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三十一 深蓝咏叹 下

章三十一 深蓝咏叹 下

    李察镇定着心绪,拾级而上,在阶梯的尽头,一扇几乎被各种形态的雕塑镂空的小门自行打开,门后竟然站着两名黑精灵少女。看到传说中地下世界的凶恶种族在面前突然出现,李察大吃一惊,差点就要放个瞬发魔法出去。不过他立刻想起这是传奇法师的私人领域,不可能出现敌人,看来两名暗精灵少女属于她私人蓄养的属下。

    两名黑精灵少女显然是认识李察的,其中一个少女做了个邀请的手势,说:“李察先生,请跟我来。”说完,她就当先引路,而另一名少女则把小门关好。

    看着前方黑精灵少女轻盈无声的脚步,李察忽然全身渗出了细细的汗珠。纳亚曾经教过他观察其它人的动作,少女的每一步都如钟摆般精确,等同于肩宽,不多一分,不减一毫,而且每次只以足尖的一点沾地,却又在步伐间展示了十足的力量感。这种走姿虽然充满韵律的味道,有着如舞蹈般的美感,但在李察眼中却极为危险,这说明少女其实拥有非常可怕的武技,如果她突然爆起袭击,以李察现在的能力根本无从反抗。

    少女带着李察进入了一个非常宽广的空间,如果说苏海伦议事的千米会客厅模拟的是山水之间的画意,那么这个近万平方米的巨大空间仿造的则是各个位面的天然环境。这里有熔岩世界,有冰冷森寒的极地雪原,有干燥的沙漠,也有阴湿泥泞的沼泽,甚至还有一个龙巢!

    各种不同的地形被魔法屏障分隔开,互不干扰。而每种环境都不是静止死寂的,隔着不同属性的魔法屏障或紫或蓝或绿等等的光辉,会看到幢幢黑影晃动,一闪而逝间勉强能够辨认出是林林总总只在魔兽图鉴大全上才能看到的奇怪生物在活动着。

    穿过这片区域,再沿着阶梯向上一层后,又一座门出现在李察面前。这扇大门是石制的,除了表面打磨得十分光滑之外,倒没有什么格外古怪的地方。少女在门上轻抚一下,石制大门就无声滑开。黑精灵少女再也不肯向前走一步,而是示意李察自己进去。

    在长而幽深的走廊尽头,是梦幻般的地方。

    无数冰渊水晶星罗棋布般嵌在墙壁和穹顶上,它们散发着深浅不一的蓝色光辉,为房间中的每一样东西都涂上了一层梦幻般的蓝色。地面光洁如镜,不知是由什么石材铺成,踩上去一点没有冰寒的感觉,反而热热的十分舒服。站在这里,地面倒映出的也是漫天星空。恍然间,李察仿佛觉得自己身处在位面体系的中央,放眼望去,尽是无尽星海。

    远方是一面墙的落地窗,窗外首先映入眼帘的全景是夜幕下的恒冬山脉。宏伟巍峨的恒冬山脉有如远古泰坦,庞大巍峨肃然,静静地横卧在那里,只是见证着大陆历史的变迁,而并不参与。

    在高达十米的落地窗前,站着一个窈窕的身影,在这梦幻般的空间内其实很不起眼,所以李察一开始并没有看到她。但是只要目光落在她身上,就会自然而然的为之所吸引,再也挪移不开。

    那是传奇法师,位面征服者,屠龙勇士和恶魔终结者,苏海伦。

    这样的空间,这样的时间,这样的女人,综合在一起,竟让李察产生了某种错觉,似乎身处梦境,又似乎进入到另一个人的记忆中,身心都充斥着沧桑疲惫,仿如在位面间已征战万年,又仿佛流浪了更长的时间。

    “老师,您找我?”李察压抑着异样的心绪,上前一步,问候着。

    传奇法师缓缓回身,凝望着他,说:“李察,你已经是一个男人了,而且也展示了自己的天赋和能力。”这一刻,苏海伦的神情和气质与平时有很大不同,更象一个温婉端庄的女人而非稚气未脱的小女孩,她微微顿了一下,才问:“那么,你愿意继续我的知识,并在构装师的道路上走得更远吗?”

    李察的心脏猛然一跳,深深地鞠了一躬,说:“非常愿意!”

    苏海伦笑了笑,温和地说:“你知道,一切收获都是要付出代价的。而到目前为止,所有代价其实都是由你的父亲歌顿.阿克蒙德支付的。但是我想,这应该不是你愿意的局面。但是,现在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一个你可以用自已作为代价,换取得到强大力量的机会,你愿意吗?”

    李察没有立刻回答。苏海伦说得轻描淡写,可是他却在深思,自己有什么是可以和父亲的资助相媲美的。即使当初李察并不知道一个位面十年诺兰德时间的收益意味着什么,现在也已经完全明白了。就算是把自己今生完全出卖,又怎能抵得过如此巨额的资助?李察很聪明,智慧天赋和在深蓝中的学习又让他始终清晰地认识到自己的价值。就目前而言,十个李察加在一起也抵不上培养一个构装师所需的代价。至于将来……将来,如果他要达到歌顿今天的成就,除了保持现在的努力不懈外,还需要足够好的运气。就象某个大魔导师说的,运气从来都是实力的一个重要部分,甚至是最重要的部分。

    很残酷,但这就是现实。

    每个人都是有价的,哪怕他再怎么坚定地认为自己不能用金币来衡量,也是有价的。同时由于每个人的价格其实是由别人来定的,所以也总会和本人心理上的价位产生偏差,基本上都是巨大的偏差。所以在无法确认自己未来能够达到的高度时,李察没有办法去许诺。

    仔细品味传奇法师的话,李察发现,苏海伦对他是……偏爱的。

    这更让他犹豫,因为李察深知已经欠了她太多太多,如果还想要得到更多的话,却不考虑是否能够回报,那不是伊兰妮的风格。伊兰妮那属于银月精灵的高傲,已经悉数留给了李察。可是没能让他立刻张口拒绝的原因,却是始终深藏于内心深处的那团熊熊烈火!

    如果拒绝了苏海伦的帮助,李察不知道将来还能从哪里得到足够的资源,变得足够强大,好去完成妈妈临终前的愿望。他的父亲是一个庞大的阴影,而且还在不断扩张着。

    选择,竟是如此为难。

    苏海伦走到李察面前,伸手抚上他的脸,让他抬起了头。

    这是第一次肌肤接触,传奇法师的手细腻冰滑得让人颤抖,而他蓦然发现,如此面对面站着,两个人的身量其实是等高的。恶魔远比人类高大,银月精灵也比普通人要高出一个头,李察继承自父母的两个血统,以及在山中度过的童年岁月,都使他的身高超出同龄人。伊兰妮在最初的十年中不断给李察吃的面包果其实是银月精灵古老配方的一味主药,而深蓝中最近一年的特殊配餐上,苏海伦更是下了血本。所以在不知不觉间,李察已经和普通人类的青年无异。

    在如此近的距离上,李察看到传奇法师的脸,竟然是如此的柔和。这是鼓励,终于给了他勇气,让他能够说出心里的话。

    “老师,我……我根本没有什么东西是可以和您的栽培相当的。至于将来,将来很遥远,谁又能说得清三年之后的事情呢?”

    苏海伦温柔的微笑起来,满室魔法光辉也掩盖不住她眼波流动时的熠熠光彩,说:“原来你是在担心这个,倔强的小家伙,完全和你的妈妈一模一样。”

    李察这次是真正吃惊了:“您认识妈妈?”

    “见过两次,还算是好朋友。伊兰妮是一个让人尊敬的家伙,而你和她的性格简直一模一样,所以就让我想起了她。她和你的父亲……算了,都是当年的事,就不说了。我只是想告诉你,你现在的心事,我其实也能猜出一点。”传奇法师的声音很平和温柔,却轻而易举起砸开了李察内心最深处的冰封,让他只能低下头,才可以不让她看到眼角有几滴不该出现的东西。

    “我愿意给你这样一个机会,一方面是因为伊兰妮,另一方面却是想再给自己一点希望,试着去实现一个本以为完全没有可能去实现的梦想。就在不久之前,我已经接近彻底绝望了,可是你的出现却又让我多了一线希望。所以你不用去考虑具体能够付出什么,只要你有愿意为此付出一切的决心,就可以了。”

    李察再无犹豫:“我愿意!并在有生之年,我会为您……”

    他的话被苏海伦的小手盖住了,她笑得很欢喜,说:“后面的不用说了。只要前面三个字就够了。”

    “好了,小李察,现在该是给你看看真正的魔纹构装的时候了。”

    苏海伦如在水面飘行般后退了几步,然后没有做任何施法手势,也没有念任何咒语,整个人如同失去重量般,徐徐升空,到足尖离地一米时就停了下来。她有如天鹅般优雅地展开双臂,魔法长袍和身上所有衣服都瞬间化为万千流光,在空中萦绕着她交织飞舞。

    李察已怔在当场,未曾想到在眼前会出现有若梦幻般美丽的躯体,而且再无一丝掩饰。

    传奇法师的身体比想象的极限还要完美。

    未等李察从震惊中醒来,她的肌肤上就开始浮现道道水蓝色的纹路,转眼之间,它们就如有生命的花枝,生长蔓延到了她的全身,然后骤然闪亮烁然,散发出迷离如纱网般的蓝色光芒。

    李察的意识本已是一片空白,却又为绚烂的蓝色所填满。他的思绪已经凝止,再也无法流动,而言语和思想,都已无法形容这种美丽。

    苏海伦的声音飘飘荡荡,恍若自天外飞来:“看到了吗?这就是属于我的魔纹构装:深蓝咏叹。它还没有完成,我本来以为或许这一生都不会有完成的机会了。现在我愿意再给自己一点希望。李察!如果将来有可能,为我完成它!”

    (To梦碎江南:想做成点事其实很简单,恒心,坚持加上勇气,也就差不多了。就算是更新也没那么困难嘛!俺来show下给你看看,今晚还有一更!)

    PS:信誉!就是这么一章章积累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