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十五 魔纹构装

章十五 魔纹构装

    在学习上,李察发觉自己在和数字、构图以及动作控制相关的一切领域都表现优异。那些繁琐复杂的公式他几乎一看就懂。可是越是学得多,李察就觉得魔法世界的奥秘越多,反而让他知道了自己的无知。

    李察很专注,也耐得住寂寞。现在他的生活中除了魔法,再无其它。

    转眼间已经是冬天了。第一场雪纷纷扬扬的洒落时,李察根本就不知道。外面的天气已经很冷了,深蓝中的气候却是温暖如春。在深蓝内部连续生活了几个月之后,他甚至已经适应了到处充斥着柔和魔法灯光的环境。

    这天深夜,一颗闪亮的流星由远而近,冲破漫天雪雾落在深蓝的顶部平台上。已经有三位魔导师率领着多达二十名魔法师恭敬地等候着,全然不顾寒风和纷落的大雪。

    流火砰的一声散开,落出苏海伦小小的身影。立刻有两名年轻的女魔法师为她披上了毛皮斗蓬。又有四名魔法师在她脚前铺下猩红的地毯。地毯不断在前方展开,等苏海伦走过之后,又有魔法师在后面把地毯卷起。从降落台到居住区域这段长长的路上,苏海伦的脚就没有真正沾过地。

    三名魔导师快步跟随在苏海伦左右,小声而快速地汇报着她离开这段时间内深蓝的事务。苏海伦懒洋洋地听着,看上去兴趣不大。可是当第三名魔导师汇报授课及人才情况时,她的眼睛却骤然一亮,问:“你是说那个小李察在魔法阵方面有天赋?”

    被她明亮目光盯着,那位胡子已经接近全白的魔导师全身一紧,立刻就冒出一身的冷汗。高阶法师们都知道,被传奇法师盯住的滋味可不好受,和被蛇看上的青蛙感觉差不多。而精神力上的差距,会使低阶法师承受巨大的威压,与被龙威冲击相去无几。他没有想到苏海伦会关注这么小的一件事,还好他准备充分,立刻取出两幅李察绘制的魔法阵草图,递给了苏海伦。

    苏海伦的目光落在草图上,即刻被吸引住,甚至脚步都不知不觉地慢了下来,最后索性停下,翻来覆去地看着两张草图。

    旁边魔导师身上的冷汗又控制不住地冒出来了。在他看来这两张草图十分普通,不过是最基本的两个入门魔法阵而已,都是标准格式,没有丝毫创新可言。事实上,这类入门的魔法阵结构简单,原理清晰,作用有限,也没有创新和改进的必要。李察绘制的就是课堂上教授的标准版本,他之所以把这件事单独拿出来汇报给苏海伦,只是因为苏海伦曾经对李察表露出了极大的兴趣,甚至在检测的整个过程中都呆在监控室里。

    那可是几个小时!主位面的几个小时!

    传奇法师时间的珍贵程度不必多说,因此他也就揣摩出了苏海伦对李察的重视程度,此后一直在关注着李察。现在李察取得了一点点进步,他就把这个当成一件重要的事情单独汇报。本质上,这位魔导师仅仅是在讨苏海伦的喜欢而已,因为他每月收到的收支项目表上,‘苏海伦的喜悦’可是最重要的一项。

    其实这真的只是一点点进步而已。李察绘制的魔法阵没有一点错误,但根本就不算什么。任何一个训练有素的法师绘制标准魔法阵都不太会犯错。不过李察第一次练习绘制魔法阵就全无错误,这才有点难得。可是能够成为大魔导师的人,又有哪一个不是惊才绝艳之人?在这位大魔导师眼中,还不会把这点成就放在眼里。当然了,两个魔法阵和标准版本的绝对误差惊人的小,小到了有些不可思议。但是绘制魔法阵又不是加工炼金零件,精度只要达到标准就可以了,再高却是没有任何意义。如果1毫米的误差就不会影响魔法阵的效果,那为什么要做到10微米以下呢?

    如果李察能够对两个入门魔法阵有所创新,他才会另眼相看。可想要自行创新魔法阵,那又不是十级以下魔法师能够办到的。

    然而,苏海伦看了这么久,就是这位大魔导师真的是白痴,也知道这两张草图不是那么简单了。可是他真的看不出其中究竟有何特别之处。

    “真是太不错了!”苏海伦一声欢叫,伸手去拍那位魔导师的肩膀。可是她长得小小的,而魔导师十分高大,拍起来有些吃力。魔导师立刻不动声色地弯下了腰,让她能够轻松地拍到自己。

    啪的一声,苏海伦那白嫩的小手重重地拍在魔导师肩上,魔导师立刻感觉自己象是被巨龙一爪拍中,无可抵抗地被拍倒在地上!

    苏海伦啊的一声惊呼,挥手一个魔法水盾套住了魔导师,把他从地上浮了起来,然后说:“刚刚太高兴了,下手有点重。”

    “不重不重,恰到好处!”魔导师一张老脸笑得如同被风吹雨打过的鲜花。

    挥舞着手中的两张魔法草图,苏海伦又高兴起来,说:“真没想到,你居然能够看出这两张草图的不凡。啊哈哈哈!这段时间不见,你也变聪明了嘛!最近吃什么了?”

    “都是您指导有方。”魔导师谦卑谦逊地笑着,好象在推辞着功劳,一点也看不出他根本不知道那两张草图有什么过人之处。能够坐到今天的位置上,他可不是简单角色。但是魔导师的心脏不可避免的稍稍加快了跳动,因为苏海伦张扬得肆无忌惮的笑声是个标志,意味着这个月末的帐单上,‘苏海伦的喜悦’一项下会有一个醒目的数字。

    苏海伦就象一个急于和人分享的小女孩,一点也不压抑自己的焦急,她把草图展示给身旁的三位大魔导师,说:“你们看,这两张草图和标准版本几乎一模一样!”她特别强调了一模一样这个词,三位魔导师再看着两张草图时,脸上终于露出恍然的表情。

    “两张草图和标准版本的误差在0.01厘米之内,而且误差非常稳定。这种精确度和稳定度,只有十级以上、并且经过长时间最严格训练的大魔法师才可能达到,而李察呢,他只是一个一级法师学徒。”苏海伦继续说。

    一位魔导师立刻恍然说:“这是难得一见的天赋!而且他还有优秀的精神力……”

    另一位魔导师抢着说:“他的各方面天赋都很不错,没有明确的短板……”

    第三位,也就是把草图交给苏海伦的魔导师则倒吸了口冷气,以难以置信的口吻说:“我们得到了一位未来的魔纹构装师?!”

    “正是如此!”苏海伦笑容满面。

    作为人类的终级武力,构装骑士是一种统称,可以细分为箭手、盾卫、破甲等多个职业,甚至还包括魔攻法师。但他们必要的特性就是可以承载至少三个魔纹构装。一个中等的魔纹构装就有可能把近战职业的战斗力提升三成。所以十三四级构装骑士的战斗力完全可以与十七级左右的战士相比,而在战场上发挥的作用犹有过之。职业体系就是一个金字塔,越是高阶的数量就越是稀少。十八级战斗职业者数量十分有限,都是各方争相拉拢的强者,谁也不会加入军队作炮灰。然而构装骑士个体战斗力已不比这些圣域强者逊色多少,却能成群结队在战场上冲锋厮杀,自然是可以扭转战局的力量。

    自从构装骑士出现在战场后,每个著名的军事将领都会有一句同样的格言:只有构装骑士才能对付构装骑士。

    创造这一奇迹的,就是魔纹构装师。

    圣域强者数量有限,但是十三四级附近的高阶战士不说不计其数,也相去无几。可是神圣同盟帝国构装骑士的总数量始终在一千上下,辉煌顶峰的时刻也没有超过三千。其瓶颈就卡在魔纹构装师的数量上。

    如果说构装骑士是战略性的力量,传奇法师是战略威慑的话,那么魔纹构装师就是战略优势的构建者。只是成为魔纹构装师的要求极为苛刻,需要过人的魔法天赋、超卓的控制力和创造力,又要有足够的耐心。许多构装骑士身上能够承载魔纹部位的面积十分有限,魔纹构装师往往需要把大型的魔法阵浓缩在手掌大小的区域内,再纹到特制插件上或是直接纹到构装骑士的身上。高级魔纹构装师的作品,已经繁杂细密到了普通人用肉眼都看不清楚的地步。那些功能强大的大型构装,制造起来往往需要耗时数月之久。

    作为人族三大帝国之一的神圣同盟帝国到目前为止,连最初级的都算在内,构装师的数量也不过十个而已。每一个都是皇族或者地方大贵族争抢的对象。哪怕是一名最初级的构装师,都意味着十年之后一个小队的构装骑士。对任何上位者来说,这都是无法拒绝的诱惑。而高级构装师的地位,比传奇法师也低不了多少。

    而通过两张草图,李察恰好表现出了一名构装师最重要的天赋,那就是精细入微。

    拿着两张草图,苏海伦简直越看越是喜欢,笑得也越来越肆无忌惮,那张扬响亮的笑声越传越远,不止布满了整个魔法塔顶层,还有逐渐向下面渗透的迹象。

    “这个女人……”

    三名魔导师或许心中都浮现了这句话,但是表面上整齐划一地陪苏海伦笑着,而且笑得欢欣自然,仿佛那名未来的构装师李察是他们的亲生儿子一样。

    “真是忍不住想笑啊!”苏海伦忽然感叹一声,然后继续放声大笑。

    苏海伦对世俗的权利没有欲望,构装骑士对她可没有任何吸引力。三位魔导师跟随苏海伦已久,都知道她笑得如此欢畅的原因,是因为终于当上了一名构装师的老师。由是在她的心中,等同于已经把所有的构装师都踩在脚下。此前苏海伦的学生虽然都是魔法上的天才,可是却没有一名构装师出现,让她恨恨不已。当年得罪过她的那位构装师如今已经成为大构装师,是三大帝国之一圣树王朝的镇国之宝,苏海伦虽然是传奇法师,却也奈何他不得,只能相隔万里的互相鄙视。所以仇就一直记到了今天。现在有了李察,倒是可以让苏海伦了偿一下当年心愿,只是不知道她会如何在可怜的小李察身上倾泻自己的“喜悦”。

    这是彻底的意淫,却没有任何人会傻到去点破它,除非他不想要‘苏海伦的喜悦’。

    传奇法师好不容易才止住了笑,忽然脸色一板,极为严肃地说:“从今天开始,全力培养李察成为构装师!还有,这件事一定要保密,除了你们之外,我不希望有任何人知道!”

    三名魔导师,包括其它的法师,都暗自在心中腹诽,刚才苏海伦的笑声可是传透了好几层魔法塔,而且用不了多久她就会抑制不住心中的得意,把这件事宣扬得天下皆知。可是现在,所有人都大声答应着,一脸严肃认真。

    这一天是月底了,傍晚时分,一身疲惫的李察回到了自己的区域。少女已经等在门口,照例把帐单徽章交给了李察,李察也照例没有问她的名字。

    在炼金台上,李察激发了徽章,快速浏览了一下帐单内容。正如他所料,随着魔法学习逐渐展开,相关支出也大幅度上升。上个月收支平衡,而这个月的支出已超出三万的月补助,把第一个月的节余彻底吃空。然后在下个月,李察就要面临两难的选择,要么降低修炼的速度,要么就想办法弄到更多的钱。可是除了固定的学习补助之外,他对于如何弄钱根本一无所知。李察毕竟只有十岁,而且只是一个勉强一级的魔法师。在外面,一级已经算是正式法师了,可是在深蓝之内,三级以下的都叫做魔法学徒。

    就在李察为下个月的收支平衡发愁时,忽然看到在补助下方多了一行。

    那是’苏海伦的喜悦’,额度50万金币。

    传奇法师的喜悦果然值钱!这是李察瞬间空白的大脑中所剩下的惟一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