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二十七 改变世界的力量 上

章二十七 改变世界的力量 上

    春天再次到来。

    除了开始向十三岁进发之外,李察原本不知道这个春天的特别意义。

    作为战争的构建者,构装师懂不懂得用自己的双手杀人似乎并不是十分重要的事情,至少在李察目前这个阶段绝对不重要。

    然而每每在深夜往返于深蓝和小酒馆之间后,李察再次拿起魔法阵、位面几何或者其他作业的时候,竟然真的发现自己对那些原本静态的东西有了新的理解,它们不再仅仅是一堆精确的数字,而是各有联系相互影响,影响的范围也并非局限于一时一刻一地。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把同样的大型火系魔法阵布置在沙漠地形和森林地形上,产生的瞬间攻击能级相同。但是在今后的三到五年里,沙漠地带由于局部火元素浓度增加,地下水路径改道,附近的绿洲会位移几公里,甚至退界。而在森林地形上,大型火系魔法阵发动的时候就会烧毁大片树木,造成局部植物密度和种类的改变,但是草木灰进入土壤,依靠信风带传播的植物种子尚未大面积繁殖扎根前,这片土地得到了休养生息的时间,从而增加了肥力。

    以上影响和推论,对于一次性的战役是没有用处的,但如果是持续百年以上的长期战争,乃至于背后的整个种族社会发展,意义就大了。

    李察似乎觉得自己当真实现了当初的托词,对构装师这个职业有了全新的认识。可是他自己都无法相信这种感觉,也许是单纯的巧合,也许只是最近累过头了产生的幻觉。从纯理智上来说,后者的可能倒还是更大些。

    某个深夜,李察久久无法入眠,从小到大所有经历过的事都在这一刻涌上心头,而在深蓝中学到的海量知识则互相融汇,互相贯通,许许多多以前懵懵懂懂的问题此刻突然有了答案。灵感奔涌如泉,心则如烈马奔腾!

    李察忽然翻身坐起,冲到魔法实验室,一口气把上百种材料都鱼贯摆开,然后铺开一张上等魔兽皮,取出带着特制秘银针尖的魔法笔,开始在方皮上纹刻魔法阵。

    夜悄悄过去,魔法灯的光芒始终如一,让人浑然忘记了时间。先后换了二十二支不同种类的魔法笔,并且报废了其中的六支,使用了不下二百种魔法材料的组合,终于,一个繁复的魔法阵在方皮上完成。方皮已经变得十分坚硬,其上的魔法阵则光芒流转。只要李察输入魔力,魔法阵就会自动开始加速运转,并且赋与李察轻盈迅捷的魔法强化效果。

    看着这张兽皮,李察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如梦如幻的一夜,全部成果就是这张兽皮。如果不考虑材质以及其它诸多的微小瑕疵,那么这张兽皮在外面的世界中会有另外一个称呼:

    魔纹构装!

    虽然它只是最最初级的魔纹构装:初级敏捷,但是哪怕是最简单的魔纹构装,也是魔纹构装!

    李察虽然系统地学习了魔纹构装各个理论基础分支学科,却还没有正式开始学习魔纹构装的实践制作,所以眼前的这张初级敏捷仍有太多可以改进的地方,几乎不堪使用。但是这确实是里程碑式的进步!就如一个魔导师,只要魔力达到了一个标准,那么学习什么魔法就只是细枝末节。

    捧着这张粗陋的魔纹构装,过往一年多的辛劳、思考、守恒与苦痛纷纷涌上心头,一时间李察的心境无比复杂。那些每一分钟都不肯浪费的努力,点点滴滴,最终汇聚成河!血脉深藏的疯狂和无处躲藏的心痛,亦化为催促他不断前进的动力。

    若要细溯根源,或许只有两句话,厚积薄发,水到渠成。

    百感交集,李察却只给了自己三分钟时间用来放纵。他已深知,在深蓝中的一切其实都建筑在水光云色之上,美梦时刻都有可能破灭。巨额的学费,海量的材料损耗,每天当水喝的魔力恢复药剂,以及这片巨大得让人不安的居住区,都是建筑在苏海伦殿下的喜悦上。

    换句不那么好听的话,李察仍然要仰赖传奇法师的心情生活。天赋在没有转化为实力之前,不过是挂在墙上的画,只具有观赏价值而已。

    历史中有一句名言: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传奇法师家里的午餐只会贵到离谱,哪有可能免费?而从纳亚的反应中,李察亦知道自己深深痛恨着的父亲,歌顿.阿克蒙德,绝对算得上是个大人物,而且人们畏惧他胜过喜欢他。有如此背景,那些苏海伦的喜悦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推测,一方面是建立在李察自身的努力上,另一方面则有着歌顿的庞大阴影。

    李察深知,现在自己拥有的一切,包括准备用来帮艾琳度过难关的金钱,其实都是来自于自己的父亲,那个曾经让他好奇,现在却绝不愿意想起的男人。可是他又无法拒绝,想要在魔法的道路上走下去,没有大量财富的支撑是根本不可能的。以他的倔强,将来一定会把所有取自歌顿的钱都加倍奉还,才能去完成妈妈的心愿,然后与父亲永不相见。不,或许将来某一天,父子二人会在某个位面的战场上兵戎相见。世界总是充满了不可思议。

    然而李察痛苦的是,被魔法哲学课培养出来的严密逻辑时刻在提醒着他,就因为下定决心将来会双倍奉还,现在就能理所当然的肆意使用来自歌顿的金币吗?也许大多数人会对此有着心安理得地的答案,可是李察做不到。在他内心深处,无论是父母哪一方的血脉,都带给他已成为本能的骄傲,这种骄傲让他无法欺骗自己,无法如此无耻。

    现在,一个转折点出现了,那就是‘初级敏捷’。

    薄薄的兽皮意味着李察很快就可以制造出达到可使用标准的魔纹构装,而且从初级敏捷扩展到其它初级魔纹构装也并不困难。每张标准魔纹构装的价格,哪怕是初级构装,都高得让已经习惯了深蓝物价的李察吃惊。所以今后李察可以通过制造魔纹构装,并把它们卖给深蓝来赚钱。这笔钱非常可观,虽然还是无法与近期苏海伦殿下的喜悦相比。李察当然不会愚蠢到有能力赚钱就去拒绝苏海伦的喜悦,可是额外的金币意味着更多的材料,更快的修炼速度,以及更大的自由度。

    “如果……”这个词刚刚浮上心头,李察就生生把它按了下去。但是他已经知道内心深处想说的话是什么。如果他能够早一点制作出魔纹构装,是不是就能够挽回艾琳?

    一个年轻而天真的问题。李察的本能却已提供了现实而残酷的答案。一切并不会有所不同,因为事实已经发生了,而时光不会倒流。

    而随着李察对深蓝世界的观察越仔细,对运行法则的了解越深入,对形形**面孔背后的第二张表情越清晰,他还隐约看到了重重叠叠迷障背后的一些东西。

    失去的时光是单纯的,而这个世界是复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