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二十 意外

    另一名魔导师则取出两页资料,送到苏海伦面前。传奇法师一眼扫过,就跳了起来:“他改进了火球术?让我看看都改进了什么…….一共七项改进!真是不错,能够在一级时就施放出三级的火球,就连我当年……”

    传奇法师忽然咳嗽了一声,才接下去说:“我当年成为一级魔法师的时候,也就能随随便便放个四五次火球术而已。不过小家伙真是个天才呀,还是个构装师,还有阿克蒙德的血脉!嘿嘿,呵呵,哈哈!”

    苏海伦反复看着手中的两页纸,似乎总也看不够一样,最后终于还是忍不住大笑起来。张扬的笑声中,传奇法师对灰矮人说:“这样吧,这个月给小李察的预算调整一下,嗯,就在我的喜悦一项下增加……”

    具体的数字还没有说出口,熟知传奇法师殿下脾气的灰矮人立刻大声提醒着:“殿下,您现在的心情似乎太喜悦了!”

    听懂了的传奇法师虽然止不住的想笑,但是却决定把预算调整的时机往后放一放。

    此时此刻,未来的圣构装师却对发生的一切浑然不知。小李察正赤身站在浴室中,把一盆冷水狠狠浇在头上。生活区域的魔法供暖设备早已被他关掉了,这套系统舒服是舒服,可以在一年四季保持恒温,但运行一个月的代价就是1000金币。而这盆带着冰花的水浇在身体上,让李察的每根肌肉都忍不住抽动一下。可是惟有这样,才能浇熄他身体内不断涌动的沸腾血液。

    从决斗前和帕潘的肉搏,到决斗场上让人心颤的两脚,李察现在都不知道自己那时为何会做出如此疯狂的举动。是为了帕潘对妈妈的侮辱吗?但肯定不全是这个原因。自己抓住帕潘的头往地上摔的那一下,以及在决斗场中准备射出的第二枚火球,都是可以要了他命的动作。还带着山中少年纯朴本性的李察依然认为,帕潘虽然必须受到惩罚,但却远不至于要杀了他。可是在当时,受到侮辱的李察只觉得一股灼热血流涌上头顶,全身都象掉在熔炉中一样。他眼中的帕潘变得无比惹人痛恨,甚至李察觉得生撕了他都难以稀释胸中的那种痛恨!所以把帕潘的脸往地上砸,仅仅是开始。而在决斗场上,李察宁可透支魔力,也要把帕潘当场点燃。第二个火球绝对会让已经没有任何魔法防御能力的帕潘变成人形火炬,从而无比痛苦的死去。

    透支魔力是魔法师的大忌,根据透支魔力多少,轻则会使魔力恢复速度减慢,时间从一个月至数年不定,严重则会使魔法师的魔力降阶,甚至可能直接死亡。这是沉重的代价,但是李察却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只求把帕潘杀掉。可是就算把帕潘杀死一百次,也不足以倾泻小李察当时心中的愤怒。

    决斗之后,李察昏昏沉沉的,几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居住区。他只是隐约感觉到,周围的人一下子多了起来,而且对他的焦急和关切比以往还要多了许多倍。

    当李察再次醒来时,已经是决斗后的第三天了。

    沸腾血液的余波仍在,让李察仍有些忍不住有些要去再找帕潘麻烦的想法。小李察随即发觉了自己的状况的确不太正常,脾气变得异乎寻常的暴燥,而且会从心底深处涌上重重杀机,甚至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行动。直到现在,他都想要狠狠地砸些什么,才能够悄悄宣泄一下心中的怒火。

    哗!又是一盆冷水当头浇下!

    在这种天气虽然李察的身体远比一般少年要结实,却也冻得瑟瑟发抖,脸色苍白。可是寒意初过,李察又感觉到那些灼热的血脉在蠢蠢欲动,而且这一次还带动了他体内魔力的隐隐共鸣。李察一咬牙,用已经僵硬的手再次抓起木桶,接了满满一桶水,然后铲了一铲碎冰倒在桶里。这么简单的动作做起来却很吃力,因为大多数的关节已经僵硬,手指上更是根本失去了知觉。

    就在李察挣扎着想要提起木桶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清脆甜美的声音:“嘿!有人在里面吗?出来吃东西了!”

    这个惊吓突如其来,让李察大脑一片空白,就象小时候在山林里被座狼悄悄从背后搭上了脖子。山里锻炼出来的本能让他立刻扔下木桶,勉强向后扑去,试图和来袭者进行殊死肉搏。一转身,李察就看到一个少女正站在淋浴间门口,正伸头向里面看来。李察认出了这是一直给自己送帐单的少女,可是已经控制不住僵硬的身体,笔直扑到少女身上,把她扑倒在地。

    李察长得已经和十四五的少年相近,和少女个子差不多。少女被压在下面,立刻痛得叫了一声。

    不知怎么的,李察一向清晰的头脑现在变得有些昏昏沉沉的,平时瞬间可以想清楚的事情现在却需要很久才能明白。他的体温已经降得很低,可是那些深藏的沸血却仍不安分。而且身下的少女衣服十分轻薄,深蓝的魔法袍都兼具保暖功能,即使在冬天也无需过多衣服,因此透过轻柔的衣料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少女身体的形状以及火热的体温。冰冷肌肤和少女火热躯体间的碰撞,一时让小李察的感觉提高到了前所未有的敏锐状态。少女的身体兼有柔软和弹性,充满了青春的气息。李察忽然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身体的某个部位正在苏醒。而且那些沸腾的热血似乎找到了目标,一齐向下涌去。然而通向苏醒部位的血脉似乎不是很通畅,而且前面几大桶冰水的效力仍在,沸腾热血前进了一小段路后,进展就变得缓慢起来。

    “怎么是你?你怎么进来的?”李察努力保持有限的清醒,惊讶地问。

    “我现在负责给你送饭。可是你一直睡着,我已经来过两次了,怎么知道你突然会不见了……唉哟!”少女无辜地说着,她被李察撞翻压倒,摔得头晕眼花,现在周身才开始剧痛。她虽然已经是正式的二级魔法师了,可是魔法师不象战士那样拥有强悍的肉体。大多数魔法师的身体比普通人强不了多少。

    李察这时才想起自己还把少女压在下面,于是歉意地想要起来,可是冰冷僵硬的关节却没能让他如意,刚刚撑起半身,就又扑在少女身上,他再挣扎了几下,倒象是有意在少女身上磨来蹭去。说到底,李察也不是战士,那几桶冰水的效力可不是那么容易过去的。

    被狠狠碾磨,少女脸上猛然飞上一层晕红,下意识地伸手想要推开李察。可是触到李察年轻却坚硬的身躯时,她却忽然改了主意,变推为抱,身体在李察下面不住扭动着,象只被按住了还不肯安分的猫。她的双眼半闭着,身体不断挺起,用柔软的胸部揉搓着李察略具形态的胸肌。呻吟依然从她的喉咙中飘出,却不止带着痛苦,还有些迷离和喘息。

    李察很有些奇怪少女的反应,她明明开始是想要帮助他站起来的,怎么突然间变成了阻碍?可是少女的反应却让他另有一种异样的萌动,在他十一年的人生中,还是第一次有如此心跳加速的奇特感觉。忽然之间,李察竟然觉得就这样压着她也很不错,有些不想起来了。而胸前感觉到的柔软,就是女孩子的**吗,果然很舒服。要是再大些就好了……

    这并不是胡思乱想,而是有充分数据支持。李察得到了少女身体几乎全部的数据,精确和智慧天赋在这一刻同时发挥,对某些重要曲线的变化甚至构筑了描述它的方程式。数字再一次让李察体会到了美,只可惜却是不合时宜。隔了一层数字和公式,萌动感觉的冲击力立刻减弱了一半以上。不过同记忆中其它的女人相比,少女的尺寸的确不具优势。

    是还不错!年龄也是一个影响关键数字的重要变量。两个天赋再次一起纠正了李察的错误观点。

    就在这里,少女一条弹力充沛的腿忽然从魔法袍下摆中探出,插入李察双腿之间,然后往上一抬,一直挤到不能再深入为止!

    刹那间,小李察眼前全是飘飞的数字,相互间没有丝毫联系。

    PS:好吧好吧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