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二十九 密谋 上

章二十九 密谋 上

    深夜,李察已经入眠很久。

    这是个无梦的夜晚,最深沉的睡眠让他已濒临透支的身体缓缓恢复。强效魔力和精力恢复药剂则把这一过程数倍的浓缩了。

    灰矮人部落中流行着一句古老的俗语:时间就是金币。但那是指普通人或者是次级位面的时间,如李察甚至是苏海伦这类人的时间,则已经无法单纯用金币来衡量了,特别是他们的主位面时间。

    李察知道自己已经迈出最重要的一步,因此睡得格外深沉安宁。多日来的积郁似乎也已经在铁甲马的狼奔豕突中得到宣泄。不过他这时还是没有充分意识到自己的那幅魔纹构装带给其它人,甚至是整个深蓝以何种程度的冲击。

    斯迪文森的居住区面积比李察还要大,楼层也高了足足三层。在外人看来这不仅表示了殿下的宠爱和重视,同时也是身为大贵族世家子弟显赫身份的标志。只有斯迪文森自己知道为了维持这种体面所付出的代价有多大。

    李察的居住区是完全免费的,而斯迪文森却需要为更大、功能更全的居住区支付全额租金。

    即使对名义上拥有索拉姆家族全力支持的斯迪文森来说,每月接近三十万帝国金币的租金也是非常沉重的负担。而且他还需要支付一倍于此的学费,虽然索拉姆公爵已经一次性付掉了他今后几年的学费,但是他这次过来深蓝求学的成本却不是这样计算的,即使不按专业方法按月摊销,这笔巨款本该产生的利息也是不菲的数字。

    索拉姆这个庞大家族的资源当然不可能只投资在斯迪文森一个人身上。而他能够打动家族议会的很大一部分原因,还是在于家族对拥有一个完全具有自己血脉的大构装师的渴求,这也是大陆上任何一个稍具野心的家族所一致拥有的渴求。兰多夫本来是这个人选,可是他的愚蠢却使得他尚未开始就已失败。斯迪文森则抓住机会说服了家族议会,他不仅是龙脉术士,同样具有构装师潜力,自有的资源也超过兰多夫,而且近年来已经开始参与家族事务,并表现出过人的才能。

    但是,家族的投资是需要看到回报的。尤其是兰多夫事件后,家族的耐心愈发有限。索拉姆公爵已经晋入传奇,最多用两三年时间巩固境界后,就该是大规模扩张的时候了。

    此外,斯迪文森还负担着米妮的学费。因为在婚约成立后,尼奥侯爵就迫不及待地停止支付自己女儿的一切费用。

    前线战事的确吃紧,尼奥侯爵的财政状况已经濒临崩溃,而且由于战火主要燃烧在侯爵领本土,因此侯爵能否支撑到明年年底还是个大大的问号。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侯爵的手下太过无能,当然,在斯迪文森的心目中,无能之人的序列中也要加上率领索拉姆援军的那位叔叔。

    尼奥和索拉姆联军已经拥有兵力上的绝对优势,并且是在熟悉的地形作战,却对艾莉婕的战事久拖无功,不要说围歼或是击溃她那支规模不大的军队,就算是正面击败都未曾真正有过。

    这个女人对战场的嗅觉无比敏锐,用兵飘忽不定,一旦找到了对手的薄弱环节发动攻击时,却又有若雷霆,狠辣无匹。她以不到对手三分之一的兵力,在并不算广阔复杂的地形上作战,却拖得尼奥和索拉姆联军四处奔命疲惫不堪。而且她大举破坏着尼奥境内的田地、矿场、森林和城镇,所有资源都掠夺一空,不能搬走的则就地毁掉。所以她每到一处,都让侯爵心痛得无法入眠。

    尼奥方一面倒的弱势也让周围与其接壤的几个大贵族蠢蠢欲动,索拉姆的强势介入也因此付出了相应的代价。随着战局陷入胶着,索拉姆从尼奥侯爵处获得的收益已经大半化为乌有,再让艾莉婕这么闹下去,很快就会转变成亏损。

    斯迪文森得到的最新消息是,索拉姆家族已经决定,如果不能在一周内解决这个女人,那么就和她谈和。至于战争赔偿的问题,就让尼奥头痛去好了。

    大半年时间,斯迪文森本来已经把自己的居住区打理装饰得相当有品位。可是现在,从他的卧室区中不断传来各类器皿破碎的声音,一个个精美雅致的艺术品被斯迪文森狠狠砸在墙上、地上,破片四处飞溅,有几片甚至掠过斯迪文森的脸,留下几条淡淡的血痕。有形或无形的沉重负担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砸东西可以稍稍发泄,却也只是一时之计。但现在他只求发泄,不然的话一定会疯掉的。

    “又是阿克蒙德!又是阿克蒙德!他们都是一群疯子!魔鬼!该下地狱的家伙!为什么他们都要来挡我的路!!”斯迪文森发疯般地咆哮着,咒骂着,可是这样还不足以发泄出他心底郁积的怒火。

    然而卧室中已经没什么可砸的了,只剩下一个由精金镶嵌水晶制成的古老花瓶完好无损。这是异位面某位皇帝曾经最珍爱的藏品,抛开无法衡量的艺术与时间价值,单是把精金和极品魔力紫水晶切割了零卖,也不止百万金币。斯迪文森本人根本负担不起这种顶级的艺术珍品,其实它是索拉姆公爵私人珍藏之一,放在这里是给斯迪文森撑门面用。

    斯迪文森的暴怒也是有节制的,几千一件的装饰品砸了也就砸了,这件东西,就是李察当众踩他的脸,他也不敢动它一根指头。

    米妮安静地站在角落里,孤单并美丽着。她正是鲜花初放的年纪,日渐长成的姣好身材和冷冽高傲的气质更为那份鲜活的青春增色。只是她的脸上和手臂上同样有几道细细的割痕红线,斯迪文森的暴怒也殃及到了她。飞溅的碎片可是不认人的。

    看到米妮,斯迪文森忽然怒火又起。此刻在他眼中,米妮不是一个美丽的少女,一个天才的法师,而是一个巨大的金币黑洞。米妮的学费只是他的五分之一,但是绝对数量也并不少。而她的居住区域虽然没有斯迪文森和李察的大,却并不比一个普通魔导师小,因此为她居住区所付的租金甚至还要超过她的学费。而这两项中,还没有包括她修习魔法所耗费的费用。

    对于索拉姆家族来说,多供养一个米妮并不算困难。但是斯迪文森自己的开销就已经达到了一个惊人的数字时,再加上米妮的部分,就格外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在将沉的船上,哪怕增加一小块石头的重量,都会让船上的人感觉窒息。

    斯迪文森非常清楚,在动用了索拉姆公爵如此巨额的投入后,他已经根本没有失败的余地。传奇人物的生命都会大大延长,在索拉姆公爵仍然漫长的一生中,绝不会缺少儿子和女儿,有天赋的也不会少到哪里去。

    斯迪文森的启蒙老师早就对他说过,在成为真正的强者之前,天才什么都不是。大陆上每年出生的天才不知道有多少,只有那些得到足够资源支持的天才才能够成长。而那些得不到资源的人,就只能顶着个看似灿烂的空洞称号,而且是在成年之前。因为当他们长大后,那就真的什么都不是了,甚至于比普通人都不如,曾经的光环将会成为他们今后一生的阴影。

    兰多夫就是最近的一个例子。

    斯迪文森极为渴求成功,同样程度地恐惧失败,因为他走过来的路已经全部化为直通地狱的深渊,哪怕只后退一小步都是粉身碎骨。

    区区一个龙脉术士配不上如此巨额的资助,社交界长袖善舞的声名也不值那么多金币,至于家族事务的管理才能,作为一个延续超过百代的古老世家拥有无数经理人才。实际上,为了得到这个成为苏海伦传承构装师的机会,除了家族的以及索拉姆公爵个人的资源外,他还投入了大量来自母系的人力和物力。一旦家族决定放弃,那么他的命运并不会比深蓝内环区外那些忙忙碌碌一心赚钱的法师们好上多少。

    可是在通向构装师这条独木桥上,李察那刚刚长成的身影,却象“神之天堑”奥古斯通山脉一样横亘在斯迪文森面前,巍然不动。

    而他自作主张和米妮缔结的婚约,则让索拉姆公爵需要支付的帐单又多出一大笔。这其实不能怪斯迪文森,他只是按照贵族社会的法则行事,在当时的情形下做出了一个对自己今后发展最为有利的决定,因为除了父系家族外,母系和妻族也是极为重要的资源。但是谁能想得到尼奥侯爵会如此无耻和绝情,直接把最出色的女儿甩给了索拉姆家族?

    所以斯迪文森几乎是贴着米妮的脸在咆哮:“你!你说,现在要你有什么用?除了每个月为你支付一大笔学费之外,你还有什么能够帮得上我的地方!是帮我在构装学上进步,还是帮我得到老师的欢心了?!你说啊!现在那个李察已经远远把我甩开,你让我怎么办?”

    看到米妮的沉默,斯迪文森更加难以压抑自己的情绪,他冷笑着说:“我差点忘记了你还是个女人,至少能用来上床。现在,你给我脱光,滚到床上去!”

    米妮没有争辩,没有反抗,而是默默脱去了所有衣服,躺在床上,并分开了腿。做这一切的时候,她的表情很平静。但是躺下后却把脸侧到一旁,不让人看到止不住流下的泪水。

    米妮紧闭着眼睛,没有等来预想中的狂暴冲撞。过了片刻,还是没有动静,她忍不住睁开眼睛,看到斯迪文森正站在床边,攥着一瓶烈酒的瓶颈,时不时狠狠灌下一口。他的目光越过米妮的身体,凝望着窗外的浮冰海湾。夜幕中的港湾,并不是完全漆黑一片,无所不在的冰凌折射着奇诡的微光,没有任何生物活动的迹象,显得格外肃杀寒冷。

    他看了看米妮,冷冷地说:“你是一个聪明女人,现在不是你任性或是耍小脾气的时候了。如果我不能成为构装师,那么一切都完了。地位、荣誉、金钱、力量,什么都不会有。你应该很清楚这一点。尼奥侯爵早已抛弃了你,而你的命运已经和我完全捆绑在一起。你应该感到幸运,因为象我们这样有历史的大贵族世家对于正式婚约还是十分尊重的,所以我暂时也没有废弃婚约的想法。所以,你现在需要为自己争取未来,证明你对我有用,对索拉姆家族有用,证明你自己对得起每月五十万金币的支出。如果你做不到,或者不想做,那我也不勉强你,你下个月就滚出深蓝吧!我相信,没有谁会愿意为了一个破败侯爵的女儿,一个被人用过的女人付出五十万金币的,是每月!”最后几个字,斯迪文森是带着微醺醉意吼出来的。

    米妮呆呆地仰望着天花板,动也不动。

    斯迪文森说的是事实,而她绝不能失去索拉姆家族的资助。如果没有钱,那么她不止是地位一落千丈,处境甚至比艾琳还要糟糕。因为她曾经高贵的身份,想要在她身体里留下点什么的男人会多得多。而她的魔法天赋,在这个时候根本就是个无足轻重的因素。

    苏海伦的一句名言就是:“金币是有限的,而天才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