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三十二 光辉灿烂的阴影

章三十二 光辉灿烂的阴影

    李察下意识地走近她,每踏出一步都象踏在一个最真实的梦境中,光带近得似乎就要拂到脸上。他伸手去触摸那层层舞动的蓝色,可是手指却穿过了绚丽的蓝,直接触碰到了她的身体。如有传奇魔法般的力量在指尖与肌肤相触的地方爆炸,让李察和苏海伦都身不由已地打了个寒战。

    被美丽和神秘的深蓝咏叹所震慑着,李察还来不及用语言,甚至无法用感知去形容此刻的感觉,他突然发现那道沸腾的血脉自身体的最深处涌出,而且来势前所未有的凶悍,完全无法遏制,再次席卷他本已停顿的知觉。他的手不由自主的被雄性本能带领着再向前探,顺着传奇法师光洁的大腿向上游去。

    李察只觉得自己忽然间引燃了一座火山!轰的一声,苏海伦如同被点燃的火炬,周身都在喷射着蓝色的光焰,身体表面的道道神秘纹路更是浓厚起来,最终转为深不见底的湛蓝。她咬着牙,一把把李察提了起来,磅礴充沛的魔力汹涌灌入李察的身体,于是他的身周也开始迸射出元素风暴,在狂猛的风暴中,李察所有的衣服都被绞成碎片,然后再被殛成飞灰!

    嘭的一声,李察**着被扔在地上。地面非常坚硬,这下撞击极为沉重,可是苏海伦灌入的魔力依然在身体内的每一个细胞里奔流,他一点都没有感觉到疼痛。只是剧烈的震荡还是麻痹了四肢,让他一时爬不起来。

    传奇法师的魔力也没能压制住李察体内那已彻底狂暴了的血脉,他仰面躺着,那根成熟男人的证明却斜刺天空,直指苏海伦。

    “该死的!”苏海伦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的这句话,她骤然横掠十米,出现在李察上方,然后直直落了下去。而她在空中拉出的蓝色光带,却如巨大的光翼几乎遮蔽了大半个空间,灿烂绚丽着不肯轻易消散。

    李察的身体本能向上挺起,迎接那炫目而迷离的诱惑,从喉咙中发出有若野兽般嘶哑的吼叫。他只觉得身体的某个部位忽然陷入一个神秘地带,炙热、湿润、而又强劲有力,那片地带的每一下强力蠕动,都对他的神经造成了碾压般的轰击效果,让他情不自禁的想要吼叫。而他也在本能地反击着,双手攀上她的大腿,紧紧抓住,尽一切努力想要把自己最敏感的部位陷得深些,再深些!

    传奇法师的小眉毛先是紧紧皱着,然后逐渐舒展,最后则是慢慢竖起!

    在命运之夜,于深蓝色的梦境中,男孩变成了男人。七弦明月同时高挂,将夜也染成七色时,许多人的命运也自此改变。

    再特殊的日子也会过去,哪怕是命运之日也是一样。当清晨的阳光照射在身上时,李察渐渐醒来,于是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他发觉苏海伦并没有离开,而是仍然在沉睡着,在晨曦下,她的身体完美无瑕,似有象牙般的光泽在流转,而胸前的两点淡淡晕红似乎感觉到了李察注视的目光,而开始轻轻颤抖。在她的身体上,昨夜那些深蓝色的魔纹已然不在,发生过的一切如同真的只是一场幻梦而已。

    一切都是如此美好,只是两个人的姿势稍有问题。

    李察的身体是蜷缩着的,头枕在苏海伦的臂弯里,手和腿都缠在她身上,即象生怕她会逃走,又似缺乏安全感的依赖。而传奇法师则是大大咧咧地仰躺着,右臂揽着李察,睡得心满意足。

    早上本来就是男人精力最旺盛的时刻,逐渐回忆起昨晚经历,再看到仍沉睡着的苏海伦,他再也忍耐不住,手悄悄开始移动。李察轻微的小动作即刻弄醒了传奇法师,她先是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啪的一声打飞了在自己身上乱动的手,这才不情不愿地睁开了眼睛。可是她马上就觉得很不舒服,因为一根又热又硬的东西正顶在臀侧,还在活动着,于是她本能的伸手一抓一拧,身旁的李察立刻闷哼一声。

    传奇法师转过头,睁着闪亮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看了李察一会,瞳孔深处才渐渐有了些神彩。于是李察知道,这个时候她才真正睡醒。

    看到身边躺着的李察,苏海伦完全没有一点惊讶意思,而是先伸手掩口,舒舒服服的大大的打了几个呵欠,然后再肆意舒展了几下身体。李察则不断闷哼着,因为苏海伦乱动的时候,右手一直抓着他的要害部位。而眼前看到的景象又是如此让人喷血,让他差点再次喷涌精华。

    传奇法师坐了起来,看了看李察,居然问的是:“还想要?”

    李察脸色潮红,却点了点头。

    他的身体正是精力最旺盛的时候,而智慧在天赋的加成下虽然一年抵得上别人三年,但认真说起来也只是十七八岁的成熟度而已。初次成为男人,又是在苏海伦这等风色无双的女人身上变成的男人,当然会想要。

    “想要几次?”传奇法师又开始笑得很奇怪了。昨晚那个温柔婉然的女人似乎真的只是一个幻影。

    李察当真开始认真思考。这个身体的极限他还不清楚,可是有一点很明确,那就是再来多少次都是不够的。他甚至觉得自己现在精力无穷,可以一直持续冲杀到朝阳第二次升起!而血脉则在蠢蠢欲动,全力支持着李察的狂想,不惜被一战榨干。

    “三次,不……五次吧……”李察迟疑着。

    苏海伦忽然大声笑了起来,右手狠狠动了几下,差点把已经站在悬崖边的李察弄得崩溃。然后她站了起来,挥手招来全新的内衣和法师袍,自顾自地开始穿戴,然后说:“天亮了。所以……一次都没有了!”

    巨大的失落……李察默然,然后也站了起来。他看到卧室一角摆着全套男人的衣服,而且目测之下就知道完全是他的尺寸,于是也走过去穿上。

    穿上衣服后,李察就觉得尴尬和忐忑少了很多,而苏海伦再不是昨晚那个让他彻底疯狂的女人,眼前的她又恢复了传奇法师的身份,并且和往昔一样的张扬自然,好象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而李察却在一时间无法适应,两个截然不同的传奇法师在他眼前重合,让他一时分不清究竟是昨夜还是今晨在作梦。

    苏海伦看了看李察,然后走到落地窗前,远眺朝阳自恒冬山脉中缓缓升起的壮丽景象,徐徐地说:“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李察整理了一下心情,强行冷静下来,问:“为什么?还有,您需要我将来作什么?”

    “为什么?”传奇法师清脆地笑了起来,耸耸肩,说:“这还有什么为什么?很简单啊,姐姐我最近心情不好,所以就便宜你了呀!就这么简单!嗯嗯,如果一定要找个原因的话,那么鲜嫩可口这个理由就很足够了呀!”

    看看李察有些发绿的脸色,苏海伦忍不住笑得更大声了。

    好不容易笑完,她才说:“其实如果认真的说,理由也是有的。那就是姐姐我最大的爱好,就是在那些未来有可能改变大陆历史的强者心头留下一片抹不去的阴影。只不过每个人都是不同的,所以给这些家伙施加打击、留下心理阴影的方式也就都不一样。而对你呢,我想来想去,就是昨晚那种方法最好,吃掉你!今后你每次找女人时,都会忍不住想起我的,哈哈!”

    传奇法师的表情和口气都很煞有其事,而李察只能无言,等她再次笑完,才重复了一下第二个问题:“那么您需要我将来作什么?”他特别强调了将来这个词。

    “将来…….将来…….”苏海伦忽然黯然,她叹了口气,伸出左臂,挽起衣袖,露出柔嫩的前臂。然后在如雪般的肌肤下,丝丝蓝色魔纹又开始浮现。“深蓝咏叹是六级的魔纹构装,现在的诺兰德大陆却只有关于五级魔纹的知识。所以,如果你想要完成它,就必须到无穷位面的深处去寻找深蓝咏叹的秘密。”

    “我会去探索位面的。”李察平静地说,并没有赌咒发誓,也没有激动热血。

    “那我就等着你了!”深蓝色的魔纹渐次褪去,苏海伦抬了抬明丽的小脸,又恢复了肆意张扬的本色。

    可是李察现在已然知道,所有人都看到的那个张扬狂放、肆无忌惮的传奇法师并不是真正的苏海伦,在昨晚中夜之时,于深蓝幽火里慨然叹息的才是。又或者两个都是苏海伦,只是如他一样,其中一个被深深埋藏于众人所看不到的地方。

    天已经亮了,命运之日变成了过去。

    借着刚刚清晨的寂静,李察离开了苏海伦的私人区域。当魔法门在身后合拢时,他禁不住停下了脚步,回头张望。两个世界再次分隔,下一次魔法门在他面前打开,却不知会是何时。苏海伦最后的叮嘱犹自在耳边萦绕:“昨晚的事情一定不能说出去哦!”

    李察当然不会说出去,这件事,这个经历,他会深深埋藏在心底,作为最珍贵的宝藏,仔细收藏。

    而传奇法师的另一个声明,却让他平静已久的脸上浮现出若隐若现的微笑。苏海伦吃掉了他的人生初次,并号称要以此给他留一片心灵阴影,而她的确成功了,在李察的心中已经烙印上了属于她的阴影,永难消磨。

    那是一片光辉灿烂的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