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二十四 若在冬季 下

章二十四 若在冬季 下

    度秋如冬。

    浮冰海湾的初秋就已经十分寒冷,深秋则与严冬无异,只能从植被尚未来得及褪尽鲜亮的色彩上,分辨出些许不同。

    在整个秋天,李察犹如沉寂已久的火山井喷,骤然爆发出巨大的能量,学习修炼的疯狂以及汲取知识的渴求程度让本来还在为夏季速度惊讶的大魔导师们再次震惊。他们几乎难以相信一个人可以如此压榨自己的时间,而这一切,却的的确确在李察那小小的身躯上出现。

    李察几经调整的日程表里没有给自己留下任何思考的空隙,对时间的利用已经精确到了分秒。每天疲倦之极时,他就会立刻把大脑清空,倒在床上,进入睡眠,连山里生活养成的最基本警觉都被解除。只有这样,李察才会得到最深沉的睡眠,才能在三个小时内恢复出一天学习需要的精力,也才能让三小时睡眠内增长的魔力不比冥想三小时所得到的少。

    一份份报告如雪片般飞向黑金,让灰矮人暴跳如雷。他竭尽全力压缩着送上传奇法师案头的数量,以免苏海伦殿下过度的喜悦拖垮深蓝已显得有些脆弱不堪的收支平衡。可是灰矮人的力量有时而穷,井喷般的记录飞舞在深蓝每个角落,甚至很多报告有足够的能量直接越过他,送到了苏海伦的面前。

    于是深蓝的收支平衡开始摇摇欲坠。好在索拉姆公爵不知为什么突然又补了一大笔赞助费,而另一个自费弟子资格则在人类三大国度之一的千年帝国拍卖出天价,才为深蓝的秋冬两季财政报告增添了两块大大的遮羞布。可是灰矮人并不是个短视的种族,黑金更是有着长远的战略眼光,以往他时常会担忧深蓝三百年后的财政状况。而眼前的真实情况却是无需三百年,明年春天就要过不下去了。

    灰矮人一天天的憔悴下去,粗壮敦实的身躯竟然奇迹般地显露出一丝骨感,明显不合身了的外套随着他每一次挥拳诅咒飘飘荡荡着,就象账面上那脆弱的平衡。他每天都要和海量的数字打交道,可是收入是稳定的,而支出却总是难以测度,并且每次超出预期的方向都不会让人愉快。每块利润的被侵蚀,都让黑金觉得是自己身上的一块肉被生生剜掉。可是传奇法师的喜悦同样不以灰矮人的意志为转移,有时候她甚至会为李察一个小小的成就欢呼。

    在这个秋天,深蓝中惟一一个不想看到“苏海伦的喜悦”的人,就是灰矮人了。

    在最束手无策的时候,灰矮人甚至打起了苏海伦个人钱包的主意。只要殿下把自己的钱袋敞开哪怕小小的一角,深蓝的境况就会迎刃而解。黑金一度为这个主意迷醉过,殿下那个精致的小钱包,里面装的可是不知道多少条巨龙的财富!然而幸运的是他很快就清醒过来,明白这个主意有多么的愚蠢,就连巨龙都不敢打苏海伦钱包的主意,何况是个小小的灰矮人?

    而黑金并没有被吓退,他很快就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动力。如果不能解决眼前的困境,那么还要他何用?财务官可不仅仅是记记帐的,那是高等精灵都会干的活。

    灰矮人在憔悴着,而心情同样灰暗的李察却恰恰相反。

    深秋的最后一天,李察**着站在落地镜前,仔细端详镜中的自己。这是一个初显雄性风范的身体,有着宽阔的肩膀、两块初具形状的胸肌,急速收束的腰线,紧而有力的臀部,乃至具有精灵风格修长却又满蕴爆发力的双腿。而他的脸则有稍许的变化,或许因为许久不曾笑过的缘故,或许是长期沉默思索的原因,春季时还残留的些许稚气和柔软已经全部褪去,而棱角则开始凸显,有如巨斧劈出的钢岩,每根线条里都埋藏着流动的岩浆。至于那双眼睛沉静如渊,阴郁、冰冷,深不见底。

    李察心中稍稍动了动念头,然后视线向自己的下身望去。那里雄性特征已然高高挺立,时刻准备着刺入与征服,而现在就已然不凡,将来还有更多的成长空间。看到昂然的凶器,李察嘴角终于浮现出一丝久违的微笑。

    自己已经是男人了。

    然而就在此时,艾琳那清脆而又沉重的声音忽然在李察耳边响起:“是的,就在昨天晚上。”

    李察身体立刻颤抖起来。他抬起双手想要掩住耳朵,可是举到一半却又放下了,因为他知道,不管怎样努力,这段对话都会完完整整地重复一遍。

    “为什么?!”

    “我需要钱。”

    “我有很多!”

    “可是我不想赚你的钱。”

    …….

    李察不再看境中的自己,而是凭由那段对话在耳边回响,大步走向魔法实验室。实验室的角落竖立着一具钢铁人偶。它原本是用于试验魔法威力的,现在却被李察用来磨砺拳头。每当他的心被往事灼烧得痛不可抑时,都会借由这具人偶强化肉体力量,同时折磨自己。这次也是如此。

    走到钢铁人偶前,李察照惯例站住,双腿分开的距离与肩宽,丝毫不差地完成出拳的准备姿势,深深吸了一口气。钢铁人偶表面十分光洁,清晰地倒映出了李察的面容。不知为什么,看到钢甲上的自己,李察忽然心头涌上不可遏制的怒火!他痛恨自己,更加痛恨为何自己没能及早发现艾琳的困窘,而是放纵着自己的失落,在沉默中等来了不可接受的结果。怒火点燃了隐藏的血脉,流动的血液瞬间沸腾燃烧,化作奔腾咆哮的熔岩,直冲头顶!

    燃烧的血液忽然赋予了李察无穷力量,每根血管都欲在压力下迸裂,每道经络都似乎会在下一刻被冲破,他发出一记野兽般的狂吼,挥起一拳,狠狠砸在钢铁人偶的胸膛上!

    精钢锻制的胸口应声垮塌凹陷,甚至出现隐隐裂纹。不光是拳头,李察的小半前臂都没入了人偶胸口,狂暴的力量太强,竟然隐隐形成一个带吸力的涡流,人偶被紧紧吸在拳顶,变形的范围还在扩大。最后当迸发的力量全部宣泄而出时,扭曲的人偶才猛地向后飞出,重重撞在墙壁上,再次变形。

    这是标准的魔法人偶,拥有与军用制式半身甲相当的防御力。也就意味着,李察这一拳的威力已经足以从正面击毙一名身披半身钢甲的精锐骑士,如果用能级换算,亦与一颗削弱过的火球术相当。

    于是,在由秋入冬的这一天,李察觉醒了人生第一个血脉能力:爆发。

    度冬亦如冬。

    冬天对这个位面的每个原生生命来说都是肃杀的季节,哪怕是习惯于在严寒地带生存的生物,也会更喜欢春天和夏天。因为在那两个季节它们可以找到更多的食物,可以交配,可以繁衍,可以为深秋和寒冬储备脂肪。

    现在季节对李察来说没有区别。原本好奇地看了看外界的雏鸟彻底闭上眼睛,封掉了感官,李察不关心外界的任何事物,只是疯狂地把自己投入到魔法的世界里。他的魔力再次疯狂成长,在浮冰海湾北部封冻的时节,李察的魔力达到了24,已经超过三级法师的标准。几乎所有教导李察的导师都为他的进步欣喜若狂,只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教导他艺术的大师。

    李察交上的画作,一幅比一幅让大师感到窒息。它们全是素色勾勒,全部是由细细的羽毛笔一笔笔勾出。最开始,画面还讲究构图和光影,亦有各式各样的人物出现。按照大师的教导,人像会赋与画面灵魂。可是李察交上来的画作中人却是出现得越来越少,而环境则越来越是压抑。到后来,画面中干脆不再有任何生物,甚至于景物也逐渐模糊。但是在大师的眼中,这些画却是一幅比一幅来得更有力量,如同暗夜的大海,海面上只有些微的波浪,暴风雨却随时都会到来。

    大师有时会忍不住去细细地看线条。线条每一次的勾勒、盘曲、顺滑,都让他仿佛听到了灵魂从地狱深处发出的呐喊!连一根线条都是如此有力量!大师想象不出作画时的李察应该是什么样子。某一天,只不过是十二级魔法师的大师,忽然发觉自己已经有些难以承受那些画带来的精神冲击。可是身为导师的职责,却让他不得不去认真地审视李察交上来的每一幅画。

    李察的画,光线运用越来越少,景物也越来越模糊,大片的阴影开始占据更大的区域。终于有一天,当李察交上来一幅完全由凌乱线条构成的‘画’时,大师忽然砸碎了画室中每一样能够被砸碎的东西!

    在冬天,还有两件小事稍稍打搅了李察的生活。

    一个就是在某次课程上,李察再次遇到自称为斯迪文森的青年法师。青年法师非常热情,风度无可指摘,充分展现出贵族子弟的礼仪,同为苏海伦亲传弟子的身份使他和李察之间天然少了一层隔阂。而传奇法师的另一位学生米妮也在场,平时冷若冰霜的她此刻却显得活泼了许多,旁听一会儿后,不但主动加入,还起了几个话题。

    无论斯迪文森还是米妮,都在魔法上有着不错的造诣,因此谈论的都是魔法方面的话题。而李察虽然不想和任何人说话,但是魔法方面的讨论却算是例外,因此勉为其难地陪他们聊了一小会,好在课程很快就开始,李察又得以回到独行的寂寞中去。

    在整个谈话过程中,李察由始至终都感觉到了他们的淡淡敌意。虽然他们掩饰得非常好,可是一些肢体上的细节动作,却都为李察的精确天赋所捕捉,并且由智慧加以分析。有敌意很正常,在深蓝中李察见到的所有人几乎都对自己有或多或少的敌意,只有苏海伦和艾琳不是这样。他不明白的只是无论斯迪文森还是米妮,身世背景个人能力都比自己要强,为何还会存有敌意?不过这两个人在李察的心中其实也不重要,到了晚上,他就几乎把斯迪文森和米妮彻底忘记了。

    另一件小事,则是他又一次看到了艾琳。那只是一个远远的背影,在近底层最大的一片贸易区,人流滚滚,一闪而逝,李察却知道那就是她。艾琳的身边还有一个男人,公然搂着她的腰,姿态亲昵。他们去哪里不重要,做什么也不重要,因为一切已表明,该做的都已经做过了。多一次少一次,本无所谓。

    李察没有追上去,也没有再看第二眼。艾琳身边的青年男子很有些象是斯迪文森,但是李察却没有继续对比。少女身边是谁都已经不重要了,所以李察把她和她身边的男人都从脑海中清除出去,过程相当简单容易。

    想要忘记依然不易,可是想要不再疼痛却有很多办法。这或许算是李察在这个冬天里的一个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