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十八 弃儿

    决斗场中,帕潘和李察都开始吟唱咒语,并且配以相应的魔法手势。帕潘的起手势标准而清晰,一看就知道是一级魔法中最实用,也是威力最大的魔法飞弹。单以魔法造诣来说,帕潘的基础打得十分扎实,即使最挑剔的老师在这个魔法的施展上也找不出什么问题。一级魔法师施放出的魔法飞弹应该只有两颗,可是帕潘双手间却亮起三团魔法光辉!围观人群中立刻起了轻微的骚动,都为帕潘的魔法天赋感到意外。魔法飞弹的施法时间是最短的,当帕潘的魔法飞弹脱手而出的时候,李察的魔法还没有准备完成。

    三枚飞弹中间一枚锁定了李察,另外两枚则是分别射向李察的左右侧。以帕潘现在的实力只能控制三颗飞弹中的一颗进行完全的目标锁定,而采用这样的战术设定会让对手无论向哪个方向躲避都有可能被两枚飞弹同时击中!如果李察不躲的话,那就等于要硬挨一枚魔法飞弹。

    帕潘知道一枚飞弹当然解决不了李察,在打架的时候他亲身体验了这小子出奇健壮的体格,不过他实际上已经有二级法师的魔力了,一共能够释放出三次魔法飞弹。三轮飞弹的轰炸,足够把那小子揍得找不着北!而李察刚刚完成一级魔法师的注册,最多放出两轮魔法飞弹来。帕潘估计自己还是能够硬挺一次飞弹轰击,虽然那非常的痛,而两次的话就有些承受不住了。没办法,魔法决斗就是这样,如果他是三级法师,取胜将没有丝毫悬念,那么这场决斗也就根本不会被批准。深蓝是公平的,想要让深蓝暂时忽视某些不公,可是需要非常强大的背景以及巨额的物质投入。帕潘的家族还远远上不了这种级别的台面。

    三枚魔法飞弹出手后,帕潘就着手准备下一轮的魔法飞弹。对面的李察迟迟没有把魔法准备完成,因此帕潘觉得胜利女神已经在向自己露出大腿了。只要一想到幕后那人承诺的装备、金币和地位,帕潘的心就禁不住发痒,以至于魔法咒语的发音都有些不太准确,1.5秒的施法时间因此被拖成了2秒。然而手中的魔法还没有准备完成,帕潘的耳中就听到从观众席上传来山呼海啸般的声音!

    “这是欢呼?是为我行将到来的胜利吗?”帕潘想着,可是他还有起码的自知之明。于是有些茫然的抬起头,骤然睁大双眼,连准备了一半的魔法都忘得一干二净!

    帕潘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看到了什么?那是一颗火球?一级魔法师怎么可能放出三级魔法,魔法决斗不是禁止使用卷轴类道具吗?为什么会出现一颗火球?!

    那颗货真价实的火球已经脱手飞出,向着帕潘的方向飞去。火球术没有锁定功能,但是高速飞行和法术本身足足十米的伤害范围根本不需要锁定。直到火球飞到不足五米距离,目瞪口呆的帕潘才从震惊中醒来,他一声号叫,连滚带爬的向旁边闪避。可是发挥出有生以来最快速度的帕潘不过跑出三米,就被滚滚而来的火浪追上!砰的一声闷响,帕潘被炸得飞了起来,在空中划出一条短促的弧线,才重重摔在数米外的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决斗场中忽然由极度喧嚣转为死寂,所有人都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

    观众中不乏见多识广的大魔法师,看得出李察这个火球术的威力比标准三级魔法要小得多,但是10个能级的冲击也足以对任何三级以下的魔法师构成沉重打击。帕潘虽然没被当场炸死,却也要好好的养几十天伤了。

    砰的一声闷响,再次吸引了观众的注意力。帕潘发出的魔法飞弹,这时才到达李察面前,他双臂护胸硬挨了一记轰炸,然后神情和手势没有半丝偏差的开始准备第二个魔法。

    这时决斗场中静得连一片羽毛落地都清晰可闻,李察念颂魔法咒语的声音虽然非常低,却也被感知超卓的几位大魔法师听到,于是他们悚然动容!

    虽然魔法咒语被大幅修改,但是他们仍然能够辨认出来,李察的第二个魔法竟然也是火球术!

    李察的脸色已然苍白,魔力的高速流逝让他有种身体被抽空的感觉,他只剩下不到4点魔力,依靠魔力恢复药剂的作用又恢复了一点。而他准备的咒语是火球术再次削减魔力支出的版本,还没有研究完善。但就算完善了,也需要6点魔力,才能放出能级为8的小火球。只是强烈的信念支撑着李察,让他不惜造成魔力透支也要把这个魔法完成!

    火球虽小,杀人却也够了。

    这时驻场法师闪现到场地中央,挥手驱散了李察未完成的魔法,同时也替他稳住了紊乱的魔力。

    “够了,你这个魔法放出去会要了他的命,这不符合魔法决斗的规定。”说到这里,驻场法师回头看了看帕潘的状况,然后宣布说:“这场决斗的胜利者,是李察!现在,李察,你可以按照事先的约定,要求对方执行……嗯,那个约定的赌注。执行地点可以另行选择。当然,我个人建议你选择一种……呃……类似的,变通的……执行方式,这也符合魔法决斗的规定。”

    听了驻场法师的话,李察走到趴着不动的帕潘身边,粗鲁地拉起了他的头,看了看那张被烟火熏得焦黑浮肿的脸,以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说:“有个人曾经告诉过我,如果有人想要爆你屁股的话,那你就要先双倍爆了他。”

    说完,李察就站了起来,用尽全身力气,狠狠一脚踢在帕潘的屁股中间!帕潘发出一声杀猪般的号叫,随后转为不知是哭是笑的呻吟,声嘶力竭,气息断续。李察向外走了两步,忽然转身,又给帕潘补上一脚!这一脚立刻让帕潘呻吟的声音再次提高了八度。

    看到李察的两脚,驻场法师的眉毛也不禁微微一扬,感觉臀部的中间部位有些许不适。不过在他看来,李察这一脚明显比执行约定赌注要来得仁慈,因此就默认了这种执行方式,宣布决斗结束。观众席上的人们开始陆陆续续退场,他们显得十分兴奋,不断讨论着李察的火球术,而帕潘的屁股自然没有人去关注。显然,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这都会是一个热点话题。

    包厢内,米妮和兰多夫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米妮忽然嗤笑了一声,说:“兰多夫,你说得没错,看来小李察的确值50万金币呢!”说完,她也不招呼兰多夫,而是径自向包厢外走去。

    兰多夫脸色铁青,双眼几乎要冒出火来!他的目光死死盯着米妮纤细的腰身和摇曳生姿的臀部,两排牙齿紧紧咬在一起。

    拉开包厢门时,米妮忽然回头,淡笑着说:“你不用光是盯着我的屁股看。我倒是觉得,你现在需要好好想想自己屁股的前途了。六天后老师就回来了!”

    砰的一声,包厢门狠狠在兰多夫面前关上,用力之重,一点都不讲贵族礼仪和风范。而兰多夫随即咆哮起来,几乎把包厢内的所有能砸的东西都砸烂了,反正他赔得起。

    至于帕潘,这个时候却成了被世界遗弃的孤儿,就连那些平素时和他形影不离的跟班学徒们此刻也闪得不见踪影。因为直到这个时候,他们才重新记起苏海伦殿下的恐怖。也就是这些进入深蓝时间不长的学徒们,身上还会残留那么多世俗纨绔的习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