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二十二 传奇 上

章二十二 传奇 上

    在私人图书室内,苏海伦难得端正地坐在桌前,翻阅着厚重的魔法书藉。在她前后左右的空中,同时飘浮着数以百计的魔书典藉,有的合闭,有的打开,有的某页直立显示出上面的文字或图形,等待被选用。在传奇法师需要时就会自行飞到她的面前,而后自动翻到指定的页数,并且调整角度,把页面上的内容用最容易阅读的方式展现出来。她皱着小眉毛,飞速翻阅着,偶尔才会在面前的几张纸上涂改几笔。

    这个区域名义上是私人图书室,可是前后达七十排、每排七米高的书架上堆满了各式各样的魔法书藉,规模比起据地立国的大公公国图书馆都不逊色。一束光线从穹顶的弧面水晶射下,在半环形图书馆的焦点位置留下一个巨大的光斑。而苏海伦就坐在聚光灯下。

    这时图书馆半掩的大门被轻轻推开一线,一名头发胡子已经花白的侏儒魔导师蹑手蹑脚走了进来,看到传奇法师正在伏案辛苦工作,魔导师的脚步立刻更加放轻三分,然后以尽可能轻柔和缓的声音呼唤道:“殿下……”

    “我正忙着呢!”苏海伦没有好气地回了一句,连眼角都没向他撩一下。

    侏儒魔导师立刻一惊,然而想到需要汇报消息的重要性,在心中权衡一番后,终还是小声说:“殿下,索拉姆公爵的儿子已经到了,正在等着您的接见……”

    啪!

    苏海伦重重拍了下桌子,把侏儒魔导师后面所有的话都堵了回去。她这次终于抬起了头,可是脸上却满是寒霜,口气不容置疑:“我说了,正忙着呢!让他等!”

    “可是……”侏儒魔导师终于把余下的话咽了回去,直到轻轻掩好图书馆的大门,才轻轻地说:“好吧,让他等着,让索拉姆的儿子等着。他只是等了三个小时而已,而您指定的时间本来是两个小时之前。”

    图书馆的大门忽然打开,一本几乎有大半个侏儒法师高的魔法书飞了出来,啪的一声砸在侏儒背上,他顿时觉得五脏六肺都用力翻腾了一下,差点晕过去。侏儒魔导师这才确定苏海伦是真的有非常重要的事,重要到连狠狠得罪索拉姆公爵也在所不惜的地步。

    又过去整整一个小时,侏儒魔导师才得到召唤。他立刻飞奔进图书馆,略显疲倦的传奇法师扔过来一张涂得密密麻麻的纸,吩咐他照办,然后自行向会客区域走去。由于先前被打断工作的不悦表情仍保留在传奇法师美丽的小脸上,侏儒魔导师保持着最恭谦的姿态和最忏悔的表情目送她走远,才仔细阅读纸上的内容,他很有些好奇让殿下如此看重的事情究竟是什么。

    纸上是一份食谱,共包括一百一十二种原料和二十八种菜式,份量精度达到了十分之一克,而进食时间则精确到了分钟。食谱是为李察准备的,时间却只覆盖了一个月而已。让传奇法师花去四个多小时主位面时间准备的,竟然只是李察一个月的食谱?

    看到这张纸后,本来认为李察最多能当个初级构装师的侏儒魔导师,现在也觉得“未来圣构装师”的说法似乎有几分成功的可能了。毕竟想让传奇法师花费几小时的宝贵时间度身订制一份月度食谱,一个普通构装师还真不够资格。

    在一间富丽堂皇的小会客厅中,青年正负手站在落地窗前,欣赏着壮丽宏伟的浮冰海湾。虽然已经是春天了,但是北方依然寒冷,海面上仍然可以看到零星的浮冰,夹杂在进出港口的船队中,好像片片洁白的风帆。它们可能只是一块大些的浮冰,但也有可能下面隐藏着巨大的飘浮冰山。虽然深蓝是不冻港,可是一年中有半年时间航船依然要小心翼翼,以免撞上飘浮冰山。

    从落地窗前望去,可以看到雄伟的恒冬山脉在右侧远远伸展开去,陡峭的海崖和雄奇的山脉包裹着浮冰海湾的北侧。而南线则要平缓得多,地势只有些许起伏,覆盖着大片茂密的针叶林。南部海岸线上座落着深水港口,虽然是冬季,合计十二个泊位上也有过半数停满了航船。甚至包括一条长近百米,高达三十余米的魔动远洋舰。码头人来人往,各色装载车辆排着长龙,丝毫看不出淡季的样子。繁忙的港口意味着兴旺,意味着机会,也意味着海量的财富。

    远方的海平线上隐约出现了一面飘扬的旗帜,从随后出现的众多桅帆上可以看出又是一艘远洋巨舰到来。

    青年凝望着港口,脸上始终保持的淡淡微笑已然消失,转为若有所思的表情。会客厅内除了他之外,就只有米妮在。少女正把自己堆在一个沙发里,翻阅着魔法书。不过看她的样子有些心不在焉。在这里枯等了四个小时,早已超出她的极限。可是考虑到双方家族之间的密切联系,却又只有她适合在这里陪着青年,毕竟青年的手下是不会被允许进入这里的。

    “真是壮观的景色!”青年忽然赞叹着。

    米妮冷冷回答:“兰多夫也经常这么说。”

    青年回过头时,脸上已经带上了无可挑剔的微笑:“我是斯迪文森,而他是兰多夫。我们之间最大的不同,就是我只会说到这里,而他只会这么说。”

    “听起来好象很厉害的样子。”米妮有些慵懒地抬起手臂伸了懒腰,刚刚长成的美好身材展露无遗,于不经意间展露出些许风情。她的眼睛并没有离开魔法书,但是注意力却是因斯迪文森的一句话而有所转移。“不过,索拉姆公爵家的斯迪文森似乎是个龙脉术士,虽然非常罕见,但是却好像和构装师没什么关系呢!”

    青年嘴角的微笑弧度没有丝毫变化:“所以我才想要得到苏海伦殿下的亲自指导。圣克鲁斯大师并非没有让我成为构装师的能力,但却要以放弃血脉能力为代价。我相信,殿下有足够的能力破解这个难题。”

    米妮略略的点了点头。其实,术士已经是法师中相当罕见的主要依靠血脉能力的施法者,一般来说他们能够学习掌握的魔法数量非常有限,但是威力却远比同阶法师要高得多。而龙脉术士则是术士中最稀有高端的几个分支之一,哪怕是最初级的绿龙血脉,也至少有成为大魔导师的潜力。要放弃龙脉术士的能力而成为构装师,的确是个艰难的抉择。这另一方面,其实也说明了斯迪文森的特殊地位。圣树王朝公认斯迪文森才是索拉姆家族下一代最有潜力的人。

    “老师未必见得会同意收你,你的年纪大了。”米妮习惯性的说着实话。

    “殿下一定会收我的,因为我是自费。”斯迪文森用同样的实话优雅地把米妮堵了回去。

    PS:时间有些晚了,先发点出来给大家看着,12点前争取再更一次。

    另外,据血酬这家伙讲,唐川的两本书都还不错,包括一本新书天下无敌,以及一本已完本的。大家在等更无聊的时候可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