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二十四 若在冬季 中

章二十四 若在冬季 中

    一个小时后,少女像就被放到了黑金面前。

    灰矮人让大师整整等了四十分钟,才从摊满了整张工作台连带堵住一半通道的宝石原矿中爬出来,然后用一分钟的时间听了听大师的说明。深蓝是魔法的世界,也是金币的世界,却没有艺术什么事。灰矮人一只脚踏在魔法之峰的半山腰,另一只脚则站在金币之山的顶峰,因此他的身体高度虽然刚刚碰到大师的胸口,心理高度却是正好相反。

    大师的说明灰矮人根本没听进去几个字,他略过所有解释性的语句,抓住了重点,李察的作品,苏海伦殿下专门要求上报的情况之一。听到这里,黑金倒也不敢怠慢,用那双坚硬粗糙,布满了厚硬程度堪比魔兽鳞片的老茧的手,小心撕开了包装纸,露出了里面的少女像。

    一片寂静。

    灰矮人的眼睛几乎动都不动的盯着少女像,嘴唇急速开阖,不知在自语着什么。大师则深深为之震惊,没有想到黑金竟然能够看出这幅画那流光石火般的神韵,并且为之震颤。大师忽然觉得自己此前对灰矮人的确有些偏见,是谁说这个种族根本不懂艺术的?

    黑金忽然吐出一口浊气,揉了揉酸涩的眼睛,说:“就这样?”

    “啊?是啊……”大师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幅画还没有上色吧?”

    “……”

    大师艰难地抑制住跳得忽快忽慢的心脏,长长吸进一口气以后,才勉强回答:“这是一幅素色画。”

    灰矮人恍然大悟,重新审视了一眼少女像,评价说:“嗯,还没完全发育,但是身材和长相应该都很一般。我是按照你们人类的标准来衡量的,如果按照我们风暴之锤的传统,哼哼……啊哈!我看到了,那个餐盒!那是特别为李察准备的餐盒!真是完美的细节和比例,就连一根线条都挑不出偏差,真是李察的风格!你知道吗,那个教魔法阵的洛丹魔导师这个星期已经夸过他三次了。今年以来是多少次?让我想想,五十还是七十…….反正不少!要知道,那老家伙过去十年中加在一起都没有夸过别人这么多次!”

    大师实在说不出自己的心情,又无法对黑金爆发,只能耐心引导:“您仔细看,这幅画捕捉的那一刹那……”

    灰矮人依言仔细的看,再看,再三的看…….最后还是觉得这幅画应该涂点颜色。

    从黑金的办公区离开时,大师的心几乎和李察一样灰暗,前所未有的挫败感让他几乎丧失了在艺术上的自信。他始终不明白,为什么这个珠宝、魔法装备和古董的鉴定大师会对绘画如此的一窍不通,说出的每句外行话却又深具打击效果。

    在大师身后,灰矮人办公区的两扇古铜色大门缓缓合拢。大门高度是普通区域的一倍,意味着灰矮人办公区的层高也是其它人的一倍。所以这两扇代表着财富与地位的古朴华贵大门,素来是深蓝中许多人欣羡和嫉恨的对象。而身高仅为高大人类一半的灰矮人为何会把自己的办公区弄得如此之高,其原因不言自明。

    当大门合拢后,门后的灰矮人忽然冷笑,喃喃自语:“老板的喜悦,哪是那么容易得的?”就在他的柜子里,如果把这幅少女像也算在内,想要让苏海伦‘喜悦’的事件已经堆满了大半个柜子,合计六十七件。

    灰矮人本能地走向宝石原矿,却又皱了皱眉,收住脚步,折回办公台前,重新把少女像打开,仔细审视了足有十几分钟,这才合拢,犹豫了一下,把这幅画像放进另一个小了一号的柜子里。小柜子里同样是想让苏海伦‘喜悦’的事件或报告,但合计只有五件,而这幅画被摆在第二的位置。和大柜子不同的是,这个柜子中的报告是很快就会和传奇法师碰面的。而大柜子中的东西,过几个月后或许会和废矿一样被倾倒出去。

    整个夏季,对李察来说,仿佛一眨眼之间就过去了。再过一天,就迎来了收获节,那是秋季的开始,也是浮冰海湾渔季的结束。在这一天中,浮冰海湾几百万靠海谋生的人们都会举行盛大的庆祝活动,感谢海神赐与了度过漫长严冬的食物。位于浮冰海湾的深蓝,也把这一天作为节日,算是正式进入秋季的标志。

    收获节对于李察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他所有的时间除了完成繁重得几乎永远也做不完的课业,就是冥想积累魔力,以及锻炼魔法技术。他要把自己的时间全部填满,否则思绪就会如水泡般一串连一串地冒上来,按下这边,浮起那边。

    收获节的晚上,艾琳准时来到李察的居住区,送来了他的晚餐。沉重的餐盒已经让少女单靠臂力拎得十分吃力了,但是在可以预见的将来,餐盒还会继续增加重量。在李察埋头清扫食物时,艾琳安安静静地坐在一旁,默默地看着。现在两个人之间早已没有了一个金币的交易,甚至连话都很少说。因此这段时间艾琳从李察这里一个金币都没有得到过。吃饭现在对李察来说完全是一种煎熬,少女的忧郁无论怎样隐藏都无法瞒过他,可是她却又拒绝透露原因。所以李察痛苦,却又对痛苦无能为力。

    最后一块点心被李察以顽强的意志吞下腹中,然后他抬头第一次直视少女,习惯性地想要说声谢谢,可是少女身体上浮现出的一排排数字却让他当场僵硬!少女的身体变了,在数字化的视野中,原本细微的变化被无限放大,极为醒目地呈现在他眼前。

    她的**增大了少许,而且左右并不均衡,明显不是自然生长,而是因为外力受伤所致。而她的动作也显得很不自然,特别是双腿偶尔会轻轻颤抖,腰也不停地悄悄挪动着。似乎坐在覆盖重锦的椅垫上会让她感觉到刺痛一样。而少女的眼睛略显浮肿,比平时要红一些,似乎狠狠地哭过不久。今天少女的魔法师袍裹得格外的严实,可是在不经意动作间,却露出脖颈上的一块淤痕。而且她的心跳也比平时快得多,对照李察自己,只有在刚刚经历过非常重要的事情时,心才会跳得这么快。

    所有迹象放在一起,立刻让李察心中浮上一个答案,一个让他感觉到完全无法相信的答案。刚满十一岁时,李察还不懂贵族子弟们七八岁就启蒙的事,可现在他已经十一岁半了,艾琳又带着他走过大半的路,所以早就知道了成年男女之间所有必定要发生的事。

    “你……有男人了?”李察的声音干涩沙哑,几乎自己都分辨不出。

    艾琳的身体震动了一下,脸色瞬间惨白。当事实的真相揭晓,她反而慢慢平静下来,抬手理了理脸颊边有点纷乱的发丝,说:“是的,就在昨天晚上。”

    李察深深吸了一口气,闭上双眼,不再让眼前跳动那些让人绝望的数字。“为什么?”他的声音和艾琳一样平静,然而却多了些令人心寒的冰冷。

    “我需要钱。”

    “我有很多!”自从关注到艾琳的变化,李察如破壳的小鸟般,开始探头看学习以外的世界。虽然仍是一个可以说话的朋友都没有,但至少李察已经明白,不能够以自己的标准来衡量深蓝中其他人。单以消费为例,他每月收入,足以让几十个人在深蓝中生活得很好。

    艾琳的脸色苍白,深深地看了李察一眼,摇了摇头,轻声却坚定地说:“可是我不想赚你的钱。”

    她象平时一样收拾好餐盒,走到门口时,回头说:“忘了告诉你,从明天开始,会有另一个人来给你送饭。那么……再见了,李察。”

    金属隔离门缓缓合拢,当沉重的撞击声传来时,李察象是忽然失去了全身的力量,颓然靠向椅背。他用力抓着自己的头发,努力想要相信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可是不光是两项启迪天赋,就连幼时培养的所有特质都在提醒着他这冰冷而残酷的事实。然而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艾琳会不愿意赚他的钱。

    这个时候的李察还不明白,人在年轻的时候总会有某些莫名的坚持,并且以此感动着自己,却时常会在不经意间让真正重要的东西从指间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