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二十一  浇灌

章二十一  浇灌

    李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站起来的,反正最终还是摆脱了少女的纠缠挺直了身体。少女的体力毕竟有限,李察那出乎她意料之外的结实身躯,对她而言实在很沉重,几个动作做完,已经满身是汗,手脚酸软。看到成功站起来的李察,少女恨得差点咬破嘴唇。不是说贵族家的男孩子们六岁时就开始学习辨识男人和女人的不同了吗?十岁的贵族少年,该懂的就都懂了。很多大贵族家的男孩到十五岁时,或许经历过的女人已经超过两位数。可是这个李察怎么象是什么都不懂?传奇法师的学生,哪一个家世不是贵族中的贵族?

    “不可能的!他是殿下的学生,他肯定是觉得我不够好!”少女太过于纠结,竟把心事不小心说了出来。

    “你怎么不好了?”李察有些茫然的问。直到现在,他还觉得刚刚发生的事象是在梦中。

    少女一咬牙,身体一软,靠在了李察怀里。看她一副虚弱得要直接栽向硬石地面的样子,李察不得不扶住了她,少女顺势扭了扭柔软的腰肢,把自己最为高耸的部位紧紧贴了上去。

    然而刚刚扶住少女,李察就不由自主地倒吸了一口冷气!

    少女的一只手悄悄握住了李察的下身,然后用力揉搓起来。

    几下过后,手上传来的感觉就让少女知道,那是快要成熟的果实。快要成熟,就是还差着一点点。也许一年后会熟,也许只需要几个月,假如浇灌丰足的话应该还能更短些。但是现在,果实毕竟还显得有些生涩。然而果实就是果实,和一切快要成熟的水果一样,只要用力揉搓,多半能用手工的方式催熟。

    少女又咬住了下唇,显然在认真考虑着什么。

    她终于没能下得去手。不是因为良心发现,而是手工催熟对果实或许会有损害。哪怕这种概率极低,也会留下无法预料的后遗症。少女可不想冒那么大的风险。

    所以李察终于得以顺利地换上一身深色便装软袍,并坐在了餐桌前,然后看着桌上放满整个银盆的烤肉发呆。这是他的午餐,而晚餐还会提供同样的份量。

    烤肉足有两公斤重,还不包括四样同样份量十足的配菜及一大杯叫不出名字且味道古怪的酒类饮料。过去这是小李察一整天的饭量了,现在却变成了一顿,而且还必须吃完。除了送饭之外,少女的另一个任务就是看着李察吃完。

    虽然拿起了刀叉,李察却有些下不去手。他的确饿了,特别是和少女纠缠许久后,那股恼人的神秘血液悄然消失。但是对付这么一大盘东西却让他感到十分为难,特别是烤肉还弥散着一种让人作呕的味道。丝丝缕缕不绝萦绕鼻端,时间久了,李察又觉得身体中血流速度在加快。他很怕吃下去后会再次激发出那道不知名的炙热血液。

    少女看出了李察的犹豫,于是微笑着说:“用力吃吧!殿下的一句名言可是‘要想有巨龙的力量,就要先有巨龙的食量’。所以深蓝中的高阶法师都很能吃。”

    虽然是苏海伦的学生,自己也对苏海伦充满了敬畏,可是李察却仍然对自己老师的这句名言感到疑惑。而且不光是烤肉,配菜和酒的味道都开始引发他身体的反应,到最后,每多一种味道传入鼻子,他就感觉身上有一道血脉被撩动。至于送饭来的少女正端坐在桌旁,双肘支在桌子上,手则托着下巴,就这样看着李察。可是李察发现,她的目光偶尔在食物上掠过时,立刻就会变得炽烈。然后又恢复若无其事地样子。于是李察知道这份午餐可能并不简单。

    “这是什么肉?”

    “科摩多地行龙的肋排。”少女不假思索的说。

    “酒呢?”

    “烈焰峡谷灰烬矮人精英战士专用的斗士酒。”

    “啊,那这些菜呢?”

    “藠兰,血鹦鹉,卡布浆果和斯比蓝草。这些都是强壮药剂的主要配料,经过特殊的手法烹制。吃掉的话,可以增强力量和体质。”少女看来对每样食物都了如指掌,而这似乎并不是她的专业。李察能够察知,她其实已经拥有接近三级的魔力了。这个年纪的三级魔法师不算罕见,但也绝对没到泛滥的地步,即使在深蓝中也是如此。

    李察点了点头,招呼少女说:“你也一起来吃点吧!我一个人可是对付不了这么多。”

    少女啊的一声惊呼,急忙摇头,说:“不,不行!它们好贵的,我根本负担不起…”

    “就当是帮我作弊了。”李察笑着说。在神秘的沸腾血液不出来捣乱的时候,李察还是非常聪明的。过去一年中发生了太多的变故。而苦难会让男人加速成熟。

    听到李察的话,少女心情莫名一松,但还是摇了摇头,说:“不行。我知道你是好意,但它们都是特殊配方,是只能给男人吃的。”

    少女没有说出的一句话是,这些食物也同样会让男人加速成熟,只不过是在另一个方面。而这些知识,却的确不是她应该知道的。

    李察再看了看少女,于是不再犹豫,开始努力消灭盘中的食物。他吃得很快很用心,时间的有限让他做任何事情都非常专注。最后,李察端起酒杯把里面味道刺鼻的酒一饮而尽时,少女的眼睛轻轻忽闪了一下。此时,在她的视野里,似乎看到一颗稍显青涩的果实正在被恶狠狠地浇灌着。

    十分钟内,李察已经把所有的食物都打扫得干干净净,一个个银盘的光洁程度和刚洗过也差不了多少。因为李察从少女的反应中推测,月末寄来的帐单上一定会多出一行醒目的数字。

    少女开始收拾餐具,动作却略显得有些缓慢。而经过浴室中的纠缠后,李察对她也有了种不一样的感觉,此刻回想起来,那些肢体交缠,那些触碰动作,都有着特殊的意义。在李察目光的注视下,少女的脸微微泛红,而李察也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又开始炽热了。那魔法长袍下的柔软身体,似乎开始对他产生一种神秘的吸引力。

    “还没有问你的名字。”李察忽然说。

    少女的身体忽然微微颤抖了一下,头不自然地低了下去,说:“我叫艾琳,艾琳.菲拉。”

    “那么,我有什么可以帮你……哦,不,我是说,你帮我做了很多事,我希望能够有所回报。”李察斟酌着用词,以免冒犯或是伤害到少女的自尊。他的细腻继承自母亲,而对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把握却因在深蓝中所得到知识的增加而逐渐娴熟。

    艾琳终于抬起头,展颜一笑,说:“深蓝的传统是有付出才会有金币。不过我知道的很多很多,深蓝内无论你想了解什么,都可以来问我。当然,我会根据情报的稀有程度收取一点点费用。”

    收拾好餐具后,少女忽然凑到李察身边,在他唇上飞快地啄了一下,快速说了声:“谢谢你!”然后就飞一样的离开了。

    看着少女明显轻快的步伐,李察的心情忽然也靓丽了许多。

    魔法阵闪耀着光芒,推动厚重的金属门缓缓合拢,将居住区和外界隔离。一切喧嚣都被拒之门外,整个区域安宁静谧。李察已恢复平静,开始了一天的学习。但是今天的火鸟羽毛笔尖似乎特别滑,而刚启封的洛尔斯珈地狱血也显得干涩,以至于在昂贵的梦魇星纹布上绘出的线条屡屡出现偏差,有几次失误差点大到让魔法阵局部作废的地步。现在李察所使用的练习材料光从价值上说就超过了五万金币,如果魔法阵局部绘制成功的话,则会给李察充回三万金币。这可是李察第一个月的学费补助。

    然而今天手中的笔就是不听话,想让它在哪里停下,多半会冲过头去。李察很快就觉察到自身也有不对劲的地方,比如说心跳比平时快了很多,比如说格外期待着晚饭时间的到来。而这个局部魔法阵虽然耗材昂贵,本身却不特别复杂,只是对精度要求有些高而已。可是这一次李察用的时间却比绘制最复杂的魔法阵还要多得多。

    “嗯,今天下午的效率好象有点低,但也不一定……”李察若有所思。

    效率是正常情况下的四分之一,精确又给出了答案。不得不承认,有些时候这个天赋的确不怎么讨人喜欢。

    晚餐时间终于到了,少女踏着准点的步伐走来,然后安静地看着李察快速而精确地解决了盆中的食物。在离开之前,她照例在李察唇上轻轻一吻,然后又抓起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狡诘地笑笑,说:“欠我一个金币!”然后就飞快地出了居住区。

    少女心情格外好,一路欢快地小跑着,却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小广场上走来了一群人。人群里居中的是一个英挺的贵族青年,看上去十七八岁,服饰简洁合体,以剪裁手工取胜,左胸上则佩着个不大的淡金色徽章,中央是一个双头鹰,脚爪中抓着一条盘曲的大蛇。稍稍了解大陆政治的人大都会认得这枚徽章。鹰蛇正是圣树王朝索拉姆公爵的标记。而索拉姆家族能够在衣饰上佩戴家族徽章的人则少之又少。

    少年身后跟随着十几个人,半数武者半数法师,和深蓝中法师成群的景象大有差别。曾经为李察讲解深蓝历史的老法师此刻正殷勤地跟随在少年身边,抑扬顿挫、声情并茂地讲述着。能够让老法师如此卖力发挥的要素,除了家世背景,更多却还是金币的力量。青年有些心不在焉地听着,更多是在观察深蓝的内部结构和往来人群,犀利的目光不放过每一个细节,连提供照明的魔法灯上都会逗留片刻。

    青年眼中,艾琳的背影正一路远去,欢快得如同一只美丽的燕子。他若有所思,停下了脚步,然后看了看艾琳出来的地方。那是一片居住区,长长的墙壁上只有一个由魔法阵驱动的金属重门,表明门后那片大得惊人的区域只属于一位主人。

    “你刚才是说,这是属于那位……嗯,李察先生的居住区,是吗?”青年向老法师问道。

    “是的!李察是殿下最新收录的学生,别看他年纪还小,却是个真正的天才!只要看这片居住区就知道了,殿下的学生中,可是仅有两个人才能够得到这么大的空间!还有一个天大的秘密……”说到这里,老法师故作神秘的压低了声音。

    “哦,什么秘密?”青年饶有兴味地凑近了老法师。

    老法师左右看了看,才以仅仅两个人能够听见的声音说:“李察先生,是一位未来的构装师!”

    青年一脸惊讶,失声道:“什么?你刚才不是说,他刚满十一岁吗?”

    老法师急得直跳脚:“小声,小声!这是秘密,我刚才也说,是未来的构装师,未来的!”

    青年这才恍然:“真是不可思议!是谁认定他有构装师的天赋的?苏海伦殿下吗?”

    “除了殿下还能有谁?”

    青年笑了笑,掏出一小袋金币塞到老法师的手里,说:“谢谢你告诉我这么重大的一个秘密。”

    掂了掂手中钱袋的份量,老法师顿时眉开眼笑。这件事,在深蓝中只对李察来说是个秘密。不过用这个‘秘密’从新到深蓝的人身上换钱,老法师已经做得十分熟练了。

    青年深深地向居住区的大门看了一眼,才向老法师说:“和老师约定的时间快到了,我们现在就过去吧。让老师等我可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