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三十七 血与纯真 中

章三十七 血与纯真 中

    李察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涌出来,视线一片模糊。可是在恍惚间,他仿佛看到了父亲那嚣张跋扈的脸。而在那张钢铁铸成般的脸上,却有着一双沉静得让人心寒的眼睛。父亲……这个词在李察心中没有任何暖意和亲切,只有痛恨、寒冷和令人窒息的压力。李察甚至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拥有什么样的力量,每每想起,却只有深不可测一词形容。如果是歌顿在这里,会看不下去吗?

    所以每当身体的反应可以稍稍控制,李察就会抬起头,用力睁开眼睛,去看纳亚正在做什么。

    眼泪模糊了视线,那就一把擦去;耳中全是阵阵蜂鸣,听不清纳亚在说什么,那就用力摇晃脑袋;最后则是疲弱的身躯想要瘫倒在地上,那就一手抓紧墙壁上的铁环,一手撑着旁边的木桶,至少让上身挺直。

    李察依稀看到纳亚一边象个老人般絮絮叨叨地说着什么,一边用手在血鹦鹉身上仔细抚摸,不曾放过每寸地方。而他双手所过之处,往往会翻起大片的血花。李察的身体正在全力抗拒着这一幕幕的场景,不让他弄明白纳亚正在做什么。可是‘精确’和‘智慧’的天赋却在这里发挥了作用,它们冰冷地把一切真相都还原给李察看。

    腹部又是一阵几乎让人昏晕过去的绞痛,李察甚至怀疑自己的胃还是不是完整的。他的身上已经溅了不少的污渍,可是却已感觉不到。厨房中充满了血的鲜甜味道,完全压住陈年的腐朽气息。

    整个空间也没有多余的声音,从那根钢线开始,血鹦鹉就再也没有发出一点声响。除了李察自己偶尔控制不住的干呕声,就只有纳亚双手舞动时轻微细密的刷刷声,如同高地孔雀羽毛笔尖在小羊皮纸上畅快地创作。

    纳亚加快了动作,双手瞬间编织出数以百计的手势,每个动作却又无比清晰。于是在李察眼前,一朵灿烂而瑰丽的血之玫瑰凌空怒放!

    那真的是一朵玫瑰,绽放在血鹦鹉的躯体上,甚至都能看到娇嫩花瓣的震颤!

    李察的视野即刻被玫瑰所填满,而当他恢复视力时,只看到纳亚拿着一件薄薄的东西,递到他的眼前。李察并不清楚那是什么,可是上面被鲜血浸透的魔法纹路却是异常眼熟,他闭着眼睛都能画出来。

    那是属性类魔纹构装:初级敏捷。

    咣当一声,已经满溢的木桶翻倒,里面的污物溅了李察一身。

    李察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清理了衣服上污渍,又是如何离开纳亚的小酒馆的。当身体的反应终于平息下来时,李察的眼前还晃动着那张魔纹构装,以及一堆各式各样、稀奇古怪的武器。可是血鹦鹉的身体和容貌已经从李察的记忆中消失,他现在能够记起的只有她的声音。

    而由始至终,纳亚都没能从血鹦鹉嘴里问出任何东西来。不知道是血鹦鹉真的坚持到了最后,还是纳亚根本没给她机会开口。

    在李察前方,幽深的小巷一直延伸到黑暗深处,似乎永远没有尽头。而惨淡的魔法灯光只能给小巷内增添一点点光亮。小巷太长,而魔法灯太少,每盏魔法灯的亮度又远不及深蓝主塔中的同类。当走过一盏魔法灯时,李察的身影投在前方,并且越拉越长。

    他忽然感觉到寒冷,同时疲倦和饥饿同时袭来,嘴里和喉咙中象被火烧过一样的辣辣地痛着。李察早就把能吐的东西都吐了个干净,又因为连续使用血脉能力‘爆发’而透支了体力,直到现在紧绷着的神经终于稍稍松弛时,才悉数发作。下一刻,他几乎连小小的一步都不想再挪动了,就在这时,忽然一扇有些眼熟的门出现在他面前。

    那是艾琳住的地方。

    李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回到此处。可是在看到这扇门时,今晚发生过的所有事情突然闪电般串在一起,而种种场景幕后的真相则如漩涡下的暗礁,在李察脑海中若隐若现。或许只是无端的猜测,但是李察却知道,真相很可能便是如此,因为在真正的现实中,不可能有如此多的巧合。

    血鹦鹉和那些杀手早就在预定的地方等候着李察,而艾琳则是把他引入陷阱的诱饵。

    砰砰砰!李察敲响了门。

    旁边一扇窗户忽然打开,从里面探出一颗满脸横肉的脑袋,没有完全张开的眼睛已是凶相毕露,嘴里还不清不楚地嘟嚷着什么,显然对被打扰了睡眠显得相当不满。可是当他看清李察衣服的式样质料后,却立刻以百倍的速度把头缩了回去,同时闪电般关上了窗户,却没有发出多大的声音,显示出了堪称神迹的技艺。

    李察现在穿的是法袍下的内服,上面织绣着大片繁复华丽的魔法花纹。这并不是装饰,而是货真价实的魔法阵。第一名杀手刺破了李察的魔法袍,却没能划破他的内服。能够穿得起如此内服的,就只有深蓝主塔中那些天赋、血脉、出身和运气同样让人痛恨的家伙了。

    砰砰砰!李察再次砸门,这次比刚才的声音响得多,旁边却再也没有敢打开的窗户了。

    门上一个仅可容纳拳头,平时用来收邮件的小窗打开了一线,露出艾琳充满警惕的面孔。看到是李察,她立刻啊的惊呼一声,飞快地拉开了门。

    门完全打开后,李察才看到艾琳的右手紧紧握着一根魔杖。从材质看,这只是根最普通的魔杖,上面镶嵌的宝石至多能够储存两个一级魔法。不过魔杖的好处是可以瞬发,而两个一级魔法在边缘区已经很有威慑力了。艾琳自己虽然已经是三级法师了,可是施放二级魔法还很吃力,也没有可能瞬发一级魔法。所以在真正的战斗中,她还在努力吟唱咒语时,对手已经可以大步冲过来,直接几个耳光把她扇倒在地。

    低级法师是没有战斗力的,只有在魔杖、储魔戒指或是卷轴的帮助下,才能够独立战斗。

    看到艾琳手中紧紧握着的魔杖,李察心底微微一动,立刻对于她平时的生活境况有了大致的了解。只有处处危机的环境,她才会有如此强烈的自保意识。而这根最低级的魔杖本身,就说明了许多问题。再差的魔杖也是一种昂贵的物品,眼前这根大约价值四五百金币,这笔钱在深蓝中根本不算什么,可是对于无力偿还一千六百金币债务的艾琳来说却是一笔巨款。她宁可背负债务也要弄这么一根魔杖在身边,显然没有了它,那么她根本没有任何安全可言。