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三十一 深蓝咏叹 上

章三十一 深蓝咏叹 上

    每年四月的最后一天,诺兰德大陆的七弦弯月都将同时高挂夜空,据说这一天是改变人一年中命运的时刻,因此也被称为命运之日。

    命运之日是大陆上许多国家的节日,也是为数众多的亚智慧部落的共同节日。以巫祭为主的部落,比如豺狼人,蛇人,地精等都把这天视为最重要的日子。而奇异的是,那些长年生活在地下洞穴中的种族,比如说穴居怪,比如说水下生活的鱼人和娜迦,也同样重视命运之日,尽管其中的某些种族可能一年中也见不到一次月亮。

    传说中,命运之日这一天,诸神都会侧耳倾听信徒的声音,或是派下代言人,甚至用化身降临于世间行走,以听取信众的愿望。虔信者将得到奖励,而无信者会一无所获。不过那些曾经跨越过位面的强者们都很清楚,传说只是传说而已。

    但是这一年的命运之日,确实有许多人的命运由此改变。

    在一场精彩绝伦的突击、凿穿和反包围战役中,艾莉婕手中的构装骑士终于出现在战场上,与尼奥和索拉姆家族的构装骑士展开正面决战。二十对十八,索拉姆和尼奥联军依然占优,虽然优势很小。可是决战的战果,却是艾莉婕以五位构装骑士的损失为代价,全歼了联军的构装骑士小队!

    这是决定战局的一役,艾莉婕子爵的军队以构装骑士为前锋,如一把锋利无比的尖锥,狠狠凿穿了联军的阵线,把钢铁洪流铸成的防线撕开一道口子,伤痕迅速加深扩大,最后整个战局彻底崩溃。是役联军被俘数千人,损失各类骑兵重骑近千骑,索拉姆正式宣布退出战争,而尼奥的和谈特使则在战斗刚刚结束时就已迅速派出。

    军事贵族之间有着古老的规则,和谈结果其实已由先前的战局确定。尼奥侯爵将会损失至多三分之一的领地,以换取今后十年的和平。而艾莉婕则拥有战败者失去的全部土地。这次收获的丰硕战果,将使她拥有足够多的合法领地,只待神圣同盟皇帝的旨意下达,她的称号就将变为艾莉婕伯爵。

    构装骑士间的战争奠定了胜局,但人们谈论更多的肯定是战力悬殊导致的胜负。在今后一段时期内,人们都会猜测艾莉婕背后那位神秘的构装师会是谁,至少他的水准应远在成名几十年的圣克鲁斯之上。

    在神圣同盟的西南线,艾莉婕将在很长时间内成为一个核心话题。可是在整个大陆的层面上,更多人谈论着的却是歌顿,歌顿.阿克蒙德。歌顿选择了在命运之日这一天的正午正式进驻神圣同盟的首都,大陆的奇迹之城,浮世德。

    进入浮世德的道路从来都是以钢铁和鲜血铺就的,众多势力都会在明里暗里加以阻挠,甚至有些大家族干脆就是赤/裸/裸的直接派人截杀。这是神圣同盟的传统,也是第一任皇帝定下的规则。没有能力冲破封锁与截杀的家族,根本没有资格在浮世德立足。而在一个家族进驻浮士德的过程中,对他们领地的进攻都是合法的。

    百年来,每个家伙成功进驻浮世德的荣耀背后,都是一条由玫瑰与鲜血染红的路。可是人们往往只记得成功者,却忘记了更多的家族在这条道路上彻底销声匿迹。

    歌顿的决定令整个大陆为之侧目,原因之一就在于或许阿克蒙德作为一个整体已经够资格向浮世德发起挑战,但是阿克蒙德从来没有团结在一起过。作为族长,歌顿只代表他自己。而且歌顿崛起得太快了,在老牌贵族眼中严重缺乏底蕴。底蕴并不是一个空泛的词,恰恰相反,它意味着秘密的私有位面,堆积如山的财富,成打的构装骑士,装备精良的军队,以及可以支撑得起扩张的人才。这一切的总和,就叫底蕴。底蕴,是要靠时间的,是一年年积累下来的。

    这就是暴发户崛起得快,也陨落得快的原因。毫无疑问,歌顿.阿克蒙德就是一个暴发户,而且还是其中非常愚蠢的一个。

    在歌顿.阿克蒙德面前,通向浮世德的道路并不平坦。然而他并未如此前成功的家族那样从诸位面调集大军以全力突破封锁,而是恰恰相反,命令所有位面包括本土的军队都驻扎原地,严防其它家族趁火打劫。他甚至没有动用族长的权威,去要求阿克蒙德家族其他成员协同。

    当歌顿.阿克蒙德踏上征途时,身边只有他的十三位构装骑士。

    命运之日的正午,哥顿.阿克蒙德准时出现在浮世德城门前,整个神圣同盟为之震动。

    这是阿克蒙德家族第一次踏足浮世德,也意味着从这一天起,阿克蒙德正式成为大陆上最显赫家族中的一员。

    而命运之日,对于李察来说也是特殊的一天。因为晚上十一点,他将得到传奇法师的召见。他本能地感觉,这会是一次非常特殊的见面。

    夜幕徐徐降临在壮阔的浮冰海湾上,在这个特殊的夜晚,深蓝已经点亮。

    蒙蒙如烟雾的蓝色魔法光辉从宏伟塔身的纹路中不断溢出,升腾而上。远远望去,就如在浮冰海湾的尽头矗立着一座瑰丽神秘的蓝水晶之塔。深蓝周围的空地则燃烧着数以千计的篝火,从魔法塔高层俯瞰下去,有如夜空中的点点繁星。人们仿佛感觉不到春寒的料峭和刺骨,聚集在篝火旁,欢歌着,畅舞着,痛饮着烈酒,并且欣赏着每年仅有一次的深蓝点亮的盛景。

    他们大多是在边缘区内生活的人,深蓝是他们赖以为生的庇护所,也是他们的精神支柱。这座魔法塔在北方屹立一天,他们的骄傲就会随之增厚一分。

    而在这个狂欢的夜晚,深蓝的上层却早已寂静。大魔导师们见多了更加盛大的庆典,早已无动于衷。对他们来说,浩瀚的魔法世界已然探索不尽,再也无需依靠庆典和节日的狂欢麻醉自己,寻找寄托。

    约定的时间到了。

    在李察面前,庞大的魔法傀儡推开两座重钢铸就的大门,露出后面盘旋向上的阶梯。

    大门仍是符合深蓝上层审美观的高耸无比,重钢表面却没有做任何特别处理,裸露出浓重的红赭石色以及一道道风化纹路,充满原始的美感,让人不由联想起这种金属的原产地,毁灭与绝望荒原深处的蛮荒景色。

    层层阶梯则是精致细腻,通体闪耀着淡淡的光辉。光辉初看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如果注目凝视却会立时感到晕眩迷乱,以至于无法辨别出阶梯原本的材质,而扶手栏杆上每一处雕塑都是艺术的精品,在微光的烘托下愈发令人望而陶醉。阶梯的高度更是让李察眩晕,这里已经属于深蓝最上层的区域,再往上,就是苏海伦真正意义上的私人区域,就连大魔导师们都没有资格进入的禁区。

    传奇法师要在私人区域中约见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