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二十九 密谋 下

章二十九 密谋 下

    这纸婚约,公平来说,到目前为止是斯迪文森在付出。

    片刻之后,米妮的眼睛终于动了动,慢慢坐了起来。她仍然是那副冰山般的表情,可是眼中的骄傲和讥讽已经不在,代之以苍白和深灰。米妮的唇角浮上一丝嘲讽的笑,不过这一次却是送给自己。她双足落地,就那样**着站在斯迪文森身边,和他同样望向窗外,说:“我确实没有资本骄傲,又不能真的放弃现有的一切。所以我会选择和你站在一起,你把我当作女人也好,伙伴和朋友也好,哪怕就是属下也行,但我不做玩物。”

    斯迪文森没有回答,只是眯着眼睛,用危险的目光盯着窗外的严冬景象。

    米妮叹了口气,继续说:“你不觉得这件事有些奇怪吗?李察以前根本没有学习过如何绘制完整的魔纹构装。你有圣克鲁斯的指导,使用的是最顶级的材料,就这样也花了大半个月时间,总计失败四十一次才做出一件20%完成度的魔纹构装,李察怎么可能直接做出可用的构装插件?…….”

    米妮的话让斯迪文森也冷静下来,开始思考:“你的意思是那幅魔纹构装不是李察做的?不,不可能!菲尔大师不会说谎,因为那样根本没意义,他也不需要在索拉姆和阿克蒙德之间偏向谁。魔纹构装肯定是李察自己作出来的。但你说得对,整件事情是很奇怪,李察的课程表我们早就拿到了,按照课程设计这小子最快也要在一年以后才开始学习构装制造。幕后一定有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让李察能够瞬间突破无数人一生都无法突破的障碍,产生飞跃。现在我们需要知道的,就是这个关键究竟是什么。哪怕我无法用得上,也会有所启发。”

    米妮皱眉说:“这很难。”

    “是很困难。李察几乎没有朋友,也很少和不相关的人来往。和他接触最多的就是授课的那些魔导师们,而这些老家伙几乎都是些不近人情的家伙。这里是深蓝,我可没办法去跟踪李察,看看他都在和什么人来往。就算能买到他的行踪,动静也太大了。”斯迪文森不由自主地皱了皱眉,兰多夫的前车之鉴尤在眼前,直接对同为殿下的学生表现出恶意,肯定是不被老师喜悦的。

    “艾琳!我们也许应该让她去问,说不定能够得到答案!”米妮建议。“毕竟她是唯一曾和李察那么接近的女人。”

    斯迪文森摇了摇头,说:“艾琳?她能有什么用?我原本以为她是李察喜欢的女人,要不然为何执法法师团会专门针对她下禁令,不许她和李察上床?我抢先下手上了她,就是想要让李察在打击下暴怒或是彻底颓废,如果能再刺激得他对我用点什么激烈手段,那就更好了。但是你也看到了,这一切丝毫没有结果,李察的学习和生活规律没有半点变化,连情绪反应都看不出来。这也叫喜欢?而且时间都过去这么久了,李察肯定早就对她失去了兴趣。这么重要的秘密,他怎么可能告诉一个根本靠不住的女人。现在和那时又有所不同,如果我和艾琳之间的事让李察知道了,说不定只会适得其反。毕竟现在那些老家伙们明显都站在他的一边!别以为那些老家伙们是糊涂虫!”

    米妮则不这样认为:“试试总没有坏处。而且你不了解女人的心思,看得出来,至少艾琳那边是有点小心思的,所以你们之间发生的事,她绝不会告诉李察,至少不会把细节告诉他。不过她也肯定早就清楚根本和李察没有未来,在被你用过之后,就更加清楚了。既然没有任何希望,那为什么不用过去的感情来换一大笔钱呢,只要这笔钱的数目能够超出她的心理预期。边缘区的女人其实都一样,她要是真的坚持得下去,也就不会让你这么容易得手了。”

    斯迪文森犹豫了一下,终于点了点头。但是他随即又叹了口气,略带颓然说:“就算知道背后的秘密,已造成的差距很难弥补了。这家伙的综合评价虽然只是优秀,远远比不上我。可是评价不是一切,至少他现在表现出来的天赋绝不比我差多少。更何况…….”

    斯迪文森苦笑了一下,才接着说:“现在他能够用在修炼上的资源,远远比我要多。”

    米妮默然。

    实情如此,李察每月获得的收入并不是太大的秘密,只要有些身份地位的人想知道的话就能获得。李察的总收入其实并没有高得离谱,但是支出却远远低于斯迪文森。斯迪文森的大多数帐单是用于支付他和米妮的租金和学费,还有杂七杂八的交际费用。扣除这一部分后,能够用在课程学习、魔法实验材料、恢复药剂上的钱却还不到李察的一半。这些才是直接影响魔法修炼进度的支出。而那件初级力量魔纹构装的制作,掏空了他几乎所有储备资源。

    斯迪文森又大大地灌了一口烈酒下去,任凭火灼般的液体从喉咙燃烧到胸膛,他已经隐隐约约感觉到自己进入深蓝以后的努力出现了方向性偏差。他曾经以为自己完美的使用了阴谋和阳谋,利用艾琳从精神上打击对手,拉拢一切可能有用的人孤立对手,倾尽所有资源展现自己成为构装师的天赋和实力。但结果却给了他几乎是毁灭性的一击,李察用超过他整整两个大等级的进度赢得了这场没有宣战的战争。

    斯迪文森忍不住反省,他是否做了太多的多余动作,如果一开始就把所有精力和资源直接投入构装师的学习上,结果是否会有所不同。

    深蓝不同于外面的世界,这里不需要舆论的遮羞布,不需要大义的名分,只需要苏海伦的喜悦,以及绝对的实力。

    米妮看着身边这个野心勃勃的男人露出沮丧灰心的表情,突然感到赤/裸的身上阵阵发冷,连心脏一并开始抽紧。手指轻轻拂过自己滑腻柔嫩的肌肤,这时她感觉到的不是屈辱,而是浓重的寒意,如果斯迪文森放弃了,他还有龙脉术士的血统,还有强大的母系,而她能够剩下些什么?

    米妮犹豫了许久,缓缓说:“或许最后还有一条捷径,尽管可能性不太大。”

    “什么办法?”斯迪文森眼前一亮急忙追问,就象溺水者突然见到浮木。

    “想办法接近老师,获取她的好感。我最近直觉,老师的心情正在变得越来越不稳定,这是个很好的时机。老师虽然是传奇法师,但她也是一个女人……”

    斯迪文森怔了一会儿,随即明白了米妮话中所指,他的眼睛逐渐亮了起来。对,传奇法师也是一个女人,他之前怎么没有想到。果然还是女人最了解女人。

    “你是说,我应该想办法把苏海伦变成我的女人?”斯迪文森沉思着,面容慢慢恢复了生气,重新露出贵公子无可挑剔的笑容。虽然在魔纹构装上输得一败涂地,可至少在这个领域内,他对李察的优势是压倒性的。而在贵族社会里,这种事情毫不罕见,甚至无须为此稍稍脸红,这虽然是一个另类的战场,但是其意义和影响有时并不亚于真正的战场。

    斯迪文森的眼中闪过一丝决绝:“这是个办法,但是成功机会也很渺茫。不能把希望都寄托在这个上面!我在深蓝中还有几个人可用,真到必要的时候,就让那小子从此消失!”

    PS:当你们看到一小章的时候,往往意味着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