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三十四 记忆的沉渣

章三十四 记忆的沉渣

    随着啪的一声闷响,米妮整个人都飞了出去,重重撞在落地窗上,古法烧制的多瑙河玻璃这一刻显示了它千金一平米的价值,纹丝不动地矗立着,似乎撞上去的不过是只微不足道的小虫。而米妮就象一只没有生命的布偶,弹回来,然后摔在地上,是额头先着地。她伏在地上,动都不动,只有一股血流从长发下涌出,在光洁的黑曜石地面上蜿蜒爬行,象一只奇异的软体生物。

    片刻之后,米妮才动了动,双手在地面上摸索着,最后艰难地撑起上身。血不断从发际流下,染红她半边面颊,也把她的长发粘在脸上。不光是额头,她的嘴角和鼻孔中也不断涌出鲜血。米妮感觉到脸上的湿热,伸手一摸,结果是满手的血。她把手在衣服上用力擦了擦,然后撕下一片裙角,抹了几下脸上的血,再把头发束成一束,用染血的布条扎好,摇晃着站了起来。

    斯迪文森站在原地,胸膛急剧起伏,布满眼球的血丝丝毫不见消退,肌肉则一根根在肌肤下蠕动着,紧握的双拳更是不时发出噼啪的脆响。龙脉术士有着强悍的体魄,虽然不能和真正的战职相比,却可以在肉搏中完胜普通法师。他盛怒之下的出手,也就格外沉重。

    米妮摇晃着走到斯迪文森面前,闭上双眼,等待着再一次的痛击。她白色的长裙上还染着大片血迹,半边脸也肿了起来,只是表情依然平静。由始至终,她都没有哼过一声,因为她知道,任何惨叫与哀求都只会招来更加沉重的殴打。

    斯迪文森眼角跳了跳,忽然伸手抓住她长裙的领口,用力一撕,裙装的上半身顿时裂成两半,然后一把扯去她的内衣,让她的上半身整个裸露了出来。然而出现在他眼前的并不是一具能引起情欲的胴体,原本洁白细腻充满青春气息的肌肤上,此刻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污青和淤痕,触目惊心,就好象一只被摔坏了的到处开裂的玉雕花瓶。

    斯迪文森看了,深深吸了口气,闭上眼睛。安静站了几分钟后,他彻底冷静下来,除了眼底密布的血丝还一时半会消退不了,其余都已恢复常态。他对米妮说:“你这几天先不要去上课了,在这里把伤养好。等会我就叫个神术师过来,先帮你处理一下脸上的伤势。”

    顿了顿,斯迪文森开始在房间里来回踱步,走了几十圈后,他猛然停下,仿佛在帮助自己下定决心一样用力挥了挥拳头,说:“是时候解决这一切了!再这样拖下去,局势可能就真的完全无可挽回!米妮,等你脸上的伤处理好,立刻去找艾琳,现在该是那个小**发挥作用的时候了!你知道该怎么做的。”

    米妮默默地点了点头,看他挥了挥手再没有其他要说的,才拖着沉重的身体,努力保持着平稳,走进浴室,开始冲洗身上的血迹。而斯迪文森则穿戴整齐,然后转动了手指上一枚硕大的红宝石戒指。宝石骤然发出一道耀眼强光,随即黯淡下去。而魔法讯息已经穿透重重阻碍,传递到深蓝的每一个角落。

    片刻之后,两个精干的男人就来到了斯迪文森面前。一个是战职者,而另一个则是神术师。他们仔细听完斯迪文森的吩咐,战职者便即刻离去,而神术师留了下来,开始给米妮治疗。

    神术师双手交叉胸前,无比虔诚地向神礼敬,然后吟唱起咒文。洁白色的光芒浓郁如水,从他双手间流出,泼洒在米妮头上。那些光芒顺着肌肤流淌而下,所过之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合拢着,淤血则在消散,就连浮肿也渐渐消褪。米妮的伤处看上去触目惊心,其实只是些皮肉伤,完全用不到‘强效治疗’。但是斯迪文森显然非常心急,根本等不了她的自然恢复,因此那名神术师也就顾不得自身损耗,接连施放了三次强效治疗。

    接受神术治疗后,米妮就只有额角还能隐约看出些受伤痕迹。她知道自己现在该做些什么,没有丝毫停留和休息,穿上法师长袍,就离开了斯迪文森的居住区。筋疲力尽的神术师也悄悄离去,于是居住区中只剩下斯迪文森自己。他显得有些焦灼,来回不断踱步,偶尔向落地窗外望几眼,诅咒下这见鬼的天气。

    终于,那位战职者赶了回来,站在斯迪文森身后,低声说:“一切都准备好了,要如何行动?”

    斯迪文森一咬牙,挥手狠狠向前方虚空一斩,沉声说:“倾力而为!”

    战职者一凛,随即脸上也现出阴狠神色,悄悄离去。

    在命运之日后,许多人的命运都随之改变,李察却一如继往地努力着。在他看来,通向巅峰的过程就象小时候攀岩爬坡,都是要一步一步去走的。每天的晨起晚归,都是向前迈出的一小步。

    这天深夜时分,李察带着一天的满足和疲惫,走向自己的居住区。然而居住区的金属重门遥遥在望时,他忽然听到旁边的巷道深处传来隐隐的哭叫和喝骂声。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耳熟,而精确天赋立刻提醒李察,那是艾琳的声音。

    艾琳……这是一个几乎淡去的名字,却没想到又会在身边出现。而且听起来她象是遇到了什么麻烦。李察不禁有些奇怪,还有人敢在这里闹事吗?他居住区所在的地方很是幽静,公共区域用来照明的魔法灯光也显得格外昏暗柔和,看起来象是发生点什么的好地方。可是这片广大区域其实只划分了寥寥几个居住区,除了李察之外,住的都是魔导师级别的法师,又或是大贵族甚至是皇室子弟,因此保卫似松实紧,处处都有魔眼监视,完全没有死角。如果真有人想要闹事的话,就会发觉为数众多的执法法师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瞬间就会成合围之势。

    哭声传来的地方是左侧方一条巷道,很幽深,而且是从转角后传出来的,李察也看不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他皱了皱眉,立刻转身向巷道快步走去。绕过弯道后,李察终于看到了喧闹的来源,果然是艾琳,还有三个明显不是善类的男人。

    艾琳身后站着一个非常魁梧的壮汉,庞大的身躯足可以塞下三个少女。他用一只粗大的手掌扼住少女的双腕,把她几乎提离地面。另一个高瘦的男人抱臂站在一旁,目光不断在艾琳身上上下游走,总在胸腹处打转。在艾琳面前还站着一个满脸横肉的男人,一双手正在她身上不断摸索,象是在搜身,却始终不离她身体各处敏感部位。

    艾琳完全无法挣脱,只能用双腿胡乱踢踏,却被面前的男人探手搂住大腿,挟在腋下,手则顺着腿摸了上去,边摸边笑着说:“我差点忘了,这里面还有不少能够藏钱的地方!来,让我看看,你这么紧张,不知道在里面塞了多少金币……”

    “放开我!我会还你们钱的!还不到时间啊!”艾琳尖叫起来,可是身后的壮汉伸出左手,一把捂住她的嘴,把少女所有的叫喊都按了回去。

    而她面前的男人完全没有停手的意思,一探到底,笑得更是淫邪,说:“时间是没到,不过也就差几天而已。现在我们要提前点收利息,你要是实在没钱的话,那陪我们睡几晚抵债也不是不可以!你又不是没从男人身上赚过钱……”

    三个男人的注意力已经全都集中在艾琳身上,突然感觉到铺天盖地的灼热的气浪涌来,把四面八方堵了个严严实实,然后传来李察的声音:“放开她!”

    艾琳面前的男人停下手中的动作,却没有放手。他迟疑地盯着李察领口的徽章,难以确定李察的身份。但是李察右手上跳跃不定的火球却让他们心惊胆战。一个魔法师,而且是如此年轻的魔法师,又出现在这片高贵区域,最低的可能身份也是执法团法师。对于他们这些在边缘区讨生活的人来说,执法团法师已经是不容违逆的神。

    李察皱了皱眉,这三个男人明显不是这片区域的居民,甚至不可能是深蓝主塔正式的居住者,不然也不可能认不出李察徽章的含义。

    男人看到李察的表情,立刻悄悄把手抽了回来,硬着头皮说:“请问您是……”

    “李察。李察.阿克蒙德。”

    三个男人明显大吃一惊,态度立刻变得极为恭敬。就是在边缘区讨生活的人,也都知道传奇法师的弟子和大魔导师们的名字,这是生存的起码要求。而在这片区域,他们甚至连暗起歹念都不敢。每个人都知道所有高贵区都有魔眼监视,这是公开的警告,以防某些莽撞而无知的家伙伤害到高贵区的居民。因为高贵区居住的不止是强大的法师,还有许多自身力量并不突出的贵族子弟。

    三名男人立刻松开了艾琳,少女如受惊的兔子飞奔到李察身后,颤抖的手悄悄抓住了李察的法师袍。

    为首的男人狠狠盯了艾琳一眼,才带着讨好的笑容说:“李察阁下,这个女人欠了我们不少钱,还不出来就躲到深蓝里不肯出来。我们也是没办法才到深蓝里面来找人,这不,就在这里找到她了,可是她还想要赖帐。”

    “明明还有三天的时间!”艾琳在李察身后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