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十一 第一个魔法

章十一 第一个魔法

    第二天的课程依旧是魔法哲学,不同的是授课者是莱利,这位十七级大魔法师也即是‘这座魔法塔中的某个家伙’。

    莱利身材高瘦,戴着精金丝的魔法眼镜,全身上下都修饰得一丝不苟,睿智深邃的双眼似乎能够看透世界的一切。他站在讲台上时,教室中依然是鸦雀无声。十七级的大魔法师,与魔导师已相去不远,或许晋阶永不可能,或许就是一夜间的事。而和十六级大魔法师比较的话,多出来的一个八级魔法的法术位,足可以使两者之间的战斗结果不可逆转。三个八级魔法和两个八级魔法之间的关系,十岁的孩子就能算得出来,这还没有统计七级以及以下各级魔法的法术位差距。七级以下魔法的优势虽然不大,但毕竟也是优势。

    所以当莱利先行一步抵达十七级之后,在某些特定的事情上,他的风度就变得完美无缺,再也不会关心草原地鼠的生存状态,更不再把堪察加野猪挂在嘴边。

    当站在讲台中心时,莱利的感觉一向是很好的。至少在这个时候,这片封闭空间内,他是至高无上、掌控一切的存在。如果能够不想起某个叫做苏海伦的女人,那就更加完美了。

    莱利的声音柔和却不轻微,在每个人的耳边以同样的音量响起:“万事都有基础,就象世界建筑在原点之上,而位面和规则相互依托。我们,无论是人还是其它种族,都是生存于位面之上。我们虽然弱小,却绝不卑微。世界上没有两个相同的灵魂,同样,也没有两个相同的人。我们存在的意义是什么,是去理解世界,逐渐变得强大,从而获得更多的资源,这相当于自由。我们的世界,是由强者主宰的世界,我们的法律,就是强者制定的规则。它距离位面的衍生规则有着无法衡量的距离,可是却能够决定我们当中绝大多数人的命运。作为一个弱者,你们无须违背衍生规则,只要违反了法律,就足够毁灭了。”

    听课的学生们大多点头,里面一些上了年纪的法师更有感触。比起昨天课程上大部分学生都几乎是被精神力强行灌注的情况,今天的讲课总算是有了些互动反应。看到反响良好,莱利微微一笑,更是从容的说:“只有魔导师才能够感受到衍生规则,而不到传奇境界,就不可能明了位面的基本规则。对于你我来说,又有几个人能够抵达魔导师的境界?就算是天才,又有多少在半途中陨落?世界的构成,位面的规则,我也可以讲给你们听,但是这对于你们来说毫无意义。但是!魔法的世界什么都有可能发生,前提就是要拥有强大的力量。而力量来自于什么?来自于对自身的了解,对环境的利用。其实每个人都是复杂的,想要充分了解自己,很可能是一生的任务。所以,想要提升力量,就需要脚踏实地,从了解自我做起。自下而上,才能掌握命运。”

    莱利挥手之间,在他面前就出现了一个人体的魔法影像。他指着影像的各个部分,开始讲述核心内容:“力量并不复杂,但也绝不是多几个法术位那样简单,虽然三个八级魔法肯定比两个要强,但是也不能忽略其它的因素。综合来说,一个人的力量可以分解为属性、装备、技能和血脉四大部分。其实还有第五部分,智慧!这是个体差异最大的所在,也是只有你们自己才能把握的部分,在这里就不详细讲解了。那么我们先从属性开始,先说说什么是精神力……”

    这一堂课李察收获巨大,第一次知道了精神力是源自灵魂的力量,而魔力则是魔法发动的动力源泉。武者主要靠修炼肉体力量,而神职者则借用信仰之力。但是各个职业进入传奇阶段后,都多多少少开始借助规则的力量,能够借助规则的大小多少,则决定了力量的高下层次。

    在课程的最后,风度翩翩的莱利如是总结:“不要贪慕不切实际的东西,要脚踏实地,在力量的道路上一级级拾阶而上,这才是你们需要做的。别的不说,力量晋升后会带来更长的生命,就会让你们有更多的可能追寻更强大的力量。所以看清自己,明白环境,分配资源,把个人的力量最大化。而强者的道路越是走到后来,向前迈出一步的意义就越是重大。十七级魔法师和十六级之间的实际差距,并不像人们想象中的那么小。”

    李察刚刚把两种完全对立的思维方式死记硬背下来,还未来得及仔细思考,第三天的课程上菲尔大师就又提出了好几种全新的思考方式。比如,大师在空中画了一个圈,中间用一条线一划,于是左边是红色,右边是蓝色。

    “世界的奥秘是无穷的。而我们能否知悉全部的奥秘呢?这是一个基本的分歧点。有些人认为可以,许多魔法师都可以归入这一类。而另外一部分人则认为不可能,他们往往认为只有诸神才能做到这一点,所以信徒和神职者多属于这一类。”

    菲尔大师的一条线是从圆形的正中分开,左右各一半。这当然不代表哪种人更多,菲尔的意思是他并不会就两种方式哪种更正确做出评价,仅仅是从中立的角度作一个介绍而已。

    在叙述了世界无限可分割还是不能无限分割的矛盾后,菲尔大师又讲述了十几种其它观点。和李察一样,大多数人听得并不是很明白。而且他们最大的疑惑在于,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呢?又不能增长魔力。

    但是没有人会把疑惑真的说出来。菲尔是十八级的魔导师,看起来和十七级的大魔法师区别不大。认真的说,魔导师和十七级法师也就是相差一个九级魔法的法术位而已。

    一个九级法术,仅此…….而已。

    所以非但没有人敢置疑菲尔,而且个个竖着耳朵极为认真的听。能够听魔导师讲课,十个法师中也未必有一人能够有如此运气,虽然讲课的内容似乎有些……不切实际。

    第四天,一脸木然的西奥多站上讲台后,第一件事就是和菲尔大师一样划了个圈,然后在中间划了一条线,惟一不同的是线的位置。代表着不可知的红色几乎占了绝大部分,蓝色变成细细的一条。

    “世界是如此微妙,我们不可能尽知一切,惟有神才能全知……”

    事后李察才知道,西奥多并不是法师,而是个非常强大的神术师,级别大致相当于十六七级的法师。深蓝是魔法师的世界,出现神术师已经十分奇特,更加奇特是西奥多并不是只有一种信仰,他同时信仰着三个神明,并且三个信仰还互不干扰。这就使得他可以发出三种不同体系的神术,战力远远超过了同级的普通神术师。但是李察认真思考下来,并综合他曾看过的资料,发觉想要同时拥有三种不同的信仰,似乎惟一的途径就是欺骗。

    能够欺骗神,而且还是三个?李察由此知道,西奥多绝不简单。

    第五天,提斯里法同样画了个圈,并以竖线分割,分割出来的几乎都是蓝色时,李察立刻知道这位是法师,而且是可知论者。

    如此迅捷准确的判断,似乎……也没什么用。

    第六天,福贾大师指着一堆毫无规律的数字说:“当你们能从这些数字中看出美感来,你们就在数学的道路上成功了一半。”

    第七天,科穆大师则要求学生们从繁复而美丽的立体图案中看到数字,简单点说,就是把美感抽象成数字,以此作为位面空间几何入门的标志。

    然后李察就陷入了从数字中看出美,然后再从优美图案中看出数字的无解循环中。

    ……

    一个月的时间悄然过去,小李察几乎都是在学习各种虚无飘渺的理论知识,其中绝大多数似乎都和魔法无关,至少和直接的魔法施放无关,而且许多内容自相矛盾。在海量、混乱且复杂的信息中,特殊、苏海伦、老板、主宰一切,这几个高频律的关键词反复出现,在李察心中刻下深深印痕。而授课的老师们,从波波维奇到提斯里法,都喜欢用‘世界就是如此简单’来结束一天的课程,这句话,几乎成为深蓝各学派的标志。

    世界就是如此简单,可是李察却彻底凌乱了。

    不过李察也不是没有收获,在非常偶然的情况下,他的魔法跨出了实质性的一步。

    他学会了搓火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