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三十 鲜嫩可口 上

章三十 鲜嫩可口 上

    时间在不经意间流走,浮冰海湾北部的冰盖上开始出现巨大的裂缝,这是春天正在到来的标志。而春天,正是许多魔兽躁动发情的季节,从地鼠到巨龙,无一幸免。

    在传奇法师身边的人都明显感觉得到,最近苏海伦殿下正变得有些奇怪。她的情绪时常会大幅波动,而且喜怒全无规律,就象个心里藏着只小兔子的小女孩。所有能够近距离接触到她的魔导师们都变得小心翼翼,愈发察言观色,哪怕是如菲尔大师这样地位超卓的人也谨慎了许多。确实有不少人在暗中猜测传奇法师的春心动了,可是这些见多识广的大魔导师们却深知,处在发情期的魔兽才是最危险的。

    这天午后,阳光明媚。

    传奇法师懒洋洋地歪在躺椅上,不知道在想什么心事,连旁边最喜欢的水果都忘了吃。而她的穿着也很随意,象牙色的柔软丝袍象皮肤般贴在身上,一双赤着的小脚高高搁在另一边的扶手上,柔嫩的肌肤在暖融融的阳光下竟然透着珍珠般的柔和光泽。这是一双极致诱惑的赤足,连同露出的半截小腿会让无知的人拼尽全力去想象那双腿深处的风光。

    可是能够站立在传奇法师身边的都不是无知的人,所以全都对她外泄的春光视而不见,心中更是根本没有任何不该有的念头。

    在场的大部分人都曾经跟随过苏海伦在位面间争战,剩下的几个也都参与了深蓝的创建,非常清楚传奇法师的恐怖手段。在他们眼中,眼前横卧的根本不是柔嫩得想让人咬一口的小女人,而是一头货真价实的上古巨龙。没有这个觉悟的家伙,早就消失在位面风暴中了。

    魔导师们按照惯例汇报着深蓝近期的重要事件,不过传奇法师却明显懒洋洋的提不起兴致,甚至有时候干脆连眼睛都眯了起来。

    这时一名侍从自外走进,说绘画大师想要求见传奇法师殿下。苏海伦眯着眼睛半天没动,直到侍从快保持不住半躬的姿势开始把求助的目光投向魔导师们,她才懒洋洋地可有可无地点了点头,于是抱着一幅画的艺术大师就诚慌诚恐地出现在苏海伦的面前。

    他还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场面,因为平时没资格列席如此高层次的会议。可是目光瞄到苏海伦那双肉光致致的赤足时,所有人都看到艺术大师的喉节剧烈地上下滚动了一下。数十道如刀锋般锐利的目光立刻让艺术大师醒悟了自己失态,瞬间冷汗已密布全身。好在苏海伦殿下虽然睁开了眼睛,但依然神情恍惚,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竟似没注意到艺术大师的无礼和刚刚强烈的身体反应。

    艺术大师来到软榻前,深深低下头去,不敢让视线落在苏海伦身上任何一个地方。他把紧紧抱在胸前的画展示出来,恭敬地说:“殿下,您的学生斯迪文森为您绘制了一幅画像,非常具有艺术价值,所以我才斗胆打扰您一点宝贵的时间,把这幅画像献给您。”

    苏海伦半眯的眼睛终于完全张开,焦点也集中起来,然后象只正在晒太阳的猫一样不情不愿地慵懒无比地挪动了一下身体,以便有个更好的角度能够欣赏自己的画像。传奇法师有很多弟子,她也收到过很多稀奇古怪的礼物,可是给她画像的,斯迪文森还是第一个。

    这是一幅半身像,背景是由春入夏的浮冰海湾。这个时节恒冬山脉的山麓已经染上了鲜嫩的绿色,而雪线以上直到峰顶仍是终年雪白,远远看去好像一道有名的甜点,薄荷鲜奶。海是宁静且深邃的,天也格外高远,海天之间由深深浅浅的各种蓝色填满。而在画面的正中央,传奇法师正穿着她最喜欢的天蓝基色的法师袍,凭栏眺望远方。

    的确是一幅杰作!

    传奇法师的画像虽然不多,其中不乏大师之作。但是所有的画像都是突出了她传奇法师的身份,即使表达了她本人的美丽,也是以端庄、威严和瑰丽为主题。而早期的作品则更多的是勾画她征战异位面的大场面。那时的传奇法师,即便是美丽不可方物,也透着凛冽杀意和令人俯首的威能。

    而这幅半身像却独出心裁,画面上更象是一个气质婉约的美丽女人。

    整幅画的背景以蓝、绿、白系为主基调,每个色系里都选用了着重表现纯洁、柔和、甜蜜的色彩,那么多种颜色的层次感却处理得十分好,丝毫没有喧宾夺主地掩盖掉人物的风姿,反而烘托出那一份宁静隽美。如果不是那身专属于苏海伦的水蓝色法师袍,根本无从看出这个略带朦胧与忧郁气质的女人的真实身份其实是一位传奇法师。

    斯迪文森的心思通过这幅半身像表露无遗,却又非常巧妙而含蓄。

    苏海伦的眼中终于有了一丝触动,而艺术大师则把这些微的变化也收于眼底。曾经游走于诸多国度,在大贵族和宫庭中周旋的大师,也曾经是贵族少妇少女的杀手。苏海伦此刻的眼神,他可曾在不少人的眼中看到过。

    是的,多少年来,人们只记得苏海伦的传奇法师身份,只记得她那些威力无穷的魔法,只记得她堪比龙群的财富和日益繁荣的深蓝,却忘记了她还是一个女人。传奇强者的生命都大大延长,他们的心态也会随之变化。由按照正常的时间衰老,到再度年轻,再到沧桑,最终是淡漠。在诺兰德大陆上曾经辉煌过的高等精灵,就对此有过最深刻的认知和最详尽的叙述。

    而现在的苏海伦,由于早早就进入传奇法师的境界,心态明显还处于非常年轻的状态,是二十岁,还是十八岁?无从猜测。但她眼中闪过的朦胧和迷茫,艺术大师却曾在许多仍对爱情怀有梦想的贵族少妇少女眼中看到过。这幅画的杀伤力,由此可见。

    曾经,是曾经,艺术大师也为苏海伦的美丽和强大所折服,甘心放弃外面多姿多彩的世界,在深蓝中定居下来。但是随着时间推移,他单方面的仰慕早已付诸流水。爱情还是需要现实基础的,当艺术大师开始依靠从苏海伦手里领钱来维持生活时,渺茫的梦想便就此离他远去。所以看到斯迪文森的心思和努力时,艺术大师竟然没有丝毫嫉妒,本以为早已尘封的记忆一一泛起,一一咀嚼却只剩下了感叹。这其实也是上了年纪的标志。而且他还会帮助斯迪文森,这如果放在十年前,完全是不可思议的事。即使这个帮助价值巨额的金币。

    或许是被艺术大师窥视的目光惊动,苏海伦忽然再次完全张开了眼睛,目光清澈无比,吓得艺术大师连忙低下头去。

    传奇法师有些贪婪地再看了一眼斯迪文森所绘的半身像,然后眉开眼笑,娇靥如花,说:“画得真不错,不过我有这么漂亮吗?”

    “当然!您是所有传奇中最美丽的一个!”这一次艺术大师抢在了所有魔导师的前面。

    苏海伦有些矜持地笑了,转向灰矮人,说:“黑金!斯迪文森这个小家伙真挺不错的,这样吧,这个月给他加些姐姐我的喜悦,数目嘛……”

    说到这里,苏海伦忽然看了看还呆在原地的艺术大师,说:“你先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