没有亲情。他们的注视更让李察颈后的绒毛都立了起来,只有当李察感觉到杀意时,才会如此。而六个姐妹大小不一,最大的已经用鼓胀的胸部宣示自己少女的身份,而小的或许还不到五岁。她们望过来的目光又要复杂了许多,有好奇,更多的是审视和犹豫。最大的两个少女更是凑在一起,低声的议论着什么,时时向李察看上一眼,偶尔爆出有些放肆且充满暧昧意味的笑。她们的目光中有着更多的赤祼祼的东西,李察现在还不明白那是什么,只是肯定和兄妹无关。不过不久后李察就知道了,那种目光,是女人看着想要和他上床的男人的眼神。

    李察一言不发,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兄弟姐妹们也没有和他交谈的意思,只是不断用火辣的视线盯着他,有的尖锐森冷恨不得在他身上戳出个窟窿来,也有的热力四射恨不得一口吞了他。

    见面的时间并不长,只有十分钟。李察却觉得象是过了一整天,还是非常漫长的一天。等管家带他离开会客厅时,他才发现自己里面的亚麻衬衫早就全部湿透了。

    后来李察才知道,和兄弟姐妹见面的这十分钟实际上是一种仪式,代表着他被认可拥有这支阿克蒙德的血脉,从此成为阿克蒙德家族的一员。而这种仪式,也为阿克蒙德的成员们提供了相互认知,以及相互选择的机会。

    第二天中午,李察就在一小队骑兵的簇拥下离开了黑玫瑰古堡,向着西方行进。在那天的晚餐后直到离开亚山,李察都再没有见到歌顿。和父亲的见面,似乎比想象中的更要简单,也更加冷漠。李察本就对见面没有期待,但是在离开亚山时,却不知为何却有隐隐的失落。众多的兄弟姐妹让他明白,他不过是父亲一个普通的孩子而已。

    可是李察却悄悄的握紧了拳头,指甲甚至刺破了手心。两幅画面在他眼前重叠,一幅是为数众多兄弟姐妹,另一幅则是燃烧着的熊熊火焰。

    他忽然觉得,妈妈死得如此不值。

    队伍一路向西,护送李察的还是莫德雷德。这次的旅途,骑士的话少了很多,往往一整天也说不上几句闲话。

    沉默的旅途整整持续了二十天,比来的时候还要漫长。途中穿过了黑暗森林,横渡大陆次长的罗曼河,沿着苍白山脉又走了十天,再穿过十几位贵族的领地,并路过一个大公国,才抵达了此行的目的地,传奇大魔导师苏海伦的领地,魔法塔深蓝。

    空间是有力量的,巨大的空间总会给人以实质的压力。

    当真正站在深蓝的面前,李察才知道一座五百多米高的魔法塔究竟有多么恢宏。这并不是一座单体建筑,整个深蓝色为主色调的建筑群落背靠着恒冬山脉延伸到浮冰海湾的一条支脉,主建筑为典型的哥特式风格,飞扶壁上装饰着繁复精美的雕刻,抢眼的尖塔、尖形拱门林立挺拔,五光十色的元素云和奥术能量在尖顶上缭绕运行,整座魔法塔似乎正向天空飞腾升华。

    很快,李察就见到了苏海伦,这是一个集传奇法师,神圣同盟守护者,屠龙者于一身的女人,也是歌顿为他选择的导师。

    只是当李察真正站在苏海伦面前的时候,才发觉原来人家根本就没答应过要教导他,这次旅行完全是歌顿的一厢情愿。

    李察此刻站在苏海伦的魔法大厅内,这是一个梦幻般的空间。四壁和地面不知道是由什么材质制成的,以深青蓝为基色,晶莹润泽,如玉如晶,一眼望去似乎可以看到很深处,又象什么都没有看透。地面和四壁上不时有各色的光带盘旋来去,它们毫无规律,就象一群嬉戏的游鱼,灵动得如有生命。

    在大厅一端的高台上,放着由一整块天然水晶雕刻而成的宝座,苏海伦就坐在宝座上,踏脚的水平位置就接近莫德雷德的下巴,超过了李察的头顶,这是实实在在的高高在上。但以她传奇般的身份,却不会有任何人觉得有何失礼之处。苏海伦金色的长发随意挽着,宫庭风格的低胸长裙露出整个肩膀和大片雪白的胸部。她的肌肤白嫩得让人难以置信,任何部位看了都让人有狠咬一口的冲动。当然最希望下嘴的地方首选饱满的胸部,其次就是脸蛋。她的外貌看上去最多只有十七八岁,小脸沉静庄严,充满了古典的美感,坐在矗立的水晶宝座上,宛若初临的女神。

    初见她的人,都完全无法将如此年轻美丽的女人和传奇法师联系在一起。可是哪怕是最年轻的魔法师也知道,深蓝建成都超过一百年了。

    而她交错放于膝前的双手,每根手指上都套着长长的指套,它们以魔法精金打制,上面镶满了各色宝石和花纹。其实那些花纹都是一个个微刻的魔法阵,宝石全部镶嵌在阵点上,俱是各类只在传说中存在的珍稀魔法宝石。在懂行的人眼中,这些指套每一根都是无比强大的魔导器,或许已接近于神器。可是苏海伦居然把十根手指都套满了!而她的耳环、项链甚至是束发的丝绳,也都是和指套类似的魔导装备!

    水晶王座无比耀眼,即使是李察这个啥都不懂的孩子都能看出它的珍贵,可其实这座魔法大厅价值却是百倍于水晶王座。魔法师用来镶嵌法杖的深渊水晶,在这里却被用来铺地砌墙!

    站在魔法大厅,李察忽然感觉到自己的感知能力大幅扩展,而有丝丝能量开始遵循着某些奇异的通道进入自己的身体。当细丝一样的力量进入身体后,逐渐被李察吸收,就在这时,李察的意识中忽然出现玻璃破碎的声音,好象有什么屏障在这一刻被打碎,让他被束缚着的感知彻底发散出去。

    于是下一刻,李察触摸到了一片魔力海洋!

    这是一片深色的大海,无光,海底暗流涌动,随时可以无声无息的将一头巨鲸吞没,而李察如果落入这片大海中,会被瞬间吞噬,连一点涟漪都不会出现。可是此时此刻,李察就站在海面上!

    瞬间的感知错乱立刻让李察脸色苍白,身体开始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可是这感觉却又如此真实,让他也无从判断。

    而此时莫德雷德正和苏海伦一本正经地讨论着李察的学费问题。

    “大人说,请您看在过去的情分上,悉心教导少爷。”

    “过去的情分?嗯,我想起来了,你们家的那位侯爵还欠着我好多材料没有付帐呢!”

    “本金部分已经付完了吧?”

    “利息呢?”

    和一个传奇法师讨论数字是极不明智的,莫德雷德立刻转移话题,抛出第二张牌:“李察少爷具有超卓的魔法天赋。”

    “哼,每年想跟着我学魔法的天才都有好几十打!连神眷者我都得拒绝三四个。”

    莫德雷德一脸严肃的抛出了底牌:“少爷身上流淌着阿克蒙德的血脉,其纯净程度和大人相去无几,至少在这一代的阿克蒙德中,还无人能比。”

    本来宁定庄严的传奇法师双眼骤亮,居然让整个魔法大厅都为之闪烁了一下,有如看到了珠宝的巨龙。她的语气依然从容不迫,可是所有人都看得出来,那只是装装样子而已:“那么我能够做什么呢?”

    “您可以随意蹂躏!”这话怎么都不象是严肃古板嗜血的莫德雷德能够说出来的。事实上,这是侯爵的原话。不过莫德雷德出口的时候依然是那副肃穆表情,或许他的内心也和外表有稍许的差异。

    就在这时,李察的异样也为苏海伦和莫德雷德所察觉。

    苏海伦若有所思,缓缓的说:“小家伙居然能够和我这座魔法大厅的法力池建立感应,倒是挺不容易的。嗯,跟着我学习魔法,也勉强算是合格了。”

    “那是!”莫德雷德含笑说。可是他心里想的却是,这可是通体用深渊水晶打造的魔法大厅!魔力的强度连他这种纯武力的骑士都能感觉到,有什么不容易的?这种借口,未免太牵强了些。

    “不过,这还不够。”苏海伦又说,“歌顿那小家伙手里的两个位面都不错,我要十年的收益,随便哪个都可以。”

    “位面时间?”

    “不,诺兰德时间。”

    莫德雷德的嘴角稍稍抽动了一下,终于点了点头。这已经稍稍逾越了歌顿交待的底线,但勉强可以接受。在整个世界体系中,诺兰德即使不是惟一的主位面,也是相当高阶的主位面之一。按照世界空间法则,诺兰德的时间流速往往会慢于次级位面的时间。诺兰德的十年,在其它位面或许就是上百年的时间。原本侯爵交待的底线就已经丰厚得不可思议,这可是歌顿的一半收益,必然会影响他今后的扩张计划。要知道,歌顿的下一个目标就是进驻帝国首都,传奇之城浮世德。想要在那种地方立足,无论多么充裕的物质准备都不过分。

    直到这时,莫德雷德才想起苏海伦悄然流传于同盟顶级大人物间的一个前缀称号,“吸血的……”

    而她的另一句格言则广为人知:“我不一定是最强的,但一定会是最富有的。”

    不过,苏海伦接下来说:“在下一次永恒龙殿的祈祷仪式上,我会给小歌顿提供些帮助。”

    莫德雷德心头一松,这就和侯爵交待的底线一致了。但是他随即浮上一种奇异的感觉,如此重大的一件事,却根本没有经过多少试探和讨价还价的拉锯过程,双方就迅速在底线上成交了。

    还真是默契啊!

    最重要的任务已经顺利完成,莫德雷德即刻离去。在离开时,他终于忍不住回头看了李察一眼,目光复杂。

    当把某个位面一百多年的总收益堆放在一起时,不管是什么外形,任何人看到都会目光复杂的。

    苏海伦轻轻挥了挥手,大厅中侍立着的十八名十二级以上的法师立刻悄悄退了出去,只剩下苏海伦和依然在苦苦抵御魔力冲刷的李察。虽然汗水早已湿透衣裳,李察却依然支撑着没有倒下,自小锻炼出来的韧性在这一刻终于显现效果。

    水晶王座上的传奇法师轻轻弹了下手指,两片指套碰撞,发出丁的一声。隐藏于地下的法力池中的魔力潮汐缓缓平息,李察脑海中层出不穷的幻像也随之消除。当整个魔力潮汐的焦点都集中在小李察身上,他就是个魔法白痴,也能表现出‘超卓’的魔法天赋来。这是小小的手段,莫德雷德肯定看得出来,而苏海伦也没有隐瞒的意思。其它更加高明隐晦的手段和借口不是没有,只是她实在是懒得去用而已。

    理由再拙劣,也算是一个理由。莫德雷德就算看穿了苏海伦的手腕,也不敢说出来。这才是关键。

    李察平复了呼吸,缓缓抬头,迎上苏海伦的目光。他微微一怔,苏海伦虽然高高在上,那凛然的气势也远比他所见过的最凶悍的魔兽要强大危险的得多,可是这个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白嫩丰满得让人很想咬一口的绝色小女人,就是他今后的老师了?

    “你的父亲,已经把你今后的几年时间‘卖’给了我。”这个‘卖’字,传奇法师说得很含糊,谅没有七级以上聆听技能的李察也听不清楚,就是听清了也暂时不会明白是什么意思。刚才大魔导师和杀人狂之间讨价还价的时候,少年正苦苦忍受着魔力潮汐的冲刷,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一切。

    “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学生了。我所有的命令,你都要一字不差地完全执行,不管那是什么。”苏海伦的声音威严而清冷。

    “是。”李察回答。在路上,他已经学习过魔法学徒的责任和义务。

    苏海伦再次弹了弹指甲,两名高阶法师走进来,把李察带了下去。从苏海伦认可他学生的身份后,李察就表现出了足够的敬意和作为学徒应有的谦卑态度,没有再抬头直视传奇法师,因为那是很失礼的。所以李察也就没有看到,传奇法师还带着一丝稚气的美丽冰冷的仪态背后,放射出来的那种异样目光。

    这种目光,和阿拉斯加极地熊看到最爱的美食大马哈鱼时很类似,都是十分的口水,垂诞三尺。

    好不容易魔法大厅才只剩下了苏海伦自己。如果再过一会,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忍不住笑出声来。传奇法师美丽的小脸上浮现出再也不加掩饰的愉悦,刷的一声打开了一幅魔法卷轴。卷轴上投射出的影像构成一幅立体的魔法地图,密密麻麻的魔法符号标识着数以百计的位面座标。

    苏海伦兴致勃勃的扫视着位面地图上十几个巨龙的标记,决定去洗劫几处龙巢,以庆祝今天的靓丽心情。

    “今晚要干些什么?是抢条龙呢,还是抢条龙呢,还是抢好几条龙呢!?”美丽的传奇法师以自己的方式苦恼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