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三十五 刺杀 (贺岁加更)

章三十五 刺杀 (贺岁加更)

    男人立刻瞪着艾琳,理直气壮地说:“但你可不是第一次拖延了。按照深蓝的规矩,我完全有理由要求你立刻还钱,假如你还不出的话,要么就跟我走,干活抵债,要么就滚出深蓝去!”

    男人转向李察时又已换上一副笑脸,变脸速度之快堪比瞬发魔法:“尊敬的李察阁下,或许我们不该出现在这里,但我们都是按照深蓝的规矩在办事,不敢有一丝一毫的违逆。伟大的苏海伦殿下曾经说过,契约不容亵渎。而这个女人欠帐不还,又不肯按规矩支付利息或者提供服务,您不要被她的可怜相蒙蔽!”

    他的态度很恭敬,然而言辞中却也隐含着强硬。深蓝的规矩严格说起来不多,但如钢铁般强硬,就连大魔导师们都没有资格去违反,李察就更没有这个资格。

    李察皱了皱眉,回头看了看艾琳,少女的眼中明显有着畏缩和恐惧。而且她的目光根本就不敢和李察正面碰触。

    李察五指收拢,跳跃的魔法火球上浮数米,然后砰的一声炸散湮灭。如此精妙的魔法操控让三个男人脸色大变,情不自禁地退了几步。有理归有理,但是双方身份地位太过悬殊,他们当然还是怕的。如果李察一时心情不好把他们弄伤弄残,唯一的麻烦,也就是金币赔偿而已。

    李察扫了他们一眼,说:“她欠你们的帐,我会替她还。现在立刻给我滚!”

    “可是……”为首的男人明显心有不甘,还在偷偷盯着躲在李察背后的艾琳。

    李察冷笑了一下,说:“怎么,你们打算置疑我的信誉?”

    三个男人脸色立刻发白,连声说不敢。但是为首的男人忽然狠狠盯了艾琳一眼,恶狠狠地说:“小东西,你给我等着,以后最好不要一个人回家!”

    李察脸色一沉,三个男人立刻加快脚步,一路狂奔而去。直到他们的背影远远消失,李察才回头,看了看双臂环抱自身、低头不语的艾琳,叹了口气,问:“你欠他们多少钱?”

    “一……一千两百金币。”艾琳的声音很轻,明显有些颤抖,而她的肩则在悄悄耸动,显然在低头哭泣。

    李察欲言又止,最终只是叹了口气。

    他犹然记得上一次艾琳还不肯赚他的钱,然而现在还不到一年,已经物是人非。如果不是走投无路,或许艾琳仍不会告诉他欠债的数目。而说出数字,也就意味着她准备好了接受李察的资助。就在一年之内,纯洁、自尊和骄傲竟都已离她而去。而当年从浴室门口探头进来的少女,却曾经周身都散发着阳光般的好味道。

    李察的心在不经意间抽紧,有些是因为刚才那个男人说的“你不也从男人身上赚过钱”这句话,更多的却是因为把她逼到如此走投无路的债务数目,只有区区一千两百金币。

    一千两百金币,不过是当初他实验两个魔法威力,喝两瓶恢复药剂的耗费而已。那还是一年前的旧事了,现在的李察已经不喝普通的魔力恢复药剂,那东西效果太差,生效太慢。而在每月月初拿到帐单时,他甚至根本不去看最后的四位数,因为无论是四个零还是四个九,都只是毫无意义的零头而已。

    李察很平静,从他的脸上根本看不到任何情绪的波动,只是淡然的问:“这笔钱我替你还吧。还有别的吗?”

    艾琳犹豫了一下,小声说:“还欠另外几个人四百金币,不过我可以自己想办法……”

    李察打断了她:“一共一千六百金币是吧,没问题!”

    艾琳终于抬起头,在那之前,匆忙地用手背在脸上擦过。她看了一眼李察,终于无奈地笑了笑,又伸手拢了拢头发,现在她的情绪已经完全平静下来,微弱的笑颜似乎还有一丝当初那个阳光少女的影子,:“可是我没有能力赚出这笔钱,至少半年内没法还你。我什么都没有了,只有我自己。所以你想要我的话,随时都可以来找我。”

    李察好象没有听见她在说什么,而是取出一张便签,刷刷在上面写好了支付凭据,再签上自己的名字,塞进艾琳手里,然后连再见都没有说一声,就大步向自己的居住区走去。走出几步,李察忽然回头,少女并未离去,而是双手紧紧抱住自己,屈膝蹲在原地。

    他的心底再次轻叹一声,重新走到少女面前。艾琳抬起了头,仰望着李察,轻声说:“我……我很害怕。对不起……”

    “是因为那些男人?”

    艾琳默默地点了点头。

    李察向少女伸出了手,说:“走吧,我送你回去。我倒要看看,谁敢在路上拦你。”

    李察的话中已经带上了淡淡的杀气。在他已经承诺替艾琳偿还债务的情况下,如果那些人再敢纠缠胡来,那李察并不介意给他们一个深深的教训,甚至送几个人下地狱。

    深蓝主塔和边缘区的居民完全是两个阶级,有着巨大的权利差别。如果李察在边缘区杀了人,只需要赔钱就是了,而在对方恶意挑衅或者是侮辱到了他的情况下,李察则完全没有责任,连赔钱都免了。

    艾琳握住李察的手,借力站了起来。然后她立刻悄悄收回了手,并且稍稍落后李察半步。

    从主塔到边缘区是一段漫长而安静的路。夜已经深了,路上的行人并不多,少数几个人匆匆走过,都没向李察和艾琳望上一眼。他们已经在一天的奔波忙碌中耗尽了体力,现在只盼着能够早点回去,暖和地睡上一觉,明天还有一整天的工作在等着呢。

    一路上,李察和艾琳始终保持着沉默,没有说任何一句话。两个人也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一年过去,他们竟也到了无言的地步。

    艾琳的居所在边缘区外围的一条小巷中,是一套看不到深蓝外面景象的封闭式房间。窗户还是有的,只是更多的象个摆设,窗户只能向房间内侧打开,外面伸过去一个巴掌的地方就是天井的墙壁,魔法灯光是惟一的照明光源。类似的房子在边缘区随处可见,而有外景窗的居室价格是这类房屋的三至四倍。虽然围绕着深蓝,还零星散布着几个小镇,但是外来的人们都宁可住在深蓝里面,哪怕是边缘区的黑屋,也比小镇上的居民要体面。

    把艾琳送到门口,暗自记下了地址后,李察就转身离去,有意没有去看艾琳带着期盼的目光。

    由于天还寒冷,夜晚的边缘区十分寂静,灯光昏暗,劣质的聚合燃料相当不稳定,光芒忽明忽灭,摇曳着,拉扯出大块的阴影,仿如一头头异位面的怪兽,匍匐爬行,随时可能纵跃捕食猎物。

    不知为什么,李察忽然觉得有些冷。这里已经靠近边缘区最外围,温度只有零下十度。不过李察的魔法袍自然和普通魔法师不同,就是零下五十度也可以抵御。但是现在李察却觉得有些冷,而且冷得很不自然。那是一种阴湿冰寒的冷,仿佛置身于万年不融化的冰窟中,连空气都是凝固的,又似乎掉落在爬虫类的地窖中,时不时有什么东西从脊背上蛇行而过。很快李察就出了一身薄薄的汗,湿透贴身的衣服,格外难受。

    他重重的吐出一口气,松开了魔法袍领口处的扣子。当指尖无意中碰到领口的徽章时,忽然被烫了一下!那枚徽章不知何时开始发出朦朦的光芒,并且炙热无比。这枚徽章是苏海伦的学生们特有之物,不仅仅是身份地位的象征,还固化了一个侦测敌意的魔法。而它变得如此炙热,说明敌人已在左近,并且不掩杀意!

    李察突然僵住!

    在李察的侧后方,一片阴影开始凸起,然后从里面冒出一个人形生物。它象撕破茧皮那样划开了阴影,然后若猎豹般扑出,手中一柄无光的深灰短剑已向李察后腰狠狠刺来!

    这记刺击狠辣迅捷,又是在近距离突然发动,被偷袭的就是训练有素的战士也难以抵挡,何况只是个还没成年的魔法学徒?杀手和弓狙手素来是魔法师的克星,只不过一个是近身,另一个则是远程。

    短剑剑尖触及魔法袍时,居然意外的一偏,没能刺透法袍!杀手的反应也是不俗,没有丝毫慌乱,剑尖也不见任何偏斜,凝定一点,加力再刺。魔法袍上立刻亮起淡淡的土黄色光芒,然后鼓胀起来,另一个半透明的护盾被触发。

    杀手立刻感觉到自己的手臂连同武器如探入浓郁的泥浆中,挥舞之间十分吃力。但杀手不是第一次刺杀魔法师,对付魔法护盾更有丰富经验。于是他仍是剑尖定于那一点上,骤然爆发力量,短剑如锥凿般刺下,嗤啦一声,已经在魔法袍上划开了一个大口子!

    然而魔法袍后是空的!

    杀手手臂一挥,把魔法袍甩到一旁,看到李察已经借机跑出数米,正向一个阴影的小巷口奔去。杀手立刻一阵暗喜,因为在那个小巷中已经有他的另一个伙伴在埋伏着,李察这是在自寻死路!然而猎物死在谁的手里,功劳却是不同的。杀手立刻加速,上身前倾到几乎与地面平行,以超出李察一倍的速度追近。

    李察或许是逃得太匆忙,脚下一绊,竟然凌空摔了出去。慌乱中,他伸手抓向巷壁上附着的一根铁条,看样子是想要借力稳住自己飞腾出去的身体。已经离李察只有一跃距离的杀手大喜,现在的李察完全就是个活靶子,而且完全能够在他逃入小巷前击杀。一旦让李察逃入小巷,那可就难以抢在同伴之前下手了。

    于是杀手骤然提至最高速,短剑再度刺向李察的腰肋!

    然而抓住了铁条的李察忽然展现出截然不同的力量!他的身体以铁条为圆心划了个半圆,啪的一声拍在墙壁上,却恰好避过了杀手的致命一击!而全力飞扑的杀手一击落空,却因用力过度而无力控制方向,依着惯性从李察面前擦身飞过。在杀手的眼中,这就等同于把全身要害都让李察检阅了一遍,还好他是个魔法师,如果也是一名杀手的话……

    杀手刚刚庆幸,忽然看到李察右手一折,那根三厘米粗用作检修外墙时固定设备的铁条居中折断!然后李察把折下的半米铁条象短剑般运用,一下刺入杀手的腰肋,再一挑一抖。这记刺入所取的部位精确无比,自肋下深深插入,再撞断脊椎,然后把尚有沾连的神经挑断,并且在杀手腹中留下一个极为巨大的创口。几下毫不起眼的小动作,却留下让高阶神术师也束手无策的致命伤势,李察所用的手法,分明是黑暗世界最精湛的技艺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