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十七 决斗

    另一个收获则是李察对于标准火球术的改进又成功了一处,就是把咒语吟唱时间缩短了半秒。这是向瞬发火球术迈出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由于不是标准的魔法速发,意味着李察对相关魔法原理的理解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未来如果能够再完成魔法增效甚至是魔法极效,那么李察就拥有了‘瞬发大火球’这一强力法师标志性的魔法。

    李察在镜前开始仔细整理自己的仪容,拥有精灵血脉的人天然都对自己的仪容很注意。在今天,李察为自己安排了特殊的行程。他订了一束洁白花束,准备从深蓝上层的露天平台抛洒出去。据说深蓝的顶端已经接近了信风带,理论上来说,如果这些花朵被抛得足够高,运气又足够好的话,终年不息的信风会将这些鲜花送出几百公里远。

    李察希望,在天上的妈妈能够看到。

    和以往一样,李察出了居住区,怀抱着订购的花束,走向通往深蓝上层的传送魔法阵。传送魔法阵一次可以把十几个人传送到指定楼层,是最方便快捷的交通工具,当然,昂贵则是它的又一个特色。

    当李察走近传送魔法阵时,旁边已经站着好几个年轻魔法学徒。里面有几张熟悉面孔,是曾经和他共同上过课的。其它人李察则从未见过。他们本来似乎在等待着什么,李察走进传送魔法阵的时候,他们似乎改变了主意,也一起挤了进来。传送魔法阵并不大,加上里面原本就有好几个人,因此显得有些拥挤。摇晃了几秒钟后,笼罩周身的束缚感觉消失了,这是传送到位的标志。随着魔法光幕的落下,李察已经到达深蓝第二十层。在这里他要转乘另一个传送魔法阵前往第四十层,如此反复,而目的地大露台则处于深蓝的八十层。

    就在李察踏出光幕时,忽然屁股上一阵剧痛,竟是被人狠狠地抄了一把!毫无防备的李察一声惊呼,本能地向前冲出,可是脚下却被障碍物狠狠地绊了一下,整个人重重摔了出去,沿着光可鉴人的黑石地面直滑出数米,才停了下来。浑身的剧痛让李察一时爬不起来,突如其来的撞击也令他头脑有点昏沉,可是背后爆发出的阵阵哄笑和嘲弄让他明白,刚刚是被人给耍了。

    那一招猥琐下流的偷袭并不是李察最在意的,但是他怀中原本抱着要送给妈妈的花束却在他摔倒的时候脱手飞出,掉在三五步开外,不但若干花瓣掉了下来,连包扎好的茎枝都有完全散开的危险。李察大急,连忙爬起来奔过去,要把花束捡起来。这是妈妈生前最喜欢的花,并不是稀有品种,但在远离山村的北方却不多见,他向花店提前一个月预定才在今天准时拿到。

    可就在他的手快要触到花束的时候,另一只手却抢先一步,把花束抓了起来。

    李察全身登时一僵,缓缓直起身体,向前望去。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少年法师,大约十四五岁。他比李察还要高出半个头,一脸傲慢与戏谑,穿着魔法学徒长袍,正歪着头看手中的花束。他是刚才那些在传送阵前等待的年轻学徒中的一个,现在看起来还是为首的一个。而其它的年轻学徒也三三两两靠近,隐隐把李察包围在中间。

    李察就是再迟钝,这时也明白这些人是专门为他而来的了。不明白的是,他一直沉浸在魔法的世界里,除了授课老师之外几乎和任何人都没有交流,怎么会惹上他们的?李察能够肯定自己和这些年轻学徒中的任何一个都没有说过一句话。不过智慧带来的超卓记忆力让李察隐隐想起面前这个少年名叫帕潘,似乎出身自神圣同盟某个不大不小的贵族世家,有些魔法天赋,但在深蓝中却不算如何出众,否则李察肯定能记住更多的资料。至于魔力水准……在李察的视野中,帕潘身上代表着魔力的数字不断跳动,这是精确天赋根据帕潘的魔力波动自行测算他的魔力总量,最终停留在15这个数字上。于是李察知道这个帕潘已经是一个二级魔法师了,至少魔力已经达到二级水准。

    帕潘翻来覆去地看着手中凌乱的花束,还用力抖了抖,除了掉落下更多的花瓣和叶子外,也没看出什么来,于是他斜着眼睛昵向李察,傲慢中带着轻佻,问:“你就是那个李察?真看不出你有什么本事,能让伟大的苏海伦殿下收你为弟子。不过说实话,你的屁股倒是长得真不错!”

    少年学徒们顿时哄笑起来,他们显然有着经验,并且深懂其中的意思。李察即便没有经验,从他们邪亵的眼神中也足以读懂。他的脸一时胀得通红,但是坚毅仍使他克制住自己的愤怒,一字一句地说:“把花还给我!”

    “啊哈,花!我倒是忘了还有这么一个东西!”帕潘夸张地叫了起来,然后再装模作样地看看手里的花束,竟然伸长舌头去重重地舔了一口,才说:“这东西对你来说很重要吗?让我猜猜,一定是要送给某个女人的吧?我说小李察,我很怀疑你下面究竟开始长毛了没有,就学着别的男人给女人送花?这样很不好。你要送给谁呢,要不我来帮帮你吧!你看,我这个人很好的,最喜欢帮人了!不过话说回来,这束花真难看,残成这个样子。”他又用力甩了一下花束,更多的花瓣和叶子零落而下,“就象是送给妓女的东西……”

    “还给我!”李察的声音很低沉,如同幼狮的咆哮。

    “啊!原来你真喜欢这玩意儿啊……”帕潘微微躬身,把脸凑近了小李察,手却一松,任由那束花掉在地上。还没等李察反应过来,旁边一个少年学徒就重重一脚踩了上去,然后狠狠碾了几下。

    洁白的花瓣散落一地,再也无法复原。更多的花瓣则在那少年学徒的鞋底下呻吟着。

    李察的反应出乎所有人意料,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冲上去保护花束,也没有制止那个少年学徒,而是身体先向后仰,再如拉满的硬弓骤然弹回,坚硬的额头已狠狠砸在帕潘尤带笑容的脸上!

    传送阵前是交通要道,所以已经有不少人陆陆续续聚拢在一旁。围观者耳中听到的除了象是碾碎浆果的声音外,还有喀喀嚓嚓的骨头碎裂声。看到李察这一撞,有些胆小的人竟然觉得自己的鼻子也有些发酸。

    帕潘的眼前骤然黑了,然后视线又被红的、黄的、乃至各种各样的颜色所占据。世界都在旋转,一时之间,他浑然不知身处何方。就在少年们惊呆的刹那,李察已扑到帕潘身上,双手抓住他的头发,以全身的重量牵引,让帕潘的身体凌空飞起,而李察的双手则死死按住他的头,把那张已经模糊一团的脸向坚硬无比的地面狠狠砸下去!

    这一下只要砸实,帕潘的头骨都会开裂!

    不过在法师云集的深蓝中,当然不可能任由这种恶性事件发生。两个六级的‘物理免疫护盾’同时出现在李察和帕潘身上,护盾相互间的排斥力让李察和帕潘如同撞在一起的圆球,蓦然向两边弹开。

    能够瞬发六级魔法的至少是十四级的大魔法师,果然,两个中年法师走了过来,沉着脸问:“怎么回事?”

    物理免疫护盾的效果非常强大,如果没有吸收到足够多的伤害,就只有等魔法的时效过去,或者是被驱散了。被包裹在护盾中的李察双眼通红,正拼命攻击着护盾,想要破盾而出。他根本没有理会中年法师的话。

    而在另一个护盾中,帕潘则总算从眩晕中恢复过来,回想刚刚的情形,他又是后怕,又是愤怒,鼻子上传来几乎无法忍受的剧痛,他颤抖着手摸上去,那种乱七八糟的触感几乎让帕潘真正昏过去,他一向引以为傲的脸毁了!这一发现几乎让帕潘失去了理智,甚至一时连疼痛的感觉都被压了下去,他指着李察,疯狂地叫起来:“混蛋!敢不敢跟我进行魔法决斗?!输的人要给对方舔屁股!”

    听到帕潘的叫嚣,李察反而冷静下来,收回对护盾的攻击,甚至顺手整理了一下反卷到手臂的衣袖,神情郑重地以一种和年龄不符的沉静说:“我接受!”

    “不行!”把双方分开的中年法师眉头一皱,开口阻止。可是另一名法师却拉了拉他的魔法袍,说:“让他们去!”

    中年法师一怔,略略压低了声音,说:“可是李察是殿下的学生……”

    后者却笑了笑,悄声说:“挑战的家伙叫帕潘,他是兰多夫的一个小跟班。兰多夫也是殿下的学生。所以我想,魔法决斗才是帕潘的本意,只是这个蠢货却差点把事情搞砸了。”

    中年法师醒悟过来:“这是殿下学生之间的事,我们可没必要掺合进去。好,按规矩办吧!”

    深蓝中的传统,如果双方之间有不可调和的矛盾,那么解决方式除了用金币砸人之外,用魔法砸人也同样有效。一方提出魔法决斗,另一方也同意接受,并且双方实力没有明显差距的情况下,决斗就成立,并在深蓝执法法师的监督下进行。魔法决斗有专门的场所,并且委派专门法师驻场保护。使用决斗场需要预先缴纳大笔的保证金,以用于决斗场设施可能损坏的赔偿。驻场法师的主要职责是保护决斗双方,因为魔法决斗的原则是不危及生命。

    当然,绝对的公平是不存在的。比如说帕潘的注册资料是一级魔法师,可是魔力实际上已经达到二级魔法师的水准。

    半小时后,李察和帕潘站在决斗场的两端,相隔二十米。帕潘的伤势经过简单处理,除了脸色有些苍白,已经看不出原本的狼狈,被鲜血染污的魔法袍也换了件新的,不过塌了半截的鼻梁怎么看怎么不自然。

    虽然只是一级魔法师之间的魔法决斗,但是刚才那场冲突的消息扩散得出人意料的快,由于李察身份的特殊性,有不少人前来围观,能容纳两百个人入座的看台上做得满满当当。围观者的神态都十分轻松,熟人之间互相招呼寒暄,似乎并没有把接下来的决斗当成大事,一级魔法学徒间的战斗完全没什么看头,就是双方都不加防御,用一级魔法对轰也死不了人。何况以他们的魔力最多放出三个一级魔法来。

    其实到场大多数人抱着的想法,却是想看看李察究竟有什么不同凡响之处,能够让苏海伦收为学徒。如果李察能够出些丑,那就更加的好了。幸灾乐祸,看着幸运儿跌下尘埃,原本就是很多人心中的阴暗点。

    而在高台上的一个包厢中,单面透光的魔法窗后正站着苏海伦的另两位学生,米妮和兰多夫。米妮是个身材高挑的少女,冷艳而高傲,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已经发育得很好。凛然而拒人千里之外的气质更是她最吸引异性的特质。而兰多夫则已经是个高大青年了,和同龄人相比,他的外型、家世、气质和实力都无可挑剔。如果不是万中挑一的天才,也不可能成为苏海伦的弟子。

    米妮居高临下,俯视着决斗场中已经进入倒计时的两个人,冷冷地说:“兰多夫,你这主意倒是想得真挺好的。如果李察输了,按这种决斗的条件,老师是肯定不会再要他了。可是他不过是个一级魔法师而已,真值得你这么重视,需要用这种手段来对付他吗?”

    兰多夫潇洒地耸耸肩,微笑着说:“我只是想看看这位未来的魔纹构装师有什么过人之处而已。其实我一直不明白,老师为什么不肯让我向魔纹师的方向发展。要知道著名的构装师圣克鲁斯殿下在很早以前就肯定了我在魔纹构装上的天赋了。更何况,他既然也是老师的学生,就没有理由输给底下那些废物,不是吗?毕竟只有一级的魔力差距而已。”

    米妮讥讽道:“是啊!只有一级的差距:一级和二级的差距而已。兰多夫,你这是在羞辱我的智力,还是在羞辱你自己呢?而且你这么做,就不怕老师回来知道了会生气?”

    兰多夫傲然的笑了笑,说:“老师不会为了一个失败者而放弃我这样的天才的。在我每个月的帐单上,老师的喜悦一项经常在10万金币以上!更何况我的父亲是…….好了,决斗开始了,我们先看看吧!”

    米妮的目光也投向场内,但却似乎是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可是我怎么听说,李察这项收入每个月有50万金币?”

    兰多夫一言不发,仿佛没有听到米妮的话,可是脸色却显得有些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