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三十六 参与 上

章三十六 参与 上

    李察没有拔出铁条,而是松开手,反而在杀手背后推了一下,让他飞得更高更远。而他自己则如影子般贴着杀手的身体移动着。杀手的四肢已经全部脱离了中枢神经的控制,但震惊中还能勉强思考,当他看到自己从小巷口飞过时,忽然想到了隐藏在里面的同伴!

    扑扑闷响声中,两把匕首同时刺进了杀手的身体。一把自肋骨缝隙间刺入心脏,另一把则自背后凿入脊椎,出手狠辣精准,威力则是一击毙命,可惜他却是搞错了刺杀对象。这是致命的错误。

    李察从杀手身后幽灵般闪出,赤手在那个从小巷中扑出的刺客颈后一划,本属于魔法师的手却透出极为锋锐的劲气,刺客的头即刻轻飘飘的飞起,而血如喷泉般从脖颈中喷射出来!

    李察手一伸,抓住高飞的头颅,然后俯身弯腰,象滚皮球般把它贴地推了出去。刺客的脸上还凝固着震惊与恐惧,就这样骨碌碌地滚入小巷深处,停在一片浓浓的阴影前,而他一双犹犹自圆睁的眼睛正空洞地看着阴影。

    阴影仿佛被看得不安,终于轻微地扭动了一下,裂开了两条细细的缝隙,如同野兽的眼睛,和刺客的眼睛对望了一下。这只是一个非常轻微的变化,几乎无法察觉。然而在李察的视野中却是一组跳跃的数字。这片阴影和周围的环境已然格格不入,立刻被李察分辨出来。

    呼的一声,一颗燃烧的火球飞入小巷,然后炸裂!在半密封的空间中,火球的威力被叠加至数倍,接近五十个能级的魔法火焰对任何十级以下的职业者都可以一击毙命。激荡的魔法火焰中传出一声凄厉的吼叫,随后一个燃烧的身影开始在烈火中狂舞。

    热浪扑面而来,即使在十几米外,也显得灼热难当。而李察没有避开,反而迎着热浪走进小巷,然后紧贴着入口处的墙壁站好,收敛了全身气息。他的右手缓缓抬起,手心对准了巷口。

    喷涌的热流终于告一段落,魔法火焰也若有若无,但是小巷深处那具半焦的身体却仍然在扭动着,发出凄厉的也快接近尾声的哀鸣。而就在这时,一个瘦削的男人自巷口出现,他伸头向巷内望去,手中一柄和身材并不相配的重型单手斧则在闪着淡淡寒光。他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李察的手心,正开始喷吐火焰的手心!

    一缕火焰从李察的手中喷出,正好射在男人的脸上。男人一声哀嚎,满脸灼痛,眼前更是漆黑一片,踉跄着向后退去。只有两个能级威力的一阶魔法火焰之手,原本是个鸡肋般的魔法,在野外冒险中经常扮演生火之类的关键角色,但是使用恰当,却也能发挥出巨大的威力。

    男人退了两步,忽然觉得腹侧一凉,于是大吼一声,重斧如电般横斩出去,几乎是贴着李察的头皮掠过!

    趁隙偷袭的李察瞬间惊出一身冷汗,没想到男人在眼睛遭到重创后竟还能做出如此迅猛精确的反击,而且重斧上附加了澎湃的斗气,至少也是十级以上的战士!

    李察当机立顿以怪异的动作卧倒,随后用蜥蜴爬行的姿势贴地游移,顷刻间已闪到十米之外!这个决定无比及时正确,那个男人的反击是一连串的,重斧已经接连三次从李察上方掠过,同时在不断调整攻击方位,一次比一次更接近,最危险时甚至已经划开了他背后的衣服。

    李察紧贴着墙根伏着,动都不动。他的胸口象是烧灼般的痛着,阵阵窒息感不断袭击着他的意识,就象上岸的鱼,逼迫着他张大口呼吸。而李察却克制着自己,强忍胸口如同裂开般的痛楚,以比平时慢上数倍的频率缓缓呼吸着,以免被失去视力的战士发现自己的行踪。

    来自血脉的第一个能力,‘爆发’的效力已经过去,短时间内迸发出平时数倍力量的后果就是如欲沉眠的疲累,哪怕是立刻饮用强效精力恢复药剂也要半个小时才能缓过气来。而在这半个小时中,李察几乎没有行动能力。

    李察目光的焦点是战士脚前的地面,只以余光观察着他的行动。这是黑暗世界的一个小技巧,可以避免眼光的直视让被观察的人产生警觉。李察同时默默计算着自己的魔力,身体近乎虚脱,之前又在极短的时间内使用过魔法,现在剩余的魔力只够发出一个正常威力的火球术。然而对付十级以上的战士,10个能级以下的火球威力有限。

    那名战士连续几斧砍空后,明显呆了一呆。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的连续斩杀竟会全部落空,虽然眼睛已经瞎了,可是他的感知和技艺仍在。凭着对攻击者最后方位的记忆,以及被偷袭时的感应,能够判断出对方的速度和回避方向。他的连击技分明已经封杀了一切可能的逃走路径,其中一次甚至已经触摸到了对方!竟然还是失败了?除非李察是象蜥蜴一样爬走的。

    他屏住气息,缓缓转身,准备找出那个该死的小子藏身之处。可是身体稍稍一动,忽然腹侧再度感觉到凉意,一条足有四十厘米长的裂口出现,血、肠子和其它说不清是什么的碎块哗地一下倾泻出来。战士晃了晃,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手一松,重斧当的一声落在地上,身体如倒空的麻袋般软倒。

    此时远方已经亮起闪烁的魔法光辉,人声喧嚣嘈杂,急促的脚步声迅速由远及近,这里的变故已经惊动了执法法师。哪怕是边缘区,公然施放范围杀伤性魔法也是禁忌。而火球术,就是范围杀伤性魔法的典型。执法法师的到来显然对李察来说是件好事,他情绪一松,一口热气就呼了出来。

    就在李察松懈的瞬间,耳边忽然听到一串沙哑低沉的笑声,然后一个诱惑的女声几乎是贴着他的耳边说:“你可以安心的去死了,李察!”

    而杀手本人却并没有象声音那样接近,在她话音未落时,一把暗淡无光的匕首从三、四步开外的虚无中探出,刺向李察后背。匕首是奇异的死灰色,上面涂抹的剧毒不要说刺中要害,只要能划破肌肤,就可以在半分钟内要了李察的命。而匕首快要碰到李察后心时,杀手的身体轮廓才隐约出现,如同是个半透明的生物。

    可是她志在必得的一击却没能得手,一把造型奇诡、通体缠绕着暗红色血光的短刀平空出现,并且后发而先至,挡住了她的匕首。

    这并不是一把无名的短刀,恰恰相反,它诡异的连着血槽的刃锋和标志性的血色光芒在黑暗世界中有着不小的名声。

    “灾刃!”女杀手发出一声惊叫,此时她的身形更加清晰,连面容都隐约可见。她惊愕地看到血色短刀上射出一缕暗红光芒,瞬间没入自己的身体,就此消失。女杀手瞬间想起许多过往许多关于灾刃的传说,虽然那都是尘封了十几年的旧事,可是现在却全部涌上心头。

    ‘灾刃’最可怕之处并不在于短刀本身的锋锐,而是在于他精湛绝伦的刺杀艺术,以及诡异莫测的灾厄诅咒。短刀每杀一个人,就会吸取对方部分的灵魂力量储存起来,并以此作为发动灾厄诅咒的力量。‘灾刃’共有6个灾厄诅咒,虽然每天才能发动一次,但是中了诅咒的人却几乎无法察觉自己已经被诅咒了。所以被‘灾刃’盯上的人,时间拖得越久就越危险。

    短刀上射出的暗红光芒,入体后完全没有任何感觉,可是女杀手知道灾刃发动的必定是追踪血印。这是灾刃最广为人知的灾厄诅咒,功能是在三天之内随时都可以获知被诅咒之人的行踪。

    女杀手一个凌空后翻,悄无声息地落在十米外,如一头阴影豹般蹲伏在地,一双无光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血色短刀。

    短刀的握柄处出现了一只手,然后是一只有些瘦峭的手臂,再后来是一身普通甚至有点寒酸的衣裳,最后是一张平平无奇的脸,只是脸上的笑容却显得市侩而猥琐。若不是那把狰狞恐怖的短刀,纳亚完全就象一个困守于小餐馆酒吧的老板,只能靠着微薄的收入维持着填饱肚子,每日忙碌之余依靠空想意淫美女来打发无聊时光。无论如何,都难以把他和十几年前闪耀黑暗世界的英俊男人联系在一起。

    纳亚完全没有女杀手那种如临大敌的态势,反而杂耍般炫耀地耍了几个刀花,然后以一副中年好色男人的猥琐目光在女杀手曲线凸出而又充满力量的身体上游走,一边说:“原来是你,你叫什么来着?让我想想,是血鹦鹉,还是灰麻雀……反正叫什么都无所谓。一转眼都十多年没见了,没想到你的身材还是这么火爆呀!可是你的级别,啧啧,怎么说呢,怎么这么多年一点没变,还是十四级?难道这些年你都在忙着陪贵族老爷们上床,顾不上修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