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十六 艺术

    深蓝中的生活紧张而又有规律,懵懵懂懂之间,时间就不经意地溜走了。李察仍然是李察,他的生活也没什么变化,只是每个月的帐单上开始陆陆续续增加许多莫名其妙的收入,而‘苏海伦的喜悦’始终是收入中最大的一块。李察一直不明白,自己是如何让苏海伦‘喜悦’的,只不过每次看到帐单时,他都会切实感觉到传奇法师喜悦的沉甸甸的含金量。至少一名大魔导师想要这样‘喜悦’的话,用不了多久就会破产了。

    苏海伦虽然一直在喜悦着,但是李察也始终只能维持着收支平衡。魔法师修炼需要巨大得普通人难以想象的消耗,可以说是没有止尽。况且最近李察拿到的课程表也有所变化,除了魔法哲学、大陆政治、炼金入门一类所有人都可以去听的大课外,他的课表上小范围课程的数量忽然大幅增加,甚至当他在指定时间进入教室,会发现某些科目只有他一个学员。

    这绝不是件好事!至少李察是这样认为的。因为每位授课的魔导师都有相应的报酬,而根据规定报酬则是由上课的全体学生共同承担。单独授课也就意味着李察要自己支付导师的全部酬劳。因此他每月帐单的支出项目也在迅速膨胀着。

    不过李察发现,在传奇法师第一次喜悦之后,自己受到周围人的关注忽然多了许多。经常有人在路过、偶遇甚至课堂上对着他指指点点,继而交头接耳窃窃私语。李察的感知还没有强大到可以察觉他们说话内容的地步,而且也不关心。只是这种时时刻刻受到关注的感觉,却让小李察觉得全身都不自在。

    传奇法师所谓的严守秘密,只坚持了不到一个星期,就自己把收了个未来的构装师作学生的事告诉了自己核心圈子里的人。这些人也没能坚持满月,又把这个消息告诉给了自己的心腹核心。如此反复,还不到两个月,整个深蓝中都知道了一个未来的构装师正在诞生。虽然未来有无尽的不确定性,但既然这是苏海伦作出的评价,那么就必定正确。即便还有人心存置疑,也不会傻到宣诸于口。总说实话的笨蛋,无需传奇法师动手,自然有大把的人愿意去消灭,以换取‘苏海伦的喜悦’。

    因此,事到如今,整个深蓝中只有一个人不知道那个未来的构装师是谁,这个消息闭塞的人就是李察。当然李察也并不是没有感觉到异常,比如说不知道为什么,课程中数学、几何、构图学、审美……所有和魔法阵相关的课程突然成倍增加,有些课程即使在基础教程部分还有同学,到后来就只剩他一个学生了。不过对于这些异常,李察的反应只是稍微担心了一下课程所意味的支出增加。

    最近李察的课程表又发生了新的变化,绘画教程开始大量增加,其入门的基础就是素描。李察开始了又一个全新领域的学习。但是他交上去的作业,却总是让那名曾经闻名诺兰德的大画家哭笑不得。李察的每幅素描作品都精确到了极点,让他完全找不出任何一处瑕疵。可是神韵呢?绘画是艺术,并不是简单的再现真实。但如果再现真实到了与真实无异的地步,也可以称之为一种艺术了吧?所以这位大画家,每次看到李察的作品,总是胸闷的想吐血。那一幅幅精确到百分之一厘米的画作,就象块块巨石,沉重地砸在他的胸口,一次又一次地碾碎了他对艺术的信仰和理解。

    怎么可能如此精确!怎么可能?!

    可是由始至终,大画家却没办法吐出一句斥责。李察的画虽然不符合通常的绘画艺术,但是无论什么东西走到极端,都可以算成一种艺术。而且身为十五级大法师的画家明白,李察在艺术上或许不开窍,但是对于魔法师,尤其是构装师来说,这种精确却是独一无二的天赋。所以他根本不能说什么不合时宜的话,毕竟他对艺术再如何狂热,也不能忽视‘苏海伦的喜悦’的份量。就象大厦需要地基,艺术也需要面包和金币供养。

    而且如果因为他的偏好而毁了一个未来的圣构装师,那时要面对可就是“苏海伦的狂暴”。只要想到那种可能前景,这位身有洁癖的大魔法师兼大画家,就宁可去被极地灰矮人**。

    李察则偶尔会为自己的帐单所烦恼。他现在增加了许多‘作业’,统计下来平均每晚要完成一幅小绘画,二至五张魔法阵分解图,以及大量的位面几何作业。作业内容的艰深不去说他,关键是写作业的文具价值不菲。首先是书写工具,需要消耗数量庞大的特种魔法纸,比如说星纹纸,月痕纸,深渊梦魇布等等,还有多种墨水,从普通的暗墨水一直到洛尔斯珈地狱血。反正这些材料共同的特点就是贵,而且基本上名字越长的就越贵。至于位面几何,由于是立体构图的缘故,需要在魔法实验台的魔法影像上完成,所消耗的魔力水晶数量,李察已经无心计算了。总而言之,他经常会看到侍者把一箱箱全新的魔法水晶抬进来,再把空箱子搬出去。

    要不是传奇法师的喜悦仍在持续,李察真是不知道自己该何以为继,而现在也只能勉强维持收支平衡而已。时间的运用上也遇到了同样入不敷出的问题,除了上课和作业,他还需要冥想和练习魔法技巧,而目前花在这部分上的时间已经被压缩到了极限,再减少的话就真的要影响自身魔力的成长了。

    在设定魔力成长的预期幅度上,李察是以日常观察到的低级法师们的平均水平作为比较基准,并没有拿米妮这类另类作为对比。即使只是维持基本的魔法进步速度,也必须依靠魔力恢复药剂才行。单价500金币的魔力恢复药剂,每天一瓶的话,一个月就是一万五千金币。又是一笔昂贵的支出。

    时间太少了,留给李察的惟一选择就是压缩睡眠时间。但是他正在长身体的时候,每天供应的食物都是特殊配制,里面包含着数种珍稀魔兽的血肉,可以凝练精血加速身体生长。这类特殊食材要想全面发挥药效,其共同点就是需要足够的睡眠。好在深蓝中还有很多种可以通过睡眠来进行浅层冥想的方法,虽然效果有限,但总好过没有。

    现在李察面临的问题就是要作的事情太多,而自己的时间太少,如何分配有限的时间和资源,以达到综合效果最大化,显然是一个数学问题。并且这一问题的难度会随着变量的增加而直线上升。李察用去整整四天时间,一一梳理要做的事情,归纳为几个大类,列明必要步骤,把智慧天赋发挥到了极限,计算出物质、时间和操作的最佳分配方案,才算解决了一直困扰着自己的问题。这四天时间花费的极为值得,因为方案一成型,‘精确’天赋立刻产生了一个新旧方案效益对比结果。如果不做综合效果最大化的优化,那么一个月内,李察浪费掉的时间就会超过这四天的总和。

    只是这样一来,李察发现自己活得就象一台最精确的炼金机械。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他的世界已经数字化了,不在乎生活过得更加机械一点。

    于是在如魔法钟般精确的生活中,李察迎来了他在深蓝中的第一个春天,也迎来了他十一岁的生日。这天早晨,他站在镜前,看着镜中的自己。

    对面站立着的已是一个少年。因为山里的孩子往往长得更加高大,而特殊供应的食物加快并夯实了这个生长过程,所以现在的李察个子比同龄孩子要高出大半个头,看上去象是十三四岁。他的脸上已几乎完全脱去稚气,沉静的双眼则让人误以为那是属于成年人的眼睛。也许是经历过太多的变故,也许是继承自父亲歌顿的血脉,李察的脸部轮廓已有了些许刚硬的线条,看上去竟有了几分男人味道。而另一方面,他的容貌却是更多地继承了银月精灵特质徽征,长而微弯的双眼,纤秾挺拔的双眉,以及高而笔挺的鼻子,都是高等精灵纯血贵族才有的特征。李察对自己的容貌如何并不在意,但是大量的绘画与美学课程却也让他明白,自己的容貌并不错……

    是很稀有…‘精确’天赋立刻纠正了他的错误观点。

    可是那又如何?小李察对此根本不以为然,半年的密集教育已经给他的思维深深地打上了深蓝烙印。那就是力量才是一切,而美丽事物都不过是力量的附属物,就象美丽女人是大人物的必备勋章一样。

    当然,日益广博的知识让李察知道,在很多时候,漂亮男人是更加稀有的勋章。

    不管怎么说,这一年李察十一岁了。山里的孩子成熟得早,十二岁就成家的也不是没有。回想生命的前十年,每当他生日的时候,伊兰妮都会给他这一年作一个总结,告诉他这一年中他又得到了什么。可是今年呢?

    十一岁生日,李察有的只是一面映出自己的镜子,和记忆中不灭的熊熊烈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