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三十三 第二次打击

章三十三 第二次打击

    命运之日后,李察的日子又回归到原有的轨道上。他原本已经把自己压榨到极限,现在能够做的只是一天天的坚持下去。每过一天,他都会让魔导师们为之多一次惊讶。即使洞悉了魔法世界众多的秘奥,大魔导师们也难以发现李察那并不健壮的身体中藏着什么,才能够让他象一具最精密的炼金机械一样,没有感情、没有波动,永不止歇地奋斗着。

    当恒久和勤奋结合在一起时,就会迸发出惊人的能量。李察在几乎所有领域的进步都快得让人惊叹,惟有魔力的积累没有捷径,只能按部就班地缓慢增长。

    时光本该如水般流逝,只是在平静中又多了些小插曲。命运之夜的秘密,李察本已决心深藏心底,可是还没到一周,藏不住秘密的传奇法师就自己说了出去,而且得意洋洋的反复强调了‘鲜嫩可口’这个评价。

    就和其它秘密一样,这件事很快就传遍了整个深蓝。于是大多数的男人和近半数的女人都记住了李察这个名字,且是各种痛恨,恨不能以身代之。可惜,这终究只能是想想而已。不过对大多数人来说,虽然不能真的痛打一顿李察,可是能在心里面每天凑个几顿,也一样能够产生愉悦感觉,偶尔还很强烈。

    哪怕再多的人觉得不可思议,也没有人胆敢去置疑苏海伦,一个都没有。

    老板就是老板,发放金币的人永远是对的,这已经是深蓝中的真理。深蓝中的物价体系,会让所有得不到‘苏海伦的喜悦’的人活不下去,或者至少活得很艰难。至于占深蓝人口绝大多数、没有资格获得每月记帐帐单的人,则根本没有发出声音的资格。记帐帐单,就是深蓝中一条最有效的无形分割线,把人们分成核心的和外围的两个群体。

    熟悉深蓝历史的人知道,这并非苏海伦的本意,率性的传奇法师并不精通社会管理,但是格局就这样自然形成了。而人们也习惯了有阶层的生活,如果不是这样,反而会让大多数人感到茫然。构成深蓝基石的那些默默无闻的人们,其实非常安心于这样的生活。就如贵族的领民,贡献着税赋,而领主则承担着保护他们的义务。在战火处处的大陆上,能够在一位传奇法师的羽翼下生活,就是幸福。

    聚拢在传奇法师身边的十七位大魔导师,都是可以向她进言的。不过和大多数人的想法相左,他们反而乐于看到这件事。对他们来说,传奇法师的身心愉悦,才是最最重要的事。其中心绪前后发生过激烈变化的,就只有灰矮人一个。

    当听到传奇法师得意洋洋地宣布了命运之日的壮举时,灰矮人第一个反应就是狂喜,觉得殿下居然英明到以这种方式来发放‘喜悦’。要知道李察获得的喜悦近期已经成为灰矮人心头一块沉甸甸的大石头。然而他接下来又觉得不太可能,因为李察得到的‘喜悦’对深蓝来说是个大数目,可对于传奇法师的私人钱包来说并不算什么,似乎没必要如此精打细算

    但是灰矮人坚定地认为,殿下既然在身心上‘喜悦’了,就没必要再用金币‘喜悦’了,至少应该大幅减少。而另一方面,那个幸运的李察……之所以要在李察头顶套上幸运的头衔,同样因为灰矮人的坚持。

    他以种族天生的审美眼光,只看到李察日益强健的体魄,隐隐流动的魔力,和逐渐显露出凌厉气息的隐藏血脉,却怎么都看不出李察哪里‘鲜嫩可口’了。不过黑金之所以是特殊的一个,就在于他能够放下灰矮人血液中的固执和坚持。他认为李察既然享受到了如此殊荣,那么今后在廉价收购李察制作的魔纹构装时就没有一点心理障碍了。

    李察在构装师上的天赋越来越让人惊讶,他超越了一年的学时自行融会贯通魔纹制作,还能够理解为厚积薄发,之后正式开始学习构装课程,绘制复合魔法阵的稳定和精准程度则已让人难以理解,甚至只能以神启来形容。

    伟大的人物或者致力于伟大的人物都有独到的眼光,就在众多魔导师看到李察冉冉升起的大好前途时,黑金却盯上了李察在成长过程中必然会创造出的大量魔纹构装。一般的构装师在成长过程中必然会经历大量失败,相应浪费大量材料,才能逐渐成长。而李察惊人的精准和稳定却让灰矮人预见到,在未来他绘制魔纹构装的成功率必定同样高得惊人。而魔纹构装的市场价格并不是由李察决定的,而是由全大陆构装师整体的成功率决定的。在两个不同的成功率之间存在着巨大的获利空间,而灰矮人已经嗅到了浓浓的金币味道。

    因为命运之日发生的故事,灰矮人已经把收购魔纹构装的心理价位再次压低了四成。其实这个价格的利润空间也不算特别特别的大,不过是比大陆上通行的价格便宜了70%而已。灰矮人这样安慰着自己,同时立刻觉得自己非常厚道。再多的差价,不都是献给苏海伦殿下的吗?

    所以命运之日之后的几天,灰矮人的心中充满阳光。命运之夜发生的事一方面控制了支出,另一方面又增加了将来的收入,没有比这更幸福的局面了。

    然而黑金那美丽心情的日子到苏海伦决定每月帐单的那一天嘎然而止,因为李察得到的‘喜悦’没有任何减少。

    灰矮人呆呆坐了很久,总算还有未来可以预期增加的收入来安慰心灵,只不过收购魔纹构装的心理价位又被调低了一成而已。

    消息就象石子在湖中激起的水花,总是从最中心处一圈圈向外扩散,敏感的人从获得消息的时间,就可以确认自己距离核心的距离。

    斯迪文森就很敏感,而他收到消息的时间不早也不晚,只是比他预想中的要晚得多。但是现在他已经无力再为自己在深蓝中的真实地位如此低下而愤怒,因为消息本身的内容早已超出了他全部的想象力。

    得到消息后,斯迪文森表现得很平静,至少他的居住区内没有任何多余的声音。他赤身站在魔法镜前,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一看就是整整两个小时。米妮在他身后,她站在落地窗前,一动不动,如一尊没有生命的雕像。

    窗外还在飘着雪,似乎从魔兽实验场回来的那天起,外面的天气就没好过。浮冰海湾的春天虽然常常有雪,但是从未如今年这样大和持久。

    居住区本来是和外面的严酷世界彻底分隔的,即使打开窗户,魔法的屏障足以把任何寒冷和阴霾挡在塔外,可是现在那铅色的压抑却透过落地窗,同样蔓延到居住区内。空气似乎都已凝固,而浓浓的铅色沉重得让人喘不过气来。米妮下意识地抱紧了自己,并且发现自己裹在魔法袍下的身体是如此的单薄,根本经不得暴风雨的摧残。

    浮冰海湾是壮丽的,却并不友善。它在用暴风雪发泄愤怒之前总是格外的宁静,就象现在这样。而居住区中也是同样的一片死寂。

    斯迪文森的居住区很大,非常大。空间是美的,也是身份地位和实力的象征。米妮过去也曾为空间的美而沉醉过,可是现在,她却忽然觉得这片居住区太大了,大得让人心慌。两个人,站在如此大的空间中,不仅仅是莫名的寒冷,还有行将迷失的恐惧。

    米妮有种逃离的冲动,可是她却狠命咬着嘴唇,不让自己有任何动作,发出任何声音。她知道,沉寂的时间越久,暴风雪到来的就会越可怕。斯迪文森已经静静地站了两个小时了,还不知道要站多久。但是,如此大的居住区中却只有她和斯迪文森两个人,也就意味着当风暴真的开始时,她将是斯迪文森惟一迁怒和发泄的对象。

    斯迪文森终于有了动作,他在魔法镜前开始展示自己身体的每个部分,每块肌肉。龙血赋与了斯迪文森强健的体魄,远比普通的魔法师强壮得多,又是处在已经成熟的年龄,因此魔法镜中的青年男人高大、健硕,几乎找不到一丝赘肉,四肢的比例几乎可以用完美来形容,并且有着足以自傲的雄性象征。在魔法镜中,龙脉之力呈现出淡淡的暗红色,在斯迪文森的身体表面流转着,让他有了更加邪异的雄性魅力。

    斯迪文森以中立第三个人的角度审视着自己,心中自然而然地浮现出许多评价,其中绝大多数都属赞美,这也是他两年前年满十五岁后,正式踏足社交界所取得的评价。他确实可以为自己的身体和样貌自傲,而那个该死的李察,因为年龄的缘故,却还不可避免地透着些稚气。从雄性魅力上来说,至少现在,斯迪文森仍然可以牢牢地压制李察。

    然而,斯迪文森给自己的评价中,不乏英俊、坚毅、强健、有力量感这类词汇,却少了一个最关键的词。

    他微微侧头,用阴森湿冷的声音问:“什么叫‘鲜嫩可口’?”

    米妮全身一震,担心的暴风雪终于来了。她低着头,身体不由自主的开始颤抖,却一个字都没有说。这种时候,任何话都会是抛洒在饿狼面前的鲜血,只会激起他更加凶暴的兽性。

    砰!斯迪文森一拳砸碎了魔法镜,右手也随之皮开肉绽,鲜血猛然从十几处同时涌出,然后滴滴嗒嗒地落在地面。斯迪文森象是根本感觉不到右手的伤痛,而是转身,用布满血丝的双眼死死盯着米妮,用尽全身力气咆哮着:

    “我在问你,什么叫‘鲜嫩可口’?!”

    PS:

    “我来了。我看到。我收藏。”这是恺撒。

    “我来了。我看到。我走了。”这是酱油。

    其实,伟人和酱油间的区别,仅仅是一线之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