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二十三 阴影 上

章二十三 阴影 上

    斯迪文森的到来只是在深蓝中激起了一朵小小的水花,旋即消失在滚滚波涛中。十天后苏海伦的归来倒是声势浩大,可是同样没有引起人们太多关注。因为传奇法师每次回归都是同样的声势浩大,哪怕只是前往一百公里外的白鹿森林进行一次郊游。至于两位传奇间的决战结果,更是没有人知道,就连斯迪文森自己也没有从家族渠道中得到确切消息。

    深蓝则一如既往,在金币洪流的推动下紧张而有序的运行着。

    只有小李察发现本月苏海伦的喜悦忽然又增加了不少,达到创纪录的八十万金币。这是一笔巨款,在哪里都是,惟有在深蓝中不是。得到异常多的喜悦后,小李察随即发现自己的课程也随之增加,特别是其中一门由大魔导师单独指导的《复合魔法阵基础》,自然配合复合魔法阵使用的都是高级原材料。于是深蓝畸形的价格体系中,李察的‘巨额’收入如阳光下的雪球般消融着,预计到了夏季额外收入就会被彻底消耗,那时又要为维持收支平衡操心了。

    艾琳依然每天会送饭来。李察要吃的东西越来越多,进食方法也越来越奇怪,对时间和频率把握的要求也愈发严格。更为痛苦的是食物明显多了许多怪味,有些甚至让人难以忍受。但是在艾琳的陪伴和讲解下,整个过程奇迹般的不再辛苦。

    每次李察吃完,艾琳都会和他亲热一下,方式各有不同。有时是亲吻,有时是抚摸,有时候则是简单的拥抱。而在少女的引导下,小李察已经大致了解了女人的身体结构。只是亲热偶尔会引动李察体内的沸腾血脉,需要他以接近冥想的方式压制。可是懵懵懂懂之间,李察已经预感到很快就会发生些什么。果实仍然青涩,本能却在驱使着他向少女身体的深处去探索。不过少女餐后留下的时间并不长,至多只有五分钟。每次时间一到,她都会立刻离开,精确如魔法钟摆。

    而在月末的这一天,又到了惯常的饭后甜点时间。

    这次少女抓着李察的手,轻轻摸索着前襟一颗硕大无比的珍珠贝母扣子,表面带着凹凸花纹显得略为粗糙,在被食物激发得更加灵敏的感官下触觉格外清晰。因此,手指滑动后触到另一团丰润滑腻的巨大反差感就愈发突出。

    小李察忽然觉得身体的燥动变得异常明显,匆忙中一瞥,扣子已经散开,里面没有任何障碍物,此刻少女身体的吸引力几乎是致命的。他猛然用力把少女最后的衣服拉开,而少女只是初时略有慌乱,随后按住李察的手,让他站直,自己却贴着李察的身体滑下,然后俯首。

    这是一记凶猛的浇灌,果实瞬间接近成熟!

    就在李察期待着再一次的浇灌时,艾琳却忽然跳了起来,急急地说:“哎呀,时间快到了!”她匆匆拉好衣服,抓起餐具,飞奔而去。

    “明天……会不会发生些什么呢……”李察有些茫然地想,他的心依然贴近极限在跳动着,速度快得让他感觉有些窒息。

    第二天,期待中的什么并没有发生。艾琳似乎有心事,小脸上透着掩饰不住的阴郁。当李察问起的时候,她却又什么都不肯说。餐后,艾琳抓起李察的手放在自己胸前,轻轻按压一下,然后就匆匆离开。

    亲热是有代价的,无论什么程度的接触,艾琳都会收取一个金币。现在已经熟知深蓝物价的李察自然知道一个金币根本不算什么,或许还不足以让少女吃饱。所以他一直会向少女提出很多问题,并且为此付帐。只是少女的收费标准也执行地很严格,完全按照情报本身的价值收取费用,一点也不肯多拿。

    其实她能够得到的情报,大多并不值钱。最昂贵的一个情报,则是魔法决斗后帕潘所有的跟班都从深蓝中消失了,而其中有些人似乎一直没有回到自己的家族。此外整个决斗据说和苏海伦的另一个学生兰多夫有关。艾琳为这条情报标定的价格是一百二十金币,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五十金币以上的信息了。所以李察知道,一月以来付出的所有金币,都不足以支持少女一天的魔法修习。当然,这是以他自己的标准来计算的。

    自这一天起,艾琳的态度忽然发生了转变,她和李察的接触变得很有节制,不管亲热到什么程度,都不会真的去采摘果实。

    虽然,果实已经初熟。

    李察也感觉到了艾琳的变化,可是不论他如何追问,或是设法旁敲侧击,都无法得到答案。然而当他专注仔细地进食时,眼角余光偶尔扫过,从少女灿烂的笑脸之后,却看到另一个艾琳正在抽泣。于是李察的世界也随之阴暗。除了每日必然进行的学习和修炼外,李察对于任何事情都提不起精神来,而接下来的一个月也的确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只有在一个几百人的公开讲座上,有个叫斯迪文森的人特意走过来和他打过招呼,自我介绍说也是苏海伦的学生。

    然后时间就一如既往地流逝,夏季悄无声息的到来。

    艾琳越来越形色匆匆,她明显开始和李察保持着距离,到后来连每天的一个金币都不收了。因此特殊的饭食则变得越来越难以下咽,份量却随着时间一直不停增长。李察明显长高了,也更加的健壮。他的课程中又增加了基础体质,以职业战士的方法锻炼身体。而随着时间推移,李察的魔法修炼速度却在逐渐加快,这让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因为他大部分的时间依然被繁重的各种课业挤占。

    随着夏季的到来,浮冰海湾也进入最美丽的季节。海面平静如绸缎,冰川幽蓝,碧空如洗,空气澄澈纯净,所有的植被都呈现出一年中最浓郁的色彩,缤纷灿烂。游客明显增多,海滩边做日光浴的俊男美女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可是李察却没有心情去欣赏,他的心中依然阴悒。

    这个晚上,艾琳照例离开李察的居住区。在金属重门合拢的瞬间,她衣角上一枚魔法符号闪动了一下,把讯息波动远远的送了出去。在远处的阴影中,站着一个全身都裹在深色魔法师袍中的法师,锐利的目光始终落在少女身上,刺得她不由自主地加快脚步。直到少女走远,魔法师才看看手中的魔法计时器,收到的讯息表明,艾琳是在规定时间内离开李察居住区的。他这才点了点头,裹紧魔法袍,消失在黑暗深处。

    艾琳快步走向通往上层的通道,传送魔法阵虽然方便,却是收费昂贵。只有在深蓝中有正式职位的魔法师才能负担得起经常使用的费用。而通道只是累些花些时间而已,稍有武技基础的人都可以一口气从底层爬到顶层,所以步行通道是大多数人的首选。少女急匆匆地走过转角,却忽然发现面前竟然站了个人,措不及防之下差点撞入对方怀里!

    少女一声惊呼,还好年轻的身体反应迅速,才没有真的撞到对方。她说了声对不起,才从对方身旁擦身而过,可是手却被对方一把紧紧攥住。那是一只非常有力的手,让艾琳完全无法挣脱,甚至手腕痛得都有骨头要裂开的感觉。

    “你叫艾琳?”这是一个高大的青年法师,声音很柔和,但是那只手上传来的稳定丝毫没有松懈迹象的力道,却让敏感的艾琳知道,这个人的脾气其实并不好。

    “我是艾琳。应该怎么称呼您?”艾琳很礼貌地问,并且不动声色地试图抽回被抓住的手,可是她的努力全无结果。

    “我叫斯迪文森。既然你也靠出售信息赚点小钱,那么就应该知道我是谁。”青年法师微笑着说。

    在他锐利而阴冷的目光注视下,艾琳觉得自己就象是一只被蛇盯住的青蛙,身上骤然出了一层冷汗,湿淋淋的衣服粘在身上,说不出的难受。当青年法师报出名字的时候,她的心立刻彻底冰凉。她当然知道斯迪文森是谁。深蓝是属于苏海伦的,而殿下每收一个学生都是深蓝中的头条新闻。虽然她已经清晰感觉到史蒂文森的恶意,对方的身份却让她无力反抗,骇然之余,一缕绝望油然而生。

    “尊敬的斯迪文森先生,我一直是准时离开的,绝对没有拖延,也没有做任何出格的事!您还对我有什么要求吗?”艾琳慌乱之下有些惊恐地叫起来。

    斯迪文森上身微微前倾,把脸贴近了艾琳,右手先是抚上少女的腰,然后一路向上,充分尝试过胸前并不如何丰满、却弹力十足的柔软后,才托起少女的下巴,把她的脸强硬地抬了起来。两张脸离得如此之近,鼻尖都几乎碰到了一起。

    “我听说,你每天都会从李察那得到一个金币。现在,你要把这个金币的得来经过全部告诉我。”斯迪文森的声音越来越低沉,并且带着奇异的沙沙声,就象蛇在吐着血红的蛇信。而且他在说话的时候,真的就象蜥蜴类动物一样吐出一条长长的舌头,从少女的唇上舔过。

    艾琳只觉得全身发冷,斯迪文森身上逐渐散发出一种让她感到极度恐惧的气息,甚至身体都开始逐渐僵硬,和中了弱效恐惧术的感觉差不多。这应该是某种血脉能力,却更让她感到绝望,如此年轻就能够使血脉能力显化,在深蓝中也不多见。

    可是斯迪文森的话却让少女眼前一亮,她不知从哪来的力气,猛地一下推开斯迪文森,大叫着:“你不是执法法师团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