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二十八 第一次打击 下

章二十八 第一次打击 下

    斯迪文森还不到十八岁,拥有红龙血脉。而能够绘制出完整的魔纹构装就是构装师一生中最重要的一步,只要完成度在10%以上,那么制作出真正的魔纹构装就只是时间问题。可以说,只要迈出了这一步,那么就肯定能够成为一名构装师,哪怕是只能绘制初级魔纹的构装师。

    斯迪文森还年轻,他最不缺的就是时间。他本以为这张耗费了他整整大半个月心血、材料处理则汇集了索拉姆整个家族力量、前前后后总计耗资超过百万金币的作品会彻底征服菲尔大师,可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如果这幅作品交到构装师圣克鲁斯的手上,必然会得到最高程度的夸奖和赞美。可是菲尔大魔导师的冷淡和漫不经心却在斯迪文森火热的心头浇了一盆冰水,还是浮冰海湾的冰水。

    卢瑟是谁?斯迪文森知道卢瑟是菲尔大师的学生,三十一岁,十三级大魔法师,没有特殊血脉,年纪和魔力相匹配,如此而已。这样的人即使在深蓝之外,也不会斯迪文森放在心上。而他费尽苦心完成的作品,就被菲尔大魔导师随手扔给自己的学生,并且让这样一个最多只能称得上是中庸的废物来指导自己?!

    菲尔的态度都是如此,那么传奇法师殿下的反应更可以想象得出。斯迪文森忽然间心灰意冷,联想到几个月以来自己帐单上空空如也的收入项,就更是茫然。难道想要取得传奇法师的喜悦,当真如此困难?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要知道,即便不提李察,就是兰多夫那个废物也曾经有过为数不菲的传奇法师的喜悦。

    斯迪文森看重的不是金钱,他需要的只是传奇法师的认可和传承。而‘苏海伦的喜悦’正如项目名称所示,最直观地代表着她的态度。如果连‘苏海伦的喜悦’都无法获得,那又怎么可能获得传承构装师的资格?

    到深蓝已经有大半年了,这段时间斯迪文森自问没有一丝懈怠。他为每一次与传奇法师的见面精心准备,以展现自己最完美的一面,有些见面是列在日程表上的,有些偶遇则是用大量人力物力创造出来的。而他在魔法学习和修炼上花的时间也比过去任何时候都多,魔力的增长速度见证了他的努力成果。他做了许多该做的,也做了许多不该做但是他认为有必要做的事。比如说,不遗余力、不择手段地打击最大的竞争对手,被传奇法师认定为“未来的圣构装师”的李察。可惜李察封闭得就象一块石头,让他几乎无从下嘴。

    在每一个场合,斯迪文森都保持着最得体的大贵族子弟的礼仪和风度,哪怕有时候他很想把对方的鼻子砸碎,或者是把对方的胸衣撕开。他已经清晰地了解了深蓝的架构,理解其中的运作模式,对每个重要人物的脾气、习性和爱好都了如指掌,而且成功地拉拢了一批朋友,并且孤立了自己的敌人。只是最后一点是有些疑问的,因为李察从来都是孤独的。

    可是,在付出前所未有的努力后,斯迪文森此刻也收获了前所未有的失落。菲尔大魔导师的冷淡在这一刻让他醒悟过来,深蓝是一头庞大无匹的怪兽,他只是一直自以为很了解它,其实却连它的全貌都没有看清楚。在数量众多的大魔导师组成的集合体面前,十七岁的龙脉术士根本什么都不是,即使他号称天才。

    在深蓝,最不缺少的就是天才。

    菲尔的一名学生还留在实验场中清理场地。看到斯迪文森苍白而茫然的脸色,忽然感觉到有些于心不忍,更何况他也收到过斯迪文森为数不少的小礼物。虽然并不是非常珍稀,却代表着记挂和心意,对于斯迪文森这种大贵族的嫡系子弟来说,尤为难能可贵。

    他向斯迪文森打了声招呼,然后看看左右无人,才压低了声音,说:“老师今天很忙,因为早上李察就提交了一张魔纹构装。所以老师整个上午都用来测试那张魔纹构装的效果,时间表被打乱了。”

    学生的声音虽然轻,可是里面的几个词却如轰雷般在斯迪文森的耳边炸响,将他震得几乎站立不稳。

    “李察?魔纹构装?是什么构装,完成度是多少?”斯迪文森带着最后一丝希望问着。他的声音骤然沙哑,本来刻意弄得有些凌乱的头发却真的凌乱了,前额的几缕乱发更是被汗水湿透,紧紧贴在额头上。但是他自己心里很清楚,能够用于测试实效的魔纹构装,再差完成度都会远远超过他的20%。

    学生同情地看了看斯迪文森,指了指远处场地中正在被力士拖走的铁甲马尸体,说:“是‘初级敏捷’,完成度……其实是没有意义的。看到那匹铁甲马了吗,那幅构装已经被制成插件,并且装置在它身上了。实验很成功,说明构装插件只需要一点点的完善处理就行了。”

    尽管已有心理准备,可是听到的答案却又远远超出斯迪文森的预期。魔纹构装已经被做成插件,并且试验成功了?这是通向构装师之路上会遇到的第二个关卡,就是把制成的魔纹构装安插在特定生物身上。而李察却轻松越过了这道关卡,这意味着什么,斯迪文森非常清楚。按最宽松的标准,李察现在完全可以使用构装师的头衔了!

    这个消息一举击溃了斯迪文森的心理底线,虽然现在的李察距离真正意义上可以创建构装骑士的构装师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但要命的是斯迪文森面前的路更要长得多!而李察才只有十二岁,就算往上推一岁,也只有十三岁!

    斯迪文森的眼前猛然一黑,所有希望、所有前途、所有的荣誉与辉煌,在这一刻仿佛都已远去,而家族在他身上的巨大投资却始终如一的冰冷和沉重。兰多夫的下场斯迪文森已经看到过,并且高傲地嘲笑过。可是很快,兰多夫的今天可能就会变成他的明天。

    斯迪文森一把抓住学生的手,因为过于用力,指甲都深深陷入到对方的肉里。他用沙哑的声音追问:“你确定是李察?李察.阿克蒙德?那个十三岁还不到的小家伙?!”

    学生不动声色地挣开了斯迪文森的手。他很理解斯迪文森此刻的心情,更理解他的失态。小李察给了所有人一个巨大无比的震惊,就连菲尔大魔导师都无法保持平静,何况是斯迪文森?

    传奇法师的习惯早已是公开的秘密,所以同领域的学生之间向来是互相竞争甚至是踩踏的关系。李察的每一次进步,对于教导他的老师们来说都意味着大老板的喜悦,惟独对于老板其它的学生却是沉重打击。而李察这次的成就如此耀眼,这位学生甚至不忍心去想象斯迪文森所经受的打击是多么的沉重。其实不用想象,只看从未失态过的龙脉术士此刻的惶急失措就知道了。

    至于手臂上被抓的小小伤痛,学生就不放在心上了。斯迪文森付出的小礼物足以弥补这点伤痛数十倍而有余,而此刻看到这位年轻的、夺目的、天才的、同时也是掠夺了多位美丽少女身心的龙脉术士如此失魂落魄,他心中也会油然而生丝丝窃喜。就象苏海伦殿下经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话,“真是忍不住的想笑啊!”

    毕竟和素来沉默寡言的李察相比,斯迪文森的光芒要耀眼得太多。他如果一头栽在烂泥里,叫好的人也会多出太多。

    学生当然不会真的笑出来,而是以含着深深同情的理解眼光看着斯迪文森,什么都没说,只是点了点头。

    象斯迪文森这样自小就是周围世界核心的人来说,最不需要的就是同情。

    学生的同情眼光甚至比当场抽他几个耳光都要难受,斯迪文森却还不能发作,只能勉强回以善意的笑容,然而他的脸上却如火烧般的炙热,血全部涌了上来,苍白的肌肤上展现出异样的潮红。对于同情目光的作用和效果,其实这位学生心里也同样的清楚。

    既然达到了效果,学生就不准备再逗留了,多呆一会,他很怕自己会真的忍不住笑出来。深蓝中只有苏海伦无所顾忌,所以可以肆无忌惮的笑。除了她之外的所有人想要放声大笑时,都要看看时间地点场合和周围人物的。在临走之前,学生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于是再次向周围看看,悄悄把一块烧得半焦的碎皮塞进斯迪文森手里。而斯迪文森并没有急于看拿到的东西,而是取出一个小水晶瓶,交给了学生作为谢意。

    这是一瓶强效魔力恢复药剂,虽然是分装的小瓶,可是市面价格也超过500金币。

    一份相当让人满意的礼物!而且只是对于学生透露出的那些消息的回报而已。相信以斯迪文森这么明白的人,对自己交给他的那件东西一定会做出更多的表示的。学生把小水晶瓶仔细收好,瓶身沁凉滑润而细腻的触感让他很舍不得把手指离开。

    对于学生来说,今天是收获丰沛的一天。他见证了奇迹的诞生,收获了价值不菲的‘小礼物’,还有更多的‘小礼物’在途,并且愉悦了心情。不能期待更多了!在踏入传送魔法阵之前,学生忍不住抬头看了看浮冰海湾的天空,觉得今天的天气真是不错。

    斯迪文森也抬头看了看天空,目力所及之处铅云密布,正是暴风雪将要到来的预兆。

    实验场边的大看台上只剩下斯迪文森和米妮两个人。米妮一直停留在魔法阵旁边,只在力士们清走场地中的铁甲马时,向那边的护栏靠近几步,仔细观察了一番。此外无论是斯迪文森和菲尔交谈,还是和大师的学生说话,她都没有走近。

    “这见鬼的天气!”斯迪文森忍不住诅咒了一句。浮冰海湾的初春仍然极为寒冷,寒风吹在被汗水浸透的衣服上,让斯迪文森感觉就象掉进了冰窟。他张开手心,看了看学生塞给他的东西,脸色立刻变得更加难看了。

    那是一块半焦的兽皮,材质明显是取自某类蜥蜴的亚种,从品级上来说和火焰地行龙至少差了四个大的等级,而单位面积的市价则相差一千五百倍以上。斯迪文森很聪明,自然立刻就反应过来学生塞给他这块碎皮的用意。李察的那幅初级敏捷,就是绘制在这么一张勉强合格的材料上。

    谁都知道,越好的材料越能够提高魔法阵的成功率和效力。

    于是,手中那块半焦的小小碎皮骤然间变得无比沉重,几乎把握不住。而斯迪文森心目中和李察之间本就拉开了的距离,因为这块半焦碎皮,又遥远了何止一倍。

    又是一阵寒风吹来,斯迪文森的脸色一下变得惨白。他忽然觉得自己恨透了这块地方,见鬼的天气,见鬼的事情,见鬼的人!今天惟一还能觉得满意的,就是在菲尔大师和他学生面前的应对还是很得体,没有过分失态。

    可是这又有什么用?大局已经输了,小打小闹的赢回一两分,又有什么用?

    斯迪文森挥了挥手,招呼米妮向传送阵走去,他想尽快离开这个地方。米妮忽然漫不经心地问:“他刚才给你的是什么?”

    斯迪文森身体一僵,然后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也是一块好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