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十九 平衡

    深蓝最上端三分之一楼层,都是苏海伦的专属区域,闲人免进。如果想进也可以,各层间游荡的魔法傀儡拥有相当于十五级战士的实力,它们会攻击一切没有纪录在魔法核心内的入侵者。只要能够打赢这些傀儡,再挑战一打的魔导师,最后轰倒苏海伦,就可以随意洗劫传奇法师的老巢了。至少理论上如此。

    传奇法师是个相当喜欢空间感的人,所以她一个人就占据了庞大的空间。此时在专属区域的一角,回荡着断断续续的惨叫。在灰暗而幽长的廊道中,惨叫声回荡不绝,让不知情的人毛骨悚然。而知情的少数人,则完全是另外一种反应。

    米妮从廊道尽头出现,快步走着。她毕竟还是个少女,急促的步伐,紧抿的嘴唇,微蹙的眉,以及略微紧绷着身体似乎随时准备闪避什么的样子,看上去很不喜欢廊道的昏暗阴森。但是这片区域就是以黑暗、阴森、潮湿为主题,是永远正确的苏海伦殿下亲自决定,所以没有人敢于提出异议。这时廊道中再次响起了隐约的惨叫,米妮辩认出了声音归属,嘴边露出一丝冷笑,狠狠啐了一口。

    在阴暗区域的尽头,座落着一片占地上千平方米,足有十多个大大小小不同功能囚刑室的监狱区。一间囚室的中央,兰多夫四肢拉开高高吊在刑架上,衣服被剥得精光,一名**上身的狱卒正挥舞着五米长的鞭子,一下下抽在兰多夫的身上。狱卒是个黑人,虬结的肌肉上涂满了油脂,反射出腻人的光线,皮质短裤边角都已磨损,上面还沾染着大片深褐色污渍,不知道是什么人或者是什么生物的血。

    如果可以忽略眼前的暴力和血腥仔细观察,会发现狱卒技艺非凡,长鞭在空中抖出复杂的轨迹,噼啪作响,然后带着呼啸的恐怖风声落在兰多夫白嫩的屁股上,在两方巴掌之地留下道道鲜红的淤痕。淤痕高高肿起,却并不破裂,这样既不会伤得太重,又能够成倍叠加痛苦。狱卒站在四米外,挥舞着五米长鞭,鞭梢在兰多夫白嫩屁股上留下的鞭痕却是分布均匀,几乎填满了每一块能够填进去的空地,只是偶尔有交错痕迹,却也没有破皮。远远看去,仿佛是一幅野兽派抽象画,方寸之间充满无数凌乱的色块和线条,却展示出难以言喻的美感。如此技艺已然炉火纯青。这名狱卒如果放到外面去,也能算得上是一名强者。

    兰多夫的屁股已经高高肿起,脸上眼泪、鼻涕和口水交织在一起,英俊的面庞扭曲地一塌糊涂。作为古老贵族世家的优秀子弟,兰多夫也绝不缺乏勇敢和忍耐。但是阴暗区域的刑罚有很多是为了炼狱恶魔,深渊魔鬼,各类龙裔亚种以及混血兽人、极地灰矮人之类的强悍种族准备的,人类,特别是不以肉体强度见长的魔法师,对这些刑罚大师来说简直就是一碗白水,喝了都没什么味道。比如抽击兰多夫的这位狱卒,就只用了最简单的鞭打,就已经让他意志崩溃。要知道吊着兰多夫的这座囚室面积很大,里面摆放着合计十六套刑具,而狱卒可以熟练使用其中的九套。

    鞭打结束,兰多夫的抽搐却没有停止,甚至连昏迷过去都做不到。剧烈的疼痛一波波袭来,没有高峰低谷,没有丝毫停顿片刻间断,不断冲击着理智的坝沿,仿佛下一刻就会投奔绝望之渊。

    所有的伤处都集中在米妮曾经提醒过他要重点照看的屁股上,因此巨大的屈辱几乎让兰多夫发疯,所幸他本也是意志坚强的人,直到最后都没有完全崩溃。可是当鞭打结束后,他已经没有力气再感到耻辱了,在受刑过程中,更加让他难堪的事也发生过。他只希望这件事不要传出去,如果传到苏海伦的耳朵里,那么他的学徒位置必然不保。一想到被踢出深蓝后的生活,兰多夫忽然感觉到深深的寒意,他甚至不敢去想象今后的日子该怎么办。从高高在上到摔落泥地,这种落差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承受的。现在,兰多夫才终于发现,让他与众不同的并不是自己的外貌或者天分,而是苏海伦弟子这个头衔以及他的家族背景。

    一时间,恐惧和懊悔吞噬了兰多夫的心灵,让他甚至忘记了去诅咒米妮的屁股。

    在苏海伦最喜爱的一个休闲厅中,一个身高超过2米的黑肤奴隶正弓着身体,背上驮着巨大的金色圆盆,里面堆满了各式各样新鲜珍稀水果,有的丰硕饱满散发着诱人入口的光泽,有的却是外形奇特颜色诡异,林林种种应有尽有,很多都不是这个季节出产的,还有许多异位面的产物。而最上方的水晶杯内,则摆放着几枚通常是由超阶魔兽守护的珍品。这一大盆的水果恐怕有几十公斤了,正是苏海伦今天的零食。

    黑肤奴隶迈着沉重的步伐,沿碎石铺就的小路快步行走,然后穿过一片枝叶绚丽的树林,再通过大片如茵草坪,才看到小湖旁摆放着的几张桌椅。与吸引眼球的水果和容器比起来,那几件家具线条简单,连修饰都是纯色,朴实无华,却一眼看去让人立刻产生一种舒适放松的感觉。

    苏海伦正慵懒地靠在软榻上,一颗颗往嘴里扔着水果。身旁放着个同样的金色水果盆,此刻已经见底。黑奴把果盆放下,取走了旧的,沿原路返回。说是休闲厅,但这个区域的面积却超过一千平方米,里面布设了完整的生态和取暖系统,如同置身于最舒服的山野之间。

    五六个大魔导师正围在苏海伦的软榻边,汇报着这段时间以来的重要事件。按重要程度由高到低的划分,近期事件主要为财务平衡、兰多夫和李察三件事。

    一名大魔导师以简洁而快速的语言描述了冬季整个深蓝的收支情况,还没讲完,一颗正被抛向苏海伦小嘴的硕大樱桃骤然凝停在空中,随后苏海伦那双明亮得无以复加的眼睛就盯在了大魔导师的身上,如巨龙般的威压瞬间施放出来,让在场所有的大魔导师都有些站立不稳。

    “你说什么?我们上一季亏损了?!”

    这位负责财务的大魔导师种族很是与众不同,竟是人类的死敌:极地灰矮人。灰矮人中拥有魔法天赋的很少,能够修炼到大魔导师级别的更是屈指可数。但是灰矮人敛财和精细的天性,用来管帐倒是再合适不过。他立刻借着微微躬身的姿势半低下头,避开传奇法师目光的直视,小心翼翼回答:“是的!但是亏损额并不大,还不到60万帝国金币…….”

    苏海伦立刻打断了他:“那也是亏损!我记得去年年中我刚刚打劫了几条巨龙,还是有把一些收获投入到深蓝的运作中的。怎么还会亏损?查明原因了没有?”

    “原因已经找到了,不过……”灰矮人魔导师有些吞吞吐吐,欲言还休的样子。

    “说!”苏海伦的声音再次提高。

    灰矮人一咬牙,硬着头皮说:“原因在于,您最近一段时间的心情都很好……”

    樱桃继续它的飞行过程,消失在苏海伦的小嘴深处。传奇法师皱起了好看的小眉毛,一脸严肃地思索着,过了片刻才缓缓地说:“可是接下来一段时间,我的心情可能会更好。这个先放放,说后面的事吧!”

    另一名人类魔导师立刻走上一步,说:“已经按您的吩咐给了兰多夫刑罚,现在您看应该如何处置?”

    “你的建议呢?”苏海伦懒洋洋地玩弄着手中一枚水花果,有些兴趣不大的样子。

    人类魔导师说:“他的天赋还是相当不错的,综合评级可是卓越,而且他是圣树王朝索拉姆公爵的儿子,克鲁斯大师也曾经肯定过他的构装师天分,所以我的建议是保留他学徒身份。”

    传奇法师哼了一声,说:“那个克鲁斯也好意思自称大师?而且他居然还给自己的名字前面加上了圣这个前缀!抛开这些不说,这老家伙看人什么时候准过!我们已经有了一个未来的大构装师,这种半上不下的东西就不用培养了,浪费资源!上一季我们可是亏了不少的钱!这样吧,按照原本的决定,把兰多夫给送回去。”

    “可是他毕竟是索拉姆公爵的儿子……”人类魔导师小心提醒着。即使在强者云集的圣树王朝,索拉姆公爵也是一位举足轻重的大人物。公爵自身同样有着屠龙者、巨魔终结者和炼狱猎杀者等三个显赫称号,距离传奇仅仅一步之遥,随时都有可能跨入传奇境界。如果双方真的转为敌对的话,索拉姆公爵也未见得就一定会输给苏海伦。

    苏海伦有些不耐烦地挥手打断了他的话,说:“兰多夫是索拉姆的儿子,可是索拉姆又不是只有一个儿子!而且除了兰多夫的老妈,索拉姆余下的十一个老婆都会站在我们这边的!这样吧,我记得索拉姆的儿子中还有两个天赋不错,不会太给我丢脸。就把这个自费学徒的名额优先权给他们好了。只要索拉姆拿出原定赞助费的一半,就可以得到这个名额。”

    “有了这笔赞助费,深蓝就不会亏空了吧?”苏海伦转向灰矮人,脸上已经满是期待。

    灰矮人快速计算了一下,皱眉说:“仅仅能够保证春季。因为您接下来的心情肯定会越来越好。”

    苏海伦这一次认真起来,小手抓在果盆里,却忘了往自己的嘴里扔。她沉吟着,纠结着,最后有些痛苦地说:“我的心情……这个……没法控制。现在怎么办?那些龙都已经很穷了,去年才刚刚被我逐一拜访过,现在再去肯定没什么收获。而且它们越搬越远,去找一次也很辛苦的……”

    “要不……再增加一个自费学徒的名额?”灰矮人试探着建议。

    还没等苏海伦表态,另一个上了年纪的魔导师立刻反对:“这可不行!苏海伦殿下的学徒身份何等高贵重要,怎么可以随便卖?有一个还可以说是权宜之计,再加一个怎么行?名实不符的亲传学徒如果多了,对殿下的声誉,对深蓝的声誉可都是严重的损害!”

    “声誉是未来的事,而亏损却就在眼前!何况只要能够成为殿下的学徒,哪怕仅仅是自费学徒,都绝对会被无数天才争抢的。难道你就忍心看着我们最年轻美丽的殿下不能够随心所欲的喜悦吗?再者说,殿下的学生中还有一个未来的大构装师!在这颗夺目的太阳旁边,其它的星辰都会暗淡无光的。”灰矮人几乎是在跳着吼叫了。

    苏海伦再次抬起小手,于是所有的魔导师都不再说话,而是屏息等待着她的决定。

    在赤字与声誉之间摇摆多次,苏海伦终于作出了痛苦的决定:“就再增加一个自费学徒的名额吧!”

    为了平衡心理的负担,苏海伦立刻把注意力转移到李察身上,说:“现在,让我们来看看未来的圣构装师都做了些什么。”

    财务的压力,立刻让小李察的前景从大构装师提升到了圣构装师。

    (PS:好吧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